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14章 不甘心

    不甘心的抠了抠掌心,顾不上指甲深深嵌入掌心的疼痛,我也不去理睬那些家长的言语,我直勾勾的望着教导主任,一字一句的沉声问道:“主任,学校真的要劝退我?”

    教导主任又瞟了一眼那群家长,面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她局促的搓了搓手,无意识的避开了我的目光两难的说:“安眉,你看这......不是老师不留你,主要是形势所迫。你看即便你留下来读书,这些家长也不会同意的。不仅你也为难,学校也为难,何不各退一步?若是你同意退学,我们会给你放一个好理由,比如因病休学,你看怎么样?”

    主任的这一番话完全打破了我想要留在学校念书的最后一丝希望,为了不让眼泪涌出眼眶,我飞快的低下了头,视线还是迅速变成了一团模糊。纵使我费尽了千般努力,泪滴还是大滴大滴的滴落了下来,在地板上打出一个圆形的小圈。

    我站在办公室中央,她们将我围住,仿佛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一般,不断的承受着满屋子人的拷问。听着那些莫须有的话,我又是生气又觉得悲凉,仿佛所有人都不在意我的感受,全都千面一口地认为我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妖孽。

    站在我身边的白千赤整张脸早就都黑透了,紧握着的拳头不停地发出“咔咔”声,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他从来都没有让我受过一丁点的委屈,更何况现在是眼睁睁的看着我被这么一群陌生人污蔑。

    “别......”注意到了他的动作,我立刻压低了声音对他说了一句,抓住白千赤的头微微地摇头,示意他不要再出手了。

    这里现在有这么多的家长在,这么多双眼睛盯着,真的是一点的破绽都不能再露出来了。刚刚家长委员会会长突然对我下跪的事情就已经很蹊跷了,难免会有几个家人生出几分疑心,若是要是再发生什么事,这群人云亦云的家长必定会把这些事情传出花来。

    到时候经过那些人的渲染之后,可说不定要把我刻画成怎么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正所谓堵不住悠悠之口,事情要是真的闹大了,到时候我就算想补救都没办法,注定就只能默默承受那些流言蜚语。

    虽说白千赤现在是想为我出气,但是在我看来他更像是逞一时之快,而且白千赤也不能真的对他们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到时候说不定会适得其反,等到真的惹了一大推麻烦之后我们可就真的是束手无策了。

    见我一直没有回答,教导主任脸上的为难之色又加深了好几分,可能是等不及我们这么磨蹭,一个家长在旁边凶巴巴的嚷嚷了起来。

    “教导主任,你别支支吾吾了,现在就给个明话吧,到底是让她退学,还是要我们上告到教育局!”

    “这......”教导主任一听他们这么说顿时更加无措了,她回过头无奈地望着我,一双眼仿佛会说话似地,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被压在断头台上被冤枉的人一般似乎正在流着泪向我求救,而我就是可以阻止这一切的人。

    “我......”

    看到教导主任这样的眼神,我立刻就心软了,犹犹豫豫的开了口,但只是发出了一个简单的音色就卡住了,不过是眨眼的功夫,我稳了稳心神,就准备继续说下去。

    我几乎已经开口要答应这一件“割地赔款,丧权辱国”的事情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大叫。

    “不行!我们班的安眉同学绝对不能被退学!”

    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被这一声大叫给吸引了过去,纷纷看向门口想要看看究竟是何人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我定睛一看,站在门口大喊的那人正是我们班的班导,姓苏,叫做学杰。

    苏杰也就比我们大了五六岁的年纪,也是从我们学校毕业的,是大我们几届的学长,据他自己说是一毕业就留在学校里了。

    可能是因为年龄相隔小的原因,我们班上的学生除了凌恒和舒志那两个贵公子之外,其他人都和班导关系很好,私底下我们都会互相开玩笑,把他名字中的“学杰”念成“学姐”,他也从不气恼,总是笑眯眯的,甚至有时候还会反过来对着我们开玩笑般问我们觉得他是不是美得倾国倾城。

    班导硬生生从一群家长中挤了进来,着急忙慌的瞥了我一眼就站到了教导主任面前,稍微咳嗽了一声就开口道:“主任,安眉是我班里面的学生,您要劝退她怎么连一声招呼都不给我打!好,我们先不讨论打不打招呼这件事,我们谈谈劝退,安眉是我的学生,我很清楚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为人,从开学到现在一直都勤勤恳恳,专业里的其他老师对她的印象也非常好,我实在不知道您或者说是校方有什么理由劝退她!”

