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四十二章:是她推我下楼,要害我孩子!

    “顾挽澜!”白愿几乎是冲上去的,用力地推开了错愕住的白念,但是速度再快,手掌触碰到的只有一抹空气,什么都没有抓到。

    疼,顾挽澜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像是被碾碎了一样,疼的几乎让她窒息了一样。

    耳边在临昏迷之前,听到的是苏茉莉充满着自信的声音,“你完了!”

    “茉莉。”同样是白念焦急的声音,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跑下了楼梯,四目相对。

    “大哥,如果茉莉有什么事情,我不会放过顾挽澜的!你休想再护着她!”白念怒红着一双眼,那副神情就像是要把顾挽澜给活生生给啃了一样。

    白愿丝毫不畏惧的回击着,“同样的话,我还给你!”

    上一次的车祸的事情还没完,这一次苏茉莉竟然还敢当着他的面这么直接的想要陷害顾挽澜,他不是瞎子,刚刚分明就是苏茉莉在用力的拉着顾挽澜的轮椅,想要拖下去,顾挽澜不过是在挣扎罢了。

    白念愤愤然的抱着苏茉莉就朝着医生那跑了过去。

    白愿不敢相信她明明前几分钟还是好好的在他眼前,现在就奄奄一息了。

    也幸亏楼梯并不是很高,十个阶梯,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顾挽澜是坐在轮椅上的,导致摔下去的时候,磕的地方范围很大,索性都是一些皮外伤,严重一些的就是脑袋磕破了,所以导致出现了脑震荡的现象,才会陷入了昏迷状态。

    “看来你老婆惹的仇恨真是不少。”陈少华一遍检查着一边喃喃自语。

    “严重吗?”他此时也根本就无暇理会他的冷嘲热讽,担心的只有顾挽澜的安危而已。

    “还行,反正腿也是没直觉的,其他伤口都是磕磕碰碰的,让她睡一觉吧,你爸那边不是还在抢救吗?”陈少华提醒了一声。

    “嗯,帮我照顾好她,醒了通知我。”

    陈少华拍着胸膛向他保证着,“放心,保证把你老婆照顾的周到的不行。”

    白愿也不想跟他墨迹下去,重新的跑回了白展宏所在的抢救室门前候着。

    苏茉莉其实摔的不重,找到医生后没过多久就苏醒过来了,就是手脚上多了一些明显的淤青,顾挽澜是垫在她身下的,她自然是磕不到脑袋,毕竟她再怎么傻也是不会用自己的命去拼的。

    包扎过后,白念原本想让她休息一下的,但是她就是固执的很,“现在爸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你让我怎么安心在这躺下呢?”

    “茉莉,刚刚顾挽澜为什么要把你给推下去?”白念突然一脸正色的问了起来。

    刚问完,她赶紧低下了头,眼泪扑簌扑簌的就在眼眶里掉落了下来,“我不知道那边是楼梯而不是电梯,正准备调回头的时候,挽澜姐就把我给叫住了,估计还不知道我已经小产了的事情,以为孩子还在,然后就说是受够了我的这副软弱的不行的一面,又说我不该怀着你的孩子,上一次没能够成功让爸妈逼我把孩子打了,这一次就一定要弄掉我的孩子……”

    “顾挽澜!”白念用力的握着拳砸在了桌面上,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她这分明就是故意伤害罪!我一定要告她,这么恶毒的事情都干的出来。”

    “算了吧,阿念,都是我们亏欠了挽澜姐的,我们不该背着她在一起那么久,我想她也是接受不了一时糊涂才这么做的。”

    “这就可以成为她要害人的理由?如果你肚子里的孩子真的在的话,那她岂不是心肠恶毒到连一个还没出生的孩子都不放过?”

    “都是我的不对,如果我不出现在她面前的话,或许她也不会这么大的怨气,我以为她现在跟大哥结婚了,就不会这么做了,但是……阿念,我好害怕。”她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了白念,哭的肝肠寸断,让人好不疼惜。

    “茉莉,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绝对不会了!”他一脸心疼的看着她身上的拿着淤青伤痕,对顾挽澜的恨意又是加深了几分,只差没活生生的把她的皮肉给扒掉。

    “我们还是去看看爸爸现在怎么样了吧?我的事情先不要管那么多了。”苏茉莉连忙擦拭着脸上的眼泪,哽咽着道。

    “好。”

    苏茉莉挣扎着也要起身,“我也去。”

    “好吧,但是要是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白念盯着她看,脸上充满了担忧的成分。

    两个人赶到的时候,白愿却已经是早早的就在那守着了,看到他们两个人,脸上的神情冷若冰霜。

    白念有些不顺气,“大哥,那个女人害的茉莉这副模样,你一句对不起都不说?”

