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三十六章:夫妻之间没有隐私可言

    她瞳孔里装满了震惊,揪着被子的手不自觉的收紧多了几分,声音轻颤的问着,“你说什么?”

    “想知道是谁把你撞成这个样子的吗?”有那么一瞬间,顾挽澜觉得白愿的表情有些阴狠。

    “你知道是谁?”顾挽澜眨了眨眼,不确定的询问。

    他冷嘲了一声,“当然,如果不是她肇事逃逸,你或许也用不着落到瘫痪的地步,就是因为她跑了,连救护车都没给你叫,导致你错过了最好的抢救时机,你的腿才没了知觉。”

    原来是这样,她记得她看见了那个女人的,穿着红色连衣裙,脸……

    她看不清,但是正如白愿所说的,这都是因为那个女人撞了自己就跑,她才会变成残废,想知道,发了疯的想要知道那个人是谁。

    “是不是很想要将她千刀万剐?”他的话仿佛是在一步步的引诱着她一样,明知道是陷阱,她依然是跟着掉了进去。

    顾挽澜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回答,“当然!”

    “那你瞧瞧你现在的这副鬼样子,你吃东西都吃不了,你要怎么报仇,像一只病猫一样,你觉得谁会害怕你?”

    不得不说白愿说话真的是字字句句都往她的心尖上扎着,她脸色逐渐变的更加的难看。

    “哦,对了,撞你的人偏偏你也认识。”他仿佛不经意的提起,让她立刻就精神了起来,“是谁!”

    “如果想知道,把东西吃完了,吐一口我都不会告诉你。”他可以心软,但是如果是关乎着她的生死,他的心可以比石头都还要来的硬。

    顾挽澜愣了半响,最后端起那碗粥,自己就喝了起来,这次不像先前那样,身体竟然也没有产生排斥的行为,喝完了一碗之后,白愿眯了眯眼,“还有。”

    “我饱了。”她擦了擦嘴,小声的说着。

    “你几天没吃东西,喝完粥就饱了?”他明显是质疑的语气。

    话音刚落,顾挽澜又是迅速的喝完了一碗粥,“好了吗?”

    可能是太久没吃东西,她现在是真的吃不下了,脸上都露出了一抹为难之色。

    他看了看,过了好一会儿才松口,“撞你的人是苏茉莉。”

    “苏茉莉?!”她的语调不由的提高了一大半,仿佛是因为太过的震惊,浑身控制不住的微微轻颤了一下。

    “所以你现在还想死吗?”

    “不!”她口中念念有词,充满了坚决,“当然不!”

    苏茉莉不仅知道自己结婚的情况下抢走了白念,这件事情她可以忍了,谁让白念就是不喜欢她呢,但是这一次不同,她被苏茉莉给撞成残废了啊!她也许会一辈子都靠着轮椅度过这虚无的光阴,但是凭什么她可以却在白念的身边快活自在,自己偏偏要承受这么多?

    “我就喜欢这样的顾挽澜。”白愿的唇边终于是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意。

    她眯起了眼,迸发出一抹阴鸷的寒光,恨意逐渐的蔓延到了全身上下,深入骨髓之处。

    一个月后,顾挽澜身上的伤势已经全部完好了,除了一双仍然是不能够动弹的腿。

    她第一次体会到被人用轮椅推着离开医院是什么感觉,很不好受。

    她出院的也很低调,甚至是顾永成跟张雪妮都没有过来,只有白愿一个人。

    回去的路上,经过了自己发生车祸的那个路口,“嘭!”

    脑海中忽地就响起了那天震耳欲聋的车撞的声音,挠的她耳朵跟脑袋又痒又疼,声音刺耳的不行,她连忙闭起了眼睛捂住耳朵,整个人就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小白兔一样。

    “挽澜?”白愿停下了车,握住了她捂住耳朵的双手,查探着,“怎么了?”

    “车!”她也不知道看着哪里,嘴里一直惊恐的喊着。

    白愿突地就明白了过啦她是在害怕着什么了,他停下车的位置,也正好就死她发生车祸的附近,也不由得想的太多,只能够先重新驾驶着车子远离到了那个地方。

    开出去了很久,顾挽澜这才粗重的喘息着停下刚刚的那个反应,“对不起,吓到你了吗?”

