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三十五章:你的死在纵容着那些垃圾

    桌面上摆放着的一个沙拉碗也一同砸到了白愿的身上,发出了闷响的一声随后掉落在地面上,碎裂开来。

    他直挺挺的站着,任凭着她发泄,东西都丢完了,顾挽澜想要侧过身去拿远一点的东西,却发现明明平日里能够轻易触碰得到的东西,现在对她来说,就像是隔了十万八千里一样,怎么也拿不到。

    “啊!”再用一下力,顾挽澜翻身就摔在了地上,白愿立刻跑过去将她扶坐在地面上。

    顾挽澜用力的捶打着自己的腿,“我不要一辈子当个瘫痪,白愿,我求求你,你这么厉害,你认识的人这么多,你帮帮我,帮帮我啊!”

    她死死的抓着白愿的手臂,几乎用指甲都抠进了他的肉里,眼底充满了迫切的神情。

    “好,好!有我在我不会让你瘫痪的,信我!”他从未有过的真挚对上了她的眼眸。

    “为什么不让我直接死了算了!”死了好歹也比当一个瘫痪的好啊。

    “没事的,没事的。”白愿将顾挽澜给紧紧的抱在了怀中,平稳着她的情绪。

    顾挽澜歇斯底里的哭喊着,在白愿的胸襟前哭湿了一大片地方,嘴里一遍又一遍的在那重复着一句话,“帮帮我……”

    听的他的心都跟着揪紧了几分,苏茉莉,他一定不会放过!

    然而当事人苏茉莉却是在家悠然自得的做着美甲,白念一回来便看到她了,“老婆,在干什么呢?”

    “来看看我今天做的指甲,好看吗?”她摊出双手,冲着白念炫耀了几番。

    他顺势牵过她的手亲了一下,“我老婆做什么都好看。”

    “嘴贫。”苏茉莉一脸的羞怯,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

    “老婆,我今天把车子送过去维修了,你要是想出门了,就开我的车好了。”忽然,白念漫不经心的提起。

    她脸色刹那的一下就惨白的可怕,嘴唇都有些哆嗦,“是……是吗?”

    “你怎么脸色又这么难看了,哪里不舒服?”说着,白念就将额头抵了上去,试探着她的体温,又是自言自语着,“温度很正常啊。”

    她干笑了几声,将白念给推离自己的身边,“我没事,可能是前阵子没修养过来,偶尔就会这样,没事的。”

    “看来还是流产伤了身子,我明天让保姆给你多炖点补血有营养的汤给你喝才行。”

    “嗯。”她点了点头,眼神都不敢直视过去。

    也不知道自己那天撞到的那个人是死了还是活着,这几天她整夜里都在做着噩梦,梦到的都是那个女人倒在血泊里,冲着她张牙舞爪的,可怕的很。

    “对了,顾氏怎么样了?”她这个时候才想到问了一声。

    “还能怎么样。”白念脸色立刻就阴沉了下来,冷哼了一声,“现在好好的什么事情都没有。”

    她诧异了一下,连忙收敛了起来,带着温柔的一抹笑意欣慰的道,“这样啊,那可真是太好了呢。”

    真是走了狗屎运了,都这样了顾氏竟然还没有倒闭,她愤愤的咬着牙龈,就差没有咯吱作响。

    “你这么担心顾家干什么,多想想我们就好了。”白念有意无意的往她的酥.胸看过去。

    苏茉莉连忙捂住,“你干什么,医生说,最少也得一个月以后呢。”

    “那老公就忍忍,但是甜头总得让我尝尝吧,解解馋。”说完,便是按压着苏茉莉在沙发上疯狂的索起吻来。

    顾挽澜的情绪已经是低落了很长时间了,心里一片死灰。

    “澜澜,来吃点东西吧?”张雪妮也不知道喂她吃了多少次的东西,她就是不张口,别说东西了,就算是水都没喝过一口。

    “你这么多天都没吃过东西,你难不成真的想要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吗?”顾永成眼眶有些湿润,艰涩的说着。

    顾挽澜死死的咬着嘴唇不想要眼泪落下来,但还是忍不住,她又何尝想要这样,一个废人还能干什么?

    “爸妈,你们就让我冷静几天吧。”

    “那你先把这东西吃了再说,不然我们也不吃了。”顾永成也是狠了起来。

    顾挽澜看了看两个期盼的眼神,最终还是不忍心的点了点头,果然,他们脸上就是一阵喜色,张雪妮小心翼翼的将粥喂进她的口中。

    “呕!”还没吞进喉咙,她就捂着胸口的地方,猛烈的呕吐了起来。

    “这……”张雪妮手足无措的看着顾挽澜,不知道如何是好,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是不是吃的太急了?没事吧?”

