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13章 学校的歧视

    教导主任的眉角微微地抽.动了一下,随即又勾起微笑道:“安眉同学何必这么大反应,老师只是想了解一下三位同学去世之前的交际状况。最近学校实在是发生了太多事情了,校领导上面压得很重,就连教育局也惊动了。老师也知道乔安的死和你没什么关系,要不然他们家人也肯定会来闹了,怎么会只有两家的人堵在校门口。你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自然也是不希望学校因为这种事情而被抹黑,这对你、对学校都是极其不光彩的事情。”

    教导主任脸上一直挂着伪善的笑容,看着就叫人心生厌恶,我不愿看她那副嘴脸,不自在的避开了她的目光。

    “主任,你苦口婆心说了这么一大堆到底是想说什么?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我不想在这么磨蹭下去,直截了当地开口问。

    教导主任见我如此开口也不再装着一副好面孔,随即收起了微笑拿出一份文件递到我的面前说道:“这件事闹的实在是太严重了,学校也不想难做你把这份文件先签了,然后回去休息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回来上课。”她沉默了一下又补充道:“你放心,这假期学校就当作是让你出去实习了,不会影响你的学分的。”

    我看着面前的文件,一下子就愣住了,完全没有想到学校想出的处理办法竟然是这样。

    原本一直在一边安静看着的白千赤终于忍不下去了,一个劲地拉着我的手说:“这份东西你可不能签,他们俩的魂魄是我抽走的,更何况是他们先做了那等子下作的事情我才出手惩罚他们。这件事你从头到尾都没有错,又为什么要让你负责?”

    我站在教导主任面前举棋不定,这份文件一旦签了不就变相向别人承认凌恒舒志的事情真的和我有关吗?可事实的确是有我的原因他们才会出这样的事情,若一定要找一个人负责,是我也无可厚非。

    教导主任见我犹豫不决又开始劝说道:“安眉,学校已经尽可能地保护你了。像抽魂魄这样的事情学校是不会相信的,这些无稽之谈也就是那些无聊之人说出来哄骗大众的。不过这一次出事的是凌恒和舒志,他们两个的家庭背景我想不用刻意了解你也一定是听说过的。你说他们两家要是施加压力,校方又能怎么办呢?你放心,只要你签了这份文件同意暂时先在家休息,我们校方就一定不会透露你的任何消息给校外的人,对于校内我们也会严加警告,不会让你陷入为难的境地的。”

    她这些话说的句句在理,现在凌、舒两家在学校外面实在是闹得太过厉害,学校当然只能拿着我当挡枪的使。虽然这件事想来还是有那么点不甘心还有委屈,可是仔细想想,若是我一直在学校里他们两家人总是会找到办法顺藤摸瓜地找到我,最后牵扯出白千赤来。虽然他一直说什么不用担心,这些事他可以解决,但是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必要的麻烦就不要在惹了。

    这么想着,我拿起手就将文件签了,白千赤站在一边没好气地对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快速地窜到教导主任身后。

    我的心一惊,他却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把扇子对着教导主任的脖子根扇了起来。

    “,怎么那么奇怪,哪来的一股冷风?是不是空调开太大了......”教导主任扯了扯自己的外套自言自语道。

    白千赤还在她身边扇着冷风,我收回目光不再看他,径直拿上那份文件离开了教导处,白千赤一见我走出去了之后也立马跟了上来。

    “诶诶,你倒是等我啊!”白千赤在身后大喊道,语气里有几分着急。

    我听见了也假装没听见一个劲地往前走,心里只觉得好笑,平时高冷的就像一座冰山的他竟然也会做出这样的小孩子把戏。

    我本以为这件事至此就算是告了一个段落了,想到之前没能好好的陪白千赤还有游游,心理宽慰自己就把这段时间当作是和家人相处的闲暇时光。

    之后的一个多星期我都闲在家里,明明学校就在离家不远处的一个路口,但这几天我还真的没有再踏足过,直到有一天我又接到了教导处的电话才又急匆匆地跑到学校去。

    这一次我就再也没有第一次来这里这么客客气气,“嘭”的一下撞开了门,开场白都没有就直接开口问:“主任,你不是说学校会保护我的隐私吗?不是说只是让我回去休息几天吗?那今天教导处的人打电话来劝退又是什么意思!”

