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22章 凉了脊背

    看来逃跑的事情,一时之间还真的急不了。秦灵既然是在这个病房里咬舌自尽的,那我估计也就只能留在这里,才有可能调查清楚这一切。

    整理好心情,我把平板电脑还给小女孩,胡乱的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一声不吭的坐回了床上,背对着她们躺下了。

    我能够感受到小女孩和王正玲的视线一直聚焦在我的身上,但我现在真的是太明白了,根本没有力气将思绪拉扯出来去应付她们,我深知接下来自己要面对的,才是一场大仗。

    躺下没有多久,病房的房门被推开了,稀稀落落的脚步声传进耳中。我转过身一看,原来是那天设计陷害我的那个医生,带着一群比他更年轻的医生还有小护士浩浩荡荡地走进了病房。

    他一进门目光就落在了我的身上,见我正看向他脸上随即扬起笑意,一本正经的问道:“你什么时候醒的?”

    我一看到他就想起来那天他陷害我的事情,实在是没办法对他露出笑脸,没好气地回答:“醒了没多久。”

    他却像是没有察觉我的不耐一般,又问了下去:“身体上有没有什么不适?”

    “没有。”说完这两个字我就低下了脑袋不再看他,免得一看到他那张脸我就生气。

    见我这个反应他也就不再细问我什么,转过头瞥了一眼病房里的其他两个人,语调顿时带上了几分威胁的意味说道:“你们两个给我安分点,不然吃药的时候你们可不准发脾气。”

    小女孩倒也没说什么,只是脸上少许挂着一些不悦,木木的点了点头。

    反观王正玲脸上不仅没有反抗的情绪,反而笑嘻嘻地开始和医生讨价还价起来:“我安安分分,您明天能给我带点烧酒和猪耳朵吗?我好久没吃那东西了,馋得慌!”

    医生没拒绝也没答应,只是直勾勾的看着王正玲,脸上保持着最开始的微笑,连一丝丝的表情变化都没有。平时遇见像阎王那种千年恶鬼,脸上没有表情也就算了,他这么一个大活人也这样,到底是他表情迟缓还是怎么样?看着直让人头皮发麻。

    不过王正玲面对着他这样的面瘫竟然丝毫不胆怯,依旧笑嘻嘻的看着他。那医生收回了目光,小声的和后面的人说了些什么,随即就准备转身出去。

    在他要离开的时候,我还是没能忍住,开口叫了他一声,“喂,我没有病,什么时候让我出院?”

    他回过头,眼角微微地皱了几分,挤出了几条细细的鱼尾纹,语气也不如之前那般温和。

    “你有没有病不是你说的算,要我认定了才算。而且,我不叫喂,我有名字的,叫做付子豪,你应该叫我付医生。”

    我给他翻了一个白眼,再也没说话,直接钻进了被窝里,他们离开的脚步声响起,紧接着是“啪嗒”一声,病房的房门被带上了,病房里再次回归了沉寂。

    这家精神病院虽然小,但也是三甲医院了,里面除了特殊管制的病人以外,其他病人都要严格按照院内统一的作息时间生活。

    从早上九点起床开始有半个小时的洗漱时间,然后就开始早饭,吃完早饭之后就是每天必须的例行检查,检查结束就开始吃午饭,然后十二点半准时午睡,到两点起床就要到活动室去进行病人和医生之间的互动活动,四点到五点半之间是自由活动时间,可以在医院中的花园散步也可以回自己的病房,不过病人可以到的地方都是有高高的电网拦着的,想要逃出去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最开始了解到这么详密的时间安排时内心是有些抵触的,可是转念一想,既然想要调查秦灵的事情,那我肯定就不能一直窝在病房里,安排里的互动和自由活动时间无遗是给了我机会。

    经过两个小时的活动,我对自己病房的两个“病友”的病情有了一定的认识。

    小女孩叫做卫依娴,医院里的人都叫她小娴,据说她的父亲当着她的面砍死了自己的母亲,在父亲入狱之后她就跟着自己的姑姑一起住。后来她表现出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总是喜欢虐待家附近的一些小猫小狗,还把它们的尸体摆在家里,此外她的学校也多次反应她常常会用刀子划别的同学,所以她的姑姑才把她送到了这里来。

    听护士们说,她的姑姑一开始还常常来看她,但是后来见她的病情不仅没有好转,甚至还有越演越烈的势头,索性也就把她丢在这里再也没管过,只是每个月按时把钱打到医院的账上,时不时寄来一些日常用品就算是尽了责任了。

    王正玲是这里的老病人,从她二十多近三十岁的时候就被自己的家人送到这里来了。据说是她年轻那会儿谈了一次恋爱,两个人都要谈婚论嫁了才知道对方是有妇之夫。可那时候她已经从了别人,肚子也怀上了孩子。可那人的老婆不肯离婚,还带着一群人到她家里闹了好几次,搞得她家人都颜面无存,也不管她到底怎么个想法,和她一起的那人是什么想法,硬拉着她到医院给流了那孩子。

