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11章 几分介意

    下课铃在耳边不断的回响,我兴致缺缺的把面前的书本整理好,教室里的大家也早就已经做好了等辅导员说“下课”的准备,一个个都是一手拿着自己的东西一边不自觉的往门口瞟,我虽然不如他们那般期待,但是也因为秦灵的事情显得有些垂头丧气。

    一向干脆从不拖堂的辅导员放下手中的书,幽深的视线在我们身上来回扫视了好几遍,竟然没有如预料中的结束客串过,反而一言不发地沉默了很久。

    同学们都一脸奇怪的看着她,但是辅导员就像是没有感受到那一道道火热的视线一般,脸上依旧挂着一幅没有波动的表情,她的眼眸微微下垂,看不清里面的神采。

    渐渐的,教室里不断发出细碎的讨论声,那些声音虽然小但是却又让人没有办法刻意去忽略。我稍显不耐的捂住了一侧的耳朵,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身后传来的那些细细碎碎的交谈声,我总会不自觉的回想起之前和秦灵一起被尸蛾追赶的场景,连带着那时的紧张和惶恐的心情一起,齐刷刷的涌入脑中。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讲台上的辅导员的视线似乎一直在若有似无的朝着我的方向瞟过来,可是当我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她仍旧是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并没有变动过。

    教室里质疑的声音渐渐的变大了,教室外传来的熙熙攘攘的声音让大家都没有办法安心的在教室里等着,有几个好动的人甚至已经蠢蠢欲动的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辅导员抬起了眼眸,她的目光在教室里扫了一圈,之前站起来的学生尴尬的笑了笑,立刻又坐了下来。

    辅导员并没有对那些同学的行为做任何评价,她望着全班,终于缓缓地开了口道:“同学们应该也知道最近学校发生了很多不幸的事情,接二连三的悲剧让社会上的人对我们学校有很多猜测和想法,这些言论给我们学校带来了很多负面的影响。特别是如今我们正处在信息时代,只要有一点点小黑点在网络上就会被无限地放大。这次的事情已经引起了多方的重视,校领导为了平息社会大众的各种负面消息,因此决定在学校展开调查。”

    这话一出口教室里立即沸腾了,大家也顾不得辅导员在场,自顾自地就开始议论了起来。

    “世界上哪有什么鬼,抽魂魄这种事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看他们两家就是封建迷信,现在还要闹得大家都不安生。”

    “别说什么封建迷信,世界上还真的有些事不能不相信。”

    “对对对,你看他们两个平时生龙活虎的,突然就变得不正常,还不是有鬼在作怪吗?”

    “哪里是突然变得不正常,分明就是凌恒追求安眉之后才发生的事情。”

    本来一个个还说的热火朝天,忽然也不知道是谁冷不丁地说了这么一句,教室里的讨论骤然就停滞了,像是卡了带的老式波音机没有一点声响。

    我沉默的坐在座位上,即便没有回头还是感受到了那一束束投射到我身上的光线,几乎要将我戳出一个洞来。

    我没有对刚才那句话做出回应,但是教室里的人望着我的眼神却越来越怪异,好像我脸上有着什么样奇怪的东西似的,直勾勾地盯着我不放。

    四面八方的目光像是一把把寒冽的解剖刀,硬生生地把我身外的皮肤剥开,露出皮肤下清晰的肌肉纹路还有如细蛇一般的血管。

    我想说些什么为自己辩解,可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无措的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无奈的又闭上了。局促不安的情绪直逼大脑,像是一把电锯正在脑内工作着,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响声爆炸在耳边。

    不经意间,我的目光对上了讲台上辅导员投过来的视线,顿时心里一抖。辅导员的双眸中没有透露出一丁点情绪,我看不出来她是否相信我,但是却能看出来她的探究。

    突然,角落中又有人说了句:“乔安也是向她告白之后死的!”

    这句话就像是一根导火索,将原本还静谧无声的教室直接就给点爆了,那些往日里朝夕相处的同学纷纷都开始义愤填膺地开始“指证”我,每一句话都充满了尖酸刻薄的意味。

    “我早就觉得她不对劲了,开学第一天她就径直走向凌少和舒少,说不定她就是预谋已久。我听家里的老人说,有些女鬼看着和人没什么区别,但是她们可是要靠着吸男人的魂魄才能维持生命的。”一个平日里没怎么和我说过话的女生神神秘秘的说了一句,说完还后怕的瞥了我一眼,我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没有做出回应。

    其他同学就不一样了,听到那个女生那样说了之后,有几个同学也跳了出来纷纷想要印证她的话的可靠性。

    “是了,我也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她说不定就是那样的女鬼......”