    “安眉,你先冷静一下。”教导处主任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来对我说。

    “冷静?难道我是个没权没势的人就活该随便被退学?”我对着她大声吼道。

    教导处主任还没来得及开口和我解释办公室外面就涌进了一群人吱吱喳喳地围住我说一大堆东西。

    杂乱的语句堆在一起,我听了老半天才明白这群人有一半都是学生家长,是要来给学校施压逼我退学的。

    里面带头的一个身材高挑却又干瘪的女人示意大家停下,然后她开口道:“我是这个学校的家长委员会的会长,这些人都是我们委员会的固定成员。学校发生的事情我们都已经了解了,这件事我们家长委员会要求校方必须要给一个说法!”

    “对,给一个说法!”其他人就和牵线木偶一样附和着。

    教导主任面露难色尴尬地看了我一眼才又开口道:“各位家长,我们校方也能理解你们此刻的心情,我也是为人母的,当然能够且身体会大家对孩子的担心。只是抽取人魂魄这件事说起来实在是太无厘头了,如果我们校方用这样一个理由劝退了一个同学,那我们学校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女人双手环抱在前胸,一脸不满地说:“那你们就任由一个大危险留在学校里?那学校用什么来保证一个学校近万千名学生的安危?校方不会以为最近学校发生的事情我们这些家长真的不知道吧?发生一次可能是巧合,两次、三次还是巧合吗?我们家长委员会也不是什么随便的组织,都是一些优秀学生的家长,而且在各行各业也有一定的影响力,你觉得我们有什么理由回去污蔑一个学生?”

    “这个......”伶牙俐齿的教导主任也被堵得说不出话来支支吾吾了半天。

    突然,那女人像是猫发现了老鼠一般盯着我,上下打量地说:“你就是那个安眉吧?一看你额头宽下颚窄就是一个克星相,一连克死了学校里三个同学你不觉得羞愧吗?他们都因为你的存在而去世了!要我是你就麻溜地退学,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不要再祸害这个世界!”

    女人说完后在场的其他家长也跟着附和起来,不依不饶地非要让教导处主任将我退学,否则今天就不肯离开这里。

    教导处主任也是一副为难的样子,眼前这一群家长看着就不是好对付的人,可是我在学校又没有犯过什么大错,要是随便找一个理由将我劝退这显然也不合适,只能一边安抚那群家长的心情,一边无奈地看着我。

    扯了半天,干瘪的女人估计是说的口干舌燥不愿再说了,直接伸手将我往外拖,便拖边大声骂道:“你这个扫把星,别以为我们什么事都不知道,我早就派人查过你的底细了,在你以前的老家随便一问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货色。我告诉你,你今天走也得走,不走也得给我走!”说着,她用力狠狠地将我往外拉扯,胳膊都快给我卸下来了。

    突然,不知从那吹来了一阵冷风,然后扯着我的女人突然尖叫着放开了我的手,猛然地跪在了我的面前,边磕头边喃喃道:“是我错了,我知错了,我不该收凌家太太和舒家太太钱来教导处闹事。”

    场面一下就混乱了,刚刚还正义感爆表的家长们突然都懵住了,一个个呆愣愣地望着跪在我面前的干瘪女人。

    “我不管她是不是收了钱,反正我是为了自己孩子的安危才来这的,要是你们校方今天不给个说法,就算她走了我也不走。”一个一直站在后面不太出声的家长突然开口道。

    一盘散沙似的家长们像又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开始纷纷附庸着说:“对,我们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她不退学我们就不离开!”

    “我们把孩子送过来就是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的,现在有她这么一个祸害在,我们要怎么相信孩子在学校能够得到切实的保护?”

    “就是就是!我们家就一个独苗,要是像那两个一样出事了,学校能负责吗?你们谁能负责?”

    眼看场面就要控制不住了,教导主任也开始动摇,一双手不停地在腰间摩擦着。

    或许,今天过后我就真的要成为一个没书读的家庭妇女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