    失去孩子的王正玲心灰意冷,从此一蹶不振。可是没想到没多久,和她相好的那个男人竟然离了婚过来找她,但是直接被她家人堵在了门外,没有办法进门。

    那个男人没有见到王正玲,只能失魂落魄的离开了。不巧的是那天正好碰上是一个大雨天,一辆小轿车路过她家门外的时候直接就撞了上去,把那人直接卷到车子底下,拖了近五公里才被发现。等到发现的时候,那人早已经没了气,身子上也没有一处是好的。

    也就是从那以后王正玲开始变神神叨叨的,先是说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没有死,后来又开始念自己要生了,还跑到医院的产房呆着不肯走,最后还说看见了自己的相好把孩子带走了。

    她的家人这才没有办法,把她送到了医院里,至此再也没有来看过她。

    不知怎么,我隐隐之中总觉得这个王正玲可能和我一样并没有病,而是在阴差阳错之下获得了阴阳眼的能力,所以才会被当作精神病送来这里。她口口声声说她的相好把孩子带走了就是证据,但是我又不敢肯定。

    但是如果她真的有阴阳眼的话,那么她一定能看见秦灵死的时候附近有没有出现奇怪的东西。

    如此一想,我决定找个机会试探她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到自由活动的时间,我主动邀请她带我到花园里走走,她也没拒绝,我们就一左一右地走在花园的小道上。

    “王姐,听说您有一个孩子?是男的女的?”看着在我旁边慢慢低着头走路的王正玲,我想了一下小心的试探道。

    “不知道。”她黯然地摇了摇头,看上去似乎没有察觉出来我是在摸她的底,我也就稍稍放心了一点。

    “不知道?您自己的孩子是男孩女孩不知道吗?”我疑惑地问。

    “他一出生就被我那相好的抱走了,也没告诉我是男孩还是女孩。从那以后,我那相好的也没来找过我。我知道,他是怨我呢,如果不是我......”说着,她就抹起了眼泪,每说出口的话就这样匿了声。

    看来那些护士说的没错,王正玲真的觉得自己把孩子“生”下来了。我以前倒是有听说过,流产的女人如果思念自己的孩子够深,婴灵就会重新聚集在孕妇的体内,作为鬼子被生下来。从她的经历来看,这其中还牵扯到了一条人命,婴灵成胎的可能性的确很大。

    不过若是照这样说来,她这么久没有见过已经死去的相好,按理说应该是没有“发病”,可是既然是这样的话她又为什么被关在这里这么多年?

    “王姐,您别难过了。你的相好可能只是没空来找你而已。”见她哭的厉害,我连忙安慰了几句。

    王正玲什么话都没有说,一直往前走着,走着走着忽然就停了下来,转向我凝视着我的双眼说:“如果你想活着,一定不能说真话。”

    一定不能说真话?什么意思。我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弄晕了。

    “王姐,你是让我违背自己的心说谎话然后逃出去?”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还是有几分摸不着头脑。

    王正玲冷笑了一声,“逃?我们都逃不掉。”

    这时,不知小娴从哪里窜了出来,手上抱着平时她常护在怀里的玩偶熊。

    我看着她的玩偶熊似乎有一块黑色的污渍,便伸手指着问道:“小娴,你这玩偶在哪里弄脏了?”

    她歪着脑袋把玩偶熊举得高高地查看我说的污渍,那只玩偶熊的脑袋在没过她头顶的时候突然掉了,半耷拉,玩偶熊身子里的棉花都已经染成了血红色,在那血红色的棉花中间有一只被割断了喉咙的死猫正瞪大着眼睛看着我。

    我下意识地就往后退了两步,尖利的叫声随即从喉咙里发出。

    “你你你......”我惊慌地看着小娴手上的那只玩偶熊,“你在干什么!”

    小娴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我的恐惧,一脸平静地把玩偶熊的脑袋放归原位,开口道:“这是我的朋友维尼,里面的猫也是我的朋友叫做小黑。维尼对我说小黑太不听话了,总是乱跑,害得我们两个总是找不到它,既然我们是朋友当然要永远在一起,一刻也不能分离。”她忽然抬起头,望着我一脸真挚地问道:“姐姐,你知道怎么才能永远在一起吗?”

    我懵了一下,什么话也没说。

    她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小熊维尼的头,就像是一个姐姐在照顾自己的弟弟一样,然后脸上绽放出了罕见的微笑,“爸爸告诉我,只有死亡才能让两个人永远在一起。可惜,爸爸被坏人抓走了,没有如愿和妈妈永远在一起。小静、妮妮、大壮、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想和小娴永远在一起。那就算了,他们既然不愿意,可是小娴真的很喜欢小黑,它必须和我永远在一起。”

    我听完她这一番话,整个脊背都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