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四十五章:酒里被下了药

    “茉莉姐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正所谓拿人手短,苏茉莉既然找上了自己,还给了那么多好处,绝对不会是那么简单,她也算是聪明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苏茉莉满意的点了点头,“我也是看你够聪明,才把你找出来的。”

    “难得茉莉姐记得我,我当然是义不容辞的。”刘晴莞尔笑了笑。

    苏茉莉看了一下周围,压低着声音道,“找个地方坐着谈。”

    她可不愿意在这么多人的商场里站着跟她聊天,正好附近有一家咖啡馆,刘晴尾随着她跟了进去,冲着服务生眨了眨眼,“小哥哥来两杯咖啡,谢谢。”

    服务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点了点头就连忙跑去点单了。

    “这么久没见,你勾搭人的本事还是不小啊。”苏茉莉抿了一口刚才服务生递上来的水,淡淡的开着口。

    刘晴也是谦虚的笑了笑,“是吗?这可都是跟茉莉姐你学的啊。”

    “废话少说,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说完,苏茉莉从一直提着的手提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一沓红色的钞.票。

    看到钱,刘晴的眼睛立刻绿了起来,就像是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垂涎着,“茉莉姐想要帮什么忙尽管说,我一定帮到底!”

    “很简单,前阵子的新闻看到了吗?”她挑了挑眉,“ss的总裁是我老公我大哥,但是偏偏他娶得老婆让我很不满意。”

    “是你认识的?”刘晴狐疑的问着。

    苏茉莉重重的将水杯给重新的放了回去,眼神瞬间便的狠辣了起来,“当然!他竟然娶了我老公的前妻,这就意味着我还得叫她一声大嫂,她也真是白日做梦!”

    “那想我怎么做?”刘晴不管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有多么的复杂,只要自己有钱收就好了。

    “现在安城的人不都是在说她一个残废竟然可以有那么好的一个老公吗?”她所有所思的说,“那就毁了白愿那好老公的形象!”

    “你是让我去勾.引你大哥?”刘晴颇为有些吃惊。

    苏茉莉点了点头,“你要是被白愿看上了的话,下半辈子打断了腿都不用愁得,不成功也没关系,你照样可以拿着我给的这笔钱。”

    “你这……是让我出.卖肉.体啊?”刘晴捂着胸口一副为难的模样。

    苏茉莉蔑视了她一眼,带着浓重的嘲讽意味,“行了,在我面前还用的装吗?本来就是卖的,我这是在给你机会!”

    “哎呀,茉莉姐我就是在开开玩笑嘛,但其实说卖……谁有你厉害啊。”刘晴掩着嘴笑了笑,带了一丝挑衅的意味。

    “你!”苏茉莉有些急火攻心,但是想了想她还有利用价值愣是没发作,将钱塞到她的手里,“时间地点我到时候通知你。”

    “好的,谢谢茉莉姐关照!”刘晴满心欢喜的将钱给收了起来,这个时候服务生正好把咖啡给端了上来,刘晴站起身在服务生脸颊上猝不及防的就亲了一口,“咖啡请你喝了,再见。”

    苏茉莉像是习以为常一样,端起属于自己的那杯咖啡浅浅的抿着,白家的女主人,只能有一个!

    不然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好说歹说,这几天白念一直跟着白母轮流的在医院照顾白展宏,忙得不可开交,苏茉莉调查过了今天的一个宴会,白愿一定会出席的。

    毕竟这也算的上是ss集团的一个重要客户举办的生日会,他也才刚刚接手生意,当然是不会拒绝这一次的机会了。

    果然是不出所料,苏茉莉端着一杯香槟,站在二楼的扶梯上一直盯着门口,很快就看到了白愿的身影,身边更加没有顾挽澜,她的心里是更加欣喜了几分,一口就干完了那杯香槟,踩着尖细的高跟鞋往楼下走去。

    “大哥,你怎么也来参加这个宴会了啊?”苏茉莉莞尔笑着,甜甜的叫了一声。

    白愿微微的蹙了蹙眉,她怎么也在,他也是预料着过来打声招呼就回去了的所以才没连同着带顾挽澜一起来,害怕把她给累着了。

    “大哥?”见他没有回应,苏茉莉又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正好举办晚宴的主人出现了,听见苏茉莉叫了一声白愿大哥,有些吃惊,“怎么白总是苏小姐的哥哥吗?”

    苏茉莉摇了摇头,解释着,“不是,是我丈夫的大哥,那也是我大哥了。”

    林祥明了的点了点头,“我就说嘛,安城能有几个姓白的啊,原来是一家人!”

