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四十九章:原来他是个心理变态

    “我都发过去了,想干什么你自己看着办,我可不管了,最后说一句,不要深更半夜的给我打电话,影响我办正事!”说完,陈少华就挂断了电话,重新爬回了床上,摸索了一下床上的女人给拥入了怀中,继续着刚刚没有完成的事情。

    白愿点开了他刚刚发送过来的文件,上面都是关于苏茉莉的事情,小至几岁的时候,大至昨天。

    看来他还是挺用心的,调查了这么多的事情。

    他倒还真的是低估了苏茉莉了,她远比自己想象中的都还要肮脏不堪。

    就凭这种手段,也想跟自己斗,她也还真是看得起自己啊。

    白愿按照着上面的手机号码,拨通了出去,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接了起来,“喂,你好?”

    “苏小姐手段有点厉害啊。”他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桌面,等着她的回答。

    “你是?”苏茉莉微微的蹙了蹙眉,但心里已经是升起了一抹不详的预感,“大哥?”

    “你可不要这么叫,我会恶心的。”被她叫大哥,他总有种自己也被荼蘼了的感觉。

    苏茉莉言语有些诺诺的,“大哥,你这么晚找我是有事吗?”

    他嗤笑了一声,“你难道会认为我不知道网上的视频不是你发的?”

    “什么视频啊,怎么了啊?”苏茉莉一脸的震惊,就像是刚刚才从他口中知道的噩耗一样。

    “你不用装,我就是告诉你,跟我斗,你太嫩了。”他白愿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大的一个企业。

    “大哥,你到底是在说什么啊?我什么都没听明白。”

    “是吗?我记得你前阵子说你是因为我爸砸到了你才导致流产了的,但是据我所知,可不是这样的。”

    苏茉莉拿着手机的手僵硬了一下,“你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要不然你去找阿念吧,我都不明白你说什么。”

    “好啊!”这可真的是太好了,“如果我那傻弟弟知道那孩子不但不是他的,还是她老婆给亲口叫人给打掉了的话,那他会怎么样呢?”

    “你想干什么。”苏茉莉脸色骤变,看来白愿是把她给查了一个遍了的,该死的,那个医生明明告诉了自己死也不会说出去的。

    白念轻轻的笑了好几声,“难道不是应该我问你干什么?你这么恶意的中伤我,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要你们这种虚伪的人给跌下去啊!什么恩爱,什么大义凛然,都是放屁!”既然白愿什么都知道了,她也不需要隐藏自己的本性了。

    “女人果然是容易嫉妒的,你这么对我老婆,还不是因为你老公不够我本事,你不及我老婆半点,我懂。”

    “你懂什么!”苏茉莉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着,还想说点什么,下一刻,白愿打断了她的话,“我打电话也不是跟你闲聊的,就是想告诉你一声,我这个人一向很记仇,但是我也不会偷偷摸摸的,觉得怎么着也得告诉你一声,我白愿!就是要弄你了!”

    他勃然大怒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没等她反应过来,电话里就只剩下了一串忙音了。

    苏茉莉手上一松,手机啪嗒的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白念,对的,找白念!

    白念此时正在医院里,被她急促的电话给吵醒了,刚刚接起就只听见她那撕心裂肺的哭声,“阿念,救救我,救救我!”

    “茉莉,怎么了?你别哭好好说话。”他身上的睡意顿时就消散的无影无踪的,“你先告诉我怎么了?”

    “阿念,你哥哥莫名其妙的给我打电话,说要报仇,让我出门都得小心一点,怎么办,我现在好害怕啊。”苏茉莉哭的很慌张,让白念心里一紧,“大哥怎么会跟你说这种话,到底怎么了。”

    “我不知道,他什么也没说,我就只听见说是什么视频,他硬是说是我干的,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你快回家,我好害怕。”

    “好,我现在就回去。”白念连忙收拾了一下,都没来得及跟白父白母说一声就是一路的狂奔了回去。

    车子一声长啸的刹车声,在花园里停了下来,苏茉莉像是一直在客厅守着一样,一听到车声就冲了出去,哭的梨花带雨的往他怀里扑了过去,“你终于回来了,我都要怕死了。”

    “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大哥不会敢对你怎么样的。”虽然还不明白事情的过程,但是白愿竟然这么过分的冤枉到自己老婆的身上,是他怎么着都不能够忍得。

    “到底怎么回事?”

