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06章 安全地带

    母女俩,心连心。她的心情我自然都能明了,但除了用我的余生去自责、去懊悔,我再也想不到我还能做什么来弥补游游。又或许我真的是什么都做不了吧。

    上学路上又想了很多,大多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将之前的过往一遍遍的在脑中回放,偶尔闪过一两个片段的时候,我也会想着,要是在当时的时刻我如果做了其他的选择,那是不是现在就不会这样了?

    然而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后悔”两个字可言,我现在所想的一切也不过都是空想。苦涩的笑着摇了摇头,想要借此把那些虚无缥缈的想法甩出脑中。手紧紧的握住了怀中的书本,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还是过好当下的生活最重要。

    走到离校门口大概有一个红绿灯距离的路口,远远就看到一群穿着麻布孝服的人围在学校门口,站在最前面的一伙人手上还扛着一面横幅,横幅上用如血一般殷红的油漆写着一串大字,“高校不净,厉鬼夺魂!”

    隔着大老远我都清楚地看到那横幅上的红字,还未干透的油漆顺着白布往下流,像极了死人身上慢慢渗出的鲜血。

    看着校门口的那群人,我登时就愣住了,脚步也不知不觉的慢了下来。

    “他们是谁?”顾不上认不认识,我随手抓着身旁一个看着有些眼熟的同学就开口问道。

    那同学听到声音原本都已经张开了一半的嘴,正要开口告诉我,一回头对上我的双眼后却立即像是看见了活生生的厉鬼在青天白日下游荡般,整张脸瞬间就被吓得煞白煞白的。

    “那什么......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来问我。”从那同学眼里渗透出的恐惧好似我是什么吃人的恶魔一样,颤抖着把话说完,一溜烟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我疑惑的看着他的背影,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安眉!”

    就在我举步不前市,后肩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转身就看见秦灵顶着一双浓重的熊猫眼出现在我面前,一看到她我瞬间就忘了刚刚那个不愉快的小插曲,有些着急的问她:“他们这是在闹什么,你知道吗?”一边说着一边就指向了校门口的方向。

    秦灵轻瞥一眼闹事的人群,不仅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一言不发的拉着我的手径直就开始往门内走去,边走还便瞟四周的人,看着她这幅鬼鬼祟祟的样子,感觉就像是我们俩是民国时期的女特务似的藏着握着什么机密不能被别人发现。

    我看着的后脑勺,也不知道她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就这么默默的任由她拉着我,一直到那栋早已被封锁的旧美术大楼下才停下了脚步。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面前的这栋大楼,完全不明白秦灵究竟把我拉到这里做什么,刚想开口询问,就看到秦灵忽的抬头看了一眼最高处,接着就像是得到了什么指示一样转过头来,一脸凝重地看着我。

    我这脑子里有一大团浆糊还没理清楚,她现在又给我婆婆整这么一出,神神秘秘的,搞得我整个人像是被丢进了满是毛毛虫的大箱子一般,难受又无从挣脱。

    一这么想我的脾气顿时也就冒上来了,狠狠地甩开了秦灵拉着我的手,她的手被我甩开之后居然没有露出什么不一样的神色,仍旧一脸平静的望着我,幽黑的双眸里似乎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巨大秘密。

    “你到底说不说,要是再这么在我面前装神弄鬼做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那我就走了。”我不快的对她说着,语气听上去也有些冲,但是我是真的不想再和秦灵在这么你磨我、我磨你地拉扯下去了,一心只想赶紧离开旧美术大楼。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心里暗示,自从美术大楼发生了乔安的事情之后,我每每靠近这栋楼都有一种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压住的感觉,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而这种感觉,其实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我身上,之前在调查活死人事件时,城郊的妇科医院里我也感受到了一模一样的感觉。

    但我发自心底的不愿相信这就是同一种感觉,因为这里不同于之前城郊的医院,是绝对不可能会有这么重的阴气的。

    除非.......

