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三十二章:我不会为一个死人守寡

    硕大的别墅里面找了一个遍都没有看见她的身影,白愿一拳重重的砸在了门上,脸上阴沉的可怕。

    顾挽澜!她竟然真的敢跑了!

    他回想了一遍,这里是半山腰,她没车子,肯定就只能够徒步下山,他出门两个小时不到……

    刚刚开车回来的路上,一个草丛里有些异样。

    !!!

    是顾挽澜!

    不等脑子做出反应,自己的身体已经疾步往大门口走去,驾驶着车辆疾驰了起来。

    她只能在自己身边,哪里都不能去!不管是天涯海角,他都必须要把她给挖出来!

    顾挽澜在庆幸着刚刚听见车声的时候就立刻躲起来了,要不然一定会跟白愿碰了个正着,可是刚刚躲起来的时候太着急了不小心的将腿给扭到了,现在走一步都是疼的锥心。

    每走几步,她都得回过头去看一眼,生怕白愿回到了别墅会发现自己不在,重新追上来。

    “呼……”很快,再次听见身后传来的车声,心脏立即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只有防护栏那下面可以躲避,想都没想的就爬了出去。

    “啊!”忽地脚上打滑,她差点就滚了下去,幸亏及时抓住了栏杆的地方,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脯,赶忙趴下。

    “嘶!”黑色的路虎霸道的停住,果然是白愿的车,就在她的面前戛然而止,顾挽澜连忙将身体压的更低,害怕会被他发现。

    但是也正因为这样,也暴露了她所在的地方,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白愿微微蹙了蹙眉看了过去,逐步走近。

    不要,她在心里呐喊着,祈祷着他不要过来,但是白愿丝毫没有停下步伐的意思。

    再抬头,他的身躯已经俯了一半出来,死死的盯着她看个不停。

    也许是因为突然的害怕,也有可能是因为支撑着太久,抓住栏杆的手忽然就松开了,眼看着就要滚下山坡。

    “小心!”白愿想要伸手去抓住,却是抓了个空,不等反应过来跟着跳了下去。

    “啊!”伴随着她的一声呼救,下一秒就已经被揽入到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中,白愿尽可能的将她给完全的保护好来,任凭着那些锋利的石子硌着身体。

    也幸好这个坡并不是很高,但是说巧也不巧,正好一个大石头在那,眼看就要撞上了,白愿抱着顾挽澜一个用力的翻身,那一瞬间顾挽澜是震惊的。

    随后只听见肉.体撞上石头结实的声音,两个人都停了下来。

    “白愿!”她平安无事的爬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撞到了脑袋还是什么原因,白愿只觉得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你醒醒!”她推了他一下,再看,双手都沾满了鲜红的液体,“你别吓我!白愿!”

    但是白愿就像是听不见她说话一样,双目紧闭着,丝毫没有要苏醒的迹象。

    这个坡虽然不高,但是也已经足以将他们两个困住,脚上扭了伤,一个人都很难爬上去,更别说白愿现在受了伤不省人事。

    她摸索了一下衣兜,想要找出手机来打求救电话,但是或许是刚刚滚下来的时候按压住了石头,屏幕都已经碎裂了,一片漆黑。

    她咬了咬牙将手机给丢掷了出去,手机一下子就是四分五裂的了。

    “白愿,你要是就这么死了,我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你的!你还真以为你是英雄救美吗,我一点都不会感激你的,这么没用也敢救人,我瞧不起你!”她不停的发泄着,却是心口不一。

    噙着眼泪的将身上的衣服给撕裂开来,包扎在大量流血的伤口上,看着那细细碎碎的石子镶入肉里,双手控制不住的在那发着抖。

    他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留一个心都不在这的人,就让她这么走了不好吗?非要让她愧疚,她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欠别人的东西,现在好了,不但欠了他的情,连命都欠了。

    他就不怕自己狠心一些,一走了之吗!

