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三十三章:我只要她平安无事

    “澜澜?”

    是谁在叫她的名字?

    她紧了紧眉头,鼻尖弥漫着浓郁的消毒水味道,让眉头皱的更紧了几分。

    微微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依然是白炽灯的光芒刺得眼睛有些睁不开。

    “醒了醒了!”是顾永成的声音,怪不得这么熟悉。

    “我现在就去叫医生过来。”张雪妮抹了一下脸上的泪痕,说完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很快就是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医生拿着手电筒照了一下她的瞳孔,又是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才松了一口气,“目前状态还算是稳定,但是具体的还需要等病人完全的苏醒了才知道有没有后遗症。”

    “好的,谢谢你医生!”顾永成紧紧的握住医生的手,充满着感激之情。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没人性,撞了人就跑了。”看着身上被包扎的严严实实的顾挽澜,张雪妮的眼眶又是一阵湿润。

    “可怜了澜澜,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让她怎么活啊?”四目看着病床上的人,一番感慨。

    白愿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看见了陈少华一脸的担忧。

    “我的天,大哥你终于醒了!”他一脸的惊喜,似乎就差没求神拜佛一样。

    “……”觉得喉咙有些干燥,索性也就不说话了。

    陈少华端详了一下,“你不会是摔傻了吧?来,告诉我这是几?”说着,就伸出了手掌比了两个手指出来。

    “剪刀。”他沙哑着开口。

    “完了,你绝对是傻了,这是二你都说不出来。”陈少华在病床前踱步的走着,一脸的惆怅。

    “水!”难道没看出来他很不想说话吗?

    他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接了一杯温水给他递了过去,“你早说啊,我太过兴奋,忘记了。”

    “顾挽澜呢?”他看了一下四周,都没发现她的踪影,难道她是真的丢下自己走了?

    陈少华的脸忽地就阴冷了下来,“你这意思是说,跟你在一起的人是顾挽澜?”

    “嗯。”

    “但是我过去的时候,并没有看见她,要不是联系不上你我都不知道你出事了。”

    听到了回答,他脑子里响起自己最后没了意识的时候,只听见她说了一声,“这婚是离定了,我不会为了你守寡的!”

    “去找。”他不会相信她是这么绝情的人。

    “什么?”他有些没听清他的意思,如果说当时是他们两个在一起的话,那么自己为什么看不见,只能够说明那个女人自己跑了……

    “三个小时候,我需要知道她的消息!”声音里充满着不容置疑。

    知道他是死脑筋,陈少华也只好作罢,乖乖的听从他的意思去找顾挽澜的消息去了。

    白愿看了一眼的窗户,天已经黑了,病房里也是一片死寂。

    顾挽澜,不要让我失望!

    一个小时候后,陈少华再次回到医院里,这一次不像刚才的那样镇定自若,一脸的慌张。

    白愿心底咯噔了一下,一种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问,“找到了?”

    他有些别扭,“找是找到了,但是……”

    “我不想听废话!”

    “你们也真是巧,都在这家医院里。”他嘟囔了一声,虽然很小声,但足够让他听见了。

    白愿立即就不顾及身上的伤势要爬起来,给陈少华按住了,“你要干什么?”

    “我去找她。”他第一次这样着急的想要看见一个女人,想要知道她是平安无事,抑或是什么情况的。

    “你先听我说完再去不行吗?”陈少华白了一眼白愿,“我就先说她为什么会来医院的吧。”

    为了听清楚缘由,白愿也总算是安定了一会儿,虽然神情很镇定,但是却是着急的不行了。

    “是一个男人送她过来的,她开着的是你的车,正好在山脚下没多远被撞了,车身都凹陷进去了,人自然也是伤的不轻,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她开着呢的车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把你丢下想要自己跑了,一个有可能是想找人救你,就看你愿意相信哪一个了。”

    “!!!”陈少华的话音刚落,白愿思量都没有半点的时间,身体已经下了床,踩着一双拖鞋就站了起来,“告诉我房间号!”

    他绝对是相信她是为了想要下山找人救自己才会发生车祸的,车身都凹陷进去了,可以想象她的这一次车祸有多严重,这个时候身为丈夫的他,没有理由不待在她的身边!