    “……”白愿只是冷笑了一声,看着抢救室的门将他视若无睹。

    “阿念,怎么回事?”一直在这守候着的白母一头的雾水,不解的问着。

    刚刚她就发现了白愿他们突然都没了人影,但是刚刚一门心思都放在了白展宏的身上,就没怎么理会他们。

    但是现在白展宏这都进去了几个小时了,他们才出现,然而苏茉莉的身上还一身的伤痕,她当然是想要问清楚一些事情。

    “妈,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顾挽澜这个女人不简单,刚刚茉莉好心想要把她送出去,结果她竟然要害茉莉,把茉莉推下了楼梯!”

    “什么?”白母顿时吃惊的很,虽然说她是对苏茉莉是讨厌极了,但是她也从来都没想到过顾挽澜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呵,大哥,那个女人可是说了,要害的不只有茉莉一个人,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了苏茉莉的话,白念现在说话都是十分的有底气的。

    “孩子呢?”白愿轻描淡写的撇了一眼苏茉莉的肚子,那抹寒光让苏茉莉为之一凉,下意识的护住了腹部。

    “对啊,那孩子呢?”白母心里跟着慌了一下,不管怎么说,孩子也是一条命来的。

    提起了孩子,苏茉莉躲到了白念的身后,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像是很难受的样子,白念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解释着,“妈,其实我没告诉你们,茉莉的孩子上个月我带她回家的时候……”

    “别说了!”苏茉莉嘶吼了一声,“什么都别说了。”

    尽管是这么说着,但是她脸上滑落不断的泪水却是在告诉着所有人,她如今有多么的委屈。

    白念也是心头一阵难受,“茉莉怕你们内疚,一直死活不肯让我说,但是我今天非要说出来,你们一直都这么抗拒着她,但是妈你知不知道,那天她帮我挡了爸砸我的那个烟灰缸,导致孩子……没了。”

    “这是真的吗?”很显然,白母似乎对于苏茉莉屡次作.奸.犯.科的的举动充满了不信任。

    “笑话!”白愿摇了摇头,充满了讥讽的以为。

    白念看不过去就要发作了起来,“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那是我的亲生骨肉啊!”

    “那真的是你的亲生骨肉?”白愿一脸质疑的神情。

    苏茉莉心底咯噔了一下,但脸上的慌乱很快就一闪而过,“你这是我的孩子不是阿念的?这怎么可能啊!”

    “不管你们怎么想茉莉,但是你们这一次是真的过分了!”白念一副誓死要保护着苏茉莉一样,“大哥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了,顾挽澜,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好啊!”正合他意,“尽管来,我会一点一点的把你的眼睛给洗干净,让你知道你到底看到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别吵了,现在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吗?”白母一脸的惆怅,心里一个劲的担忧着白展宏,根本就无暇心思来管顾了。“不管怎么样,有什么事情,都等你爸出来了再解决。”

    话音刚落,抢救室的门正好打开了来,她连忙的迎了上去,“医生,我老公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脸上的口罩,“病人是急火攻心的,所以才会导致间接性的休克这种状况出现,以后还是希望你们不要太过刺激他的好。”

    “好,真是谢谢你了医生!”听到白展宏平安无事的消息,所有人这都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等将白展宏给推进病房,白愿看了看床上那个苍老的男人,也说不出是开心的多,还是悲痛的多,不管怎么样,那件事情他现如今都还是历历在目,日日.夜夜的魂牵梦绕着,让他不得安宁。

    “妈,到底爸为什么会突然就生气成这样?”白念冷不丁的问了一声。

    白母一脸为难的看了一眼白愿,白念立即就可以反应了过来,声声质问着,“白愿,你说你针对我也就算了,你还把爸给气的进医院了,你回来干过什么好事吗?”

    “我先走了。”白愿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转身就要离开。

    他一个箭步的冲了上去拦在了门前,“不把话说清楚不准走,你是不是着急想去看那个贱女人!”

    白愿半眯起了眼,那一瞬间眼神凌厉的让白念觉得就像是一把刀子朝着自己的身上刺来,随后只看见他那一直用力捏紧的直冒青筋的拳头,狠狠地往他的颌骨上砸了过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