    她也不是故意的,就是心里莫名的说不出的慌乱,仿佛那天发生的事情在脑子里无数次的重复着一样,身上那些好了的伤口都似乎开始隐隐作痛起来,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害怕了起来。

    白愿很能够理解现在的顾挽澜,也不强求她那么快的就可以忘记这一次的惨祸,看来也应该在市区里重新置办一套屋子才行,这里对她来说,或许是一个很悲伤的地方。

    “等等!”突然顾挽澜就叫住了白愿,示意着他把车停下。

    他也是听从着的停住了,这一看才知道,是那天他们一起摔下去的地方。

    顾挽澜透过窗户看了出去,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白愿倒是也不出声叫她,就这样陪着她一起看。

    “你说,如果我没跑的话,会不会我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坐着轮椅了?”顾挽澜荒凉的声音传入他的心扉。

    白愿的大掌覆盖上去,摸到她的手都是冰凉冰凉的,“你以后也可以站起来。”

    “但愿如此。”对于站起来她不知道有没有希望,但是对于苏茉莉,她必定会百倍奉还!

    她退让的太多了,不然苏茉莉不会得寸进尺再进尺,不说他们之间是不是有恩怨,她肇事逃逸,这就足够了!

    “那天,谢谢你救了我。”她很感激,至今都是怀着感激之情的。

    “所以你不会再跑了是吗?”他一脸正经的看着她,想要从顾挽澜的眼眸里查探出那么一丝真挚。

    “不会。”至少在她还没有报复完苏茉莉以及没回复的腿,她是不会走的。

    别墅内,白愿起初是不想要雇佣那么多佣人来打扰到他们之间的生活,但是现在看来是必须要请个佣人,最起码的卫生还是要弄干净的。

    顾挽澜本也不想要直接跟着白愿回来的,如果可以,她还是希望是跟着顾永成他们一起回去的,至少有什么不方便的,她都可以说的出口,白愿终究是一个男人,她人有三急,这回来的一路,她都是在强硬的忍着。

    白愿承担起了一个人做晚饭的责任,陈少华说受了伤就是要以形补形,所以他特地早早的就买好了猪脚放在冰箱回来就熬上了。

    他将汤给端到了餐桌上,推着顾挽澜在前面,“你先喝完汤,我去把菜炒好了就能够吃饭了。”

    “……”她脸色有些铁青,明明现在她都要急死了,还喝汤,岂不是更加难受?

    白愿弄好了其他的菜出来的时候,看着餐桌上的东西一动不动的,微微的蹙了蹙眉,担忧的问着,“怎么,是不是不喜欢吃?”

    说起来他还真没有去了解过她的喜好,也不知道她是喜欢偏辣偏咸偏甜的哪一个。

    “不是。”顾挽澜抿着唇,也不解释,更加是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难道你还想绝食?”他说着已经给顾挽澜盛好了一碗汤递到了她的面前。

    “不是。”她的脸憋的有些涨红,白愿以为她是不好意思了,“你要是手上不方便,我可以喂你的。”

    “不用。”

    她回答着自己的都是很艰难的模样,白愿端倪了一下,见她伸在轮椅下面的手攥的紧紧的,有点茅塞顿开了的感觉,“想上厕所吗?”

    “才不是。”果然这句话刚说出来,顾挽澜的脸上涨红的更加厉害了,一半是憋的,一半是羞怯。

    “是我疏忽了。”白愿轻笑了几声,知道她是不好意思了,也不戳破,站起身来就自动自觉的过去推轮椅了。

    “你干什么?”见轮椅有了动静,顾挽澜脸上闪过了一抹慌乱,下意识的就抬头去看他。

    一脸的坏笑挂在他的脸颊上,有点痞坏的感觉,她咬了咬唇,“你把我送去厕所就行,我可以自己上的。”

    既然被发现了,她也不得不承认了,也好过让他亲自把自己的裤子给脱了吧?

    白愿也不说话,一直到了洗手间,她难为情的看着他,“你快出去。”

    然而他就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看了看她,直接上手,把她从轮椅上给抱了下来。

    “白愿你有病啊!”她眼底一抹恐慌,似乎是已经猜测到了他要做什么一样,想要抵抗腿上却是一丁点的力气都没有,任由着他折腾。

    “以后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好难为情的,你跟我是夫妻,以后老了也会有需要对方照顾的那一天的。”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只要是人,那就都会有生理需要。

    可能是最近她住院,瘦了好大的一圈,很轻易的就能够将她给抱了起来,但是这个姿势,却是让顾挽澜脸上通红的眼睛都不敢睁开来。

    她现在就像是一个还不会自己上厕所的三岁小孩子一样,裤子被人褪到了膝盖处,把着腿……

    “能不能别这样!”他难道不会将自己放置坐在马桶上吗?这个动作……

    她怎么可能尿的出来!

    “嘘……”没等顾挽澜继续抗议,他就像是逗着小孩上厕所一样,嘘嘘了几声,本来就已经憋了很久,到了极限的程度。

    顾挽澜抑制不住,放松的那一瞬间,释放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