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03章 赶尸

    终于,白千赤的眼睛闭了闭,还是咬着牙对阎王爷开口道:“阎王这字字句句为本王考虑的话,本王记住了,日后若是有机会一定会感念阎王的恩德,加倍奉还。至于这个畜生的事情,本王就再给你一个面子,还希望你能够向我做出一个保证,若是以后这个畜生在作出如此荒唐的事情,那您就将亲手将他的魂魄打散,并且永生永世不能再让他入六道轮回。”

    最后几个字白千赤刻意拖慢了语速,也加重了几分狠劲,阎王的身子立时就微微地颤了一下,他低眉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答应了。

    “好,本王应允您的条件。若是他再犯下这等大错,我就亲手为家门除去这个丢人的东西!”

    白千赤倒也没再说什么,仿佛根本不在意阎王刚才究竟说了什么一般,连脸上的表情都不带变化地回过头来,一把就将我横抱在怀。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我的整个身子都失去了重力,眼前的景物都仿佛是被分子化了一样粉碎崩溃,那分子化了的景物揉合成了一道五彩的光不偏不倚地刺入我的双眼。几近睁不开眼的我紧紧地搂着白千赤的脖子,像一直树尾熊紧贴着树怎么也不敢放开手。

    “好了,睁开眼睛吧。”白千赤的声音在我的头顶响起,我一睁眼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身处在自家屋子的客厅中了。

    我连忙从白千赤的怀中跳了下来,皱着眉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在原地转了一圈才赫然发现,窗外竟然一片明亮,根本就不是夜晚!

    我急急的转头看向墙上的挂钟,最短的那根指针赫然指向数字“11”,我这才反应过来,现在竟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我一上午都没有去上课,而且连假都没有请!

    “嗡”的一声,我的大脑立刻陷入了一片空白。

    不敢再多想,我连忙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拿了起来,刚一按下锁屏键就看到屏幕上显示着的秦灵给我打了近三十个电话,我心里顿时更加发毛了。

    今天是老巫婆的小组实践课,我竟然连招呼都不打就不去上课,我几乎能想到下节课见到她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惨况。她一定会竭尽所能地用所有她能想到的句子来酸我,而且不带一个脏字。想想她的课是全院学生最害怕的,从来还没有人敢逃她的课,偏偏我就这么好巧不巧阴差阳错地逃了......

    我还记得刚入学那会儿,学长们是这么告诉我的,学校里有十大恐怖传说,唯一人人认同的就是老妖婆。据说只要惹到老妖婆的人,没有一个能够撑到毕业的,基本都是被她逼到退学。据说老妖婆只要注意到你,就会无所不用其极地针对你,在她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听话的好学生,一种就是废物。

    我一想到之前听过的种种传说,就像置身冷酷一般,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要不我还是现在死了算了?我自暴自弃的想着。

    反正老巫婆一定会整死我的。想想要在整个班进百人的面前丢脸,而且她以后也会记住我,那还不如让我去死。我的大学生涯,怎么变得那么惨淡。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捏着手机的手指隐隐的用上了几分气力,可是心里却是一片荒凉。

    白千赤看着我面如死灰的样子,好奇的走到了我的面前,见我对他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之后又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奇怪的问:“你怎么了?是从阴间回来丢了魂?来来,让我给你把把脉。”说着,他就伸出手来拉我的手腕。

    我现在根本就没有和他开玩笑的心情,欲哭无泪地一把甩开他的手,“嘭”的一下坐到沙发上,呆了好久忽然抬起头没头没尾地说道:“我死了,刚刚。”

    “死了?”白千赤凝视了我一秒,更加莫名其妙了,手放在我的额头上念叨着,“三魂七魄都还在,怎么会死了?”

    我正想开口告诉他关于我们老巫婆的事情,手边的手机突然不安分地震动起来,屏幕上“秦灵”二字十分醒目。

    我以为是老巫婆有什么想转达给我的话,连忙接起了电话,结果刚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像是被几十台火炮轰炸一样的吵闹声,我茫然的张着嘴,看了一眼身旁同样一脸疑惑的白千赤。

    过了片刻,待我终于在嘈杂的声音中听清秦灵在说什么的时候,大脑又陷入了长久的空白。

    好一会儿之后才回过神来,我咽了一口唾沫,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顿顿的开口问道:“你刚才是说,老妖婆自杀了?”

