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四十三章:做吧,你不是想要吗?

    “嘶!”耳边传来的是白念疼的呲牙咧嘴的声音,仿佛没反应过来白愿会动手一样,捂着伸出血丝的嘴角震惊的看着他。

    “啊,大哥你干什么!”苏茉莉一惊一乍的,但是身体却是僵在了原地,愣是不敢上去。

    白愿回过头,一个冰冷到了极点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陡然她后退了几步,不敢说话了。

    在看向白念的时候,只见他朝着自己扑了过来,他灵敏的闪躲开来,白念就扑了个空,摔在了地面上。

    白母立刻心疼的过来将他扶了起来,“有什么话不能够好好说吗?非要动手吗?医生刚刚才说你们爸爸不能够受刺激,你们就开始打架了。”

    白愿无所谓的冲着白念嗤笑了一声,带着浓重的警告的意味,“我说过,我听见你说她的一句不是,我就打一次!”

    说完,门口已经没有了人的阻拦,他通畅无阻的将门给拉开,再重重的带上。

    白念摸了摸嘴角的血迹,只觉得口腔里都是腥甜的味道,死死的盯着白愿刚才所站着的位置。

    听见门的声音响起,陈少华一看,果然是白愿回来了。

    “你们家老头没事了?”

    “嗯,去帮我查一下苏茉莉有没有做过人流之类的,最近一个月的记录。”他还特地的连同日期都明白的说了出来。

    “放心,这个还不简单吗?”只要他开个口,哪一家医院会不给他面子啊?

    “她还有多久醒?”担忧的视线停驻在病床上的顾挽澜,陈少华看了看手表,“这个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好好陪着吧。”

    陈少华走后,白愿这才坐下。

    最近连连遭遇到不测的顾挽澜脸色苍白的可怕,他刚刚的将手伸出去,想要替她弄一下额前的碎发,正当触碰到的说话,她的眼睫毛动了动。

    白愿立即将手给收了回去,顾挽澜的眼睛都还没睁开,手就已经先摸到了头上,疼痛的感觉让她发出嘶的几声。

    “很疼?”他关切的问着,将她的手轻轻的拿开,以免她碰到自己的伤口。

    “我……”她恍惚了一下,“苏茉莉呢!”

    “管她干什么,你自己都还躺在这。”白愿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脑袋还疼吗?”

    “你看见了对不对!”顾挽澜愣是没回答他的问话,神情紧张的抓着他的手问,“告诉我,你是不是看到了,是她拉我下去的,我没推她!”

    她知道苏茉莉就是一心的想要诬陷她,她也真的是不明白苏茉莉到底跟自己有多大的仇恨,白念她也得到了,现在她也是名正言顺的富太太了,为什么还要像个鬼一样的死死纠缠着自己不放?

    车祸的事情或许她竟然见到自己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真应该说她的演技太过好了吗?

    “我看到了,你不要激动,嗯?”他冲着她点着头,示意着让她平复一下心情。

    “是她想要冤枉我!”她想要得到他肯定的语气。

    “我都知道,我也都看到了。”

    “真的?”她瞳孔里仍然是充满了不安的成分,白愿顺势轻轻的挑起了她的下巴,就堵了上去。

    没有来得及反应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亲上自己,瞳孔里的不安,瞬间就替换成了震惊。

    暧昧的气氛在空气中蔓延着,她被雷了个措手不及,只看见他唇边挂了一抹邪魅的笑意,宠溺的在她鼻子上勾了勾,“上次不是告诉你,接吻要闭上眼睛的?”

    “你!”她又羞又恼的,用手背擦拭了好几下嘴唇。

    “亲都亲了,还擦什么。”他那炙热的眼神,让她觉得被吻过的薄唇还能够感受到他刚才残留下来的余温,开始蔓延着滚烫至全身。

    “我相信你。”他没有预警说出来的这句话,让她心底一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为什么?”

    通常不管是看到了苏茉莉跟她,都总会觉得苏茉莉一定是会被她欺负的那一个,从苏茉莉跟白念在一起以后就是如此,周边的人都说她泼辣狠毒,只要苏茉莉出了事情,就一定是她的锅。

    但是白愿却是不一样,他第一次见到苏茉莉的时候就是毫不顾忌的偏向着自己,就仿佛事情就算是她做了,他帮的也依然是自己。

    “夫妻之间的信任还需要问为什么?”他撇了撇眉,怕她不相信,又补了一句,“我不相信你难道去相信外人吗?”

