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四十七章:你个禽兽,太粗鲁了

    “老婆?”白愿心下一惊,坏了。

    顾挽澜全然不知,额头在不断的冒着汗,甚至是全身都滚烫的很。

    白愿慌张的摸了摸她的额头,只觉得烫的厉害,晃了晃她的身子,又叫了一声,“老婆?”

    但是顾挽澜就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一样,眉头蹙的紧紧的,像是很难受的样子。

    白愿连忙的爬起了床,拿过湿毛巾把她的身子给擦拭了一遍,再换上干爽的衣服,也给自己随意的套了一件家居服,人都抱了起来,正准备将顾挽澜给带到医院,想到了什么,又重新给放了下来,拨通了陈少华的号码。

    他接听了以后只听见白愿紧张的声音传了过来,“立刻带着东西过来我这。”

    “怎么了?”他刚刚接起电话白愿就这么的紧张,他愣是一头的雾水。

    “我老婆病了。”他说理直气壮,就啪嗒一声把电话给挂断了。

    陈少华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见一串“嘟嘟嘟……”的声音,气的差点手机都给砸了,他老婆病了又不是他害了的,但是也就是心里嘀咕了一下,手上也是开始收拾着需要用到的东西都一并的撞进了自己的医药箱里,飞快的朝着白愿现在所在的地方而去。

    “叮咚。”门外的门铃响起,是陈少华,刚刚进门就被拖到了房间内。

    陈少华此时也是顾不上休息了,赶紧给她检查了起来。

    摘下耳朵的听诊器的时候,他狐疑的看着白愿,“你昨晚跟她同床了?”

    白愿也不觉得有什么,直接的就回答了,“嗯。”

    “哇,白愿你真是个禽兽。”陈少华一听见他坦然的承认了,立刻指责了起来。

    他微微的蹙了蹙眉,但是并没有反驳回去,“她到底怎么了?一直在发烧。”

    “还能怎么了,还不是你太残暴了,也不知道温柔一点。”陈少华白了一眼,觉得他这样一点意识都没有的人竟然有老婆,自己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呢。

    “???”他很显然还是没明白陈少华的意思,惹的陈少华笑了几声,“还真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通俗的说。”他这样老是话里藏话的,他脑子本来就混乱的很,哪里知道的那么多。

    “我说的还不明显吗,都说是你太粗暴了,估计撕裂开了,才会导致发烧了。”他没有明说,但是白愿已经是明白了过来他所说的是什么了。

    “你看都没看就知道了?”他好奇的是这一点。

    “哇,我要是看了你岂不是要杀了我啊?”陈少华捂着自己的胸口躲闪开几步,“一进来就闻到了,这么浓重的一股情.欲的味道,都能够知道你昨晚干了什么了,再加上你说她莫名其妙的发烧,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到什么了。”

    “我昨晚被人下药了。”要不然,他怎么会舍得这么对她,看着顾挽澜这么难受的模样,他的心也是跟着难受了几分。

    陈少华吃了好大一口惊,“谁这么厉害能把你给算计了啊?”

    “苏茉莉。”他抿了抿唇,回着。

    陈少华神情凝重的拿着一些针水以及针筒,折腾了一下,将顾挽澜的身体翻了个身过来,看着白愿紧张的模样,他解释着,“我打退烧针。”

    “这个女人可不简单,你要小心了。”折腾完后,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边说着,一边在带来的医药箱里摸索出了一瓶药膏,“等会我会开点药给她的,到时候你给她伤口的地方擦个药,愈合了就没事了。”

    “嗯。”白愿将药膏给接过,等着他在那拿着瓶瓶罐罐的开着药,完了以后,他面色冰冷,“你可以回去了。”

    “白愿,你真不是个人。”有他这么过河拆桥的么,自己这么辛苦的赶过来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就在这忙着帮他看老婆,他倒好,没了利用价值就让自己狗带了,他伸出手指指了指,但是看到他瞪过来的视线,立即把手给垂了下去,冷哼了一声,“你爸已经醒了,有时间就去看看吧。”

    “嗯。”知道顾挽澜没什么事情了以后,他也不着急了,漫不经心的应着他。

    “算了,我滚了。”陈少华收拾了一下自己带来的一大堆东西,将药摆放好在桌面上,叮嘱着,“四个小时一次,记得啊。”

    看到他点了点头,陈少华才放心的离开了。

    白愿去厨房给顾挽澜熬了一碗粥,毕竟空腹不能够吃药,但是现在发烧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哪里知道张嘴啊。

    他看着那碗粥,愁眉苦脸了好一会儿,干脆喝了一大口的灌进了自己的嘴里,用舌头撬开她的唇齿,将口中喊着的白粥给输送到她的喉咙里,看着她咽了下去的时候,白愿脸上一阵欣喜,接着如法炮制,最后还将陈少华给开的药磨碎成粉末,冲水给她接着灌了进去。

    似乎是药太苦了,睡梦中的顾挽澜眉头皱紧的成了一个川字,他轻轻的抚了抚她额前细碎的头发,顺便的给她擦拭着额头一直冒出来的冷汗。

    他昨晚就不应该去那个宴会,真没想到苏茉莉算计算计着,还算计到自己的投上了,她真的可以的!

