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20章 逃走

    我暗中警惕的打量了一下病房里的其他人。在中间床铺的是一个年纪很小的小女孩,从长相看估摸着只有七八岁左右,身上穿着一套已经洗得发白的病号服,一头柔顺的黑发倾泻在肩后,长而卷翘的睫毛下镶嵌着一双明亮的眼眸,肌肤是长期不见阳光的惨白,嘴唇却红艳如血。

    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我的心里是闪过了一丝惊艳的,说实话,现在像这样好看的小女孩我见得真的不多,不免就多看了她几眼。

    小女孩怀里抱着一只小熊玩偶,坐在床上乖乖地看着ipad上的视频时,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眨巴着,那纤长的睫毛让我想不羡慕都不行,实在是太引人侧目了。

    如此想着,我又情不自禁地多往她身上看了几眼,大概是因为她的外貌吧,我很自然的就对她生出了几分好感,甚至有点想和她成为朋友。

    不过一想到我现在所处的环境,我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个小女孩既然会住在这里,就说明她肯定有一些精神方面的疾病。但是另一方面,我又不可避免的在心里偏颇地想着,这么可爱的小女孩怎么会得精神疾病呢?

    这个想法令我又对她侧目了许久,越看越是觉得她的模样可人,而且她给人的感觉特别乖巧,一点都不像我曾经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狂躁的精神有问题的人。

    看她这么安静乖巧的模样,难不成是得了自闭症?我挠了挠头,自顾自的想着。

    越过小姑娘,我看向了病房里的另一位病友。最靠门边的床铺上坐着的是一个近五十岁的一个大妈,身体发福严重,腰身上是一圈圈的肥肉,前胸的两坨肉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地耷拉着,脸上全是岁月给她留下的伤痕,顶着一头像电影《功夫》中包租婆的发型,看着就让人觉得粗鄙不已。

    不过和那个小女孩相同的是,这个大妈也是一直在安静地在摆弄着手里的小玩意儿,看上去和普通的妇女也没什么区别,红润的脸上更是看不出一点被疾病困扰的痕迹,就更别说是精神病了。

    说实话,我之前对精神病患者还是有一些偏见的,盲目的认为他们随时都会狂躁而又暴怒,但是现在看到病房里的这两个人,似乎和我之前想象的完全不同。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没有轻易的开口和她们搭讪,毕竟这里始终都是精神病院,虽不排除这里有个别是和我一样误诊的,但大部分应该都是确诊患者,如果我不小心惹到了她们的逆鳞,那后果必然是不堪设想,凡事还是小心为妙。

    更何况眼下最要紧的事情并不是和她们交涉,逃离这家医院才是首要之选,我听闻过一些精神病院的治疗方法,不得不说那些方法在我眼中实在是有些过激了,我可不想平白无故的去遭那些罪。

    我悄悄地瞥了一眼她们两个,见她们都在专注着自己手上的东西,看都没有看我一眼才悄悄的收回了目光。我低下头确认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情况,除了换了一身医院的病服之外,他们没有将我的手脚手铐脚链之类的束缚起来,我现在还是相对自由的,有了这样的先决条件,逃出去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

    病房里的二人看上去都很专心,害怕夜长梦多,我深吸了一口气,轻手轻脚的从病床上站了起来。打过镇定剂的身体果然还是有些发虚,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四肢还是有些使不上劲,双腿更是隐隐的有些发麻,缓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正常。

    我尽量放轻了脚步走到阳台旁,阳台上并没有安装防盗网之类的遮挡物,要是想从阳台逃出去并不是没有可能。

    这间精神疾控院只是市医院下的一个附属医院,建筑面积算不上大,楼层数也只有五楼而已,而我现在所在的楼层,正是五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栋楼还是前个四五年修建的,应该是预留了装空调的外走道。

    虽然五楼是高了些,但是从外走道走并不算危险,再顺着管道小心翼翼地下去就应该能够跳到这栋楼边上的另一条小路上,到时候就能顺利逃走了。我在心里暗暗地思考逃跑的路线,同时还要不断警惕病房门口的动静,生怕会突然有护士和医生来查房,若是被他们发现了我站在阳台前,说不定就会察觉我的意图。

    好在病房门口一直很安静,久久都没有传来任何动静。我不放心的又盯着病房门的方向看了许久,从我苏醒过来到现在大概都有了一刻钟之久,但是别说是巡查了,我连脚步声都没有听见。

