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三十章:你过河拆桥的本事真不错

    苏茉莉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白念在那冲着助理大发雷霆,莞尔一笑的冲着助理使了一个眼色,示意着让他出去。

    “你怎么过来了?医生不是说你还要在家里里面休养一段时间的吗?”白念一看见她,立即收敛了起来自己的脾气,连忙将她给扶到了椅子上。

    “你干嘛一副害怕我会碎了一样啊。”但是不得不说,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你刚刚流产,身子还这么虚弱就跑来公司干什么呢?要是有事找我可以打电话,或者我可以回家的。”

    说到这个点上,她的眼眶是瞬间就红了起来,“都怪我不好。”

    “傻,我没怪过你。”要怪,就怪顾挽澜那个只会惹是生非的女人!

    “我从新闻上面知道了顾家的事情了,你怎么看?”她一脸的担忧,扯了扯白念的衣角,“不管怎么说,挽澜姐也是你的前妻,我们能帮就帮一下,好吗?”

    “茉莉你傻了吗?要不是因为顾挽澜这个女人惹出来的事情,我们的孩子会没了吗?你善良也要分人,她不值得你对她那么好!”他说着捏紧了几分她的肩膀,让她不禁的蹙起眉头道了一声疼,这才松手。

    “你要是不帮,以后落人口舌怎么办?”她一脸的为难。

    他轻叹了一声,蹲在了她的身前,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掌,“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你受委屈。”

    “老公,你真好!”她顺势环上了他的脖子抱了上去,不让他看见自己脸上骄傲的笑容。

    白念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部,他怎么可能告诉那么单纯的苏茉莉,顾家现如今的所有事情都是自己特地造成的,这些丑恶的事情,不应该让她知道。

    三天后,顾氏重新站稳了脚跟,诉讼的事情也是不了了之。

    这让白念是气的不行,最重要的是,就连查都查不到是谁在后面帮了顾氏一把。

    “咔嚓……”顾挽澜轻手轻脚的将门给打开,此时的白愿正在书房里不知道忙什么。

    “怎么了?”他都不需要抬头就可以知道进来的人是谁,屋子里除了顾挽澜就只有他在了。

    她努了努嘴,“我来,是想跟你说声谢谢的。”

    “只要是关于你的,那都是我应该做的。”他放下手中的笔,正色的看着她道。

    “那也要谢谢。”她不能够认为这是心安理得的事情,毕竟他帮了自己,那就是在仇对着自己的弟弟。

    他唇角露出了一抹笑意,冲着她勾了勾手指,她走近了几步,忽地手腕一紧就被人给攥到了一个结实的怀里,没等她惊呼出声,所有的言语都被淹没在口腔中。

    他长舌躯入,肆意的在她的口腔里夺取着她的氧气,欲罢不能,她正想挣扎,白愿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一样,一只大掌按住了她的后脑勺,不但挣脱不开,反而是加深了这个吻。

    顾挽澜只觉得头昏目眩的,就在自己以为呼吸不过来的时候,白愿才将她给松开,最后还恋恋不舍的在她的唇角上啄了一口,看着她涨的通红的脸,邪魅的笑意挂在脸上,“要谢,就这样谢。”

    她双眼里蒙着一层雾气,看起来更加诱人几分。

    他清了清嗓子,赶忙将脸别开,生怕再看下去会乱了分寸。

    “我……我先出去了!”她起身就夺门而出。

    看这她惊慌失措的模样,白愿眼神黯淡了一下。

    他知道现在不能够强求,谁让她本爱的就不是自己呢。

    顾挽澜刚书房,就在客厅里遇见了个不速之客,她顿时就僵住了身子,诺诺的叫了一声,“爸。”

    白展宏看到她在这也不惊讶,淡定的问了一声,“阿愿呢?”

    “他在书房……”她放置在身后的手指相互的交缠着,紧张的心怎么也停不下来。

    “正好,你也一起进来,我有话跟你们说。”他说完就越过她,往楼上走去。

    她踌躇了一会儿,还是跟了上去,书房的门再次被打开,起初白愿还以为是顾挽澜又回来了,“怎么回……”但是到了嘴边的话在看到白展宏的时候,戛然而止。

    “你来干什么?”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就变得冰冷了起来。

    白展宏径直的走到了他的跟前,“难道你觉得我不应该来?”