    “能抱抱我吗?”她现在继续要安慰,冲着他撒娇的模样张了张手臂。

    第一次被索抱,白愿有些受宠若惊的模样,但还是拥了上去。

    顾挽澜一下子收紧了手臂,将脑袋埋了起来,闷声道,“谢谢你。”

    谢谢他无时无刻的维护着自己,谢谢他哪怕自己是个残废,他也没有舍弃自己,谢谢他,相信了自己。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无所畏惧了,哪怕这个时候白念为了苏茉莉找上门来,她都不会害怕了。

    “爸怎么样了?”也不知道维持着这个姿势有多久了,顾挽澜这才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

    “说是不可以受刺激,别的就没什么了。”他风轻云淡的描绘着,但是顾挽澜知道,不可能只是这么简单的,但是他既然说出了重点的这个来,自己也不会轻易的再见白展宏了,只能够是有多远躲多远了。

    “哦。”她回答了一声,就算是知道了,“你折腾了一天了,累不累?”

    “累了我也躺床上?”他眯了眯,看着病床上空出来的好大一块空位。

    “嗯。”她格外诚恳的点了点头。

    既然自己老婆都这么说了,他要是还不躺上去算是男人?一溜烟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已经把鞋子都给脱了一同的钻进了被窝里,将手臂探近了她的脖子下,一把将她环抱住。

    顾挽澜身形一僵,顿时不敢乱动了,支支吾吾的道,“你抱着我干什么?”

    “抱着你才好睡觉。”说完,他还将脑袋抵在了她的肩上,身体也是贴紧了几分她的后背。

    她动了动腰,“可是我有点不舒服。”

    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么紧紧的抱着自己睡觉,她觉得浑身都难受了起来。

    “别乱动了!”耳边传来他沙哑的声音,似乎是混杂了一些什么进去,听着有些怪异。

    很快,她终于是明白了过来为什么了,后面有着一个坚硬挺直的东西正抵着自己,如果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什么的话,才是可怕。

    “要不你下去吧。”虽然知道这很不厚道,可是她也是在担心他一直这样会憋坏了。

    白愿闭着的眼睛都没睁开来,漫不经心的说,“就这样吧,没事的。”

    没事?她有事啊!这么一个东西抵着她能当作什么都没有?

    “睡觉!”见她一副不安的模样,他严肃的板着脸说了一声。

    “哦。”她抿了抿唇,也不接着问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寂静的很,但是两个人的呼吸声却都是杂乱无章的,白愿将手臂收紧了几分,两个人紧紧的靠住,随后深呼吸了一声,顾挽澜也跟着心里一紧。

    白愿知道她是在紧张,但是这也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住的,暖香在怀他要是没半点反应是不可能的,“睡吧,我说过不会强迫你的。”

    没有听到顾挽澜的回应声,他显得有着紧张。

    顾挽澜忽地,像是坐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侧过头,白愿本来就是睁着眼的,没想到她会忽然回头,但还是淡定的对视了上去。

    漆黑的夜里,顾挽澜觉得他的眼睛就像是一双黑曜石一样,在黑夜中都可以立刻发现得到。

    “白愿,我们做吧。”她抿了抿唇,道。

    抱着她的手僵了一下,白愿微微的蹙着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我们或许可以试一下。”她是认真的,从来都没有这么的认真。

    可以说是突发奇想,听到他刚刚的那句话,这是自己做出的第一反应,“做吧,你不是想要吗?”

    “你确定?”他狐疑的问着,似乎是没有半点预料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但你要是不想就算了。”说完,她正打算重新把头给扭回去,毕竟维持这个姿势很难受,脖子都酸了。

    白愿好不容易等她松了口,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过她,他翻了一个身,欺.身而上,双手撑在她的面前,盯着她上下起伏着的胸前,又问了一遍,“你真的确定?”

    她用力的点了几下头,还不等对的那个字说出口,白愿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掠夺着她脑中的氧气了,就像是一头没有交过欢的野兽一样,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够让她舒服一些,就只会两个字,啃,咬!

    弄的顾挽澜微微的蹙了蹙眉,但是也没多疼,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丢弃在床底下了,她能够感受得到自己的身体逐渐的滚烫了起来,甚至是越来越红。

    白愿看着她的模样,轻轻的笑了笑,“不要紧张,放轻松一些,嗯?”

    他的话就像是带了魔力一样,渐渐的她觉得整个身体都软成了一滩水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