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五十章:这个家,开始支离破碎了

    她一直不死心的翻看着手机的记录,依然是没有发现半点的蛛丝马迹。

    真没想到白愿动手这么快,昨晚刚刚发生的事情,今天一早醒过来就可以全数的屏蔽掉。

    一直等着白愿把早餐给做好了端上,按照着以往一样,给她拿过来一个挤好了牙膏的牙刷递过,顾挽澜有感而发,“你说,我要是会残废一辈子,怎么办?”

    她不是不想有人这样小心翼翼的对待着她,但是如果这仅仅的只是局限于她是个残废之上,那么她倒是宁愿不要这样。

    “瞎说什么,我就算答应,按照少华的性子他也不会答应的,这么多年来他做过的手术以及各种复健就没有失败过,要是在你身上失败了,他医院也可以倒闭了。”

    “我想站起来,跟你并肩。”她不喜欢只要一出门都是需要有人跟着,遇到楼梯她不能上,甚至可以说有时候就在眼前的人,她都没办法触碰得到。

    “一定会的。”他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现在不要想那么多,到了做复健的时候少华就会通知的,到时候你不要哭鼻子啊。”

    他不是没听说过有人做复健痛苦的放弃了,他不想看到顾挽澜也经历那样的痛。

    “很恐怖的吗?”让她心下加深了几分担忧。

    “不恐怖,把早餐给吃了再说。”

    两人把早餐给吃了以后,白愿带着顾挽澜去了一趟医院,刚好这个时候白展宏正听着白母给他念书听着假寐。

    白愿轻轻的敲了敲门,“爸。”

    白母放下手中的书籍,“阿念,澜澜。”

    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白展宏偏向了一边的头,也不生气,坐在了他旁边,“爸,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看到她之前,我什么都好,看到了她,我什么都不好了。”

    顾挽澜脸色骤变,她当然知道白展宏所说的人是自己,“爸,我给你带了点补品。”

    “我不要。”白展宏看了一下她怀里抱着的东西的时候,立刻就拒绝了。

    白愿佯装着听不见的样子,把东西给拿过,“爸,这是挽澜特地给你买的,我给你放边上,你要是想吃的时候就吃。”

    白母劝了一声,“既然澜澜都这么有心了,就留下吧。”

    “算了,我们走了,你好好保重。”看着他一副不待见的样子,白愿也不想要用热脸去贴个冷屁股,更加不想看到他对顾挽澜摆出的那副厌恶的神情。

    正起身要走,白展宏气的指着他后背想要说什么,白念正好的从家里过来,跟他们俩撞了个正着。

    “你过来干什么!”他的语气有些不好,大概是因为自己老婆给他给恐吓原因,看到他就莫名的心气不顺。

    “走吧。”白愿很显然的不想理会他,推着顾挽澜的轮椅就要走。

    白念当然是忍受不了他这种冷落,明明有错的是他,他还凭什么这么的嚣张!

    “等等!”白念将白愿给拦了下来,“你说清楚,网上的那个视频到底怎么回事。”

    “我觉得你应该问问你老婆。”他看都不想看着他说话。

    白念怒的额头的青筋都爆了起来,“你凭什么说是茉莉做的,你竟然还威胁她,她怎么说也是你的弟妹啊,我们都是一家人啊!”

    “一家人?她害我老婆,害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是一家人?”

    “阿念,这到底怎么了?”被隔绝在外的两个老人根本就听不明白他们所议论的是什么事情。

    白念义正言辞的指着白愿,“昨晚他三更半夜的打电话威胁茉莉,让她小心一点,他一定会弄她的!现在茉莉还害怕的连门都不敢出!”

    “什么意思?”白展宏虽然很不喜欢苏茉莉,但是也不相信这是白愿会做的出来的事情。

    “什么意思,他干出那些丢人的事情出来,被媒体曝光了就冤枉说是茉莉做的,自己出去偷腥还连累我老婆,也真是可以的。”

    说着,他就把手机拿过去给二老看了一下那个视频,白愿全程的眉头都是皱的紧紧的,“有什么事,出去说。”

    他可不希望在这个时候把白展宏给活生生的气死了,白念的脑子就是这么丁点想法么,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你也怕丢人啊,丢人你别做啊!”白念以为他是害怕了,言辞变本加厉。

