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四十六章:想死在这该死的温柔乡里

    白愿没想到药劲来的这么强大,走路都开始有些踉跄起来。

    真是该死,没想到会被苏茉莉给摆了一道,他早该知道苏茉莉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她就是故意看清楚自己在喝的是什么酒,才好挑来下药。

    他来都没来得及跟今晚宴会的主人公打招呼,已经径直的到了停车场内。

    刚刚走到车旁,突然也不知道哪里冒了出来一个女人,突然的就将白愿给抱住,“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我知道错了,你别走。”刘晴趴在他的后背上,开始一个劲的哭了起来。

    苏茉莉躲在一根大柱子的身后,拿出手机拍摄着此时此刻正发生在眼前的一切事务。

    “你是谁!”白愿脑袋有些昏沉,用力的掰开刘晴抱住自己的手问,一双眼睛不安的在她身上不断的打量着,仿佛要将她给看的个透彻一样。

    “你不是想要我吗?那就要吧,我可以给你的。”刘晴突然又握住了他的双手,整个身体往上凑着,一心想要将他给拿下一样。

    “滚开!”白愿一脸戾气的将她推倒在了地上,嘴里不听的嘟囔着,“你不是她,不是。”

    “是谁啊?我是顾挽澜啊。”刘晴按照着苏茉莉的吩咐来说着话,双目噙着满满的爱意,“老公,你难道喝醉了,认不出来我了吗?”

    顾挽澜,他又是睁了睁眼,摇着头,“不是!”

    “老公……”刘晴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他现在被下了药,能坚持得了多久呢?

    顾挽澜才不会说出这么粗俗的话,他的眼神瞬间就像是刀子一样凌厉的盯着她看,“你到底是谁。”

    “不管是谁,只要能帮你的,那就可以了,不是吗?”刘晴愣是死皮赖脸的攀了上去。

    腹中仿佛一团炙热的火在那燃烧着,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说,要了她。

    见他没有反抗的迹象,刘晴脸上闪过了一抹得意的神情,将薄唇紧贴到了他的嘴唇上,舌头轻轻的撩.拨着,“你明明也是很需要我的,不是吗?不要拒绝我。”

    白愿突然扼制住她的手腕,刘晴下意识的以为他是要甩开自己了,但是下一瞬间,白愿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将她按倒在车头的身上,大掌蹂.躏到她的胸前,她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明媚了,“坏蛋,人家不要在这里,但是你真想要的话,我可以试试的。”

    见事情也差不多要成了,苏茉莉满意的将手机给收好,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停车场,就仿若没有出现过一样。

    “你不是想要?我们试试吧。”那天晚上在医院里顾挽澜说的话猝不及防的闯到了他的脑袋里。

    “……”白愿晃了晃脑袋,眼前的女人根本就不是顾挽澜,他不能对不起顾挽澜。

    本以为一切的事情都是水到渠成了,没想到白愿突然的就发了狠,把她给用力的再次推到了地上,“啊!”她捂着摔痛了的屁股,一脸无辜的看着白愿,“你干什么啊,把人家都摔疼了,要呼呼才能起来。”

    白愿冷笑了一声,将她视若无睹,一把将车门给拉开钻了进去。

    刘晴没想到这个时候他竟然打退堂鼓了,当然是不服气,连忙爬起来使劲的拍着车门,“你这样开车回去会出事的,快开门让我进去!”

    他现在都已经是快神志不清了,这个时候开车,也还真是不怕死。

    白愿就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甩着头努力的想要维持着神志的清醒,顺利的将车子打发,刘晴更加是着急了,这到嘴了的鸭子都快要飞了。

    不管怎么说,他可是ss的总裁,睡了一个女人之后给的打发钱,一定不会比苏茉莉给自己的好处要少,这也是为什么自己会答应她的原因,但是刚刚明明都快成功了的,这个时候他竟然还能把自己推开,这怎么想都不现实,她拍着车门的手都给拍红了,白愿愣是不搭理她一下。

    “轰!”车子突然就迅速的倒着车,她赶忙躲避到一旁的车子前,白愿开着的车就像是没看见她一样,如果不是她躲得快,她绝对会被车子给轧到的。

    把她给顺利的甩开了以后,白愿踩着油门扬长而去。

    刘晴看着车子逝去的背影急的直跺脚,看来也就只能够拿苏茉莉给的那些钱了,但索性也不亏,只是有些可惜了这口肥肉,要是到了嘴只怕是打断了腿都不怕生活经济会有一点的问题。

