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12章 火冒三丈

    心里有事我也顾不上去图书馆了,拿着书就往家里赶,刚刚辅导员说的那些话就已经表明学校是下定决心要将凌恒他们两个突然死亡的事情查个水落石出,虽然说他们的死不是白千赤造成的,但是抽去魂魄这一件却的的确确是出自白千赤之手,若是任凭他们这样调查下去,一层层地抽丝剥茧,白千赤的事情又能隐藏多久?

    思及此我不禁又加快了脚下的步子,急切的想要这件事告诉白千赤。

    “千赤,不好了。”我一开门就着急忙慌地开口说,没想到一抬眼就看到白千赤和妈妈正在客厅的空地上做着瑜伽,看着他凹出的奇怪造型,我一个愣神就把没出口的话给忘了个干净。

    见我迟迟没有下文,白千赤在瑜伽垫上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抬头望向我,淡淡的问道:“出什么事了?你又被教授找麻烦了?还是你们学校又死人了?”他问话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仿佛天塌下来也不着急。

    一旁的妈妈倒是显得很着急,连动作都快做不稳了,连忙问:“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倒是说啊!”

    经过他们俩轮番的提醒,我才从吃惊的情绪中走了出来,急切的说道:“学校要开始调查那两个富二代的事情了。他们俩魂魄被抽走的事情已经被那个阴人知道了,指不定连千赤也能找到,该怎么办才好?”

    白千赤依旧保持着怪异的姿势,只是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脸色也跟着变得阴郁了几分:“这件事似乎是有些难办,也不知道那些学生家长请来的人是什么来头,要是真的把我找到了岂不是很丢脸?”

    丢......脸?我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白千赤绕了一圈之后得到的结果只是丢脸。

    这不对吧!现在是讨论丢不丢脸的问题吗?如果被阴人查出了白千赤在这里,指不定就会告诉普罗大众,到时候会不会引起恐慌先不说,我这大学生涯就算是真正断送了。这可怎么了得?我废了那么大劲才考上的大学,上都上了,半途而废可不行。

    一想到那些不堪设想的后果,我登时就急了,颇有些气急败坏的意味对他说道:“白千赤!我在问正经的,你不要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你要是真被那个阴人给查出来了,那到时候不仅仅是你,我们一家人都是会惹上麻烦的,你居然还这么一副悠闲的模样,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白千赤勾起嘴笑了起来,停下身上的动作,抚平因为做瑜伽而造成的褶皱,走到我面前揉了揉肉我的头发,带着几分笑意开口道:“你怎么是太监呢?你明明就是皇后啊!”

    “皇你个大头鬼啊!”我刚才说的急也没注意,没想到就被他这么钻了一个空子,立刻语气发冲的回了一句。

    不过我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其实心中的担忧因为他的淡然早已卸下了几分,换而之的是一丝淡淡的笑意。

    看着面前的男人,我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可是在阴间连阎王都要礼让三分的狠角色,又怎么会因为人间的一个个小小阴人而担忧呢?

    “别担心,不过就是一个阴人,不值得你这样担心。”他伸出手将我拉到饭桌前按在凳子上,柔声地说:“你不是天天念叨着咱妈做的糖醋排骨和酱鸭子吗?你看妈全都做好了等你呢!”

    我傻傻的看着面前一桌子的美味佳肴,脑袋还有些转不过弯来,没有想明白话题是怎么从凌恒他们的事情跳到吃饭上的。

    妈妈捧着一大碗汤放在我面前笑咪.咪地说:“我本来以为你今天没那么早回来,就晚下锅了一会儿这个汤。不过没关系,你先喝着这头碗的,剩下的我还放在锅里炖着,等下我再端出来给你喝。”

    我的鼻头一酸,眼眶就热了起来,家里的温暖似乎就像这碗汤冒出来的丝丝白气一般,丝丝缕缕的钻进了我的心间。

    “今天是什么节日吗?怎么突然给我做这么多好吃的?”我不自在的揉了揉步子,想要将刚才涌上来的酸意给憋下去,却发现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几分哽咽。

