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三十一章:你这是婚内强奸

    “你放开我!”她想要将他给推开,却发现怎么推都推不动,就像是一个无法撼动的石头一般。

    “这婚,你别想离!”她以为他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她用力的瞪着他,“我要离婚你凭什么不给,难道你没看见你爸的态度吗,你觉得你能够支持多久?”

    她从来就不对他抱有天长地久的念头,白家家大业大,肯定是不会让自己沾上一丁点的黑点的,然而自己就是那一点黑点,让他们避之不及。

    再者,白展宏是他的亲生父亲,难不成他还能为了自己而反目吗?

    婚迟早要离的,现在强留自己下来又有什么用?

    “只要你没有想离开我的心思,多久都可以!”他从来就不是会被别人左右的人。

    她笑着摇了摇头,“不可能!我不会真的跟你一辈子,绝对!”

    “你再说一遍?”他的声音压低了几分,也可以听的出来,他现在是有多么的生气。

    “我求求你就放过我吧,世界上那么多女人,为什么偏偏缠上我呢,是,我很感谢你救了我爸,也拯救了顾氏,但是这一切我都会还给你的,以后就当不认识。”

    白愿用力的甩开了她的下巴,那一瞬间,她觉得下巴都不是自己的了一样。

    “顾挽澜,你别忘了,我既然可以救顾氏。那么同样的,我也可以重新毁了!”

    “你不能这样!”她陡然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他嗤笑出声,“难道过河拆桥先的人不是你吗?你又有什么资格跟我说不行的!”

    “你既然是ss的总裁,帮顾氏不过是动动嘴巴的事情,为什么非要这样!”她是真的不明白,她跟他不过就是睡过一场的关系,何必这么纠缠?

    “看来你还没清楚自己的本分。”不等顾挽澜明白过来他的话,自己就被腾空抱起,径直的往主卧而去。

    “你要干什么!”她用力的挣扎着,却是跟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力气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无用之功。

    等到自己被他用力摔在穿上的时候,脑子有些昏沉,下意识的往床头瑟缩过去,惊恐的看着站在床前扯着衣领子的白愿,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他的举动是要做些什么,“你这么做是婚内强.奸!”

    “婚内强.奸?”他阴鸷的冷笑,让顾挽澜觉得一点都不像他了,“我是你老公,你是我老婆,天经地义!”

    不是这样的,白愿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对待自己一向都是温柔体贴,大声都没有过,但是眼前的人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很可怕。

    “你不准过来!”她将枕头给用力的砸了过去。

    白愿攥住了她的脚裸就往下拉,欺身而上,将她的手腕给禁锢住举过头顶。

    所有的惊恐都绽放在瞳孔里,眼泪猝不及防的就滑落了下来,渗透到枕芯里,“你这么做是犯法的!”

    “你觉得安城里,谁敢判我的罪!”他掷地有声,没有半点害怕的模样。

    她浑身一怔,对啊,安城里ss集团最大,谁敢判他的罪啊?只要他有事,安城也不会好过!

    她绝望的闭起了双眼,唇边一抹自嘲的笑意,“对,是我错了。”

    她不该惹上他的,以为只要等到顾氏平安无事了,可以全身而退,但是她太天真了,可以在安城里驻扎这么大的一个集团还能够这么久都不曝光自己身份的人,他的心思怎么可能那么简单?

    白愿啃咬上她的脖颈,她紧蹙起了眉头来,任由着他折腾。

    等到全身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褪下的时候,她死死的握紧着拳头,等待着应该发生的事情落下。

    但是反而白愿停下了动作,久久没见有反应,她睁了睁眼,却是猝不及防的就撞进了他的双眸里,他的眼睛就如同是黑曜石一样黑的深不可测。

    转瞬,白愿竟然就爬起了身,冷眼扫了她一下,“你是我的人,别想着离开我的身边!”

    “嘭!”一下房间门紧闭的声音,房间里也没有了他的身影,她恍惚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将被子盖过全身,让自己蒙在被窝里瑟瑟发着抖。

    她刚刚真的差点就意味白愿要对自己用了强的了,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停下来,但是什么都没发生还是让她松了一口气。

    白愿径直的就驱车离开了别墅,直接往公司而去。

    ss大厦,厉盛一看到他的出现,脸上就是一阵喜色,“我的老大,你总算是舍得露面了!”

