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04章 温柔时刻

    赶尸人?除了之前的楚楚大小姐,似乎我对赶尸人的印象还真的不是太深刻。只是这个人为什么会对老妖婆下手?是随机作案,还是有目的地行动?

    我不解的盯着面前的尸体,一颗心有些发慌的“突突”跳着。

    我心中隐隐有种预感,这座城市终于也在我们面前显露出它的真面目了,之前的美好和安宁似乎真的要一步步地离我们而去。

    “赶尸派一直都隐藏身份,不喜招惹是非,怎么会明目张胆地做出这样的事?”白千赤在我身旁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两句,忽而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抓着我的手叮嘱道:“我去调查一些事情,你不要在这里久留,赶紧回家。”话罢,又立即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我看着老妖婆的尸体虽心中疑虑重重,却也一时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听白千赤的话先回家去,毕竟老妖婆的死有蹊跷的地方,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乖乖的听白千赤的话不要在这里久留才好。

    回家路上我一直在想着刚才白千赤对我说的赶尸的事情,忽然就看到凌恒和舒志两个人双眼茫然地往教学楼走去,动作还是一如既往的机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才看了老妖婆的尸体,我现在心里总觉得有几分不是什么滋味。

    冥冥之中我总有种教学楼里有鬼的感觉,也就多看了他们一眼。本来想追上去看看他们两个到底想干嘛,转念一想,他们既然已经没了魂魄,又何必再答理这些闲事,才又作罢快步走回家去。

    没想到刚走到公寓楼下,我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显然也看到了我,快步朝我走了几步。

    “眉眉啊!妈可算等到你了。”

    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提着大包小包的向我扑了过来,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我妈在一旁已经一脸疲惫地开了口:“这大中午的你怎么到处乱跑,连手机都不带。你说我刚从日本回来,就紧赶慢赶地往你这来,一到楼下你这物业却不让我进去,说我没有那个什么卡。我就和他们理论,说我是来找自己女儿的,还要什么卡不成?和他们磨了半天,嘴皮子都磨破了,口也干舌也燥,结果他们就是说什么都不让我进去,打你的电话还一直没人接,我没办法就只能坐在这里等你了。”

    “这是这里的规定,好像说是要保障住户的安全。”我一边说一边提起了那些袋子,两只手里沉甸甸的重量不禁令我翻了个白眼,心想着妈妈这是觉得我在这过得多穷苦才会给我们带了这么东西。

    我提着东西带着妈妈一起走进了公寓楼,好不容易把门打开,我妈就率先走了进去。刚一进门她就大声嚷着:“小白,在哪呢?妈来看你们了。”

    我在她身后提着东西走进家门,放下手中的东西,重重地跌进沙发上,有气无力地对妈妈说:“千赤他有事出门了,现在不在家。”

    妈妈失望的应了一声。见白千赤不在家,又开始满屋子地找游游。好不容易被她摸到游游的房间后又开始隔空对着我指责道:“你们这对小夫妻也太不长心了,怎么能放这孩子一个人在家,万一她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我昨天今早一连折腾了十几个小时,身上算是连力气都没有了,躺尸在沙发上应和着妈妈的话:“她能有什么事?我们家周围都被白千赤下了结界了,除了等级太低的小鬼可以成为漏网之鱼,高等一些的鬼根本进不来。那些低阶的小鬼碰到我的游游也只是自寻死路罢了。”

    从我知道怀了她的那一刻起,白千赤、鬼差们都在和我灌输一个事实,就是她身上有白千赤的血统,注定和一般的鬼子不一样。若不是千年女尸闹那么一出,她长大后的能力一定不会比白千赤差。

    妈妈听了我说的这些也没再念叨什么,抱着游游就开始哄了起来。我听着她唱给游游的歌谣,上下眼皮不自觉的就打起了架,渐渐就沉入了梦乡。

    我这一觉睡得很沉,昨天实在是太累了,今天又得知了老妖婆的死讯,身体和精神上的二重磨炼将我整个人的精神气都耗去了大半,若不是白千赤半夜将我抱回房间的动作弄醒了我,估计我就会这么一觉睡到天明。