    在这一个两个人之后,剩下的同学也不管这些话到底有没有根据,都开始接连不断地说起我是鬼的言论来,一旦开了口就像再也堵不住的洪水一样滔滔不绝地往往我身上涌。

    我听着那些莫须有的罪名不禁在心里发出了几声冷笑,真不敢相信这些人是和我一样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竟然能拿出那些“听说过”的言论往我身上套罪名。

    我是女鬼?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白千赤,思绪顿时就飘远了,如果我真的是女鬼的话他应该会很开心吧,还有游游,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我不可避免的开始神游了起来,完全不知道自己脸上茫然没有表情的眼神更加刺激了周围的那些同学。

    一个男生指着我对其他人说:“我们说了这么久她也没有反驳,她是不是心虚了啊?”旁边的其他人纷纷认同的点了点头,说出的话也就更加荒诞无稽了。

    思绪被拉扯回来,我听着这些毫无道理的推测,终于是坐不住了,猛地一站起来,冷冷的看着被我的动作吓到噤声一群人,冰冷的视线从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

    不屑一顾的发出了一声哼笑,将脊背挺得笔直,我底气十足的对着全班同学说道:“你们既然说我是女鬼,那倒是拿出一点证据来啊,要是全世界都像你们这样随随便便就把脏水往别人身上破,那还了得,岂不是世界都颠倒黑白了?”

    说到这儿我稍稍顿了一下,有几个同学似乎被我说的有些动摇,脸上露出了几分愧疚的神色,我没有多看他们继续说下去:“你们一昧地冤枉我,指证我是女鬼,说是我抽了凌恒和舒志的魂魄,但是你们指证的事情又没有确凿的证据,你们怎么就能这么肯定的说是我做的?而且你们到底有没有想过一件事,如果凌恒和舒志真的如那个所谓的高人所说被抽了魂魄,如今你们又随便就指证了我,真正的幕后黑手岂不是逍遥快活?你们就不怕下一个死得就是你,你,你吗?”

    说到最后,我伸出手指指了离我最近的几个同学,他们盯着我的双眼突然就向后缩了一些,慌乱地开口说:“不关我的事,我刚刚没有说你就是女鬼,都是他们猜测的。”

    人都是无知无畏的生物,但又异常地胆小怕事,只要稍微一点会伤及他们的事情出现就会立即唯恐避之不及。

    有一个人倒戈后教室里的其他人又坐不住了,纷纷开口为自己辩驳起来,说着从来没有怀疑过我话。

    我挑了挑眉,没有理睬他们的话语,看了一眼辅导员,目光笃定的望着她:“我自知自己清清白白,也相信学校会将这件事情调查出一个水落石出,相信到那时候学校定会还我一个清白。”

    一直没有说话的教导员终于开了口,做出了一个示意安静下来的手势。

    “同学们先安静下来,这件事情校方会调查的,所以大家先不要胡乱猜测,也不要盲目的去传播谣言。无论怎么样,请同学们相信学校,相信老师,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彻查这件事,也请同学们有相关信息要在第一时间报告教导处。学校是绝对不会冤枉一个无辜的学生,但也绝对不会让已经去世的学生死不瞑目!”

    一向柔弱的教导员一口气说完了这一段话,她很少会说出这么多尖利的话,之前那些挑起话头的同学每一个都蔫蔫的耷拉着脑袋,教室里再次陷入了一片沉寂。

    辅导员又过了近半分钟的时间,才让同学们放学,拿起课本从教室里走了出去。见辅导员走了,同学们纷纷抓上书包冲了出去,我一直安静的坐在座位上,等到教室里的人都走空了才起身出去。

    我知道他们因为刚才那些话现在难免都对我生出了几分隔阂,我也不是那种乐意于拿热脸贴冷屁股的人,自然不愿与他们有过多的接触。另一方面,对于辅导员最后说的那一段话,我多多少少还是有几分介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