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15章 家长的愤怒

    不同于我的喜悦和激动,那群家长听了,个个脸上都写着“不愿意”,为首的几个家长更是大声提出了质疑,其他的家长也全都在吱吱喳喳地说着自己的话,很快办公室又再次嘈杂成了一片。

    我有些担忧的看向教导主任,生怕她会因为这些家长的意见而改变想法,毕竟从之前他们说的话来看,家长委员会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的,如果真的拿我个人和委员会相比,我似乎真的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没想到教导主任只是冷冷地瞪了他们一眼,走到所有的家长面前直面他们,语气冷漠地说:“我是这个学校的教导主任,我对学校学生的去留有决定权。劝退一个学生不是过家家,你们都是各行各业有影响的人物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我知道你们个个护犊心切,那你们也要换一个角度想想,你们现在要求劝退的这个学生也是父母生父母养的,你们平白无故地说她是妖孽,祸害了学生,又没有证据。你们觉得这样的事情有道理吗?应该被支持吗?你们再想想如果是自己的孩子被别人这么污蔑,你们心里做何感想。”

    主任的这一席话让在场的所有家长立刻安静了下来,他们纷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尴尬的闭上了嘴巴。

    教导主任望了一眼在场面面相觑的家长,走回到办公桌后盖上了面前的文件夹,双手撑在办公桌上面无表情地说:“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会下达文件要求同学们不要再以讹传讹,更不允许无故传播谣言。也希望家长委员会的各位委员们能够秉承着为孩子们好的心,不要再将这样毫无理据的事情四处传播,否则,我将会以校教委的名义亲自取缔你们这个委员会,重新再组建一个新的家长委员会。”

    在场的各位家长脸色全都煞白了,个个都不敢再吱声。他们心里都明白,他们现在之所以能够在这里这般大脑,不外乎就是因为他们作为家庭委员会的身份,如果没了层身份,他们恐怕连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都不能轻易的进来。

    我偷偷瞥了一眼主任,心里忍不住给她偷偷比了个大拇指,她这一招可真的算是绝了,直接就将他们的发言权都堵住了。

    我能看出来部分家长的脸上还是不甘心的表情,想必在场的这些家长每一个都在心里默默地打起了小九九,但是这时却是没有一个再愿意站出来说话了。

    家长委员会的常任委员并不是义务的,每一年都向全校的家长征收了一定的资金。这些钱乍看之下不太多,可是全校这么多个学生,就有这么多的家长交钱,这算下来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当然,钱在这些委员眼里也并不算什么,毕竟他们的年薪也不算低,更重要的是学校的家长委员会能够直接和学校进行对接,这对接的人自然就是各位委员,他们总是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学校的各种信息,例如交流学生的名额、各大比赛、奖学金等等......这些对他们孩子有利的信息才是他们最看重的东西。所以,他们说什么也是不会从家长委员会常任委员的位置上退下来的。

    “谢谢主任,麻烦主任了。”我怀着感激的心情走到主任面前,向她鞠了一个躬。我是真的感激她,要是没有她的话,我定然会因为家长委员会的逼迫而丧失继续学习下去的机会。

    “哼”,一声不屑的轻哼从我的背后传了过来,我没有回头去看,也不在意究竟是谁发出了这样的声音,于我而言他们不过就是一群陌生人罢了,我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他们去生无谓的气。

    “好了,没事了,在家呆了那么多天学习进度肯定落下了不少,要抓紧时间赶上来啊。”主任扶住我的胳膊把我扶了起来,语气温柔的对我说着,我在她的眼中清楚看到了一丝关怀,心里愈发的觉得感动了。

    那些家长将我和教导主任的互动全都看在了眼里,虽然不服气,但还是一齐离开了。

    折腾了这么久的闹剧总算是结束了,这一切多亏了班导出面,教导主任才愿意说出这么强硬的话来,若不然我现在就应该收拾自己的东西走人了,哪里还能再顶着这一头大学生的名号四处乱晃。

    我和班导还有白千赤一起从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我本来是想着要请班导吃一顿饭来表达感谢的,谁知道刚把这番话说出来就遭到了拒绝。