    除非乔安成为了厉鬼亦或者这里面藏着像那家妇科医院一样不可靠人的秘密。

    不过我明白,无论是这两点中的那一点,都不是我现在孤身一人能够得到答案的。没有白千赤在身侧,我就像是丛林中毫无庇护的小兽一样,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将我吓成惊弓之鸟,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凌恒和舒志昨晚暴毙了。”秦灵突然出了声,语气里带上了几分颤抖。

    听到她的话我立刻僵住了,不敢置信的望向她。秦灵的面色很沉重,可是那分沉重里又带着几分平稳,就像是在说什么毫不相干的事情一般。

    从最开始的震惊中清醒过来,我望着面前的秦灵,大脑飞快的转了起来。秦灵既然会露出这样的神情,就说明她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定很惊讶,但是这样的惊讶甚至不亚于昨天知道老妖婆自杀的消息。

    我细细回味着她刚才的那句话,想起她刚刚说的是“暴毙”而不是“自杀”或者别的词语,她既然能这么平静的用这两个字已经足以证明两点,第一点就是秦灵一定看过了他们两个的尸体,第二点就是他们两个的死相一定比乔安、甚至比老妖婆还要惨烈千百倍。

    对于他们两个会死这件事我倒不是很意外,毕竟没有了魂魄的躯体就像是不能充电的手机一样,用着用着就会走到油尽灯枯的一天。但是秦灵用“暴毙”这个词着实是让我惊讶了不少,按理说被抽了魂魄的人会在油尽灯枯的那一天如年过百岁的花甲老人一般“安详”地死去,理应不会死相太过骇人才对。

    对,就是安详。“安详”这个词放在这里形容真的太贴切不过了,毕竟在抽掉魂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承受了最大的痛苦,往后的那些煎熬都比不过那一刻的锥心之痛。特别是他们身上最后的人气消失即将殆尽的时候,人气就是存储在人体的那一股子气,很多老人死之前“回光返照”也都是靠着一股人气,待他们人气殆尽身体各项机能都会快速老化,他们会提前找到一个地方安静地等待“死亡”的到来。

    可即便是这样,凌恒和舒志的死讯还是透露出了几分不正常的意味在里面,因为人气这种东西一般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殆尽才对,况且之前白千赤在抽走他们两个的魂魄的时候还故意用了一缕阴气吊着他们,那照常理推测他们应该至少能够以行尸走肉的状态活到正常凡人去世的年纪,也就是六七十岁的时候。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凌恒他们又怎么会死得这么突然呢?

    古怪,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待我回过神的时候,忽然发现站在我面前的秦灵已经不见了。不仅仅是她不见,似乎在我刚刚慌神的那一瞬间,整个学校的人都已经凭空消失了,空荡荡的校园里只剩下我自己一个。

    “秦灵,秦灵!”我着急的大声喊了两句,但是除了回音什么响动都没有,我无措的看着周围,心猛地就慌了起来。

    就在这时,美术大楼的楼梯口突然闪过了一个人影,但是那个人影一闪而逝,很快就消失了。

    “谁!”我惊叫出声,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我的心在左胸腔里“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随之我就像是一只警觉的兔子一样竖起耳朵,想要探听来自四面八方的细小响动从而避免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危险。

    整个学校寂静得没有一点点活物存在的响动,除了呼呼的风声在我耳畔萧瑟着,我就只能听见旧美术大楼前那个永远关不上的水龙头的水滴声。

    滴嗒嘀嗒......

    一声声像是一根根软针一样扎入我的心底,连血都不会渗出一滴来,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到的那种细微的刺痛感。

    垂在两侧的手紧紧握成拳状,我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紧绷了起来,一刻都不敢放松下来。

    忽然,那道闪过的人影在二楼的楼梯间出现,不一会儿又出现在三楼、四楼......不断在不同楼层出现,神出鬼没。

    直觉告诉我,跑上楼的那道人影可能是这个学校现在除了我以外唯一的人了,如果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必须要找到这个神秘的人影。

    可是另一边我却又克制不住心里的恐惧,双脚就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般,一步都动弹不得。

    盯着旧美术大楼前的封锁线踌躇了很久,我明白现在回头或许才是最正确的选择,走出这个学校,说不定就能看到别的人了,那样我也就回到安全的地带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