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23章 你就是个骗子

    卫依娴抱着娃娃站在我对面似笑非笑的望着我,看向我的眼神仿若我就是她的下一个玩物一般,这个想法刚在大脑里浮现,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好在这时,一个小护士闻声赶来,打破了我们之间诡异的尴尬。

    小护士站在小娴的面前,弯着腰温柔地哄道:“小娴小娴,你快把手上的玩偶给姐姐,然后再去活动室拿一个新的好不好?”

    这个护士我之前见过的,她是负责我们病房的实习护士,叫做关孟瑶。这间精神病院实行的是“1+1”看护模式,由一个老护士负责一个病区的病房,然后每一间病房还有一个专门负责的实习护士。

    关孟瑶应该是才来这间医院实习不久,但因为年轻人又温柔,深得周围病人的喜欢,所以不仅是我们三个,连隔壁病房的病友都认识她。

    “不行,维尼是我的朋友,小黑也是我的朋友,我们三个要永远在一起的。”小娴将手上的玩偶熊牢牢地护在怀里,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关孟瑶,似乎是在担心怀里的娃娃会被抢走。

    小贤的态度很坚决,若是硬抢只会适得其反,我静默的站在一旁看着她们之间的互动,有些好奇这个以温柔闻名的小护士究竟会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之间关孟瑶低眉思索了一秒,很快就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朝着卫依娴伸出双手柔声说道:“小娴,姐姐也是你的朋友啊,对不对?既然姐姐也是你的朋友的话,那你能不能把你的维尼给我呢?”

    小娴明显犹豫了一下,清澈的双眸中难得的露出了几分困惑的神色,像是蒙上了一层水雾。关孟瑶见她这样以为她动摇了,眼中闪过了一丝喜悦之色。

    我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两人,不敢相信就因为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卫依娴竟然就被说动了。

    小娴微微抬起头,犹豫了几秒才期待而又怀疑地问:“姐姐,你真的是我的朋友吗?”

    关孟瑶一听她这么说,脸上立刻绽放出了一个更明媚的笑容,声音越发的温柔了起来:“当然,姐姐和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朋友。”

    小娴眼里的火苗瞬间熄灭,抱住玩偶熊的手越发使劲了些,垂下了眼眸,脸上的神情回归了冰冷一片,不带任何感情的抱怨道:“骗子。”

    关孟瑶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姣好的面庞露出了几分疑惑,追问了一句:“什么?”

    “我说你是骗子,你们都是大骗子!”小娴低着头,身子颤抖着大声吼道,“你们骗我说,只要告诉你们爸爸在哪里就可以让我和爸爸快乐地生活,然后带走了我的爸爸!又骗我在这里可以见到爸爸!现在连我的维尼和小黑都不放过,你们这群大骗子!”

    小娴死死的盯着小护士,双眸因为愤怒不自觉的瞪大了,清秀的面庞多了几分狰狞之色,深沉的表情根本就不像是她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应该有的模样。

    “小娴,姐姐没有骗你,姐姐真的想和你做朋友。你看维尼不会说话,小黑也不会说话,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和姐姐说,姐姐可以帮你。”关孟瑶焦急地安慰道,语速也变得快了起来,听起来就像是想要证明什么一般。

    “姐姐真的想和我做朋友吗?”小娴抬起头,略带犹豫的问道,一改之前的狠厉,恢复了几分懵懂的感觉,可是于她的表情相对的,她的语气却还是一味得冰冷至极,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她问出这句话的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周围的空气都降低了好几度,每一个毛孔都觉得透彻心凉。

    “当然。”关孟瑶没有多想,立刻不假思索地回答,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小娴这番话背后的含义。

    听到护士的回答之后,小娴的脸上勾起了一抹不屑的笑容。

    “那,一起死也可以吗?”

    她一脸平静地问出口,脸上没有一丝波动,仿佛这句话就是在和朋友说“我们一起回家”这么稀疏平常。听到小娴的话,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是置身冰窖一样,不禁联想到了那只维尼熊里的黑猫尸体,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关孟瑶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料到小娴会这样说,但不过是片刻的怔愣就恢复了正常。她虽然现在看起来还是有几分犹豫,不过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慌张。

    关孟瑶重重地点了点头,小娴看到她这个动作,脸上立即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将之前一直护得牢牢的维尼随手丢到了一边,转而牵起关孟瑶的手笑着说:“那姐姐我们一起玩吧!”

