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01章 大打出手

    走进屋中才彻彻底底地将心中所有的惊奇之情吐出口中。阴间原是没有光的,也只能靠着烛火照明,这屋子将烛台的位置都计算得恰到好处,每一道烛光都能透过琉璃折射出一道光芒,满屋的光线凑在一起竟成了一朵巨大的牡丹花落在正殿的中央。

    不得不说莫伊痕这个恶鬼在鼓捣这些风花雪月之事上有一定的建树,这样的屋子我看普天之下也只有他这府上才会有。

    仆人把我们带到这间屋子之后就退下了,只剩我和白千赤俩。我在屋子里好奇的绕了一圈又一圈,一直到感觉看够了才在桌子旁坐下。

    白千赤正在闲适的喝茶,我坐这觉得有些无聊,忽然又想起了那副画,好奇心又丝丝绕绕的冒了上来,我觉得心里有些痒痒的,拉住白千赤的袖子就又问了一句:“对了,千赤,你之前还没有告诉我呢,那个画中的女子究竟是谁啊?”

    闻言白千赤的眼眸立刻垂了下去,拇指不断的在茶杯上摩挲着,却依旧是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听,久久没有开口。

    我看他这样有些着急,小声的嘟哝了一句:“不告诉我就算了。”

    我这句话可能是被他听到了,白千赤握着茶杯的手指指尖因为用力泛出了几分白色,他忽然看向我,语气有几分凶狠的说:“不要再问了,还有,之后有关的莫伊痕的任何事情你都不要再过问!”

    我愣愣的看着他,眼睛眨巴了两下。反应过来之后回味着他刚才的语气,心里越发地难受起来。

    我的心里一直有种预感,总觉得他似乎在瞒着我什么。女人的想象力好比是小火苗,只要有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能燎原。我本来无意知道太多,可是他的态度却像是一根导火索,立刻点燃了我心中好奇的炸弹。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我心里有事根本就不可能睡着,于是便觉也不睡地坐在他面前问道:“既然你不让我问关于莫伊痕的事情,那我就问问关于你的事情。当初我第一次来阴间住在你的府中也曾看见一幅泛黄的画像,那话中女子容貌可不是眉眼相像而已,分明就和我一模一样。那你倒是告诉我,那幅画像是谁?”

    白千赤像是预料到了我会这样问,动作和神情连变都没有变,就扔给了我一句:“到对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是对的时候?”我一听他这样说更是不快了,觉得他就是在搪塞我,紧紧的逼问道。

    白千赤满脸的不耐烦,想都不想的就说了一句:“总之不是现在,你为何一定要逼着我问过去的事情。”

    当下的我就像被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般寒冷,手指颤抖着撑住坐不稳的身子,不敢相信刚才那句话是出自白千赤之口。

    为何一定要逼问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在这种时候和他讨论这么久远的事情,只是他永远都把事情埋在心中什么都不告诉我听。莫伊痕府上的画他不说也就罢了,他府上的难道我还没有知道的资格吗?更何况那幅画像明明就和我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叫我怎么能不心生怀疑?

    “既然你不愿说,那我也不逼你。”我顿了一下,立即站起身冲出了房门,我不知道白千赤有没有走出来追我,一心只觉得委屈。

    不记得周围的景物怎么变化,也没注意自己到底拐了多少个弯,连自己走到了哪也不知道,等我回过神才发现自己迷路了。

    雍亲王府虽然比不上白千赤的府邸,但是也不是我随便绕几圈就能找到路的小宅院。冷静下来之后我才想起自己在的是莫伊痕的别府,在这里面乱走的话说不定又会遇到什么未知的危险,当下就想回到别苑里。

    可是在我尝试了第三次凭着记忆走回苑都失败了只后,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决定,随便找了一个看上去不那么阴森的地方坐了下来。

    坐下来之后,我的心也连带着一起坠到了底。若是白千赤担心我那他就应该出来找我了,雍亲王府对于我这样的路痴来说着实是大了些,但对于他应该不算什么,总能找的办法寻到我的才对。

    夜里的阴间比白日要阴森上千百倍,忽远忽近的鬼叫声回荡在我的耳边,阵阵凌冽的阴风划过我的身子,像是一把把小刀刮过我的肌肤刺痛难忍。

    我目光怔怔的看着前方,眼眶里一片酸涩。

    忽然,远处突然飘来一群白色的不明物体。他们朝着我的方向正高速移动着,待我仔细辨认才看清眼前那些不明物体是一群穿着白色长衫的仆人。他们每一个都面无表情,粉色的腮红在惨白的脸上显得异常突兀。

