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五十一章:玩不起就别出来卖

    陈少华露出了一抹无所谓的神情,耸了耸肩,“要帮你,当然可以啊。”

    “等着明天看好戏。”白愿唇角勾勒出一抹浅浅的笑意,仿佛一切都是运筹帷幄。

    苏茉莉心中万分的焦急,联系刘晴的电话都没有打得通,她在家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听着电话里面传来的一句句忙音,差点就没忍住的把手机给砸了,“真是办事不靠谱的东西!”

    这么久联系不到也不是个办法,思前想后,她还是立刻把包给拿了起来,夺门而出。

    她驾驶着车子到了盛宠,这是安城里最大的一家夜总会,能够进的来的人非富即贵,要知道她当初能够混的进来这里,那可是花费了多大的力气。

    一到门口就有保安把她给拦截了下来,直到她拿出了一张卡片给他们过目了一遍,才允许通行。

    里面的环境不像酒吧那样噪杂混乱,一片寂静,几乎都是在包厢里面的,隔音设备也是好的很,关上门,饶是你在里面做什么,哭天喊地的都不会有人听得见。

    她径直的进了一个房间,里面许多身着这漂亮衣服的女人,在脸上描眉画眼的,生怕会被人给比了下去。

    有几个人看见她进来了,认识她的冷嘲了一声,“呦,怎么今天是吹了什么风,把白少奶奶给吹过来了。”

    “刘晴呢?”她的眼微微的眯起,在房间了扫视了一遍,都没有看到她的人影。

    “这哪里有白少奶奶认识的人啊,要找人,去名媛贵族堆里去找。”

    “不知道的人闭上嘴,信不信我撕烂你们的嘴!”她眼神凌厉的瞪了一眼刚刚说话阴阳怪气的那个女人,吓的那人哆嗦了一下,最后小声的嘟囔了一句,“别以为自己当了富太太就很神气。”

    苏茉莉踩着高跟鞋疾步的走到了她的跟前,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

    “啊!”头发被苏茉莉扯的让她感觉整块头皮都要掉了一样,疼的倒抽了一口气。

    “茉莉,你在干什么!”房门口进来的一个一身红色旗袍,单单是看过去,都能够感受得到她强大气场的女人。

    “丹姐。”她眯笑着眼,将那个女人重重的甩开,拍了拍手,“我其实也没想干什么,就是想来你这找个人。”

    “找什么人,你都不是盛宠的人了,回来想干什么。”苏丹抱着胸,依靠在门上,漫不经心的回答。

    “刘晴啊,她前几天可是欠了我二十万呢,说今天还的,我找人找不到,当然是来你这要人来了。”她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苏丹当然不受她的这一套,“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你就算傍上大款了,也没资格对我的人动手动脚的。”

    “哦?”她不以为然,从包里拿出了一沓红色钞票,重重的砸在了刚刚被她扯着头发的女人身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那人,“那这点赔偿,够了吗?”

    混这一行的,当然是因为钱了,一看到地面上的钱,那女人眼睛就像是绿了一样,赶紧都给全数的捡了起来,使劲的点了好几下头,“够,够!谢谢茉莉姐,丹姐,我没事的,就是跟茉莉姐开个玩笑。”

    苏丹那好看的眉稍稍的蹙了起来,回答了一声,“刘晴今天没过来。”

    “那她去哪里了?”苏茉莉迫不及待的问着。

    苏丹拿出打火机点着了一根烟,夹在纤细的手指缝里,深吸了一口,吐出了好看的烟圈,不紧不慢的回着,“不知道。”

    她捏紧了拿着包的手,“不可能!她除了来着还能干什么。”

    “我说了,不知道,富太太请回吧。”苏丹很显然的已经不想跟她有任何的对话了。

    “但她是你这的人啊!”她说的理直气壮。

    苏丹反而是咯咯的轻笑了起来,“你不是开玩笑吧,她是在我这卖,但是不代表她的行踪我需要知道啊,你当初在我这的时候,你去哪里,陪了谁,有告诉我?”

    “你!”她愤愤的咬了咬牙,“好,那打扰丹姐了。”

    苏茉莉跺了一脚地面,便离开了房间。

    苏丹眼角的余光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也不知道是在思量着什么,过了好半响才回过神来,“都看什么看,不用干活了吗?”