    “傻孩子说的这是什么话,不是节日还不能给你做点好吃的?”妈妈给我夹了一大块鸭肉,眼睛红红地说:“妈昨天接到学校电话说你在火场被发现的时候真的连魂都要掉了,在医院里看到你整张脸都黑黑的,脸上还戴着氧气面罩,当时我的眼泪就下来了。你不知道妈妈心里有多难受,多希望躺在病床上的那个是我,而不是你。要不是医生说你只是吸入了一点废气身体不会留下大毛病,我一定当场昏过去。”

    我很少听到妈妈这么直白的向我表露对我的关心,心里大片大片的情绪开始翻涌,突兀地一滴眼泪就落在了面前的鸭肉上。仓促的抹掉眼角的泪水,我夹起碗里的鸭肉往嘴里送,边嚼着边说:“这鸭子肉真好吃。”

    “好吃就多吃一点。”妈妈脸上带着笑又给我夹了好几块,我的嘴里塞得满满的,抬起脸超我妈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这一刻,我多想时间就此停止。妈妈爱我、丈夫也爱我,一家人和和睦睦地坐在饭桌前谈笑,生活美好至此,和那些纷纷扰扰的事情比起来简直要更令人沉迷。

    然而这样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晚上我就接到了班导的电话要求我明天到政教处去一趟,班导的口气算不上温和,准确来说应该是没有带什么情感,我摸不透去政教处究竟是要做什么,只好先应了下来。

    “千赤,刚才我们班导打电话过来和我说让我明天去政教处一趟,我估计还是因为凌恒他们的事情。”挂了电话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了白千赤,他听了之后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手机,脸上带了几分紧张的神色。

    “我明天陪着你一起去。”考量了片刻之后,白千赤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本来只是想和他说一下,却没想到他竟然说要和我一起去,一想到那个阴人还在调查这件事情,我就不敢轻易的让他和我一起去学校。

    “不行,那个阴人肯定还在调查凌恒他们被抽了魂魄的事情,你明天和我一起去要是被发现了的话该怎么办。”我有些着急的否决了他的提议。

    白千赤双.峰一挑,一个大步径直走到我面前将我揽入怀中,柔声说道:“我不是和你说过不用担心那个阴人了吗,他不能对我怎么样的,怎么,你还不相信你的夫君吗?”

    我张了张嘴还想辩解,可是耐不住白千赤一而再再而三的软磨硬泡,最终虽然无可奈何但我还是答应了。

    天空中漂浮着厚重的云朵,猩红色的云朵将月光牢牢盖住,整片天空像是被血染了一般。

    夜晚,我躺在床上努力的想要入睡,奈何脑海里却一直想着班导在电话里对我说的那些话,翻来覆去好几次还没有睡着,好不容易瞌睡起了,天边却又露出了鱼肚白的光芒。

    一夜未眠,早上起来我的脸色简直差到了极点,但是想到今天还要去政教处,只好狠狠的往脸上泼了两把冷水,才稍稍清醒了一些。

    学校里,白千赤随着我一起到了教导处的办公室。

    我们学校的教导处主任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曾经获得过很多国内外的教育奖,之前就疯传她可能会接任我们学校下一任校长,这件事本来应该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凌恒和舒志的事情现在这么一闹,无疑是给她顺风顺水的仕途横了一个阻碍。

    我到教导处的时候她还在办公,轻轻地敲了三下门她才抬起头对我说:“请进。”

    一进教导处我就觉得浑身发毛,或许是从小概念里就觉得这个地方是坏孩子来的地方,没想到有生之年自己也来了一趟。不过一想到身旁还有白千赤的陪伴,我才稍稍缓和了几分不适的情绪。

    教导处主任见到我时脸上随即露出了微笑,但从她眼眸深处我还是看到了深深的厌恶。也是,谁会对一个突然冒出来破坏自己事业的人有好感,只是她这样心口不一给我的感觉更加恶心罢了。

    教导主任让我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随机就开了口。

    “安眉同学,我相信你也知道我们学校最近发生的那些事情,还有校门口那些闹事的家长。”她喝了一口茶顿了下,又说道:“经过学校的多方调查,我们得知你和凌恒、舒志还有乔安三位同学都很熟悉。”

    “报告主任,我和凌恒、舒志两位同学并不熟悉,平时也没有说过多少句话。至于乔安的确是我的好朋友,他的去世也让我很意外。我们之间的关系当时调查的警官也知道,我也配合警方做过笔录了!”一听她话里话外都是对我怀疑的态度,我顿时就有些冒火,说话的口气也忍不住加重了几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