    一直到了深夜两点,顾挽澜才渐渐的醒了过来,全身的骨头跟被碾过了的一样,疼的要紧。

    白愿本来就有睡过去,她只要有一丁点的动静,白愿就立刻醒了,连忙的将她给扶坐了起来,“怎么样,头还晕不晕?”

    “怎么了?”她摸了摸头,还不知道自己发烧了的事情。

    “你发烧了,我看看现在怎么样。”他用手背去探了探,“幸好,退烧了。”

    “哦。”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想到昨晚的事情,就一阵窘色涌上心头。

    看着她不对劲的模样,脸上又开始红了起来,白愿有些担忧,“怎么脸突然这么红了。”

    “我没有。”她否认着,“现在什么时候了?”

    “凌晨两点了。”白愿握着她的手,轻轻的拍了一下,解释着,“我昨晚是一时失控,以后我会注意的。”

    “什么?”她被他突然的一句话给说懵了,他有继续的解释,“少华说是因为我太粗鲁了,你那被撕裂了,伤口发炎引起的发烧不退。”

    “……”她轰然的脸上又开始燥热了起来,本来都不想提及这件事情的,他倒好,还故意说的这么明显。

    “我,我没事。”刚说完,她才感受到腿间传来刺痛刺痛的灼热感,估计是刚刚退烧脑子有些昏沉,没觉得清楚的感受到,但是现在被他一提醒,就疼的很了。

    “反正这两天你不能够洗澡那么快,我先给你把药擦了。”白愿说着就拿起了陈少华留下来的药膏,要给她擦上,顾挽澜心下一慌,连忙按住,“不要!”

    “怎么?害羞?”他有点明知故问的感觉,让顾挽澜脸上的窘色更为的明显,“你先出去,我等会自己来就好。”

    “嗯?你自己怎么来?看得见?”白愿像是故意的一样,非要做出点什么。

    “我……那我也不要你来。”她怎么好意思让一个男人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那里看呢,是万万做不到的事情。

    他低低的笑了几声,“你是我老婆,我怎么就不能看了,乖,不然你不想好了?”

    “可是……”话还没说完,白愿已经不依就她的意思了,手里紧握着药膏就掀开被子,把她的退就给推开了,本来他就只给她套上了睡裙而已,内裤都没给套上,轻而易举的就呈现在他的眼前了。

    看到那里红肿的样子,他也暗自的骂了自己几声,为什么就不能够控制一下,不然也不至于会弄伤了她。

    “白愿!”她又羞又恼,可是自己又没有办法把腿给合上,就这样硬生生的给他看了个光。

    “该发生的都发生了,该做的也都做了,这个时候还害羞什么。”他觉得不以为然。

    “你说的轻巧。”被看光的人不是他,他当然是这么说了。

    白愿看着她害羞的样子,只觉得心情大好,“要不然我的也给你看看。”

    “谁要看!丑东西!”他到底还有完没完了,一个劲的提及这方面的事情,平时也没见他这么不正经的啊。

    他微微的眯了眯眼,沾满着药膏的手指还戳了好几下,让她差点没忍住的发作,“白愿!”

    “怎么了?”他一脸的无辜,像是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一样。

    “你不要,太过分了!”他刚刚根本就是故意的,才不是上什么药呢。

    “我上个药而已。”他说完又在周边都擦了一下,才把药膏给收了起来,弄的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顾挽澜也不知道是说他好,还是不好。

    “少华开的药膏很有用的,过会儿就应该没那么疼了。”

    白愿说的没错,很快她就觉得下面一阵清清凉凉的,刚刚的那些刺痛的灼热感开始慢慢的没那么明显了。

    “你怎么知道有效,给别人擦过啊?”她嘟囔了一声,看着白愿给自己把被子盖好。

    “傻,我就你一个老婆,我不是说过,我碰过的女人就你一个吗?上哪儿给别人擦啊。”

    “嘴巴长在你身上,当然是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的。”

    “所以我的小醋缸,要怎么样才相信呢?”白愿将脸蹭到了她的脸上温温柔柔的厮磨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