    “是。”房间里传来一声整齐的回应声。

    苏茉莉刚刚出房间门还没多久,走到一半空旷旷的走廊的时候,忽然身后闪现出来一个人影,将她给连拉带拖的给带进了一个包厢,“嘭!”一阵响亮的关门声,让她的心跟着一怔,惊慌的想要看清楚是谁把自己给拖了进来的,但是还没等转过身,眼睛迅速的被一条领带给蒙住,一片漆黑。

    “你们是谁!”她的手被禁锢住了,无从挣扎,只能够叱问他们一声。

    “这是新来的吗?这么不懂规矩。”耳边是一个男人有些不高兴的声音,随后又有一个人道着,“行了行了,就你花样多,人家是在配合你呢,说明是个聪明的女人。”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男人拍了拍脑袋恍然大悟过来,把头探到了她的肩膀处,“我就喜欢聪明的人。”

    “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能进来这里的人难道会不知道吗?”下一秒,随后他探近了衣襟里面,有什么沙沙的声音作响,觉得胸口被什么东西刺痛着,很快,她明白过来,那是钱,大把大把的钱咯的她细嫩的皮肤生疼生疼的。

    对了,她差点就忘记了,曾经自己跟那些人做过无数次的这种事情,他们就是喜欢边玩边往那些隐私部位塞钱,这样才会让她更加的服服帖帖的。

    “这么着急干什么?”她知道这些人不能够招惹,要不然白念都保不住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顺从,才能够顺利的离开这里。

    她必须要尽快的把刘晴给找到,如果让白愿给捷足先登的话,那她一切都完了。

    “你这么香,让我都神魂颠倒了。”她看不到在后背疯狂的嗅着自己脖子头发的男人长的什么样子,但是只是听着声音,大概也都是有三四十了的。

    她唇角扯着一抹妖媚的笑意,转过身勾住了他的脖子,用尽着全身的法宝去讨好着他,“是吗?”

    “嗯,来让我亲一亲。”反正也是看不见,她索性的就闭上了眼睛,很快觉得身子腾空就被那人给丢到了沙发上了。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也是不傻,听见皮带解开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她脸上的笑意更深,慢慢的道着,“不着急。”

    “我怎么感觉你这个货这么上道呢?”一直在旁边逗弄着别的女人的男人喃喃自语了一声,他身边的女人就娇嗔了一声,“死鬼,那你是说人家不好?”

    “没呢,你可是我的心肝小宝贝啊。”听见口水交缠的声音,苏茉莉像是习以为常了一样。

    “没事没事,我们玩我们的。”话音刚落,只觉得身上一重,那男人已经趴到了她的身上了,“玩不玩得起刺激的?”

    “温柔点……”她就想早点结束好可以出去。

    “还温柔,最讨厌你们女人这么说了,玩不起就别出来卖啊!”男人粗鲁的几句谩骂,“我可是花钱来这里寻开心的,不是来怜香惜玉的。”

    让她一张脸气的涨红起来,随即他粗鲁的掀开了她的裙子就横冲直撞了进去,苏茉莉死死的咬着牙,打算承受了下去。

    下一秒,那人突然的退了出去,她拽着衣领的就被丢到了地上,“啊!”她的腰撞到了桌角,疼的额头直冒汗。

    扯下了眼睛上的领带,但是房间比较昏暗,她看不大清楚脸,她也是一头雾水,都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过了好一会儿,只听见那男人继续低咒着,充满了嫌弃的意味,“出去,给我叫别的人进来。”

    苏茉莉咬紧着牙关在地上爬了起来,诺诺的回了一声,“是,对不起。”

    走出房外,她的拳头已经攥的紧紧的,毒辣的眼神透过光线看了进去,这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重要的尊严,竟然就这么赤.裸裸的被他被说了出来,换做以前她绝对会腆着脸的哄着他继续,但是她现在可是白家的人,整个白氏都是她老公的!

    她自身的问题她不是没有感受到,每天晚上白念都是兴致缺缺的样子,他只所以跟自己做,那完全都是因为愧疚以及爱她,但是关于这方面的事情,他出去找过无数次的女人,她都是装作不知道的。

    她也做过紧致手术,但是都是无用之功,或许真的是孩子打的太多,再加上她之前在夜总会里混的太厉害,不管怎么样,钱才是最重要的,然而她现在不可以给白愿给毁了!绝对不可以,她这么艰难的才过来了,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全部都没了。

    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就好像刚刚的事情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盛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