    马路上,白愿的车子在道路上面横冲直撞的,他很要专心的去把稳方向盘,但是手脚就像是失控了一样,一辆车子左右的摇摆着,不知道的人不是因为车内的人是磕了药,那就是喝醉了酒。

    不管怎么样,他这个时候必须是要回去的,一定是要在顾挽澜身边。

    “嘶!”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在小区内响起,他跌跌撞撞的往楼梯口冲过去,按下了二十八楼的楼层。

    一声电梯“叮!”的一声,他已经是迫不及待的走了出去,径直奔着那有顾挽澜的屋子而去。

    顾挽澜一直是在客厅里守着等他回来的,只听见一串输入密码的按键声,她就知道是白愿回来了,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看向了门口。

    “咔嚓。”急促的开门声,很快的,伴随着一声大声的,关门声。

    顾挽澜都没来得及叫他的名字,一个瞬间,白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窜到了她的跟前,将她一把给腾空的抱了起来,直接就闯进房间内,她被摔在床上,脑袋有些疼。

    “白愿你怎么了?”她不明白,他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要。”他话没多说两句,已经开始扯着她身上单薄的睡衣了,整个脑袋埋在顾挽澜胸前允吸着,“疼。”她微微的蹙了蹙眉,“你到底怎么了?”

    “给我好不好?”他抬起头的时候,双眼通红的可怕,就像是充了血一样。

    她有些着急的摇了摇头,“你得告诉我怎么了啊!”

    “老婆。”他突然转变的温顺的像什么一样,让顾挽澜有些忍不住的笑了几声,“你吃错药了?”

    “嗯。”他倒是一本正经的点起头来,“吃了春.药。”

    “什么?!”顾挽澜震惊了一下,再仔细看的话,果然他全身都滚烫的异常,她突然舌头都开始打结了起来,“那……那那怎么办啊?”

    “我好难受,你帮帮我。”他觉得抱着顾挽澜就像是置身于天堂中一样,只想要索取更多,更多……

    他身下的东西正隔着衣服用力的抵着她,她甚至都可以透过衣服感受得到他那东西的炙热传染到了自己的身上。

    她用手捧起白愿的脸颊,很认真的看着。

    顾挽澜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样,双手勾住了他的肩膀,“好。”

    得到了她的同意以后,白愿就再没有了顾忌了,大手用力的扯了一下,原本细带的睡裙就被撕开了,露出一片大好风光,他的眼睛都看直了。

    “老婆,你真美。”他这个时候还能够说出这种夸赞的话,让顾挽澜脸上闪过了一抹羞怯,通红的脸颊也是滚烫不已,一直红到了耳根子处。

    他轻柔的含住她的耳垂,恰好是她的敏感点,“这里不要!”

    白愿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完全听不见她的申述,最后所有的抗议都被淹没到了口中,他进去的前一秒,唇瓣紧紧的贴着她的耳垂,“老婆,我爱你。”

    顾挽澜心底闪过了一抹欣慰,紧接着,他的身子一沉,全数没入……

    “啊!”疼,她的一张小脸紧紧的皱了起来,浑身冒出了一层薄汗,她想要将白愿给推开,原本正常的时候到了这一步都没办法停下来,更不用说他现在是被下了药的情况了,坚硬的如同铁块一样,怎么推都推不开。

    他知道自己是弄疼了她,但是身体就像是不听控制了一样,仿佛好不容易找到了安慰自己的港湾,任凭自己想怎么缓慢一些动作都是无用之功的,嘴里只能够不断的重复着那句,“好老婆,等会就不疼了,嗯?对不起,对不起。”

    细细碎碎的吻似乎是在求得她的原谅一样,那样的小心翼翼,她知道现在不管说什么话他也都是听不进去的,愣是咬着牙忍了忍。

    起初身体就像是被劈开了一样,疼的几近不能够呼吸,但是到了后面逐渐的被一种异样的感觉所覆盖,疼痛的感觉慢慢的感受不到了,她的指甲紧紧的抓着他的后背,时而紧抓,时而放松着,而白愿就像是受到了激进一样,身下抽动的愈加快速。

    顾挽澜浑身就像软了一样,瘫在他的身下,只能够任凭着他的摆布。

    白愿只觉得全身舒坦的很,多想沉浸在这该死的温柔乡里,永远都不脱醒。

    一直到了第二天的下午,白愿这才渐渐的有了意识,摸了摸额头就像是被人打过了一样,疼的他呲牙咧嘴的。

    摸了摸身旁,看到顾挽澜浑身是汗,床上是一片糜烂,似乎是在昭告着他昨晚所发生过的事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