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07章 消失的尸体

    越是这么想着,横在旧美术大楼前的那一道封锁线就越发地挠拨我的内心,蓝白相间的胶带条像是有魔力一样勾.引着我。不知为何,我的手好似被人操控了一般,鬼使神差地就扯断了横在我面前的那道封锁线。

    断了的封锁线轻飘飘地落在地面,被我一脚踩过,仿佛从来就不曾存在过一般。

    我一步一步的走进美术大楼里,每一步都走的很轻,就像是走在云层上一般,踩下去软绵绵的,茫然而又缥缈。

    进了旧美术大楼之后,那种不安的感觉忽然就消散了,脑子里好像突然蹦出一个诡异的声音,一直“嗡嗡嗡”地不停的响着。

    我竭力想要听清楚嗡嗡声之下的话语,奈何我不论怎么努力都没办真正听清楚它到底在说什么,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它在呼唤着我,它就在这层楼的最高处等待着我。

    旧美术大楼的楼体是旧式的那种一个直筒的楼梯上去能够直通两边的样式,除了这个楼梯就再也没有其他出口。以前的建筑还喜欢把台阶和台阶之间的高度砌得特别的低,一层楼要上的台阶就要比现在的新楼要多。

    为了赶紧上到顶层,我一步连跨三阶地往上走,每走进一步我的心情似乎就变得雀跃了一点,仿佛之前压迫我的那种感觉完全不存在一般。。

    看到天台门的时候,我突然停住了。

    天台的门是被好好锁着的,上面的锁头不知道这样放了多久,锁头上面的字都已经被厚厚的一层锈迹覆盖住了,露出了斑驳的铁锈色。

    我用力地扯了一下那把锁头,试图把它掰开,事实证明这只是无用功罢了。以前的东西不像现在,现在的东西大多都是偷工减料,以前的东西都秉承着“匠人”精神,就算是街边补鞋的工匠补好的旧鞋子质量都不会比新鞋子差多少更不用说这防贼用的锁头,那用上个几十年都是没有问题的。

    有些沮丧的看着那个打不开的锁头,我皱起了眉头,默默的在心里思量着,既然天台的门打不开,那刚刚看见的那个身影就一定不在这天台上面。

    这么想着我就准备转身下楼,可是还没来得及转过身子,身前的这扇铁门就发出了一声“卡兹”的声响,仿佛是在呼唤着我停下脚步一般。

    我随即停下了步子,仔细一看才发现虽然这扇门被锁住了,可是它只是一道假门,就是故意将一扇门安在墙壁上然后用锁头锁住,其实就算把锁头打开这扇门的后面也只是一堵墙而已。真正的门其实是在这扇假门的旁边,我之所以没注意到是因为一开始它掩的严严实实的,而且上面又顶上了和墙上一样的木板条,让我产生了一种视觉差。我就说这里怎么给人一种那么变扭的感觉,原来是这些略崭新的木板条。

    旧美术大楼落成的时候是1984年,距离现在过去了三十多年,据说在零几年的时候旧美术大楼曾经里里外外都翻修过一次,那也过去了十多年的时间,不过从这些木板子老化程度来看似乎是近几年才钉上去的,那这里到底为什么要钉这些木板呢?到底木板后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

    一阵疑惑从心底蔓延开来,我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轻轻地拉开了那扇暗门,想要从缝隙中看墙上到底有什么。

    就在这时,那道黑影突然在我的眼前快速地闪过。

    “谁?”一看到那道黑影我立刻加快了推门的动作,立即冲出天台四处寻找着那黑影。

    “安眉......安眉......”刚一走到天台上,一个幽深的女声就传入了我的耳边,那声音听上去分外的忧郁,就像是猫爪挠在心上,又痒又说不出话来。

    循着那道声音看过去,我这才发现在天台的最边上有一个蜷缩成小球的身影不停地发出抽泣声,但是因为距离的问题我看不太清楚那道身影的具体模样。

    “是你叫我吗?”我一步步向前,犹豫了好久才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那身影或许是因为听到了我的声音,突然就站了起来,直挺挺地对着我,一双哭红无神的双眼空洞地看着我。

    我这才看清了这个身影的模样,吃惊的情绪几乎要将我淹没,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秦秦秦.....灵,你怎么在这里。”我看着眼前的她磕磕巴巴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她现在呈现在我面前的和她平时的样子完全是判若两人。