    这里的护士巡查的间隔时间很长,这就给我逃跑留了很大的机会,这般想着,想要逃跑的心就变得更加蠢蠢欲动起来。

    心里似乎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催促着我,几乎是下意识的迈出了步子。

    才刚迈出一步,耳边就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那声音听上去很冷淡,甚至可以说丝毫没有温情可言。

    “没用的。”

    不过是短短的三个字,我的脚立刻就收回来了。竭力将心中的异样感压制下去,我立即回头看向那小女孩,脸上挂着示好的笑容,佯装不知的故意问道:“小妹妹,你刚刚说什么?”

    她连头都不抬一下,也不在意我这明显的谎言,只是冷冷的又重复了一次:“没有用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仍旧是看都没有看我一眼,视线一直牢牢地黏在面前的平板上,或许是我的错觉,之前还觉得她乖巧可爱的面庞,现在再看似乎只剩下了冷漠。

    “什么没有用?”我的笑容变得尴尬了起来,局促的摸了摸鼻尖反问道。不知道为什么,那小女孩明明只是生了一张儿童的脸,脸上的表情却给我一种历经沧桑的感觉,和她对话的时候我竟然还觉得有一丝紧张。

    “逃跑。”

    她的动作丝毫未变,淡淡的扔了两个字过来。我脸上伪装的平静的神情差一点就要崩坏,连笑容都几乎要维持不住,表情顿时就僵在了脸上。

    我觉得有些奇怪,我这才刚站起来,什么都还没做,她怎么知道我是要逃跑而不是去解手呢?更何况我之前明明是观察了她的,见她一直都没有看我我才没有将她放在心上的,谁知我的意图早就被她看得清清楚楚了。

    “小妹妹,你在说什么呢?我只是想看一下外面的风景。”憋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我极力地掩饰着自己内心的不安,不愿意就这么轻易的承认刚才自己想要逃走的想法,像是偷了糖吃的小孩一样,将糖纸紧紧地攥在手中不愿松开手,固执到不可理喻。

    “外面的门装了红外线探测,只要人走过,立刻会将网丝放下来,除非你拿电锯锯开,否则你是逃不掉的。”小女孩也不管我说了什么,她看上去根本就不在意我的话语的真实性,手依旧把玩着手上的平板,嘴巴却在一张一合的说着这里的情况,看上去仿佛她只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我没想到这个医院看上去不怎么样,暗地里竟然还有这么坚固的防御措施,站在床边又愣了好一会儿,才迈出步子往阳台走去,我想测验一下那个小女孩的话语的真实性。

    因为心里有了顾虑,我的步子走得很慢,没想到才刚刚走过门边,阳台上方随即落下一个网丝,牢牢地罩住了整个阳台,将原本开放的阳台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

    尝试着去摇晃了一下这个网丝,却发现不论我怎么摇晃它都丝毫不动,看来那个女孩的所言非虚,这个网丝想要单纯的徒手打开应该是不可能的。

    我又试着往病房里走回去,那网丝像是能感应一般又很快地升了上去,灵敏度极高。我不死心的又尝试了几次快速地从屋内冲出阳台,试图在网丝落下之前冲出去,可是不论我怎么加快速度,但那网丝每一次几乎都是在一秒之内就落下了,完全不给我任何的空隙。

    最后换来的不过是我因为跑了太多次而落得了个气喘吁吁的下场。我撑着膝盖弯着腰大口喘气,忽然就听到小女孩的声音再一次从我的背后传了过来。

    “我就说让你放弃。”

    转过头看见小女孩这一次终于抬起了头,一双冷若冰霜的眼眸看笑话似地看着我,话里话外都是在嘲笑我的意思,脸上的神情已经完全超出了她这个年纪该有的纯真模样。

    我无缘无故被当作精神病抓来这里就已经很不高兴了,现在还被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丫头嘲笑,心里更不是滋味了,但是考虑到我们毕竟还要在同一个病房里,关系闹得太僵也不好,我撇了撇嘴,没有回答她。

    连假笑的功夫都没有,我径直坐回了自己的病床上。看都不看小女孩一眼,满脑子都在思考该怎么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如果连从阳台逃走的办法都行不通的话,那从正门逃出去成功的可能性只会更低而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