    “不用了,这本来就是我这个老师应该做得,你不用谢我,也不用放在心上,况且我还有个约会,就先走了啊。”苏杰一边笑着一边对我说,我见他态度坚决也没再坚持,愉悦的和他道了别。

    班导步履匆匆的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不禁在心里八卦了起来。毕竟班导也是一个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这种年纪正是要找女朋友的时候,看他这么急匆匆的模样,看样子应该是要去和女朋友约会。要是他真的有约,我还耽误他,岂不是毁人姻缘?反正班导要陪着我们四年,以后谢他的机会还多着,也不急着这么一回,下次再请他就是了。

    这么想着我也就不再纠结没能向班导感谢的事情了,转而和白千赤一起回了家。教导主任刚才说的没错,这么多天没上课,学习进度确实落下了不少,我要抓紧时间跟上去才行。

    “意外”这一个词形容的是世界上那些出乎我们意料的一些事情,可以是幸运使人惊喜的,亦可以是不幸使人悲痛的,而在这个被老天操控着的世间里,后者往往比前者多上许多。

    闷热了好几天的城市终于下了处暑之后的第一场雨,绵绵的细雨打落在城市各处,秋风将细雨吹散成一粒粒小水珠,撑着伞的行人匆匆而过时不时抬起头蹙眉轻轻地拍打肩上的水珠子,又把手上的伞压低了些,试图阻挡这细雨的侵袭。

    我向来都是不喜欢下雨天的,更加怨恨这样的细雨天,手上就算撑着一把伞,但无论是放在前面还是挡在后面,都是不能将从天而降的细雨完全阻隔,身上很快就打湿了一小片,衣服黏在身上的感觉分外的难受。

    打着伞走去学校,本来下雨天的这个天气就已经很让我觉得烦躁了,没想到快走到学校的时候竟然发现学校的路口出了一起车祸,一群看热闹的行人把原本就不算大的十字路口堵得水泄不通,我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人群,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看来从想要从这条路走到学校是不太可能了。

    没办法,我不得不又往另外一个小巷走去,从那条小路绕到校门口。

    说起这条小巷还是秦灵带着我来的。离她失踪已经过去了近两个星期,这段期间内我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可是无论我打多少遍得到的都是同样的结果,她的电话一直处在无人接听的状态。

    但是却一直没有关机过,这也就证明她的手机是有人在使用的,至少是有人在给她充电,不然按照我一天打十个电话给她的频率加上手机本身的待机消耗早就应该没电关机了。

    这么想着我也就稍稍放心了一点,手机没关机对于我来说无疑已经算是一个极好的消息了。

    因为既然有人给她的手机充电,那就只会有两个情况。第一就是秦灵没死,她自己在给手机充电,但却不能接电话又或者说不能接我的电话;第二个可能就是她出事了,把她手机带走的人一直给她的手机充电。

    虽然说这两个可能性都有,但是却又都存在着疑点。如果是前者,那她为何一直不和我联系,到底有什么原因不能和我联系?若是后者,那带走她手机的人目的何在?他又为什么让我留下来却带走了秦灵?

    这一切的线索串在一起似乎比一开始还要更加复杂,我想不明白,干脆不再去想。

    撑着伞在小巷里走着,我本来正低着头想着那些扰乱我心绪的事情,没有注意前面的情况。可是就在我快要走出巷口的时候,头顶突然窜出了一个黑影迅速的从我眼前飞过,我本能地往墙边一靠,那黑影迅速从墙上跳了下来。

    我惊魂未定的看着面前的黑影,这下我才看清楚刚刚那团黑影是一只黑猫,它的尾巴像是被人提起一般高高地竖着,弓着它的身子,两边眼色不一的眸子直勾勾地凝视着我。

    不知为什么,被这只黑猫盯着我的心里逐渐升出了几分不安得情绪,我像一只惊弓之鸟惊慌地看着它。自从千年女尸变成黑猫吓过我之后,我就再也见不得黑猫了,只要一看见就会浑身发毛,脑子里不断地幻想着它是怎么用尖利的爪子把我的皮肤划开,然后用它长满倒钩的舌头舔舐的画面。

    我的手紧紧的握着伞把,紧张的连呼吸都快要停住了,指尖因为过分用力而泛出了白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