    平时的秦灵总是以一副阳光少女的面目示人,自从我们再次相见之后我就没有见过她穿黑色的衣服,就连她头上的发饰都是五颜六色不带重样的,而现在的她不仅穿得一身黑,脸上还画着一些奇怪的花纹,那样子看着还有些眼熟,但我一时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你该死。”秦灵的嘴连张开的动作都没有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哐当”一下,我的脑袋似乎是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愣了一会儿才想着要跑。然而我此刻已经是砧板上的鱼,再也游不动了。

    秦灵的一双纤细的手掌死死地扣住我的脖子,板直着身子站在我的面前,她空洞的眼神里我丝毫看不见昔日的那种光彩,空洞得似乎能够将世界万物都吸进去。

    “秦灵,你快放开我,快放开我!”我不停地挣扎着,脖子以下却因为失去氧气的供给而逐渐失去力量,十分勉强的从嗓子里挤出了几句话。

    可是秦灵却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话一般,完全没有露出其他的神色,除了紧紧掐着我的手不断地往里收缩以外,整个身子都好像没有任何的动作。

    “秦灵!秦灵......”

    强烈的窒息感让我来自全身每一个毛孔每一条血脉的刺痛,肺腔剧烈的收缩让我几乎没有挣扎的力气,体内体外的压强渐渐形成差距,眼珠子像是有东西在眼眶中顶着一般不停地往前凸,此刻的感觉除了痛苦,还是痛苦。

    就在我觉得差不多要死的时候,秦灵突然双手将我提了起来。毫无防备就悬空的我就像一条误入了渔民手中的鱼一般不停地在空中扑腾着,身子随着她的移动而缓缓地移动着,在靠近顶层外栏的时候她又将我狠狠地按在外栏上。

    因为她将我死死地按住,我只能以一个倒“U”字型半悬在外栏外,中腰的位置成为了我此刻全身的支力点,我的重量、秦灵施加于我的力量,全都压在这么一个小小的位置。本就单薄的衣服在一来二去的摩擦中还是开了小口子,我背后娇嫩的肌肤和外栏粗糙的石子墙相互触碰的时候,痛楚随即通过血脉传遍全身。

    我微微转头向下看,明明只有五层高的旧美术大楼此刻却好似有千百层一样高,楼下的景物全都开始扭曲变化,绿色的植物像是一条青绿色的巨蟒在地上盘踞着,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盯着我的方向,嘴巴还“滋滋滋”地吐着蛇信子。

    这时,秦灵的手突然用力。

    我喉咙里的呼吸道开始剧烈地收缩,强烈的灼烧感蔓延整个喉道。眼前的景物渐渐蒙上了一层浓雾,意识逐渐消失,挣扎的身子也终于使不上力气了。

    死亡,似乎就近在眼前。

    “安眉!”秦灵的一声大喊将我从迷失中抽离出来。

    “你......”我的脑子里还萦绕着刚刚她用手掐着我的那一幕,现在我却看到自己一双手臂交叉在胸前,手掌死死地扣在自己的脖子上。

    “安眉,你总算睁眼了。”眼眶红得像兔眼一般的秦灵一下就瘫软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我连忙放下掐着自己的手松了松手指,剧烈的咳嗽了两下,连忙跑到她身旁惊魂未定地问道:“怎么了?”

    其实不用她说我也能菜到一二了,刚刚我会那样掐着自己,眼前还出现那样古怪的幻觉一定是被什么东西迷了心智。只是刚刚我明明就和秦灵在聊天,没道理只有我被迷了心智而她却没有,唯一的可能就是我在来了旧美术大楼之前就已经被迷了心智。

    秦灵估计是被我刚刚自己掐自己的样子吓到了,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小汗珠,整张脸都是煞白煞白的一点血色也没有,一双眼睛惊恐地盯着前方。

    “嘿,你在看什么呢?”我在秦灵眼前摆了摆手,可是她的脸上依旧是那副惊恐的神色。

    又过了近半分钟,我突然觉得不对,立即回头望去,才看到乔安的尸体坐在离我们大概有十米距离的墙边,双眼流着血泪冲着我们露出诡异的微笑。

    霎那间,我就和丢了魂一样定定地望着不远处乔安的尸体。

    “他他他......他的尸体不应该在警局的太平间吗?”呆了许久的秦灵磕磕巴巴地开口道。

    对啊,乔安的尸体是应该在警局的太平间没错。可是他却真真实实地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用着他平时写生的时候最喜欢的一种坐姿坐着,好像他没有死一样,对我笑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