    我看着被小娴扔掉了的娃娃,断了头的玩具熊重重地摔到地上,已经断了气的死猫从玩具熊的身子中掉了出来,滚了几下又停了下来,被血色沾染的棉花露出来更增了几分骇人的感觉。

    我站在原地看着小娴和关孟瑶的背影,不知怎的就生出了几分不安的感觉。

    西边的落日即将退到地平线之下,黑暗再次笼罩了整个大地,自由活动结束之后我不情不愿的回到了病房,下午因为小娴的突然出现,我没能成功继续和王姐聊下去,也没能确认王姐究竟是不是有阴阳眼。

    不行,我一定要找个时间再和王姐打探一下,现如今我要是想调查清楚秦灵的事情,唯一的突破点就只有王姐了。

    晚上例行查房的时候,付子豪看到我还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让人看着就来气。

    本来不欲理睬她,结果我猛然想起来自己被抓到这家医院也有两天的时间了,还不知道我妈和白千赤有没有着急。这么想着我连忙问付子豪,医院有没有通知我的家人。

    一听我这么问,付子豪脸上的笑意不知为什么又加深了好几分,毫无遮掩地说:“没有。”

    听他这么说心中的火气立刻就冒了上来,气急败坏的对他怒喊道:“你们这个医院怎么能这样,明明我是正常的,可是你们却把我给拉进来了,现在居然还不通知我的家人,要是他们着急该怎么办啊!”说着我的眼眶就红了,也不再和付子豪多言,气呼呼地钻进了被窝里,直接把被子拉起来蒙住了脑袋。

    眼泪顺着脸颊一点一点的低落到床单上,迅速的晕成了一片。病房的门再次被关上,应该是巡房的医生和护士离开了,我窝在被窝里,一动都不想动,大脑开始莫名的放空。

    我越想越是心寒,之前莫名其妙地把我抓到这个鬼地方,现在还不通知妈妈,我被关在这里也不知道她和白千赤现在在做什么,会不会因为担心我而在四处寻找,这种无力感深深的折磨着我。

    自下午过后王正玲就再也没和我说过话,小娴也和关孟瑶玩了很久,累得早早睡着了。墙上的闹钟刚过九点半,瞌睡虫就爬上了我的脑子,迷迷糊糊地也睡下了。

    睡梦中,我似乎听到断断续续锯木头的声音,起初以为是自己幻听了,翻了好几次身捂住了耳朵,可是那声音却依旧回荡在我耳边,扰的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入眠。

    又翻了好几次身子,实在是被那声音折腾得几乎睡不了觉后,我终于不耐烦地睁开眼,但是一睁眼,眼前血淋淋的一幕惊得我几乎无法呼吸。

    小娴手上拿着平时木工锯木头的那种手动锯子,跪坐在病床上,慢里斯条地锯着什么东西,我朝着那个东西看过去,小娴正在锯的,竟然是关孟瑶的头。

    “你你你......”我磕磕巴巴地开口,震惊的话都说不出来,哆哆嗦嗦了半天才勉强问出口:“小娴,你在做什么?”

    她听到声音转过脸,毫不在意的用占满鲜血的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苍白的脸上瞬时被她抹上了殷红的血液,竟添了几分诡异的妖艳。

    “你不是看得到吗?我在杀关姐姐啊!”她脸上挂着天真烂漫的微笑,像是没有看到我脸上的惊异之色,语调轻快的说着,和她此刻正在做的事情放在一起,只让我觉得毛骨悚然。

    眼神难以控制的朝那个脑袋瞟了过去,胃里一阵翻涌,我死命的吞咽了下去,才没让自己呕出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立即从床上弹了起来,跑到病房门口立即冲了出去,一边跑着一边大喊道:“杀人了,快来人,小娴她杀人了!”

    寂静的医院走道立即充斥着我的叫喊声,空荡荡的走廊里不断传出来回响,在休息室休息的护士们闻声立刻全都冲了出来,一把将我抓住。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冷静点,慢慢说!”她们紧紧的抓住我的胳膊,着急的问道。

    刚刚看到的那幅画面还印在我的脑海里,抑制不住的恐惧如滔天的海啸一般席卷而来,我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却还是止不住的觉得害怕,语无伦次地说:“杀人,小娴、关孟瑶!小娴她杀了关孟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