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09章 奇怪的光

    跑着跑着,长廊的尽头出现了一个紧急出口的通道门,我的眼睛顿时亮了一下,一个想法油然而生。

    “我们从楼梯下去,一层一层的转着跑下去,说不定就甩掉这些东西了。”我压着嗓子对秦灵说道,她点了点头,我们俩对望了一眼,在看到彼此眼中的讯号时,立刻加快了步伐向楼梯间冲去。

    没想到我们俩跑进楼梯间后,那群尸蛾也跟着飞了进来,不仅没有按照我之前的想法被我们甩掉,反而能够准确地跟着我们在楼梯里七拐八拐。

    我和秦灵一见它们这么难摆脱心里也更着急了,尝试着随意的选择楼层跑进去,结果无论我们跑进了其中的哪一个楼层,这群尸蛾都能准确地跟在身后,就像它们在我俩身上按了雷达一样,怎么甩也甩不掉。

    本就体力不支的我们因为这一番乱窜,体力透支的更厉害了。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鬓角滑落,我不可避免的开始大喘气起来,但是凭着一股劲儿还能勉强跑下去,可是身旁的秦灵就不同了。

    她的步伐明显比一开始要慢上许多,连肢体动作也不如一开始有力,虽然秦灵一直紧咬着牙根在死撑,但是我能看出来她估计是撑不住了。

    不行,不能再这样漫无目的的跑下去了!因为没有办法消退的疲劳感,脑中警铃大作,一定要尽快想出脱身的办法。

    我虽然有着十几年来的撞鬼经验,四处躲藏这种事情也算是家常便饭,只是这种穷追不舍型的怪物还真是没有见过。可能是因为我们俩的速度相比开始减慢了不少,身后的尸蛾和我们之间的距离渐渐拉小了。

    听着越来越大的嗡嗡声从身后传来,背后渐渐生出了一层薄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和它们这样拉锯下去,我们俩没多久就会成为他们的腹中之食。

    “跑到教室里去!”没有再多犹豫,我直接对着跑在前面的秦灵大喊了一句。

    “教室?”秦灵狐疑了一下,转脸看了我一眼,见我不是在说笑,咬了咬嘴唇,还是加快了步子听着我的话乖乖的跑了进去。

    她前脚一进去,我就在她身后大喊:“你赶紧把里面的窗子扣死,快!”

    秦灵动作倒也快,等我进去的时候教室的八扇大窗子全都被扣死了,她正靠在墙上大喘气,胸膛不停的上下起伏着。

    “走,往前门跑出去!”我哪里敢停歇,急忙跑过去一把拉起秦灵就往前门跑。

    秦灵被动的被我拉着往外跑,脸上疑惑的表情更是重了,奇怪的问了我一句:“我们不是要躲在这里面吗?跑?还能往哪跑!”

    “我们哪里也跑不了,这群尸蛾会把我们拖死的。”没有时间和她详细解释,我只好做了简洁的说明。一边说一边连忙把教室前门锁死。

    我们刚一跑出来就看到成群的尸蛾都飞进了教室里,趁着那些飞蛾还没有发现这是陷阱的时候连,我忙冲到后门那儿,狠狠的把后门关起来上锁,一把将它们锁在了教室里。

    做完这些后,我的脚瞬间就瘫软了,靠着教室的门重重地坐了下来,不停地大口喘气。可能是因为暂时安全了,之前被我压制住的恐慌和疲累现在一股脑的成倍冒了上来,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垂放在地上的手,还在不自觉地发抖。

    秦灵看了一眼被困在教室的尸蛾,愣了一秒,随后就反应了过来我之前的用意,也瘫坐在了地上,好不容易干了的眼泪又哗啦啦地往外流。

    “得救了?”她红着眼眶呆呆地望着我,口中呢喃道,“我们是得救了吗?”

