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三十八章:除了离开我,什么都可以

    “……”顾挽澜提起白念的时候,白愿就不是那么的想说话了,有种吃了自己弟弟的醋的感觉。

    虽然他也是很清楚的知道让她现在就将白念给忘了那是不可能的,谁让待在她身边十几年的人不是他呢,但心里就是控制不住的泛着酸。

    “用什么样的心态去看待一个人,那他看到的就是什么。”

    顾挽澜有些顿悟,“原来是这样……”

    她想到很多年前,曾经有一个女孩儿拜托自己给白念送情书,估计是太过年轻,不会顾虑到后果,自己一气之下当着那个女孩儿的面把情书给撕毁了,说她才是要嫁给白念的人,她不能够痴心妄想。

    然而那一幕就正巧被白念给看见了,从此,她在他的心目中就落下了一个恶毒的女人的形象。

    再然后苏茉莉的出现更加是她的噩梦,不得不说苏茉莉手段是真的厉害,她都已经小心翼翼的防备着她了,却还是总能够让她钻了空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她挑拨到她跟白愿之间的感情,最后碎裂。

    她在白念的心里早就被定义下了一个恶毒的称号,根深蒂固,怎么都拔不掉。

    苏茉莉同样如此,在白念心里,哪怕她做过妓.女,他仍然相信苏茉莉还是他那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

    “那你呢?”她瞳孔有些不安的看着白愿,“你看到的又是什么?”

    白愿笑了笑不语,一脸宠溺的勾了一下她的鼻子,没有回答,“我们先去办公室。”

    电梯到达到了最顶楼处,高层的员工再次看着白愿走进总裁办公室的时候,仿佛是确定了什么一样,但是现在还正是上班时间,都不敢议论的太多,心里头有什么东西都给一一的藏了起来。

    顾挽澜觉得有些奇怪,“怎么感觉你公司的人不认识你?”

    “嗯,”他点了点头,“不认识也不足为奇,毕竟我也没对外公开过。”

    “是你隐藏的好。”她勾着唇角笑了笑,“哪怕是你爸都不会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悄无声息的回了国,还成就了这么大的一个企业。”

    “ss也不能够说是我造就的,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是让厉盛打理的,如果他没有能力,ss也不会有今天。”

    “证明你没看错人,厉总说的对,你眼光很好。”她也是突然的想到厉盛刚才的那句话,说完以后发现有些不对劲。

    白愿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意,“我也觉得我眼光不错,尤其是找老婆这一方面。”

    “我从来都不吃这一套。”顾挽澜自己推着轮椅,到了整块透明的玻璃墙那,探望着,“ss果然不愧是ss,从这个角度看下去,很棒。”

    “你想要?”

    “不想。”他的话音刚落,顾挽澜就立即拒绝了,“不是我的,我不会要。”

    “我们是夫妻,我的就是你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她的身后,弯下腰环抱着她,一同看着窗外,楼下的人就如同蚂蚁一般小,“只要你开口,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真的吗?”顾挽澜一下子就笑开了脸,没等白愿回答,她转瞬冷下了脸,“只可惜,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除了离开我,什么都可以。”这是他唯一的条件。

    “可是我偏偏就是想离开你啊,我能怎么办?”她一脸的无辜甚至是无奈。

    真的不知道他是图自己的什么,一个残废,还离过婚,家里还几乎破产,到底有什么可以值得他这么死缠烂打的?

    如果不是为了报复苏茉莉,只怕她现在是死也不会留在他的身边的。

    “既然我身上有你可以利用的东西,就尽管利用好了。”白愿一眼就看破了她的心思。

    两人在这办公室一待,就是待到了下午。

    “所以现在都快晚上了,是要干什么?”见他坐在那看这电脑翻阅着文件,她只觉得一阵心烦意乱的。

    “你饿了?”白愿看了看手表,自顾自的说着,“都这个点了,是该饿了。”

    “我可不是来你公司等着吃饭的!”

    “还是说你想先上个厕所再去吃饭?”他寻思了一下,今天一天了她也没喊着说要上厕所。

    顾挽澜想到了昨晚是怎么解决生理需求的,脸上就闪过了一抹窘色,“我不想。”

    “那就去吃饭。”他刚站起来,又坐了下去,“那算了,我让厉盛顺便带回来就行。”

    随即就拨通了厉盛的号码,径直的跟他说了几个菜色,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电话已经被掐断了。

    厉盛拿着手机吃惊了一会儿,所以说他从一个总经理变成了一个买饭了的?