    “嗯。”他淡淡的应了一声,并没有过多的心思来搭理他。

    “怎么刚回来就这副模样?”厉盛微微蹙起眉来,狐疑的盯着他的脸端详了一会儿,“不会是被女人给伤了心了吧?”

    “找死?”被说中了心思的白愿,眼神立即变的犀利起来。

    他吹了一声口哨,“看来是说对了,来说说,是哪个大小姐竟然还敢伤了咱们大老板的心?”他将手勾搭到白愿的肩膀上,一副八卦的模样。

    要知道他自从认识白愿以来,就没见他为哪个女人惆怅过,不对,应该是谁就没见过他身边有过女人,这突然说他被女人伤了心,那肯定是让他想要知道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看来少华嘴巴确实是严实。”白愿所有所思的道着。

    厉盛一听,立即就炸了起来,“什么?陈少华早就知道了?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个混蛋竟然没告诉我!”

    “不是女人。”他愁怨的说着,“应该是老婆。”

    或许也就只有他一个人认为他们之间已经是夫妻的关系了。

    “what?”光是以为他身边有女人了都不足以让他震惊的,现在竟然跟他说是老婆?“你……你你你真的开荤了?”

    “嗯哼?”虽然只有过一次,但也是不可否认的事情。

    天知道他刚刚是用了多大的理智才战胜了自己的怒气以及欲.望,要是再不离开那个地方,他真的害怕自己会对顾挽澜做出点什么事情来。

    她也真是吃了豹子胆了,竟然说要离婚!都还没结婚一个星期,他能不气吗?

    “快告诉我是谁!”他竟然连白愿什么时候结婚了都不知道,这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难道猜不出来?”他有些怀疑他的智商。

    厉盛绞尽脑汁的寻思着,忽然想到前两天他让自己解决顾氏的事情,按照平时他肯定是不会对一个这么小的企业出手的,但是偏偏还特地让自己去管了。

    “顾永成的女儿?”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都觉得有些玄,充满了不确定,甚至还多嘴了一句,“据我所知,她可是你弟弟……”

    “我不管她之前是谁的老婆,现在是我老婆就好。”他的言语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是。”看着他正经的不能够再正经的神色,也不敢继续开玩笑了。

    “将顾氏给我收购了。”这才是他要做的事情。

    “收购顾氏?可是顾氏并没有收购的价值啊!”厉盛不明白他的想法。

    他冷着语调,“难道ss还亏不起这个钱吗?”

    他要的不是顾氏可以给自己带来多少的利益,甚至什么利益都得不到也无所谓,他要的是可以将顾氏掌控在手中,要生便生,要死便死!

    “我马上去办。”他很清楚,不能够开玩笑的时候,就必须要完完全全的按照白愿意思去办。

    白愿坐在办公室中,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厉盛出去的时候抹了一把冷汗,他觉得白愿就是抽风了,严重的抽风。

    以前的他从来不会这样感情用事的,现在看来一定是着魔了,不然怎么会屡次为一个女人而出手。

    白愿拨打了一遍顾挽澜的手机号码,但是没有人接。

    他不知道是她故意不想接的,还是因为没听见,不死心的多打了几个,最后传来的却是一阵忙音。

    看来是有心不想接自己的电话了,正要继续拨打电话,白母却打来了电话,他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喂,阿姨。”

    “阿愿,今天你爸爸是不是去找你了?”白母有些小心翼翼的问着。

    “嗯。”

    “他要是说了什么你不用管,做你自己想做的就好了。”她语重心长的道着,“这么多年是我们疏忽了你,所以不敢强求你做什么。”

    “谢谢阿姨,我知道该怎么做的。”他寒暄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抓起了车钥匙就离开了公司。

    “你们刚刚看见那个男的在总裁办公室出来了吗?”办公室里有人议论纷纷了起来。

    “对啊,这么帅,会是什么人呢?”

    “在总裁室里出来的,还有谁?”

    “我的天啊,我这是见到了总裁的真人了?”

    别墅里,白愿在门口踌躇了好一会儿,每次伸出去想要压下门把的手都给缩了回去,又是一番纠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下定了决心将房间门给推开。

    “!!!”房间里面却是空无一人,“顾挽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