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18章 幻觉?

    “安眉,安眉......”这一次那个声音要比上一次听起来更为清晰,尾音也拖得更长,叫人听在耳里就觉得毛毛的。

    不是错觉,这一定不是错觉!我很清楚自己的听力没有问题,错觉又怎么可能连续出现两次?即使最近发生的事情很让我心烦,但类似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我又怎么可能好端端地出现这样奇怪的幻觉呢?

    心下有了计较,这一次我吸收了之前的教训,没有仓促的回头望,反而是扫视了站在我左右的人。一个是本场追悼会的主持人,他正背着人群专心致志地点算着一沓钞票,那应该是他今天的酬劳,另一个是有些面生的男老师。

    这个男老师似乎和班导关系很好,拜祭完之后还是不愿意离开,一直站在一边抹着眼泪。脸上的表情可以装,可是眼神却骗不了人,他悲痛的样子的的确确是发自内心的,而且看着他眼眶红成了兔眼,想必也哭了挺久的,刚刚那声呼唤虽然声音有些沙哑但还算是干净的声音,并没有夹杂着哭腔的感觉,更何况他也不知道我的名字,怎么可能是他。

    可是左右的人除了他们俩就再也没有旁人了,如果不是他们的话,还能是谁发出了刚才的呼喊?

    突然,一个诡异的念头在我的脑海闪过,不过也仅仅是闪过一秒钟就被我立即否决掉了。

    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我亲眼所见的事情难道还会出现变数?即便是出现了变数,也不可能过了这么就才出现变数,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我摇了摇头,有些好笑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可能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难以避免的就胡思乱想了起来。

    抛开那些有的没的的想法,我深深地长呼了一口气,晃了晃有些发晕发胀的脑袋站起来。突然的站立让我的大脑有些供血不足,眼前闪过一抹黑暗没多久又恢复了过来。

    因为长时间的坐跪,我的小腿从脚底开始泛起了一阵麻痹感,我站在原地没有动,稍稍等了一小会儿才终于舒缓了过来。

    拿在手上的三支香已经烧了快一半,我走向前将它们通通插在了香炉之上,香的底部很轻易的就插入了香炉里,冒出了丝丝缕缕的青烟。

    就在这时,原本一直紧闭着双眼的班导突然睁大了他的眼睛,满眼的血丝遍布在眼白之上,那眼眸中流露出的似乎是无尽而又无法解脱的恐惧和不甘。

    他的嘴巴一张一合,机械的叫出了我的名字。

    “安眉,安眉......”

    这一次我听清了,也看清了,这声音就是从班导的嘴里发出来的!

    直到我才回想起来,那一次他在教导处和那群家长们争吵了许久,嗓子都快扯破了,后面和我告别的时候也是用着这般沙哑的声音对我说:“安眉,不好意思,老师今晚已经有约了,而且老师为学生的事情负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需要谢谢呢?好好回去休息,准备明天回学校上课吧!可不许迟到哦。”

    而那时的声音和他现在喊我名字的声音简直如出一辙。

    班导,我没有迟到,那你怎么就不等等我呢?等我走到你面前好好地问问你为什么要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摔得这么重,你不痛吗?

    脑海里飞快的再一次闪过了班导从钟塔上面飞身跳下的画面,我的指甲早已深深的嵌入了掌心之中,也不知道究竟是手上的痛重一点,还是心里的痛更深一些。

    “安眉,安眉......”

    班导的声音依旧在我耳畔不断地回响着,他这次的声音似乎比前几次都还要更急促,仿佛是唤我去他身旁要叮嘱我什么似的,我下意识的就准备凑身过去。

    可是就在我准备动作的那么一瞬间,我忽然犹豫了,大脑也像是忽然清醒了过来。

    班导不是已经死了吗?他又怎么会开口说话呢?难道我自己真的出现了幻觉?我奇怪的看向棺材里的班导,这一次依然清晰的看到了他怒瞪的双眼和不断开开合合的嘴巴,眼前的景象似乎在清楚的向我证明着,这一切不是我的幻想,都是真的。

    像是有意识一般,躺在棺材中的班导身子忽然动了一下,放在身侧的左手轻轻地抬了起来向我招手,我一看他这个动作,心里所有的疑惑和担心立刻就被我抛到一边去了。

    我径直地冲到了棺材边,眼泪再也忍不住,汹涌而出,哭着嗓子问道:“班导,你有什么话要说,我在这里,我就在这里!”