    “老公,你说晚上我去参加宴会要穿什么衣服啊?”苏茉莉拿着几件长裙在身前笔画着,怎么选都选不好的模样。

    白念走过去抱住就索吻了起来,“我老婆穿什么都好看。”

    “白色的这件长裙呢?”

    “好看。”

    “那我晚上就穿这件了?”苏茉莉脸上洋溢着一抹笑意,“听说今晚ss的总裁会出现呢,你说是不是真的啊?”

    “我也听说了,今晚会出席。”白念微微的蹙了蹙眉,在安城这么长时间,他别说见没见过那个人,就连他的名字都是无从得知的。

    “那我可得打扮的好看点,不能够丢了你的面子。”她撅着嘴,仿佛很欢喜的模样。

    “打扮的那么好看干什么,现在的这个样子多美啊。”他抱住苏茉莉蹭了蹭,鼻子还在她的脖颈间嗅了一下。

    “不行,我是你老婆,而你是白氏的总裁,那我就是代表着我们公司啊,当然要好看些了。”她冷哼了一声,似乎是在埋怨着他。

    他才明白过来其中的意思,“对,你可是代表着我跟公司,必须要好看。”

    “哼。”苏茉莉撒着娇的靠在他的胸前,不经意的问着,“老公,你说ss的总裁会是什么样的人?”

    白念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能有这么大的企业,多半也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了。”

    “可是我怎么听说,是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呢?”苏茉莉努了努嘴,嘟囔着。

    白愿抱着她的手一下子就收紧了几分,“嗯?你说什么?难道你老公还不够年轻帅气吗?”

    “我没这么说啊,我也只是听说而已啊。”她吐了吐舌头,生怕白念会因此生气了。

    “开什么玩笑,这么大的企业,能年轻到哪里去?”白念反而是不信,“那些都不过是外界的谣言罢了,你别总跟那些喜欢议论八卦的富太太在一起,会被她们带坏了的。”

    苏茉莉嘟着小嘴,“那人家还不是为了巩固好跟合作商之间的关系嘛,你这是说我变坏了?”

    “怎么会,我老婆永远都是这么纯洁的。”他温柔的眼神对望着,说不出的真挚。

    夜幕开始降临,顾挽澜被白愿拉去换了一身盛装,她紧蹙着眉头心生抗议,“我可以不可以不去?”

    在刚刚吃饭的时候从厉盛口中得知,他们晚上是需要参加一个公司举办的宴会,所以白愿才会想这把她一起带着出席。

    但是很明显,她不想去。

    “这么重要的日子,肯定要有你在才行。”他看了看,顾挽澜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唯一美中不住的,就是她是坐在轮椅上的。

    他抱着胸在思考着什么,最后叫来销售员,“不好意思可以换一个颜色吗?”

    “为什么还要换,就这个颜色挺好的啊。”她一向习惯了穿白色的衣裙,换一个颜色才是怪呢。

    “我不喜欢你穿白色的,把那件鹅黄色的拿过来。”他指了指一件及膝的裙子,

    “我不要,就这件吧,多少钱。”顾挽澜固执的很。

    “我说,我不喜欢白色的。”白愿双手按住了轮椅,眯着眼盯着她看,“我不是白念。”

    “!!!”她眼底充满震惊,但很快就收敛了起来,“我换就是了。”

    为什么他会知道这种事情,但是也恰恰是提醒了她什么。

    她现在已经跟白念没有关系了,她可以穿回颜色正常的衣服,而不是只有一个白的可以选择。

    衣服是白愿给她换的,虽然也有抵抗,但在他面前那是完全不管用的。

    再次出来的时候,她看着镜子中的那个人的时候,仿佛都吃了一惊,“这是我?”

    她都不知道,自己还可以穿上除了白色以外的裙子。

    “很美。”白愿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不忘在后面加了一句,“以后我不希望你穿着白色的衣服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为什么?”

    “因为你穿白色不好看,难看至极!”说完,他一脸嫌弃的模样,仿佛是真的很难看一样。

    她只能陪着苦笑了几声,“是吗?我都没发现。”

    苏茉莉挽着白念的手臂趾高气昂的进了晚宴所在的大厅,由于这个是公司的晚宴,再加上有各个公司的人接收到邀请赶来,宴会的地方大的厉害,让苏茉莉不禁赞叹了一声,“哇,今晚的阵仗这么大的吗?”

    不过她心里都还是美滋滋的,幸好自己打扮的漂亮了,不然可就是丢人了。

    “那是当然了,ss的总裁从来就没露过面,今晚说是要公开身份,业界里好奇的人多了去了,当然要捧场了。”旁边的一个人回着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