    “呕!!”回应着她的只是一句句的干呕声,本来就好长时间什么东西都没吃了,这一吐差点就要了顾挽澜的半条命。

    “我去问问医生怎么回事。”顾永成也是坐不住了,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顾挽澜怕是也没多长时间了,难不成就一直靠着打营养针活命吗?

    顾挽澜双目空洞的很,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自己就排斥着吃东西这个行为。

    张雪妮看着她现在这个吃不下东西的模样,惆怅的不行,可偏偏又是无可奈何。

    “妈,我没事的,你跟爸不要太担心了。”她扯出了一抹比哭都还要难看的笑意出来,让张雪妮看的又是难受了几分,“你这个样子我们怎么可能不担心啊。”

    “……”她枕着枕头就睡了下去,假寐着。

    “医生,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女儿吧,她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吃东西了。”本来白愿跟陈少华正在商量着病情的事情,忽然顾永成就闯了进来,急匆匆的喊着。

    “怎么了?”白愿一下子就站了起来,问着。

    “我女儿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撑不住的啊!”

    “好的,我知道了,你先出去,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陈少华让他淡定下来,怕他给急坏了身子。

    “我就只有一个女儿,她要是有什么事情,我也是活不下去了。”

    “爸,不会的,她也是我的妻子,我也有责任,先一起过去再说。”白愿冲着陈少华打了一个眼色,便随着顾永成三个人一同到了顾挽澜所在的病房里。

    顾挽澜听见房间的门被打开了,眼睛紧闭的更加厉害,生怕被人发现了自己是在装睡的。

    张雪妮无奈的看着床上的顾挽澜,又看了看自己的老公,这才没过多久,脸上就像是苍老了十几岁一样,让人很是心疼。

    “顾挽澜,你真的要这样自甘堕落吗?”

    同样熟悉的话,她还记得,自己在父母不理解自己的时候,淋着瓢泼大雨无助的像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一样,那个时候他正打着雨伞袖手旁观的看着她,也是说了这句话。

    眼睫毛抖动了一下,白愿立即就捕捉到了这一瞬间,冷笑了几声,“所以你要抛弃现在是最好治疗的时候,一辈子做一个废人吗?”

    他在说什么,什么最好的治疗时间,她还能重新站起来?

    伸在被子里面的手不禁收紧了几分,紧紧的抓着被子,聆听着他接下去的话。

    “顾小姐,我知道你现在是没有睡着的,一个病人如果真是睡着了,呼吸声是不会这么急促的,你现在很紧张,恰恰的暴露了你自己。”陈少华抱着肩膀,冷不丁的说着,“不过既然你也意识清楚,那么我也可以跟你说一下,你现在也并不是完全的瘫痪,但如果你每天这样不吃不喝的话,你还真是会拖垮了你自己的身体的,别人你可以不信,但我是医生,你要是想要瘫痪一辈子,你大可不用理会我。”

    “我真的……不会瘫痪一辈子吗?”许久,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顾挽澜不会回答的时候,她轻微的声音响起。

    “当然!我不会对不起我的名号。”陈少华自信满满的模样,让顾挽澜仿佛是看到了一线的希望。

    她睁了睁眼,看着眼前几个关心着自己的人,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于矫情,又或者说太过懦弱了。

    “所以,你还要死吗?”这句话的主人是白愿,他正冷着眼的端详着她,让她心里有些发寒。

    她摇了摇头,她不想,不吃东西也不是她的意愿,她吃了,但是控制不住的吐了。

    “很好,把你面前的东西都吃了,自己吃!”白愿的声音很冷,让他们都有些怀疑是不是本人。

    明明先前最关心顾挽澜的人是他,但是现在却是一副冰冷的神情,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吃,我吃!”她说完自己抓起了桌面上的苹果就啃咬了起来,刚刚咬碎了一口苹果,还没吞进去,“呕!”

    反胃的感觉再次袭来,她吐了好几口,又接着吃,又是吐,就这样反反复复了也不知道多少次。

    张雪妮满脸的泪痕,将她手中的苹果夺走,“不要再吃了!”

    再这样下去,还没饿了,就给吐死了,她不忍心看着顾挽澜这样。

    “你们都出去。”

    陈少华冲着他们两个人点了点头,这才一同出去了。

    顾挽澜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我吃了,但是……”

    “因为你心里还在存着怀疑,还存着想死的念头!你当然吃不下!”

    一语戳破了她的心思,她捏着苹果,无声的哽咽了起来,“我……我不想……”

    “你要是死了,是想要将你撞成这个模样的人逍遥法外,一辈子得意下去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