    “33号房。”陈少华看着他转瞬就消失的身影,只能够冲着寂静的房间长叹了一声。

    看来这一次白愿是认真的了,不然怎么会是这么紧张的模样,他从来都没见过他这个样子,这一点都不像他了。

    他已经不够镇定了,只要是牵扯到顾挽澜的事情,他总能够情绪多变的厉害。

    白愿跌跌撞撞的闯进了33号病房,顾永成跟张雪妮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婿给吓的不轻。

    病床上,顾挽澜就像是一个睡着了的睡美人一样,那样的安静,不管是额头还是手脚,都被绷带给绑的结结实实的,几乎快要分辨不出她的脸庞。

    “白愿?”顾永成首先反应过来的,很快怒气就爬满了脸颊,“你才答应了我会好好的保护好澜澜,你就是这么保护的吗?她出事了你第一个不是在她的身边!如果不是有好心人遇见了把她送过来,医生说她早就死了!”

    “老公你冷静一点,没看见他也受伤了吗?”张雪妮也留意到了他身上的那些细细碎碎的伤口,以及那绑紧的绷带都还能渗出鲜血的额头。

    “你让我怎么冷静,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的女儿啊!”

    “爸,妈,你们能回去吗?我只想一个人陪着她。”他的眼睛里已经看不见任何人了,只有顾挽澜一个。

    “该出去的人是你!你给我滚出去!”顾永成脾气本来就是容易暴躁的,再加上年纪大了,更加是止不住了。

    “老公,我们就先回去吧。”她相信白愿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一定可以照顾好顾挽澜的。

    “他一个受伤的人怎么照顾好澜澜!”

    “我说,出去!”他的耐性已经到了极限了,脑袋已经疼的几乎炸裂开来,一点都不想听这些话语。

    张雪妮反而比较淡定,拿起了自己的东西冲着白愿温声说着,“我相信你才让你留下,好好照顾澜澜。”说着带着顾永成就拉了出去,直至离开,还能够听得见顾永成在走廊里抗议的声音。

    病房里只剩下了两个人,寂静的可怕。

    他慢慢的走到了顾挽澜的身侧,大掌覆盖在她的手背上厮磨着,她的体温低的可怕,如果不是心电图在那微弱的跳动着,他都不敢相信她是活着的。

    “顾挽澜,你婚都没跟我离,你敢出事?”白愿几近是咬着牙龈,艰涩的才说得出话来。

    顾挽澜只觉得眼前一片迷雾,怎么走也走不出去。

    她还要出去找人救白愿呢,他还躺在山坡下,随时都有可能会死了,她不能够眼睁睁看他为了自己出事的,她要出去!

    但是她要往哪里走啊?全身莫名传来一阵阵的疼痛,麻痹着全身的感官。

    “白愿!”忽地,顾挽澜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做什么,喊了一声,让白愿身形一僵,浑身的肌肉瞬间就紧绷住了,死死的握住她的手掌,“在,我在!”

    “救人,救救白愿!”她拼命的呼喊着,希望有人能够听得见。

    白愿攥紧着她的双手,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该笑的好,还是难受的好。

    笑是因为真正的确认了,她一定是为了救自己而出了车祸的,但是悲的是如果知道会是这样的后果,他是怎么也不会让她离开,他那个时候就应该死死的将她拉住。

    “我什么事情都没有,给我回来!”看着她不断的挣扎着的动作,他吼了一声。

    “疼。”全身都疼,疼的几乎不能够呼吸了。

    白愿手忙脚乱的查探着,明知道她是听不见的还执意的问着,“哪里疼?”

    “疼!”她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白愿立即按下了呼叫铃,“给我把陈少华叫过来!”

    很快,陈少华身着着一身的白大褂出现在病房里,看着他紧张的模样,问,“怎么?”

    “她说疼。”白愿指了指安分不下来的顾挽澜,眼里尽是心疼。

    陈少华无奈,只能够上去查探了一番,最后只的出来一个结果,“她现在多半是在做噩梦,所以才会一直这样,等梦醒了我再给她做个全方面的检查。”

    毕竟她一直这样昏迷着,他也不能够确认她身体上没有别的问题。

    “……”他紧紧的抿着唇,也不说话,陈少华看不破他想要干什么,“那你想怎么样?”

    “我要她什么事情都没有!”

    “大哥,那也得她醒过来我才能知道是不是真的没事啊,不过有一点……”忽地,他想起刚刚去找给她动手术的那个医生要了她的详细资料,本来还不想那么快说的,但是看他有些担心的模样,还是决定说了出来,“初步判断,她的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