    我正想开口回答她,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了奇怪的声响,“滋滋滋”的摩擦声和“咔咔咔”的木屑碎落的声音,我的心里顿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回头一看,木门下的木屑已经积了一地,一看就是那些尸蛾所为,我不敢再坐着,连忙站了起来。坐在走廊上的秦灵也站了起来,连滚带爬地走到我身边,惊慌失措地抓着我的手臂摇晃着,“安眉,它它它.....它们要出来了。”

    她的话音刚落,一块木板重重地砸在了我的头上,剧烈的头痛伴随着耳鸣回荡在我耳边。

    “安眉!”秦灵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双手捧着脸发出又尖又长的叫声。

    我的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这一切,浓重的血腥味率先扑面而来,一只只尸蛾覆在我的身上,钻心的痛楚瞬间逼入五脏。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我本能地保护了自己的脸,可是身上其他裸.露的肌肤就只能任由那些尸蛾啃食着。

    “跑啊!”透过指缝看着还傻站在一旁的秦灵,顿时就急了,我边挣扎边对站在原地的秦灵大喊。

    尸蛾面前,所有人都只有死路一条,她是救不了我的,还不如赶紧逃命要紧,我一个人被缠住也好过两个人都被困在这里。

    “不行,我怎么能丢下你!”没想到秦灵根本就不理会我的话,一边喊着一边就往我身上扑了过来。

    她的动静很大,在我身上的尸蛾估计是怕被秦灵压住,在她扑到我身上的前一刻又纷纷地飞了起来,半秒不到又将我们两个重重围住。

    身上的痛楚越来越多,逐渐变得麻木,连眼皮都变得沉重无力。我真的累了,不想逃了,如果这就是我最后的结果,那就只能认命了。

    嘴角微微勾起,我有些苍凉的想着,没想到自己最后竟然会被一群蛾子活活咬死,没能看到游游茁壮成长,也不知道白千赤现在在哪,我还真的是有点不甘心这样的结果啊……

    闭眼之前,我看到一道银色的光芒从天袭来,但是还来不及看清楚我的意识就飘散了,在那之后我就陷入了长久的昏迷。

    “眉眉?眉眉......”一个熟悉的声音骤然在脑中响起,我迷迷糊糊的朝着声源走去,越走近眼前的景象就越亮,几乎刺得我睁不开眼睛。

    耳畔的呼唤声越来越清晰,身上的刺痛感也愈发地明显。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微微地睁开双眼,白千赤模糊的身影立刻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这里是地府吗?”我望着周遭的一片白,意识还停留在被尸蛾包围的那一刻,颇有些迷糊地问道。

    白千赤看见我醒了激动地对着另一边叫着:“妈,安眉醒了,快让医生过来。”

    “医生?什么医生......”完全开嗓后发现我的声音变得沙哑难听。

    “你被人从学校救了出来,在火场里。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去那里?”白千赤吧啦吧啦地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只是他的问题却都像是从未发生在我身上过一样,对于他的话我根本一点印象都没有。

    火场?什么火场?

    我努力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在我记忆中我分明是和秦灵在一起躲避尸蛾的追捕,然后她挡在了我的身上......

    “秦灵呢?秦灵在哪里?”我猛然想起昏迷的前一刻,秦灵和我一起被尸蛾包裹住,可是现在醒来却没有听到任何关于她的消息,连忙抓着白千赤的手臂着急的问。

    如果我在火场里,就证明在我昏迷之后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然我现在应该是一堆粉末才对。

    “秦灵?人?”白千赤愣了一下,看上去像是没能明白我在说什么,只好求助的望向妈妈。

    妈妈布满皱纹的脸上挂着重重的黑眼圈,一双眼睛红红的明显就是哭过的样子,她站在一边也听到了我的问题,稍微皱了皱眉头,才继续说着。

    “火场里面只有你一个,没听说发现了其他人。眉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独自一人跑到那栋被封锁的大楼里?又为什么会昏迷在火场里。好在老天保佑,你被学校的巡查人员发现了。医生说,只要再晚一些,你可能就会一氧化碳中毒到再也醒不过来。”

    妈妈和白千赤都是一脸紧张的看着我,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可是面对这样的他们,我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我不知道啊。”喃喃的开口,我失神的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还是没能想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现在我的脑子里像是有一大团乱了的毛线一样,杂乱不堪找不出头绪。明明我和秦灵就是两个人,怎么就剩下我自己了?而且我又为什么会昏倒在火场中?我明明是被尸蛾给包裹住了才对。

    银光,对了!那道银光。回忆间,我猛然想起了昏迷之前看见的那道银光,或许就是因为那道银光,所以才会发生了之后我不知道的一系列事情?

    刚想开口询问,结果医生恰好推门而入,我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乖乖的让医生给我做检查。

    等医生给我做完检查离开病房后,我就立即开口对白千赤说:“银光,我看到了一道银光。是不是你?”

    白千赤脸上的表情有一刻停滞住,犹豫的问我:“银光,什么银光?”

    他这样不用说下一句我也知道,那道银光一定不是因为他,那到底是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