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三十七章:懦弱是不会给外人看见的

    这一顿饭下来,顾挽澜说不出的尴尬,甚至是头都没敢抬起来去看他一眼。

    “这么容易害臊,以后可怎么办?”白愿扒了口饭,冷不丁的说着。

    “闭嘴!”他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非要提起这件事情。

    他努了努嘴,最后只说了一声,“没关系,来日方长。”

    他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来,总会习惯的。

    “我又不是会残废一辈子,没有来日方长!”下意识的,她就反驳了回去。

    本来刚刚缓和过来的气氛,现在就连空气都似乎凝滞住了一样,尴尬的很,白愿眼睛的余光看了看她,“我不是那个意思。”

    “是我太敏感了,没事,吃饭吧。”虽然口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总归是有些难受。

    “好啊,吃完了我给你洗澡。”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白愿闷不吭声,吃着自己的饭,反而顾挽澜给急了,“我不准!我可以自己洗的。”

    她就觉得白愿是有病啊,比如刚才,她明明是可以自己上的厕所,他偏生要抱着自己上洗个澡而已,他把自己丢进浴缸里不就行了吗?最多到时候就是会麻烦到他把自己给抱起来罢了。

    “现在吃完了?那就洗澡吧。”他佯装作没听见的样子,拦腰的就将顾挽澜给抱了起来往二楼的主卧上去。

    “喂,你是不会听人话了吗!”他绝对是在假公济私。

    “会听,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我必须在你身边才行。”他说的头头是道的模样。

    到了浴室,他把温水的水龙头给打开,自顾自的就想要把顾挽澜的衣服被脱了。

    她死死的揪紧自己的衣领,眼神犀利的瞪着他,“快出去!”

    “好了,水温刚好。”他将手伸下去试探了一下水温,正好。随后就站了起来,走出了浴室,还不忘的把门给带上了。

    顾挽澜没回过神来,看着空无一人的浴室,他就真的出去了?不过出去了也好,他留下来才是真正的麻烦呢。

    白愿站在浴室的门前自嘲了一声,他要逗她,要是有个度的,不过只是为了让她不要瞎想那么多的事情罢了,他从来不会做强迫她的时期。

    “你可以进来了。”顾挽澜洗好了以后,自己也站不起来,只能够冲着外面叫了一声。

    听见了顾挽澜的呼唤,白愿打开浴室的门,一层雾气扑面而来。

    再看她正拿着一条浴巾裹着自己的身子,头发上位擦干的水顺着胸前流淌而下,让他的视线都不由自主都跟着往下看着。

    只觉得小腹一把火烧的旺盛,支起了个小.帐篷。

    顾挽澜见他久久没有动作发觉到有些不对劲,再看的时候,瞬间将脑袋偏向了一边,通红着脸呵斥了一声,“白愿你变态啊!”

    这个时候他竟然还能够有这种兴致也真是够够的了,难道他不会分时候的吗?

    “这可不是变态,最基本的生理需求,我也很无奈。”要知道他这二十八年来就没有碰过女人,还是前阵子回了国才开的第一次荤,这已经时隔多长时间了,如果说他看到自己老婆裸着身子这么具有诱惑力的一面都没反应的话,她岂不是要哭死了?

    “你快……快让你那东西消下去。”她像是怕极了一样,怎么也不敢过去看他。

    “那你告诉我……”猝不及防的他就已经靠在了她的肩膀上,低哑着声音问,“要怎么消下去?”

    “我,我怎么知道啊?”他怎么可以问自己这种事情呢?

    “你可以帮我的。”话音刚落,她整个人就已经被腾空的抱了起来,她的脸唰的一下就变的惨白的了。

    恍惚着的被他给带到床上,她还惊恐的看着他,“我告诉你别乱来啊,你不可以趁人之危的,不然我会恨你一辈子!”

    “嗯?我有说我要干什么?”他耸了耸肩,诧异的问着她,“还是说,你自己在想什么?”

    “我没有!”她将被子盖住了身体,试图回避着他的视线。

    “老婆晚安。”在她精神紧绷的时候,他凑到了顾挽澜的身前,在额头上蜻蜓点水般的落下了一个吻,那样的小心翼翼。

    等她吃惊过后,白愿已经拿着睡衣进浴室了。

    白愿看了看自己的手,长叹了一声,“辛苦你了,兄弟。”

    翌日,顾挽澜伸了一个懒腰,却发现自己正身处在白愿的怀抱中,他好像很享受这种现状,还在她脑袋上面蹭了蹭。

    顾挽澜不由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到他眉头紧了紧,就知道他是要醒了,都还没来得及装睡就已经被他毫无警惕睁开的眼看见了,四目相对着。

