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21章 无比失望

    失望的垂下眼眸,看来之前是我把这件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这家医院虽然看上去简陋的很,但实际上里面却是暗藏玄机,我现在还是先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比较好,之后再考虑对策。

    撑着下巴坐在床上,我能感受到旁边的小女孩似乎一直在拿探究的眼神在我的身上上下扫视,但是经过了刚才的那一个小插曲,我现在并不想和她有过多的交集,干脆就装作没有察觉。

    正在苦恼该如何逃跑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大妈突然开口了。

    “我知道怎么从这里出去。”

    我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反问道:“什么办法?”

    大妈将刚刚用白色餐巾纸做好的纸花别在头上,对着我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幽幽地开口道:“那就是死!哈哈哈......”

    她像是开心极了,笑得格外开怀。就连一直板着一张脸的小女孩嘴角似乎也微微挑了一下,俏丽的面庞染上了几分艳丽。

    只不过我现在并没有心情欣赏这些。看着笑得毫无形象的大妈,我懊恼的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怎么这么傻,居然会去相信同一个病房里的人。这些人根本是神经病!我真的是脑子坏掉了才会想要去和她们正常的对话。

    心里有了考虑,我干脆收回了目光不再看她们,与其去相信这些人我还不如靠自己,我就不信这家医院真的一点破绽都没有。

    或许是见我长时间低着头不回话,那个大妈停下了大笑,在我的身上上下扫视了一圈,随即又笑嘻嘻地说:“你以为我骗你吗?我王正玲是那种随便扯谎的人吗?你出去问问我王正玲是什么人,呵!你还别不信,就是昨天,你睡着的这个床的前一个主人咬舌自杀了。你看那个柜子上那些抓痕,全都是她咬舌之后痛得受不了抓的。你知道吗?她流了满口的血,那舌头半耷拉在嘴里,痛得直跳脚,只能抓这个柜子,把她的指甲都给翻开了,十根手指不停地往外冒血泡子,别提多可怕了。”

    她说的实在是太过形象,我的脑海里几乎是同一时刻就浮现了她描述的景象,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寒颤,背后冒出了丝丝凉意。

    目光转向床头柜,眼睛顿时就睁大了。那上面的确有好几道深深的抓痕,木屑中还染着一些黑得泛红的血迹,看来这个大妈是真的没有骗我。

    可是就因为她说的话都是实话,一想到我睡着的这张床昨天才死了一个人,再加上刚才脑子里又幻想了一下她刚刚说的画面,我现在只觉得毛骨悚然,周身都毛毛的,连坐都不想坐在这里,似乎满张床都是死亡的细菌。

    “你吓我的吧?”我颤颤地问了一句,极度希望能够从她嘴里听到肯定的答案,但是大妈只是笑盈盈的望着我,那个笑容里的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

    没有等到大妈的回答,反倒是小女孩突然走到了我面前,将她手中的平板递给了我。

    我疑惑不解的看向她手中的平板,屏幕里正播放着一段视频,从画面上看似乎是医院。我又仔细的看了几眼,这才发现了不对的地方,这视频里的地方不仅是这家医院这么简单,还是我现在住着的这个病房。画面一直定在我坐着的这张床上,厚厚的被褥中似乎藏着一个娇小的女子。

    我疑惑不解的看着这个似乎是静止了一般的画面,猛地就想起了刚才大妈说的话,一个可怕的念头一闪而过,该不会这个就是……

    突然,画面闪了一下,再次平稳的时候病床上已经没有人了。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屏幕中的画面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有左上角的时间一直在变化着。

    一声凄厉的尖叫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猛地从屏幕中穿了出来,我被这猝不及防的叫声吓了一大跳,身子连带着手都是一震,差点就要将受伤的平板往外抛。

    惊魂未定的继续看着屏幕,画面中冲出来了一个前胸沾血的女人,只是一晃而过就又背过身子对着镜头,她疯了一样抓床头柜,殷红的血液一滴滴地从她的指尖滴落,仿佛这样能够减轻她的痛苦似地,不停地挠抓。

    看到这里,我已经觉得钻心的疼,似乎画面中的那个人就是自己,手指上的痛、舌头上的痛,也都通通转化到了我自己的身上。

    我一直咬着牙勉强自己把这个画面看完,为的就是看清楚这个女人的长相,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她的背影是那么的熟悉,好像我在哪里见过。

    正因如此我更加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想要捕捉到哪怕一丁点她的正脸的画面。

    忽然,画面中冲出了好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将一直在发疯的女子从床头柜中拉开,她的脸突然就转了回来,一晃而过又背了过去。

    但只是这么一瞬,就已经足以让我看到她的面容了。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拿着平板的手不自觉地开始颤抖起来。刚才那个女人的模样确实是我所熟悉的,但是这一刻我多么希望刚才只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不敢相信的呢喃着,努力的想要安慰自己,可是刚才那一眼却又那么清晰,我几乎没有办法说服自己。