    我一心都扑在了班导的身上,完全没有注意身旁其他人的反应。周边的那些人看见我这么突如其来的举动全都懵了,过了好一会儿班上的两个大汉才反应过来,走到我的身边试图将我从班导的棺材边拉开。

    “安眉,你在说什么呢!班导已经不在了,他不可能和你说话的,你冷静一点好不好!”一个男生在我的耳边大声的说着,我虽然能听到他的声音,可是却根本无法消化他话语里的含义,一心全都扑在了棺材里的班导身上。

    这时,班导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仿佛是抓住一把得之不易的救命稻草,紧紧地用手勒着我。

    他的双眼瞪得极大,仿佛是要将心底里所有的不甘全都迸发出来,嘴唇颤抖着开口:“救我,救我......”

    每一个字节都那么的清晰,悲凉刺骨。我的心像是被利剑刺痛着,看到班导痛苦的神情,我仿佛感同身受一般,眼泪也流的更凶了。

    班导没有死。这其中一定有诈,他现在分明就是在向我求救,我绝不能就这么任由班导的肉身被送去火化,要不然就回天乏术了!

    我被两个大汉抓得牢牢的,根本动弹不得。看着面前的班导痛苦的神情,我只能不断地扭.动挣扎反抗着,不停地嘶吼着:“你们放开我,都放开我!你们难道没看到班导睁眼了吗?他在向我求救,他在向你们求救啊!你们听,他的声音那么的悲凉、那么的无助,为什么你们都置若罔闻?你们一个二个不都是班导的学生吗?为什么会这么冷血!”

    我像是疯了一样朝他们大声的嘶吼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人因为我的话看向我的眼神更加的奇怪了。

    “安眉,安眉!你醒一醒,班导没有睁眼,更加没有向你求救,这些通通都只是你的幻觉而已。我知道你因为班导的事情太过伤心,其实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和你一样伤心,班导年纪轻轻,突然就想不开跳楼了,任谁都是无法接受的。可是无论如何,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可能再扭转乾坤了,逝者已逝,我们活着的人更应该往前看啊!”拉住我的程明冲着我大声地喊道。

    拉住我右胳膊的易楠连连点头附和道:“安眉,你情绪不要再这么激动了,你这样下去会影响工作人员们把班导的尸体送去火化的。”

    他们说了那么多我根本就就没有听进去,唯独最后的两个字,火化!

    听到这两个字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响,像是热腾腾的油锅里突然溅进了一滴清水“滋”地炸了起来。一想到班导若是被送去火化了,那他就真的没有办法再回来了,我的心顿时更加慌张了。

    “不行,绝对不行!班导没有死,你们怎么能把他送去火化?你们想害死班导吗?”我像一条被人从水里提起来的活鱼一样不停地扑腾着,嘴里一直不停地在叫喊。

    我的这一番大喊大叫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但是除了程明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近我的身,每一个都是站的远远地,保持着观望的状态。

    如果此刻的我能够看到他们脸上麻木的表情,一定会暗自,人心还真是自私自利的东西,一旦和自己没有牵扯,就不会涉险探入其中。

    一直在外面送客的校长察觉了我们的不对,立即走了进来,看了我一眼随即唤来其他老师说道:“这同学情绪不太稳定,可能要出事,你们赶紧给她送医院。”

    老师们听了校长的指示后随即让同学将我彻底控制住,生拖硬拽地将我压进了一辆轿车,身旁还跟着两个高壮的男同学牢牢地按住我的手。

    我不停地挣扎着,奈何那两个同学的力气太大,无论我怎么使劲这都只是徒劳。我不明白为什么班导明明就睁眼发声求救了,他们这群人还能这么冷漠的要将班导送去火化,一想到我现在被拽到了车里,班导肯定就要被送去火化,我的心顿时就揪得更紧了,挣扎的动作也渐渐的大了起来,几次都快要挣脱身边控制我的两个同学。

    坐在驾驶座的老师犹豫的看了我几眼,面上露出了几分为难,对着坐在副驾驶的教导主任稍显犹疑的说:“这同学的行为举止,看上去很......”那老师说到这就停了,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心。

    “很什么?”教导主任瞥了我一眼,暗暗叹了口气,开口问了一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