    听到班导这么为我说话,我心里渐渐涌上来一股暖意,本就酸涩的眼眶顿时更加湿润了。

    教导主任一看到苏杰同时更加不快了,她本就已经被那群家长闹得焦头烂额,现在班导又窜了出来阻挠这件事愈发地加剧了心中的烦躁,不满地瞪了一眼我,一脸铁青地走回了办公桌后坐下。

    “这件事情,校方有校方的考量,不会偏私任何一个人,苏老师您就管好自己班上的事情不要再干涉校领导的决定了。”教导主任冷冰冰的看着班导,不带任何情感色彩的说着。

    班导着急的眉眼凝了一下,不过很快脸上着急的神色就平静了下来,这次的语气反而没有一开始那般急躁,有理有据地对教导主任说:“身为班导就是要管理班级上的事情,带领一班的学生学会做人,学会做学问。我时常对学生们说要心存公义,那何为公义?公义最简单的意思就是公平和正义。主任,我当时还是一个学生的时候您就已经坐在这个位置上了,当时开学的时候您当着全校的面说,人的一生不过短短数十年,我们一定要对得起自己这一刻热腾腾会跳动的心。那您说,我教学生做人要讲求公义,现在又要对不公义的事情视而不见,您觉得我能够对得起自己这一颗心吗?”

    说到最后苏杰的话语越发的掷地有声,他定定的望着教导主任,也不急着听她的回答,就是这么一味地看着她。

    教导主任听着这话沉默了很久,一直说不出一句话来,刚才那副冰冷的神情有了一丝动摇。

    站在一旁的家长们见到苏杰本就面露不郁,现在看教导主任似乎有被他说动的趋势,一个个都变得不耐烦起来了,纷纷凑上前又开始不依不饶地要求教导主任将我做退学处理。一时间,教导处办公室充斥了各种杂乱的人声,好似早晨的菜市场一般吵闹。

    我和班导全都被他们给挤了出来,我勉强朝他露出了个笑声,无声的用唇语说了声“谢谢”,苏杰朝着我露出了宽慰的一笑,似是在安慰我不用太过担忧。他的这个笑真的有魔力一般,我慌乱的心真的就平静了下来。

    相较于我们这边的和睦,教导主任那一边就要慌乱多了,他们家主任围得严严实实,一个个都像是讨债一般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主任一直沉默不言,也不知道她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态度。

    看着眼前这么一番景况,班导又急了,涨红着脸就开始和那群家长吵。那群家长都是什么人,个个人精似地,他们早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哪里是班导这么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小伙子能够抗衡的。

    果不其然,还没吵几句,他就败下阵来了,尴尬的半张着嘴,显然是一副被吵懵了的模样,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一直安坐着的教导主任这下终于看不过眼了,她猛地站起身子,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冲着办公室的所有人吼道:“都别吵了,全都给我安静下来,这里是学校又不是菜市场!要是让路过的学生看到这一幕成何体统!”

    教导主任这一嗓子很有效果,那些家长一时间全都消了声,看上去像是被主任给吓到了,一个个的脸上都露出了发懵的神色,和之前咄咄逼人的架势相比相隔十万八千里。

    前后对比实在太过显眼,我低下头悄悄的勾着嘴角无声的笑了一下。

    而另一边就听到教导主任咳了两声,她大概也是意识到了刚才的失态,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自在的神色,随即又清了清嗓子道:“安眉的这件事,依我看还是不予处分的好,至于学校那边我会亲自去说明情况的。”

    我一听教导主任这样说立刻惊喜的张大了嘴,大脑里还在不断回放着“不予处分”这几个字,我偷偷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清晰的痛感传到了大脑中,我这才能够确信这一切并不是虚无缥缈的梦境,主任刚才是真的说了不给我处分,也就是说我可以继续留在学校学习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