    “嗯。”秦灵的声音低低的从听筒里传了过来,虽然隔着屏幕,但我也能感受到秦灵心中的震撼绝对不比我小多少。

    我半张着嘴,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老妖婆是什么人,那就和西游记的白骨精差不多,在孙猴子没出来之前她就是一直吃人肉喝人血的存在,在我们学校连校长都要让着她三分。不过听说别看她这么可怕,她的人生却不是只盯着学生不放,她是那种事业家庭双丰收的成功女人,据说她的丈夫还十分的爱她,又是教育局的大官,我实在是想不出来她有什么自杀的理由。

    “那现在是......”我迟疑了一会儿,艰难的问出了口,声音就像是从链条的挤压中发出来的一般,有些沙哑。

    “她今天一直没来上课,我们一群人在教室里等她,一直等到第一节课下课铃响,她忽然就从我们教学楼顶上跳了下来。”她顿了一会儿,再次开口时声音显得有些飘:“她的尸体现在还在楼下躺着,警察也是刚刚到的。”

    我愣了一会儿,哪里还能继续在家里干坐着,连忙说道:“你在那里不要动,我现在去跟过去。”说着,我就挂掉了电话,急急忙忙的穿上衣服、拿着包就打开了门准备出去。

    白千赤站在一旁被我弄得云里雾里的,看着我要出门更是疑惑不解,追在我身后边跑边问:“你这是去哪?一惊一乍的又是为了什么?昨晚一夜没睡你现在都不困的吗?”

    我来不及停下来和他好好解释,只能草率的回了他一句:“我的老师自杀了。”

    “自杀?自杀关你什么事?”即便是听了我的解释,白千赤仍旧是一副搞不明白的状态。

    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在听到老妖婆自杀的消息后,我会这样着急的冲出门。只是听到老妖婆自杀的消息之后,我就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我的胸口,就像是塞了很久的厕所怎么也捅不开,难受极了。

    我不安的咬了咬嘴唇,没有再说话。白千赤见我不说也没再问什么,只是一直跟在我的身边,一直陪着我到了学校。

    好不容易等我到了现场的时候,教学楼下已经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墙了。我这个小身子骨,要是想再进去就显得难多了,但是我又想亲眼看一下老妖婆,顿时为难起来。

    就在我犯难的时候,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脑子灵机一动,大喊道:“陈警官!”

    侦办过乔安自杀案的陈警官曾经和我有过交谈,她一听到我叫她立刻冲我望了过来,也就是她这么轻轻地望了我一眼,让我有了一个挤进去的理由。

    我像是知情.人士一样边说着“我认识人”,一边向里面挤着,可即便如此那些看热闹的人还是没有任何松动。经过近三分钟的挤压,我才终于走到了人群的最中央,看到了老妖婆的死状。

    那一瞬间我惊讶的立刻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捂住了嘴巴。

    老妖婆这下真真正正地成为我们学校最可怕的恐怖传说了。她从高处坠下的身子在撞上地面的那一刻正好是头着地,那一颗梳着精美发髻的头宛若一颗大西瓜一样摔落地面。随着头骨和地面的剧烈碰撞,脑壳里的脑浆、血、还有大脑的块状物全都像是豆腐一样滩了一地。她的尸体落在地面的时候呈现了一个怪异的姿势,有点像“”。

    我看着她的尸体,总是觉得有几分不对劲的地方,倒也不是因为这个姿势我觉得怪异,而是因为从尸体的状态上看,她的尸体分明就是头先着地,可是现在我看到她的尸体头却是后仰着的,看上去就好像是有人故意用绳子拉扯着她的脑袋一样。

    “是阴人。”正疑惑着呢,白千赤在我耳后小声地说了一句。

    “什么?”我回过头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群,见没有人注意到我刚才的那句话才继续小声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白千赤站在我身边指着老妖婆的尸体向我解释道:“你看她的脖子,是不是向后仰?那是赶尸人将沾了牛血的绳子帮在她脖子上生生扯断脖子的痕迹,这有点像古时后的绞刑。这是赶尸派最惯用的方法,将活人的魂魄赶出来,然后再凝炼给将死之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