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四十一章:谁能来救救她?

    “你不要以为你可以有几个公司供她玩乐的!”

    “那也是我的公司啊,你瞎操心什么,好好管好你自己,别把你继承爸的公司弄垮了就行。”

    不得不说白愿说话是真的一针见血,一下子就戳到了白念的痛点。却又无法反驳,白愿说的并没有错,他是白手起家,而自己却是依靠着白展宏退位了以后才继承的公司。

    说本事,他比自己厉害的多,白氏在安城这么多年都没能够比得过他才开了几年的ss。

    “不识好人心,我就看着你怎么被这个女人给玩的!”白念见说不过,甩了甩手,转身就走。

    苏茉莉叫了一声白念,他没回过头,“大哥,真不好意思,阿念也是关心你而已。”

    “还不跟上去?”白愿撇了一眼被带上的门,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

    她脸上一阵难堪,追了出去。

    “阿念你等等我啊。”见跑不过,苏茉莉佯装着脚崴了一下,“哎呀!好疼!”

    果然听见声音后的白念,立即调转回头,查探着她所捂住的地方,“怎么样,有没有事?”

    “我没事。”她摇了摇头,“你别走那么快。”

    两个人在楼梯处拖延了好一会儿的时间,路过的一个人瞧见了白念,“白总,原来你在这啊,我刚刚听说了,原来ss集团的总裁是你大哥啊,真是年轻有为啊。”

    “那李总是在说我没所为吗?”他问的尖酸刻薄,原本只是想着说声客套话的人立刻止住了嘴,最后不了了之。

    “我今天才发现你说话这么毒辣。”顾挽澜盯着他所有所思的道。

    “我这是护妻心切,你难道会不知道?”他若无其事的凑近,鼻子几乎蹭上了她的鼻翼,顾挽澜瞬间把脸给别开了,“刚刚才知道。”

    “场也出过了,我们回家。”今天只不过是个开场白罢了,好看的戏,是在后头的。

    “你说,如果我真的是个祸害,那你要怎么办?”白愿的手刚刚覆上轮椅,就听见她有些无力的声音问着。

    “那就尽管祸害好了,最多我就当个活该的。”

    翌日,白家二老通过了新闻这才知道白愿竟然是ss集团的总裁,再加上他竟然对外公布了顾挽澜就是她妻子的消息,现在整个安城都知道了这个事实。

    白展宏差点没被气的背过去,连忙就让白母去联系了顾挽澜。

    清晨的睡梦还没苏醒,就被急促的电话声给吵醒了过来,顾挽澜摸索了一下桌面上的手机,接听了起来。

    “喂,澜澜吗?”白母不确定的声音在那头传来。

    一听见白母的声音,顾挽澜的瞌睡虫一下子就烟消.魂散了,胡乱抓了一把头发,环顾了一下四周房间内都没有白愿的踪影了,但是现在也是顾不上那么多的,急忙回应着,“妈,怎么了吗?”

    “给我听。”见白母一个劲的在那磨磨蹭蹭的,白展宏显然是没有了什么耐心,“顾挽澜,你那天答应过我什么!你说你同意离婚的,现在呢,不仅仅没离婚,全安城都知道你是阿愿的妻子了!”

    “爸……”她抿着唇,显得有些疲惫,还没来得及继续说话,就被白展宏给打断了,“你不要叫我爸,我先前是念在跟顾家那么多年的交情才会这么的和气,但是你给我的结果让我很失望!”

    “你说话别这么狠,澜澜不是那种女孩儿。”手机那边传来白母帮腔的声音,让她心头一酸,这才找到了一丝的安慰感。

    她长呼了几口气,缓和了一下情绪,郑重其事的道,“我知道是我食言了,不管你们是怨恨我也好,责骂我也罢,很对不起,这婚,我不能离!”

    至少现在不能,苏茉莉还没有为撞到了她的事情付出代价,她怎么可能会甘心!

    “你说什么!”白展宏声调提高不少,可以听的出来生气的程度。

    “我不会离婚的。”话刚说完,她迅速的挂断了电话,紧紧捂在手心,仿佛是在害怕着下一秒就会震动起来一样。

    “咔嚓……”白愿正好进了房间,看着她有些神色慌张的模样,“怎么了?”

    “没……没事。”她将手机给压到枕头底下,扯出了一抹干笑掩饰着。

    白愿很明显的察觉到了丁点的不对劲,但是见她执意不想说的模样,就没有强求,“下去吃早餐吧。”

    “你还没去公司?”他昨天可是才跟公司里的人宣布了自己的身份,今天就不去公司了,说不过去啊。

    “等你一起啊。”

    “哈?”她一头雾水,“等我?”

    “难道你觉得我会放心让你一个人在家?”

    “但是我为什么要去你公司,我不想去。”她顺势躺了下去,将被子扯的蒙过了脑袋。

    白愿怎么可能依着她的意思,轻易的就将她从床上给捞了起来,“好老婆就跟着我一起去吧。”

    经过了几番折腾,顾挽澜终于是被迫的跟着他到了公司。

    他跟白愿前脚到了公司,后脚,白展宏就带着白母一块的到了公司里,“总裁办公室在哪里?”