    一次次地把视频往回倒,可是每一次得到的又都是一样的结果、每一次看见那张熟悉无比的脸在屏幕上定格,我才不得不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整个人都变得失魂落魄。

    我没有想到,王正玲口中曾经睡过这个床的疯女人,竟然就是失踪了近两个星期的秦灵。虽然只是一晃而过的画面,但是我能感受到她脸上的那种悲怆、绝望和无助。

    手指紧紧的扣住了平板,各种纷繁的思绪在脑中翻搅,我却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接受这一切。

    到底为什么,那天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秦灵为什么没有和我一起被人在火场发现,又是为什么出现在了这里。

    按照我对她的了解,秦灵向来乐观,绝不可能因为被抓来精神病院就自杀,这绝对不可能,除非她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让她感到了活着没有希望,又或者她和最近出事的那些人一样,都是被人操控了,才会不得不死。

    我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里,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小女孩的脸色越来越冰冷了。

    “还给我。”小女孩平静的对我说着,伸出了手。

    刚刚我的注意力完全被这视频吸引住了,现在听到小女孩的声音才猛然想起来一个被我遗漏了的关键问题,那就是这个视频是这个小女孩平板里的。

    那拍视频的时候她在哪?同一个病房的王正玲又在哪?难道她们当时就任由秦灵那样痛苦而死却不管不问吗?

    “这个平板我可以还给你,可是你能够告诉我录这个视频的时候你在哪吗?”将平板抱在了怀里,我死死的盯着小女孩的眼睛,沉声问道。

    小女孩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没有言语,直接伸出一直手指指了一下画面。我朝她指的位置看过去,定睛一看才发现她指的位置正好是床头柜上放着的一面镜子,那面镜子正好将她和王正玲照了出来。

    镜子中的两人全程站在一旁冷漠地看着这一切,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仿佛眼前发生的事情只是儿戏,一点也不担心,她们这副模样简直冷漠到让人觉得寒心。

    我拼命压制住熊熊升起的怒火,难以置信地问道:“你们为什么不阻止她?为什么冷漠地站着?你知不知道若是你们当时伸出援手,她可能就不会死了!”

    小女孩不解地望了我一眼,从我手上夺过平板,反问道:“为什么要阻止?”

    我被她的这几句噎住了。

    为什么要阻止?这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秦灵这么活泼开朗的一个女孩子,竟然会被生生逼得咬舌自尽,难道一个正常的、有人性的人看到这样一幕不应该出手相救吗?

    “王正玲!那你为什么不救她!”见和小女孩说不通,我转过头看向另一个当事人大声质问,眼泪再也绷不住了,“哗啦啦”地往外冒着。

    我倔强的看着她们,胸膛因为气愤而不断的上下起伏。

    “你知道什么是命吗?”王正玲抬头凝视着我,“瓜娃子,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去深究一些事情,否则你会泥潭深陷,最后只有死这一条归路。”

    只有死这一条归路。

    王正玲的话就像那钟鼓一般,一下又一下的敲打在我的耳畔,留下悠远回响。

    一腔怒火因为她那一番言语,顿时就灭了不少,转而是感到无比困惑。王正玲这话什么意思?她的眼神清明的很,一点也不像是神志不清的人,也没有平时我见到的那些魔障了的人疯疯癫癫的模样。她很正常,正常的让人感觉不到她有病,可是她头上戴着的那朵纸花却又时刻提醒着我她就是一个疯子,正常人怎么会在自己头上戴给死人戴的纸花呢?

    对,纸花。我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她头上的纸花,现在知道了秦灵的事情,再看那朵纸花,忍不住就往另一个方面想了过去。

    压抑住心中的诧异,我开口说道:“你其实是很伤心秦灵死了的,对不对?”

    王正玲怔了一下,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全部收了起来,一脸严肃的注视着我问:“你怎么知道她叫做秦灵?”

    我脸上微微一笑,没有露出一丝胆怯,从半开着的床头柜的抽屉里抽出一本病例,不在意的解释道:“刚刚瞟到的,你既然说昨天她才死的,我猜护士应该还来不及收拾我就住进来了,这里的病例就一定是她的。”

    我故意隐瞒了认识秦灵的事情,在还没有弄清楚这家精神病院里的隐秘前,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先不要告诉这里的任何人知道的好。

    秦灵是在这里死的,她为什么会在这里、遇到了什么事情,这些事情我通通都不知道。她在学校失踪这么久,旷课旷了两星期,就连老师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家里的联系方式通通都不管用,却机缘巧合之下被我发现在这里,这其中到底藏着什么秘密,我必须要偷偷地查出来。若是在这期间被他们发现我和秦灵的关系,必定会打草惊蛇。

    为了找出背后的真相,我必须要将我和她相识的事情隐瞒,只有这样我才有可能找出背后的真凶,还秦灵一个解释,绝不能让她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离开了人世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