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三十四章:我没瘫痪,我不是废人

    白愿心底顿时咯噔了一下,莫名的慌张在心里蔓延着,“说下去。”

    “我看过报告了,由于剧烈的撞击她当时的腿是卡住了的,加上被发现的晚血液没办法循环过来,估计是不行了。”

    他的领子被白愿揪起,凌厉的双眼瞪着他,“你说什么?”

    “我会尽力的,但是我怕她醒过来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不配合复健的话才是可怕的。”他又不是弄的顾挽澜这个样子的人,他也是很无奈啊。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必须要看到她完好!”手指紧紧的捏着他的肩膀,有那么一瞬间,陈少华觉得肩膀都要被捏碎了骨头一样。

    “现在是她清醒才行,我没办法知道她受伤的程度,有知觉的话证明有得救,知觉都没有的话,估计有些困难。”他也不怕把话说开了,他是医生但也不是华佗再世。

    白愿这才慢慢的松开了手,有些无力的坐在了边缘上,空灵的说了一声,“查清楚谁撞的。”

    他不会放过那个肇事逃逸的人!如果那个人当时不逃跑的话,或许顾挽澜不至于伤的这么严重。

    “那行,有什么事情你再叫我。”他也替顾挽澜挺不值的,毕竟还这么年轻。

    陈少华走了以后没多久,顾挽澜就开始有了清醒的迹象,意识逐渐的恢复了过来。

    微微的抖动了几下睫毛,立刻就被眼尖的白愿给看见了,欣喜的问着,“你醒了?”

    声音很熟悉,是谁在跟她说话,她又是努力的睁着眼睛,余光适应了光芒后,撇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确定的语气问着,“白愿?”

    “是我。”

    “对不起。”她的声音很沙哑,充满了愧疚,“我没能够救你。”

    “我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的!听见没有,你不是要跟我离婚吗?可以,只要你没事,我答应你。”她既然不想结婚,那就不结,只要她不再逃,他什么都答应。

    她扯着唇角笑了笑,看不清什么意思,“我没死是吗?”

    当车子撞上的那一刻,她是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绝望,鲜血一点一点的染红自己的视线,她再也不敢去回想了。

    “好好睡一觉,醒过来什么事情都会好的。”他一如既往的温柔安抚着。

    可能是因为药物跟点滴的原因,她渐渐的重新垂下眼皮,睡了过去。

    翌日,顾挽澜完全的恢复了意识,顾永成跟张雪妮都再次到了医院,让她感觉有些不孝,“爸妈,让你们这么担心,对不起。”

    “傻孩子,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们最疼的女儿,不准你说这种话,我们都是一家人。”

    “嗯。”她抿着唇,莫名的觉得喉咙有些堵,难受的很。

    白愿端来了一碗粥,还特地的吹到适当的温度才递到她的唇边,弄的她有些不好意思,“爸妈都在呢。”

    “我给自己老婆喂个粥有错?”他说的天经地义一般,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你醒了就好,我们去找医生问问你现在什么情况,万一留下隐患就不好了。”张雪妮也是一个识趣的人,也不好意思在这打扰着他们小两口。

    “好。”她唇边溢出一抹浅浅的笑意,应着。

    白愿拿着匙羹的手微微的抖了一下,脸上闪过了一抹不易让人察觉到的惆怅,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淡定自若的继续喂着顾挽澜喝粥。

    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小心翼翼的对待,显得是格外的别扭,“辛苦你了。”

    毕竟他自己也是受了伤,还在照顾着她。

    “不辛苦。”

    “你身上的伤没事吧?”如果是别的地方都还好,但他当时撞到的可是脑袋啊,他也就躺了一天就跑过来照顾自己了。

    他不咸不淡的回着,“放心,好的很。”

    “对了,医生说我什么时候可以恢复啊?”她随口问了一声。

    “先等你伤口好了再做一个全身检查看看。”白愿将粥给她喂完了以后,就收拾着东西。

    说是要给她擦一下脸,弄的顾挽澜一脸的难为情,这辈子还就没有躺在床上这样被人伺候呢。

    白愿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一个尖锐的东西,趁着顾挽澜没注意的时候往上面扎了进去。

    但是相反,顾挽澜似乎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看着他,“你站在那干嘛?”

    “你有没有哪里疼?”忽地,他的手微微颤了一下,试探性的问着。

    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摇了摇头,“没啊。”

    “你确定?”他扎进去的可是她的肉啊,她一点都感受不到疼?