    “白念,你难道不知道爸不能受刺激吗,你还故意在这大吵大闹,你想干什么!”顾挽澜听不过去,开了口。

    白展宏看完视频过后,陷入了一片寂静,久久之后,才缓缓的道,“白家从来就没出现过这么丢人的桃色新闻。”

    “证据我稍后会如实奉上,让苏茉莉做好心理准备。”他要说的也就这些,他从来都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更加不会在意白展宏的看法。

    “白愿你站住!”白展宏冲着他喊着,但白愿就像是听不见一样,把门迅速的打开,带着顾挽澜就离开了房间。

    “咳咳咳……”白展宏捂着胸口连连咳嗽了好几下,白念连忙给他轻轻的拍着背,“爸,你没事吧。”

    “你回去吧,我这有你妈在就行。”白展宏摆了摆手,示意着自己想要休息了什么都不想知道。

    但是他的心里清楚,这个家,开始支离破碎了。

    白念只好松开了手,对白母嘱咐着,“好好照顾爸,我明天再过来。”

    “行吧,这些事情,不要再在你爸面前说了。”白母一脸的苦闷,又是长叹了一声,“你回去吧。”

    顾挽澜回过头看了一下他的脸色阴沉的很,“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别傻了。”他笑了笑。

    “因为他们都说你了。”自己家里人指责自己,当然会难受,就好像之前她爸妈一样,说自己不可以离婚,她就觉得很委屈。

    刚走出去没多久,陈少华正好查了房间出来,撞了个正着,“诶,我正要找你们呢。”

    两人面面相窥,不知道陈少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院长室里,陈少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拿出了一份的资料,“这是苏茉莉做过多少次人流的详细资料。”

    “人流?”顾挽澜惊呼出声,随即发现自己的声音太过大声,不好意思的捂住,低声的又问了起来,“什么时候的事情?”

    “据我所知,她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跟好几个男人暧昧不清了,其中一个就是白念,处.女.膜都补做了几次了。”他说的风轻云淡的,但是对顾挽澜来说,却是不可思议的。

    她还深刻的记得白念之所以会这么喜欢苏茉莉的一个原因,那就是苏茉莉是个处.女,他们的关系还没那么僵的时候,白念很客气的想找自己退婚,说要对苏茉莉负责任,她是知道苏茉莉的斑斑劣迹,但是对于她是第一次给了白念这件事情,她是深信不疑的。

    “结婚前她或许是害怕白念不靠谱吧,还在跟别的男人联系,大概是因为怀上的孩子都不知道是不是白念的,所以她说自己是因为意外流产了,但实际上是因为她跟医生串通好了,孩子是被打掉的。”

    “天哪。”她从来都不知道苏茉莉竟然还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傻子才会被这种女人给骗了。”白愿脸上挂着一抹冷笑,“或许不是傻子,是瞎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顾挽澜一下子知道了那么多的事情,感觉有些消化不过来。

    “先帮我把这个化验一下。”白愿掏出了一块方巾,上面似乎沾染了一些什么液体的痕迹。

    陈少华接过嗅了嗅,“酒?”

    “嗯,视频被拍的那天晚上喝的就是那杯酒,我把剩下的一点倒方巾上了。”

    “你果然是个变态。”换做是个正常人被下了药,当然是寻找发泄的源头啊,谁还跟他一样闲着没事干的把酒弄出来。

    “还有停车场那天的监控也坏了,但是那么多车停在那,总会有人的车上安装行车记录仪,统统都给我照出来,我车上的也会翻出来看一遍。”

    “好好好,我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吩咐吗?大少爷!”陈少华突然听他嘟囔那么多话,脑子都炸了。

    “当然还有。”

    “噗!”顾挽澜一下子就笑出了声,四个眼睛唰的一下齐齐看向了她,不明所以。

    “你们很有趣。”她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白愿眼底一抹温情闪现,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还有,我准备弄一个发布会,澄清一下这件事情。”

    他的手已经在下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握住了顾挽澜的手,手指在她的手背上辗转摩桬着,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顾挽澜不由的望了他一眼,最后什么都没说,静静的聆听着他们的议论。

    “那是必须的啊!”陈少华声调一下子就大了许多,眼睛有意无意的看向了顾挽澜,网上的那些评论他也看到了,都是在责骂着顾挽澜的,关于白愿的一点谩骂都没有。

    “所以,我需要你要帮我。”白愿眯了眯眼,陈少华知道那是他握着十足的把握的时候,才会露出的神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