    “今天我老公忙了一点,让我代替来出席,这不没想到这么巧,大哥也在这。”苏茉莉一个劲的套着近乎。

    白愿脸上一直都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也不说话,让人有些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白总今天能够赏脸来,我都觉得蓬荜生辉了。”

    “哪里哪里,难得我这么一个小辈还劳烦您亲自打电话邀请,我当然是要来的。”

    “招呼不周,你们都自便,我先去跟别人打个招呼,回过头在找你好好聊聊。”

    “好的。”他绅士的点了点头,找了一个寂静的阳台坐着。

    苏茉莉也是跟了上去,“大哥,挽澜姐怎么没跟着你一起来啊?”

    “你这么想她吗?”白愿不理会的喝了一杯酒。

    她笑了笑,坐在了旁边,“我就是关心一下她前几天的伤势怎么样了而已。”

    “托你的福,现在很好。”他的字字句句都是尖酸刻薄的,听着让她很不舒服。

    没过一会儿,她眼底噙着眼泪,伸手擦了擦,“大哥,那天你不是也看见了吗?挽澜姐要害死我的孩子,你干什么总是这么袒护她?”

    “真幸好你孩子早没了,不然我还真希望那天摔你个大出血,”他也不怕苏茉莉会生气,径直的就说了。

    苏茉莉脸上闪过了一抹愠色,咬紧着牙关,最后低泣着,“为什么你对挽澜姐这么好,对我就这么不待见?”

    “噗!”白愿突然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苏茉莉你有病吧,我不对我老婆好,对自己弟弟老婆好?”

    “我不是那个意思。”她慌乱的摇着头,一脸的真挚看着白愿,“我们怎么说也是一家人,为什么非要这么的针锋相对呢?”

    “我跟你可不是一家人。”他努了努嘴,“苏小姐快进去吧,我想在阳台呼吸一下清新空气,但是你这身上的香水快能熏死人了。”

    “过份!”苏茉莉气的跺了跺脚,“虽然你不喜欢听,但我还是要提醒你的,挽澜姐真的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一定要小心啊,总有一天你会谢谢我的提醒的!”

    “滚!”他已经是忍耐到了极限,如果她不是个女人,自己早就动手打了。

    苏茉莉愤愤然的甩身离去,出去的时候正好撞上了给白愿送酒的服务生,她眯了眯眼,叫住了那人,“等等。”

    “请问小姐有什么需要的吗?”服务生毕恭毕敬的问着。

    她的手有意无意的探进了自己的包里摸索着什么,露出一抹纯真的笑意,“我也想要一杯酒。”

    “小姐想要什么酒?”服务生也没心生怀疑,一问一答。

    “我自己拿。”在伸出手的时候,指甲缝里沾着什么白色的粉末,趁着服务生没注意的时候弹了进去,顺利的做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以后,她举着酒杯冲着服务生道了一声,“谢谢。”

    她没有离开,反而站在原地拿着酒杯优雅的晃悠着,等着服务生把酒给端去阳台,眼角的余光有意无意的瞥向白愿所在的位置。

    白愿也没有防备,顺手的就拿起了那杯威士忌,正中下怀,她刚刚就是特地的出去看了一下白愿喝的是什么酒,所以刚刚下了药的酒只有威士忌,还真是让她给猜中了。

    她有意无意的跟着身边的人搭话,看着白愿将那杯威士忌灌入喉间的时候,一抹得逞的笑意蔓延到脸上,她道了一句歉,“不好意思,今天有些不舒服,改天再聚。”

    她知道等会白愿就会很难受了,自然就会离开宴会,她先行一步的到了停车场候着,刘晴看到苏茉莉下来,便走了过去,“人在哪?”

    “就快下来了,你着急什么?”苏茉莉白了一眼。

    白愿蹙了蹙眉,觉得浑身开始燥热的很,解开了几个衣服的扣子,但是根本就不管用,原本是凉风习习,但是突然之间感觉吹过来的风都是燥热的,像是有着一把火在体内燃烧着一样,怎么也消散不下去。

    刚开始还能够忍受,但是慢慢的到了后来,逐渐的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异样,桌面上赫然摆放着的酒杯映入了他的眼帘。

    他拿过鼻尖嗅了嗅,两个酒杯里的味道虽然都是差不多,但是仔细一闻,总能察觉出一些不对劲的,酒里难道被下了药了?

    不容脑袋做出过多的想法,体内的细胞似乎是在叫嚣着什么,他浑身紧绷的很,立即就站了起身,往停车场走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