    “阿愿不是那个意思。”顾挽澜惹不住的插了一句,但很快就感觉自己说错了话,将嘴唇抿住。

    可以看的出来,白展宏对待顾挽澜的态度大不如前,以往他都是很亲切,对自己格外的热情,但是自从知道她跟白愿在一起之后,就再没有笑脸迎过了。

    “顾挽澜,我虽然知道白念是亏待了你,但是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难道就不知道白愿是白念的大哥吗?竟然还离婚登记了!

    “是我强上了她!”白愿微微眯起了眼,阴鸷的目光扫射到他的身上,让人不禁一寒。

    “爸,这件事情是我的不对。”不管他是要骂自己,还是冷嘲热讽,她都不会说任何反驳的话,错了就是错了。

    “不对?你知道如果这件事情要是传了出去,白家的脸面往哪里搁!”他重重的拍了一下桌面,脸上的肌肉气的微微抽搐着。

    “所以你的儿子带着小三回家示威,那就是光彩了?”白愿冷笑了几声,“你们一直冷眼看着白念是怎么样对她的,但是有管过一次吗?你们这是为了自己儿子的好,但是你有想过会害了顾挽澜吗?”

    他真是不敢相信,如果没有自己出现的话,或许顾挽澜早就被苏茉莉跟白念给玩的渣都没了。

    “你也是我的儿子!苏茉莉那我会想办法解决,但是你们我同样要解决。”

    “那我想知道,你所说的解决是什么?”他毫不畏惧的冲着他挑了挑眉,“嗯,离婚吗?”

    “那是必须的!”

    顾挽澜的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服,一声不吭的。

    反而是白愿觉得荒唐至极,大笑了几声,“白展宏你脑子没坏吧?你凭什么让我离婚啊?”

    “就凭我是你爸!”他不能够看着他被顾挽澜给毁了,要是让人知道他娶得是自己弟弟的老婆,那根本就是对他名声大大的影响了,他刚回国,一切都还不稳定,绝对不可以就这样被毁了。

    “如果你来是说这个的,那你可以走了。”

    “阿愿!我这都是为了你好,赶紧离婚了。”说完,他回过头去看顾挽澜,“我自问一向待你不薄,我也很同情你的遭遇,说到底都是阿念对不起你,但是你这婚,你觉得可以长久吗?”

    “爸!”顾挽澜终究还是忍不住,郑重的抬起头,“不说我嫁进白家以来怎么样,就说我从小到大,你都是对我很好,所以你放心,我会离婚的。”

    顾氏的事情已经解决完了,她或许真的不该继续留在白家。

    跟白念之间的那些事情,她想过了,不想要报复了,那样太累,并且也会让白家为难,离婚她是同意的。

    而且……其实她在答应了白愿的时候,就是做了这个打算的,白展宏会逼着她离婚也是意料之中,所以一切都不过是顺其自然罢了。

    “顾挽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白愿拳头收紧,双目通红的瞪着她。

    她别开了脸,没敢看他,更加不敢回答他,而是冲着白展宏温声诉着,“爸……不对,叔叔,你回去吧,还麻烦你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你能够理解就好,澜澜你是一个好的姑娘,以后会遇到更好的。”白展宏见她答应了,语气也不像之前的那么强硬,放软了几分。

    她点了点头,不说话。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之后,白展宏也不理会白愿的意思,就离开了。

    书房里寂静一片,只听得白愿生气粗喘的声音。

    “我,我也出去了。”顾挽澜手心都出了汗,转身就要走。

    “嘭!”昂贵的台灯被重重的砸在她正要打开的门上,吓的她一下子就失了魂。

    “你说要离婚?”身后传来白愿犀利质问着的语气。

    她攥了攥拳头,深呼吸了一口鼓着勇气道,“对,我不希望你跟家里人为难。”

    皮鞋疾步的声音响了起来,瞬间她就被白愿给死死的禁锢住,他阴冷的话语在头顶响起,“顾挽澜你这过河拆桥的本事真是不错啊!”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仿佛是被人看透了一样,她的心咯噔了一下,下意识的回避着。

    “不明白?告诉我,你这是不是事先就做好了的打算?只要顾氏完好,你就会跟我离婚!”整个身子被掉转直面着他,下巴被扼制住的抬高直视着他的视线,生疼的很。

    “对!”她几乎是咬紧着牙关说的话,“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要嫁给你!你们白家都不是好东西,我要的不过是让顾氏平安无事而已!既然目的达到了,我也就没有跟你继续假装夫妻的必要了!”

    “你觉得我们是在假装夫妻?”他脸上闪过了一抹愠色,抓着她下巴的手指收紧,她疼的眉头紧蹙了起来,仿佛下巴都要被掐掉了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