    “你干什么,奇奇怪怪的。”她若无其事的问着,“是不是真的脑子给撞坏了?”

    “没事,我出去一下。”他尽量的维持着脸上的平和,刚到门口,就迎面撞上了出去询问医生状况的顾永成跟张雪妮。

    “白愿,你出来一下。”张雪妮神色有些凝重,他也似乎是猜到了什么,点了点头,跟了出去。

    顾永成死死的盯着他看,“医生说澜澜有可能会走不了路,这是真的吗?”

    “……”他抿着唇,挺直着背板的站在那。

    “这是做了什么孽啊,有什么冲着我来啊,为什么要这样折腾我女儿!”张雪妮本来听见医生说的时候还能够坚强一些,但是看着白愿默认的模样,瞬间就崩溃了心态,哭倒在顾永成的怀中。

    “爸妈,你们问的那个是普通的医生,他没本事自然是这么说的,放心,我不会让挽澜有事的。”

    “你最好是说到做到!我真是后悔让澜澜跟在你的身边,都是我的错。”他葬送了一次顾挽澜的婚姻,这一次,还将她的腿也给葬送了进来。

    “我先去找院长谈谈,你们先别那么快告诉她,我不希望她情绪会崩坏了。”

    陈少华似乎是一早就意料到了他会来一样,办公室的门都没有锁上,“我正好要找你,那个山脚下是没有道路监控的,也更加没有人可以看的见事情的发生,但是我查了一下那个时间段进出的车子,只有几辆,出口有一辆,车头是撞损了的。”

    “谁的车。”他从来都不喜欢听转弯抹角的话。

    “这个你也认识,苏茉莉。”他摊了摊手,“现在那辆损坏的车已经被你弟弟送去保修了,所以撞了你老婆的人,百分十九十九就是她了。”

    苏茉莉!白愿的瞳孔收缩了几分,迸发出一抹寒光,让陈少华不禁一怔。

    白愿是真的生气了,他从来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的,仿佛可以硬生生的将一个人给吃掉了一样。

    “挽澜的腿,可能没有知觉了。”苏茉莉的事情,他可以暂时的让她多快活几天,现在他关心的只有顾挽澜一个。

    “你确定?”陈少华心底咯噔了一下。

    “我试过了。”他刚才也很想要从她的脸上发觉出一些异样,但是什么都没有,她就是感觉不到疼痛。

    陈少华摸了摸下巴,眉头紧蹙的几乎都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了,许久后,“我知道了,为了保住我的名声,我必然会让她重新走路的!”

    “我只看结果!”

    几天后,顾挽澜身上的伤势也是好的差不多了,但是白愿就是不肯让她下床,“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走走呢?”

    “再等过几天吧,等伤都好了。”他将她给按压住来,就是不然她起来。

    现在是能够瞒多久,就瞒多久。

    “可是已经好了啊,今天难得外面的太阳这么好,我想出去晒晒太阳,再说了,晒太阳不是对我的身体好吗?”她就是莫名的有些固执起来。

    “医生说你不宜走动。”

    “谁说的啊,你又不是医生。”顾挽澜抬起头就是白了他一眼,挣扎了一下身体,想要把腿给抬起来,却仿佛控制不了一样,一双腿就是完好的摆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诧异了一会儿,“我的腿怎么动不了了?”

    “估计睡的太久,睡麻了吧。”他眼神躲闪了一下,下意识的回避着她那追问的视线。

    “是啊,腿麻了,我等会不麻了在出去。”她扯了扯笑容,呵呵了几声,但是自己都发觉到了那是有那么的无力。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到了下午,顾挽澜恍惚的眨了眨眼,“为什么我还是起不来啊?”

    “……”白愿收紧着拳头垂在身侧,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顾挽澜忽地想到自己被撞的时候,双腿当时是卡在了方向盘那个位置的……

    “我瘫痪了?”她没有用美好的词语来修饰,直接的就问了。

    “没有,医生说你身体恢复了就做复健,到时候就会好的。”

    “我瘫痪了!”眼泪猝不及防的就在瞳孔里掉落了出来,手紧紧的攥紧这辈子,似乎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不会的,你不信我吗?”白愿抓紧着她的肩膀,试图让她镇定下来,顾挽澜陡然就拍开了他的手,将周边能触碰得到的东西统统往他身上砸了过去,“滚啊!滚出去!我不信任何人!”

    她是个废人了,瘫痪对她来说,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