    “请问您找总裁是有什么事情吗?”前台小姐被这稍微强大的气场给威慑到了,回答的声音都是诺诺的。

    “爸爸找儿子,还需要是什么事情吗?”白展宏阴冷着脸,看了一眼电梯,“几楼?”

    “九十九层。”

    总裁室的门被白展宏用力的推开了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满脸为难的秘书,“这里不能够随便进去的!对不起白总,我拦不住。”

    “没关系,出去吧。”白愿看了一眼进来的人,招了招手,示意着退下。

    “爸,阿姨,你们怎么啦了。”白愿说话的时候,顾挽澜的手下意识的握紧了轮椅的轮子,准备跟着叫一声。

    白展宏立即就打断了来,“白愿,我先不说你什么时候成了ss集团的总裁,你告诉我,为什么不离婚!”

    “我结婚的事情,什么时候你也管了?”白愿丝毫不以为然,不紧不慢的坐在茶几上抿着茶。

    “如果说先前是我的偏见,我认了,她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女人,可是你难道不知道她现在是个残……”

    废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白愿及时的呵斥了一声,“爸!这是你应该说的话吗?”

    “老公,阿愿你别生气,你爸也是为你好的。”白母在他快要勃然大怒的时候赶紧劝阻了一声。

    “我残废了是吗?”顾挽澜不怒反笑,“对啊,现在的我,就是个残废!”

    “滚出去!”白愿攥紧的拳头已经是青筋暴起,“白展宏,你最好趁着我还好说话的时候,立马给我离开!”

    “我是你爸!”

    “我爸早就在我妈死的时候跟着一块死了!”白愿同样是暴跳如雷的回击着。

    “你!”白展宏话没说完,只觉得一口气上不来,捂着胸口就往地下滑落了下去。

    “老公!”白母惊慌的喊着,然而白展宏翻了翻白眼,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没了反应。

    顾挽澜也是被吓到了,拉着白愿就过去查探着,“快!去医院!”

    医院内,几个人噪杂在走廊里疾走着,白母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滑落,一直在叫唤着白展宏的名字。

    看着他被送进了抢救室,差点就崩溃的晕厥了过去。

    白愿看着哭的几乎不能喘过来气的白母,面上却是丝毫的神情都没有,顾挽澜想要叫白愿去安慰一下,最后想了想,还是自己推着轮椅过去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想要给她传输一点的安慰。

    “麻烦谁去缴一下费用?”护士问了一声,白愿回着,“我去吧。”

    白念跟苏茉莉在路上听到了白母的电话也慌慌张张的赶了过来,“爸呢?”

    “在抢救室里。”顾挽澜替代着白母回应了一声。

    白念的瞳孔陡然就收缩了起来,一脸的戾气,“我说什么来着,你就是存心过来祸害我们一家的!”

    “……”此时白愿正好不在这里,顾挽澜只有自己一个人,干脆就不说话。

    “你是哑巴了吗,我哥在的时候你的气焰不是很嚣张吗,怎么现在不敢出声了?”

    “你们是过来存心吵架的,还是担心你爸的?”白展宏还在里面抢救,她不想跟他们发生争执。

    “不要你假惺惺的在这守着,赶紧滚出这家医院!”白念说着就粗鲁的动手推了一把她的轮椅,她没稳住就撞到了墙上去。

    苏茉莉连忙过去将轮椅给扶稳来,“挽澜姐,你还是先回去吧,阿念他现在情绪有些不稳定。”

    “……”顾挽澜不明白,她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阿念,挽澜姐自己不方便,我送她出去打了车再回来等爸出来。”说着,就推起了轮椅,往楼梯口的地方走了过去,“苏茉莉你想干什么!我不走!”顾挽澜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想要用手去死死的抓住轮子但是都不管用的往前行着。

    白念寻思了一下,心里就算是再怎么生气,也不想要让她们一起独处,便跟了上去。

    到了楼梯口,苏茉莉捂住了嘴一脸的诧异,“啊,原来这里不是电梯啊,走错了,不好意思挽澜姐我现在就倒回去。”

    忽地,苏茉莉蹲下身子,贴紧着顾挽澜的耳朵,“你说,要是我跟你从这里摔下去的话……”

    “!!!”顾挽澜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的看着她,下一秒,就听见苏茉莉自己呼喊了起来,“挽澜姐,不要!救命啊!”

    听到了喊叫声,白念加快了脚步,苏茉莉双手用力的扯着顾挽澜的轮椅,想要连同着一块掉下去,顾挽澜心下一着急,用力的挣脱着,但是在白念的眼里看来,顾挽澜却是正在用力的将苏茉莉往阶梯下面推着,“你放开!”

    顾挽澜怎么也挣脱不开,愣是跟她纠缠了起来,求救的目光在周边迅速的环顾了一圈,谁能来救救她?

    一个熟悉的身影让她仿佛看到了救世主,但是呼救的话还没喊出来。

    苏茉莉看到白念的身影,脸上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意,连着顾挽澜连人带车的滚落到下了楼梯,最后映入眼帘的是白愿那张着急的面孔,“嘭,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