    苏茉莉一遍抽泣着,一边拿着手机给他查看着,“大概大哥说的就是这个视频了。”

    白念拿过去查探了一番,眉头蹙的紧紧的,苏茉莉解释着,“我觉得或许那天我也去了那个宴会,我跟他说了几句话,他也没理我,后来我就先回去了,然后这个视频就是在那个宴会的停车场发生的,大哥就找上我了。”

    “这个神经病,自己干了好事被人揭穿了,找我老婆!”白念咬了咬牙,“不行,我要去找他说个清楚。”

    “不可以。”苏茉莉赶忙拉住了他,“你这样莽撞的过去,只会让大哥对我的误会更深的,更加认为是我在挑拨离间你们,我不希望你们兄弟为了我有什么争执。”

    “那现在怎么办,就这么让他欺负你吗?”白念觉得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

    “我就是害怕,就算他冤枉我,我也无所谓。”她泪眼汪汪的看着白念,“我怕你要是找了大哥,他不讲情面的连同你都一起……”

    “他敢!”白念怒吼了一声,“我叫他一声大哥那是尊重,真以为是我大哥了!”

    苏茉莉听着他的话,眼底闪过了一抹狡黠,但是很快就消逝不见,“不可以这么说,大哥再怎么样都是大哥。”

    “茉莉,你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你还帮着他们,你的善良就是在纵容着他们更加的恶毒!”

    “那我能怎么办,你们一个是我的老公,我嫁给了你,那他也是我的大哥了啊。”她抱着脑袋蹲下了身子,一副痛苦的模样。

    白念心里长叹了一声,将她给拥入怀中,“我答应你不去找他,这几天我会多叫些人跟着你,但是如果他真的是要对付你的话,我就不会罢休了。”

    “嗯。”她顺手靠在了他的胸前,满意的眯起了眼,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

    天一亮顾挽澜就醒了过来,第一时间就是想要拿手机看看目前网上的状况,但是一看到地面上的昨晚被砸碎了的手机,心里一疼,白愿那个傻子,气归气,竟然把手机给砸了。

    不禁咬着牙拍了一下他的脸,想要把他给吵醒,白愿昨晚折腾苏茉莉的事情一直等到快天亮了才睡的,现在有些睁不开眼,只是睡意朦胧的时候觉得脸上一疼,微微的蹙了蹙眉,转了个身,低声的嘟囔着,“老婆,这边也打一下。”

    顾挽澜愣了半秒,忍不住的笑出声来,见他眼睛都还闭着的就在那嗦巴掌的时候觉得莫名的好笑,但手上的动作却是听从着他的话轻轻的甩了过去,“啪。”

    “不对不对,这边轻了,不对称,再打一下。”他捞起她的手作势就要打了下去。

    顾挽澜赶紧给收了回去,用力的推了他一下,“白愿你是变态啊!”

    有谁是嫌被打的不够的,他竟然还说不对称,真是疯了。

    “嗯?”被她用力的推了一下,白愿这才迷迷糊糊的睁了睁眼,看到她在旁边,顺势搂入了怀中还打算继续睡。

    顾挽澜申述了一声,“我饿了。”

    他一个激灵的就弹跳了起来,揉着眼睛问,“饿了?”

    他才想起自己因为顾挽澜受伤了的事情绝对不方便,就叫佣人过几天再来,所以是没人做饭的,这个责任就自然是落在他的身上了。

    “还有,手机给我一下。”她迫切的想要知道事情蔓延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白念摸了摸后脑勺,最后走出房间去书房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她,“没有密码的。”

    “你不怕我看你秘密?”她有些诧异,他竟然这么爽快的就给了自己,“还是说,这是你公事用的手机,也不怕我看到什么。”

    “乱说,我就一个手机。”他回了一声,关切的问,“想吃点什么?”

    “我不挑食。”她漫不经心的回着,一门心思的投进了手机里,白愿也没继续问了,自己进浴室洗漱完后就出去了。

    顾挽澜几乎把微博以及各大新闻网站都给翻烂了,愣是什么都没找到,她拿着手机喃喃自语了一声,“怎么会这样。”

    昨晚被炒的这么的沸沸扬扬,竟然一夜之间就什么都没了,不管自己搜索什么关键词,都一丁点的痕迹都没有出现,哪怕是关于白愿的事情除了那天公司的晚宴公布了自己的身份那个新闻存在,其他的就像是销声匿迹了一样,像是昨晚自己做了一场梦一样,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