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05章 阴寒的鬼子

    黎明破晓的第一缕曙光冲破天际,洋洋洒洒的落在地面上,染上一层金黄色的薄纱,徒添了几分神秘感。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白千赤沉睡的面容立刻映入了我的眼帘,大脑晕晕乎乎的反应了一会儿,惬意的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刚爬起来,白千赤慵懒的声音就从身后传了过来:“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不再多睡一会儿?”

    我闻声转过身去,恰好看见他撑着脑袋看着我,不知为什么对上他的目光我的脸顿时就烧了起来,一下子就羞红了脸,也不回答他,飞快的就跑进了浴室快速的洗漱。

    掬了好几捧水往脸上泼去才好不容易把脸上的温度给降了下来,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眉眼中似乎都带上了好几分丝丝惑惑的媚意。我从没有想到自己原来竟然是这样一幅模样,一时间有些愣神。

    就在我出神之际,白千赤忽然从我的身后冒了出来,轻轻揽住我的腰,下巴搁在了我的肩膀上。我们就这样静静的维持这个动作,真切的感受到了岁月静好。

    在厕所里腻歪了一会儿我们才走了出去,就看见妈妈已经做好了一桌子的早餐,整整齐齐的摆在桌子上。见我们俩走出来,我妈立刻走进厨房端出了一碗粥放到了我的面前。

    “来,快吃早饭吧,一会都凉了。”

    在餐桌旁坐下,我好久都没有吃过我妈做的早餐了,现在乍一看起来竟然莫名的觉得有几分感动。白千赤虽然是不食人间烟火,但依照惯例他也会坐在饭桌上叨叨嗑,于是也在我旁边坐了下来。

    面对摆在桌子上的油条、豆浆、饺子、煎饼、稀饭和咸菜,我心中的欢喜别提有多么浓厚。自从搬出家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早餐,更别提来读大学之后要早起的这段日子了,基本都是街边小摊卖什么我就买什么随便应付一下就过去了。

    边嚼着油条边往嘴里送豆浆,忽然想起了什么,嘴里的东西都还没来得及咽下肚就含糊不清地对妈妈说:“妈,你说你来就来,何必给我带那么多东西,拎起来也怪沉的。”

    说着我顺势一回头向我昨晚放东西的地方望去,没想到那里早已经空空如也,就连纸袋子都看不见一个。我惊奇的瞪大了眼睛,连忙将嘴里最后一口食物咽下,好奇地看着妈妈问:“那七八袋的东西呢,你放哪去了?妈,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么,家里的柜子的东西都是有固定位置的,东西你带来就带来了,给我就好,我来放置就行了”

    说到后来我的语气里难免加上了几分责怪的意味,一想到那么东西一会儿还要重新整理我就止不住的觉得头疼。

    妈妈盛好一碗稀饭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对着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道:“那些东西我是带给游游的,全都整理好放在她的房间里了。你都多大的人了,还想妈妈给你带东西,以为自己还是三岁小孩吗?”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之前一直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差点没被一口噎到,愣愣的看着我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有些发懵的看着我妈,脑袋里却一直在回响着她刚才说的那番话,难道妈妈给女儿买东西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怎么在她嘴里说出来好像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悄悄的瞟了一眼餐桌对面的妈妈,她似乎因为我刚才的那一番话有些生气,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不是太好。我稍稍回味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话可能真的说重了,顿时就有些尴尬了起来。

    “那妈你这次来是......”我斟酌了半天才再一次开了口,有了前一次被怼的经验,这一次我问的相对来说要小心翼翼不少,生怕一个不小心又触及了我妈的怒火神经。

    没想到我的小心并没有让妈妈放过挑我刺的机会,她又一次扔了一个白眼给我,语气越发地不好了起来,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气势:“我来这里当然是看看你们夫妻俩过的好不好,顺便看看我的外孙女有没有被你们带瘦。如今房东阿姨家的孩子也长大了,我也到了退休的年纪,闲着也是闲着,你这话问的就像我不该来一样,来这里看看你们怎么了?不行吗?”