    “白愿,我告诉你你要是活不下来,这婚我们就离定了!我不会跟着你当寡妇的。”她眺望了一下山坡,又回过来深深的看了一眼白愿,最后只做出了一个决定。

    现在真有她自己爬上这个山坡开车出去找人来才能够将救他,不然就只能够等死。

    白愿手指动了一下,她不知道白愿苏醒的时候,听到的只有最后一句话,想抬起手去抓她,顾挽澜似乎没有发现他的一样,死死的盯着山坡观看,拖着疼痛的腿就往上攀。

    手在空中摇晃了几下,什么也抓不住,张了张嘴,喊不出声音,只是用嘴唇说了两个字,“别走……”

    最后彻底的失去意识重新垂落了下去,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顾挽澜好不容易挪到了一半的路,回去盼望了一眼,最后咬着牙接着爬。

    脚腕传来的疼痛来的更加猛烈,额头都开始冒出了冷汗来,嘴里念念有词,“我不会让你有事,不会的。”

    也不知道往下摔了多少次,也不知道冲着这么矮的一个地方爬了几次,手臂上都是石子划破的痕迹,渗出丝丝血迹。

    终究是重新爬回了马路上,车钥匙稳稳当当的插在车内,她轻而易举的就钻了进去,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冲着窗外看了看,艰涩的道着,“等我。”

    踩着油门扬长而去,她把稳着方向盘,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慎重,路虎一向都是男人才会开的车,因为方向盘跟油门都需要很大的力气才能把握的好,如果是平时的话,她还可以开。但是现在她是受了伤的,强硬的咬着牙踩着油门,脚腕上的疼痛让她已经感知不到油门踩到了什么地步,她只是知道速度快的她几乎反应不过来,但是她没有别的选择,她还是今天才知道自己对于疼痛的接受能力强大到什么样的地步。

    终于到了山脚处,她面上一阵喜色,很快就可以到医院了,白愿有救了。

    “嘭!!!哐!”忽然出现的一辆轿车,迎面撞上了顾挽澜,侧边的车身都变了形。

    她的腿被死死的卡在了车厢内,额头的鲜血滑落进入眼眶,蒙住了视线,看什么都是鲜红的。

    她眨了眨眼,因为过度的撞击,耳朵有些失聪,看着撞自己的那辆车上面匆匆下来的人,她有些看不清,只知道是一件红色裙子的女人,听不见她是在呼喊,还是跟自己说什么。

    疼,身上的疼痛麻痹了感官,让她都有些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的感觉,“救人……”

    这是她临昏迷前,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苏茉莉没想到会突然冲出来一辆车,虽然已经踩死了刹车但还是撞了上去。

    看着那辆变形的汽车,她甚至浑身发着抖,微微颤颤的走了出去,透过碎成雪花的车窗去看,里面的女人脑袋趴在了方向盘上,看不清楚脸,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昏了过去,她叫了好几声都没人回应。

    完了,不会是死人了吧?

    周围看了看,并没有监视器,也没有人看见。

    她想都没想的就跑回了自己的车里,死死的将门给锁上,握住方向盘的手在疯狂的颤抖着,有些不听使唤。

    “没事的,都是她自找的,谁让她自己开车出来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她捂着胸口不断的自我安慰着。

    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是不小心撞到了防护栏的,她没撞到人。

    最后踩重新驾驶着车子扬长而去……

    回到家里,白念看着脸色惨白的苏茉莉,连忙丢下了手中忙着的东西上去询问着,“茉莉,怎么脸色这么白,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不!”苏茉莉下意识的就反驳着,随后觉得自己的反应太过强烈,又摇了摇头,硬是扯出了一抹微笑,“没事,我刚刚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防护栏了,怕你生气。”

    “撞到哪里了?身上有没有事?”这一听,白念紧张的不行,上下的查探着她身上有没有哪里磕碰到的地方。

    “我没事,这不是好好的吗?”她觉得脸上的笑意都开始变得僵硬了起来。

    见她说没事白念这才松了一口气,“傻瓜,你人没事才是最重要的,我怎么会生气呢?”

    “我可能有点累了,我上去休息一下。”说完没等白念回答,她已经跑上了楼。

    白念看着她惊慌的背影,也就只认为她是精神绷的太紧了而已,并没有想的太多,反而满满的担忧,便出去检查车子了。

    “呼……”氧气罩盖住了鼻子,粗重的喘息声一下一下的在脑子里回放着。

    顾挽澜竭尽着全力的睁开眼睛,只听见手术车的轮子推动的声音,只能够看的见天花板上节能灯的白色的灯光,很刺眼。

    “白愿……”她这是在哪里?白愿又在哪里?

    “病人还有意识,快!”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耳边模模糊糊的想起。

    他是谁?要送自己去哪里?

    很快,眼皮子就沉重的睁不开,慢慢的落下,眼前又是恢复了一片黑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