    “你醒了?”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露出了一抹干笑的问着。

    本来昨晚就没能够消除到欲.火的白愿就很难受了,他的小兄弟也一大早按照惯例的一起醒了过来,她竟然还敢在这撩拨。

    “啊!”白愿将她禁锢到了臂弯里,猝不及防的吻就堵住了她粉嫩的唇瓣,还在她的唇齿之间辗转缠绵不休。

    “你!”她的眼眸瞬间的睁大了,死死的瞪着她,然而当事人却是浑然不觉,闭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模样,霸道的入侵着掠夺着她体内的气息。

    白愿恋恋不舍的将顾挽澜给松开了,“早安吻。”

    “混蛋。”她怒瞪着他道。

    白愿不怒反笑,“下次接吻的时候记得把眼睛闭上,眼睛瞪的这么大不好。”

    “……”她恼羞成怒,但是偏偏又找不到可以反驳他的话,干脆置之不理了。

    “起来吧。”他宠溺的摸了摸她后脑勺,声音温柔的不像话。

    她不解的嘟囔了一声,“起来干什么?”

    她又去不了哪里,有什么好起来的。

    “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可不能缺了你。”他一脸的神秘,也不告诉她是做什么。

    顾挽澜一向都是好奇心极为的旺盛,“什么重要的场合?”

    “先洗漱好了再说。”白愿摇了摇头,只是笑笑,依然没告诉她,弄的顾挽澜一颗心直痒痒,“很重要的事情吗?”

    “对,很重要。”

    看着他一脸的正色,顾挽澜也是紧张了起来,“那先洗漱好了再说吧。”

    白愿在浴室里把她的牙刷给带了出来,上面挤好了适当的牙膏,“先刷牙,我去给你装水过来漱口。”

    “哦。”她漫不经心的回应着,但还是被这样的举动给暖到了一下心头。

    两个人都吃完早餐过后,白愿中途接了一个电话,只是听见他在电话里面慎重的讲解着什么,顺带时间也都说好了,“好,晚上见。”

    “所以我们到底是要去哪里?”顾挽澜已经在车上问了一路,好奇心膨胀了整个心头。

    “去ss。”

    “去你公司干什么?”她的手下意识的摸到了自己的腿上,自卑心开始膨胀了起来,“停车,我不要去!”

    过去让他们都知道自己是个残废的吗?她不要,绝对不要!

    “相信我好吗?嗯?”他知道她是在担心受怕着什么,但是在他的身边,她不需要担心这些。

    “……”她紧张的盯着车窗外看,但是微微轻颤的身体暴露了她的心理状况。

    白愿一只手平稳的开着车,一只手紧紧的握住着她,想要给她传输一些安全感。

    ss集团

    厉盛看到白愿推着顾挽澜进来的时候,有些诧异,“这……”

    “前阵子出了一些意外,受了点伤,过几天就没事了。”白愿解释着。

    没有听他说自己是个残废,顾挽澜心里松了一口气,但周边异样的眼光看过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想要闪躲。

    “这是厉盛。”白愿指了指厉盛,给她介绍着。

    她莞尔一笑,点了点头,“你好,顾挽澜。”

    “之前还想说是谁把我们家白愿的心思都给勾走了,今天见到,果然是不同凡响,证明他眼光不错。”厉盛似有似无的赞叹了一声。

    “谢谢,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厉总,不知道是这么的会夸人呢。”虽说是紧张,但是在商场里习惯的一向做法,她是能够做得面面俱到的。

    “快别叫厉总,等我会还真怕你老公把我打一顿。”厉盛连忙摆着手,呵呵的笑着。

    顾挽澜回过头看了一下,果然他一脸的阴沉,仿佛可以把人给吃了一样。

    她不以为然的继续道着,“外界的人都说厉总冷酷无情,今天见到了也并不是那么一回事,我觉得挺会开玩笑的。”

    “嗯哼?”厉盛摊了摊手,觉得话肯定是不能够再所说了的,不然白愿这种记仇的性格,一定会有的是麻烦找他,“好了,我突然发现我有点事情要去忙,你们晚上记得参加宴会就行。”

    说完,他就一溜烟的不见了人影。

    “不怕了?”白愿俯下身,贴紧着她的耳边问着,有些许挑衅的意味。

    顾挽澜眯笑着眼,装作不以为然,“你知道我最大的有点是什么吗?”

    “嗯?”这个他还真是不知道呢。

    “白念总说我会演戏,最大的有点就是能装,我也这么觉得!”她的懦弱是不会轻易给外界的人给观看得到的,不管怎么样,纵使心里害怕着所有人的指指点点,她都永远是能够将背脊骨挺得最直的那一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