    我迷迷蒙蒙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白千赤的下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正窝在他的怀里。

    “弄醒你了?我应该动作再轻一些的。”白千赤轻轻地将我放在床上,盖上被子,有些懊悔的说着。

    “没有,我也该醒了,从下午一直睡到现在。”我不甚在意的揉了揉眼睛,撑着身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面对着白千赤。

    “莫伊痕的事情......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白千赤看着我,突然开了口,他说话的声音极其细微,蔓延进眼底的愧疚湿红了他的眼眶。

    我没想到他怎么想起来提起这件事,揽过他的脖子在他的眼睛上轻吻了一口,语气轻松的说:“你再这样我可要笑你了,在阴间时对阎王说话的那种霸气呢?不要在我面前娇滴滴的样子,好不习惯。”

    白千赤看着我的双眼“噗呲”地笑了出来,他瞬间就恢复了平日里的模样,仿佛刚才那一瞬间的软弱是我眼花一般。

    “本王这是因为太久没睡,你以为是什么。”他坏心眼的狡辩着,可是脸上的狡黠之色还没有维持两秒钟,忽然就又低下了头,低声道:“我知道就算我不道歉你也不会怪我,只是我作为你的夫君,没有能够好好的保护你始终是我的错。还好这次是阎王那个家伙及时阻止了,若不然我一定会让那个畜生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我看着他满溢着杀意的眼神,心跳忽然停了一拍,不知怎么的看着这样的白千赤,我的心里就生出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一个奇怪的念头忽然从我的脑海蹦了出来。

    “如果......我说的是如果,”我抬起头凝视着他的双眸,“要是昨天莫伊痕得逞了,你是不是就再也不会要我了。毕竟,我已经......”

    “你说什么呢!我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白千赤语气一狠,直接驳回了我没有完全说出口的话。

    “那如果发生了呢?”我不死心的追问道。

    “我说不会就不会!”他一副要吃人的表情盯着我,过了好几秒才又恢复平静的神态向我道歉:“刚刚是我过激了些。”

    “没事。”我干巴巴的回答了一句,随后就躺了下去,双手紧紧抓着被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沉默,紧接着就是长久的沉默,好像我们两个都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掩住了嘴巴一样,就这么干愣愣地躺在床上看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其实刚刚那个问题我在从凌恒舒志手中逃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在思考了。白千赤这么看重名誉的性格,他还这么的传统,如果在我身上真的发生了那么不堪的事情,他会是一个什么反应?

    我真的不敢想象。

    要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那也就罢了,大不了我还可以一死了之。可是他是鬼,我无论是生是死,总还是离不开他。若是自己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又要被他弃如草芥,那这漫长的岁月到底该如何消磨?这生生世世我又该如何度过?

    我后怕的闭了闭眼睛,难过的情绪不可避免的从心底漫了上来。

    突然,他坐起身来俯视着我,犹豫了良久才又开口道:“眉眉,你心中的不安和惶恐我全都知道。你放心,我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会再让你受到这样的惊吓了。”

    我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看着他,白千赤望向我的眼神很温柔,被他这样看着我很快就忘记刚才心中的烦恼,只想沉沦在他的目光当中。

    白千赤又顿了一会儿,“至于你说的如果,既然没有这样的可能我们又何必去假设这样的事情?你难道不相信我吗?不相信我们一路走来对彼此的情感吗?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从来都不是完美无瑕的,它们之所以珍贵是因为有人喜爱着。而你对于我,从来都是稀世珍宝一般的存在,为了你我愿意放下一切世俗觉得珍贵的东西,只要你永远在我身边。”

    或许是从窗户吹进来的风,又或许是透进来的月光正好射进了我的眼中,那一瞬间我的眼眶突然湿润起来,连带着心里都湿漉漉的。

    白千赤的这一番话,像是定心丸一样让我安心,那些什么假设如果似乎都不再可怕,只要他永远在我身边的一天,就算天塌地陷都与我无关,我在心里默默的想着,脸上随即露出了一个明媚而又灿烂的笑容。

    那一夜,晚风微凉,他和我相触碰的肌肤像是冰遇见了火一般,融化在了那柔柔的月色之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