    和先前见过的那个仆人不一样,现在这一群仆人都是没有眼珠子的,原本应该安放着眼珠的位置只有两个空洞的眼眶。远远看着那群仆人,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引着我将目光投向那空洞的眼眶中,在那空荡荡的眼眶里我似乎总能想象出原本那是一双什么样明亮的眼珠子,就这么在脑海里想着竟然又想到他们双眼被剜出来时鲜血横流的模样。

    霎那间,汗毛全都竖了起来,脊背上仿佛有一股冷风凄凄厉厉地吹着。

    那群仆人越靠越近,我胸膛中的心跳得愈发地猛烈,“咚咚咚”地像极了大战前夕鼓舞人心的战鼓。只可惜此刻我的心跳得越快,我整个身子就越发地虚,身上的力气好似全都被抽了出去,连瑟缩着躲在木柱后都那么勉强。

    我的神经高度紧绷着,突然,身后有一张大手拍了一下我。

    吓得我一个踉蹴,向前连迈带跳地走了两步快速地转过身子惊魂未定地看着站在我面前的身影。

    莫伊痕满身酒气,整张脸泛着绯红双眼迷离地望着我说:“你怎么在这里。”

    我回头望了一眼那向我靠近的仆人,看见他们全都绕了一个方向才放下心来回头对莫伊痕说道:“我为何不能在这里?”

    莫伊痕想了一下,嘴角勾笑说道:“你来了怎么也不和本王喝酒?”说着,他便摇摇晃晃地走到我面前一把将我揽住,另一只手拿着一个酒壶在我眼前晃了晃,口齿不清地呢喃道:“我这坛酒还是遇见你的那一年埋在梨花下的。想着你最喜梨花,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一个‘离’字羁绊在我们之间。”

    他醉得不轻,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我的肩头,压得我连走路都难走,他还要不停地拉着我往前走,我只能一边弯着身子,一边驮着他两只手还不停地挣扎着试图在他的束缚中挣脱。

    听着他断断续续地说着什么梨花、离,我的脑子就像是炸了一般,完全不明白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遇见我的那年还有我最喜梨花都是什么跟什么?我们遇见不过是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更何况我从小到大居住的地方都不适宜栽种梨树,我连梨花都未曾见过,更谈不上喜欢与否。

    “莫伊痕我劝你不要装醉,赶紧把我放开。”我对着莫伊痕的耳边大喊。

    莫伊痕似乎根本没听到我说的话,又似乎他听见了假装没听见,转过脸来对着我吹了一口气。浓郁的酒臭味扑鼻而来,我不仅向后退了一步。我这一后退不要紧,他的身子却又跟着我一起向前,我一个没站稳就要往后倒,他脚上连力都没有当然也顺着我一起往后倒。

    几乎是第一反应,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狠狠地踹了一下他的胯,随后用力一推自己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被我这么狠狠踢了一脚的莫伊痕总算是清醒了,抱着被我踢了一脚的部位嗷嗷地叫着,眼中泛着泪光地看着我嚷道:“你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吗?”

    “至于,我还想将你抽筋扒皮丢进熔池。”白千赤站在莫伊痕身后冷冷道,一双珀蓝色的眼眸溢出了杀意。

    清冷的月光洒在他的一头银发上,粼粼的光芒让我近乎睁不开眼睛。至下而上的角度仰望他的脸,几近完美的轮廓让人离不开双眼。果然他还是最合适呆在阴间,在人间的他总给我一种有气无力的感觉,此刻他却像一个不可违抗君王一般高傲地注视着在他眼前的一切。

    莫伊痕脸上的表情瞬间凝住,转过身开口道:“千岁爷,您真是雅兴,这么晚不睡却想要抽我的筋扒我的皮。”

    白千赤冷若冰霜的脸像是能够掉出冰渣子,连话都不多说一句边拿出破龙鞭狠狠地对着莫伊痕打去。

    莫伊痕也不是好对付的,即便是喝了酒依然自如地躲过了白千赤那一鞭,随即拿出一把长剑直指白千赤的喉头。

    白千赤却是一动也不动嘴角弯起一道诡异的微笑,在莫伊痕的剑就要刺入他的喉间之时,他的身影瞬间消失,还没等莫伊痕反应过来便站到了其身后,举着幽鸣枪对着莫伊痕的后脑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