    我这下算是彻底懵了,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似乎无论我说东还是说西都会被她找出不对来,还不如沉默闭嘴来得要好一些。这么想着我干脆闭上了嘴,沉默的低下头喝起粥来。

    白千赤坐在我旁边将我和我妈的这一番对话都听进了耳中,自然也体会到了淡淡的火药味,夹在我妈中间有些尴尬,徒劳的看着我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妈妈见我不说话脸上的神色是越发地难看了,连手上的筷子都放了下来,一双如鹰的明目直勾勾地看着我,仿佛要把我的胸口都看出一个窟窿出来似的。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就这样针对我,于是也停下了筷子,眼睛一眨不眨的回望着她。

    我们俩谁都没有开口,饭桌上的气氛瞬间就下降到了冰点。

    别人都常说“女儿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可是到我这里却好像就不是这样了。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无论我这件小棉袄无论怎么贴心妈妈都会觉得不舒服呢?不是嫌冷就是嫌热,似乎不管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我一直问自己,到底是我太笨什么都做不好,还是妈妈对我这个小棉袄本身就带着一种浓浓的偏见,所以才会不论我做的多好,都还是要习惯性地鸡蛋里挑骨头。

    白千赤见势不对,局促不安的左看看右看看,轻叹了一口气连忙开口权威道:“妈,还没来得及问你呢,你这次去了日本玩,感觉怎么样?我在百年前曾经应邀去过一次,觉得那个地方的建筑还真有一番风味。我还和那边一个叫做雪女的鬼怪成为了好友,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她过的怎么样。”

    妈妈一听白千赤提到了日本旅游的事情,也不再把注意力放到我身上了,话匣子立马就打开了,跟开了的水龙头一样哗啦啦地往外吐。

    “小白你还别说,日本那个地方还真是不错,我们这一趟去了不少地方,还泡了温泉,这还是我第一次泡温泉呢。”一改之前的阴郁,我妈说起在日本游玩的经历立刻变得眉飞色舞了起来,看上去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懵懂孩童一般。

    白千赤很懂得该怎么接话,很快就把妈妈逗得笑呵呵的,他们两个聊起天来完全没有让我插入的空隙,我看着他们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想法,仿佛他们是亲生母子,我才是后来加进家门的儿媳妇。

    不过很快这个感觉就被打破了。

    我妈大概是注意到了我一直在一旁沉默着没有开口,突然就转过头来对我说:“眉眉,下次等你放假了让小白也带你去日本玩玩,你们还年轻,就应该多去外面看一看。”

    我没想到妈妈会这么突然的对我开口,傻愣愣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我妈一直等我有了动作才再次转过头去和白千赤继续聊她在日本的趣闻。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轻易的将刚才的尴尬打破,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笑意。我笑脸盈盈的看着眼前这熟悉的一幕,心底忽然又溢出了一股子温热的感觉,满心的柔软。

    家人不就是这样吗?虽然偶尔会吵会闹会嫌弃,但是血浓于水的亲情永远不会散,这种关系是没有任何人和事可以打破的。

    早餐就在欢声笑语里结束了,妈妈起身收拾着碗筷,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时间不早了,我该去上学了,只好放弃了给我妈帮忙的想法。

    “妈,我快迟到了,就不帮你洗碗了,我先走了啊。”我一边拿起书包一边冲着厨房里喊了一句,随之我妈的应答声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临出门前,我刻意叮嘱了妈妈几句,让她千万不要把游游带下楼去。

    其实是不想在妈妈面前再提起这件事的,毕竟这是我们全家人的一个心结。只是若不提醒她,我害怕她一时高兴就把游游给带了出去。游游是见不得阳光的,那怕是一丁丁点阳光,照在她身边没有触碰到她的身子都会让她的小脸冒出如火烧云一般的红晕,若是碰到她的身子就会更严重。

    如今金秋九月,阳光自然是没有盛夏那么旺,可是挂在天上的依旧是不可忤逆的太阳,游游这样天生阴寒的鬼子,是一辈子都不能出现在它之下的。我活到现在,人生悲悲喜喜起落几何都经历的差不多了,自认为也算是看透了不少,但是唯独游游是绝对不能出事的,否则一定会比要了我的命还难受。

    妈妈听了这些话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她深埋在眼眸无尽的失落和难过还是一丝不落地被我捕捉到了,她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朝着我连连点了好几下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