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五十二章:一切都是被策划了的

    刚刚进到家门,白念就仿佛是在客厅里守了很久一样,立刻站了起来问她,“你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身上那么大的酒味。”

    “朋友聚会,就出去了一下,我没喝酒,都是他们喝的。”她尴尬的笑了笑解释着。

    “现在不知道大哥想怎么样,你这几天还是别出门,不然我会担心。”他倒是也没生气,把她拉到了身旁,“还有,以后去哪里记得告诉我一声。”

    “我知道了。”她觉得有些委屈,这一趟出门没找到想找到的人,还差点被别人给……

    “去洗个澡,早点睡,你不是要养好身体给我生个孩子?”白念捏了捏她的脸,一脸的宠溺。

    苏茉莉点了点头,“好。”

    第二天的天一亮,白愿就起了个早,顾挽澜都不知道他葫芦里即将要卖的是什么药。

    “我就在家看新闻?”她挑了挑眉,这趟浑水,自己也不打算去掺和。

    白愿理了理自己的领子,走到她跟前直接在她额前上亲了一下,还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脑袋,“你就乖乖在家看新闻就好。”

    “有种很厉害的样子。”她笑了笑,“但是不要太过分。”

    毕竟她跟白念都结婚了,总不会想弄的他们都离婚了的。

    “我会看着办的。”

    白愿出了门以后,顾挽澜觉得这个家空荡了很多,自己推着轮椅都感觉时间要长上不少。

    所有人知道白愿举办了一个记者会,都早早的就挤在了会场里,生怕自己抢不到一个好的位置导致收不到更好的消息。

    看着人满为患的会场,白愿还是微微的蹙起了眉来,“怎么这么多人?”

    “本来我们只请了几家知名的媒体,其他的都没有通知,但是这些记者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小道消息,一知道你今天要在这召开记者会,就都跑过来了。”厉盛解释着。

    “我要的是质量,不是数量,把没有请到的记者都弄出去。”媒体太多知道的,报道出去的新闻就都会相差的不多,所以到时候就总会想尽办法的捏造事实,争取让自己的新闻更加的引人耳目,到时候不但没能够达到他预期的效果,反而造成了反效果,那就得不偿失。

    “好,我这就去叫人清理一下。”厉盛明了的点了点头,上去跟维护着秩序的保安说了些什么,保安点了点头。

    转眼间几十个记者就一下子被推动了起来,开始熙熙攘攘的问着,“怎么了怎么了?”

    “不好意思,请无关紧要的人离开。”保安千篇一律的回答着同一句话。

    那些个记者哪里肯罢休,“哇,ss就是这么招待人的吗?”

    厉盛脸上闪过了一抹愠色,直接开口,“今天ss请到了的媒体留下,其余没有接受到邀请的,麻烦自行离开。”

    “厉总,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我们都是一大早的就在这等着,你这么一句话就想打发我们?”

    “不肯出去的,我就要采取行动了。”他的声音里充满着毋庸置疑。

    “ss这不是欺负人吗?不行,我们一定要曝光你们。”记者还想采取威胁的手段。

    厉盛反而是笑了起来,笑他们太天真,“好啊,别的公司或许会怕,但是我们ss会怕了几家小公司吗?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了,要是你们敢写一个字ss的不是,那就是跟整个ss集团作对!”

    一群记者脸上闪现出了一抹恐慌之色,要知道ss真的针对上一家公司的话,那家公司一定是要完了,很快,开始陆陆续续的有人离开了,跟ss作对,谁作的起啊。

    很快,就只剩下十几个人了,还是算上负责摄影以及录音的,也就是三家媒体。

    当然,这场戏,怎么能少了主角,白念带着苏茉莉珊珊来迟。

    看到了有记者在,苏茉莉察觉到了不对劲,“阿念,我们这是要干什么?”

    “大哥说要在记者面前对峙。”白念这才告诉她。

    苏茉莉突然的就在大门口顿住了脚,“阿念,等一下!”

    “怎么了?”白念对于她现在的恐慌浑然不觉,“没事的,你没做过,怎么会怕别人找你。”

    “我突然觉得心脏很难受,透不过气来。”她蹲下身子,一脸痛苦的捂着胸口,像是真的很难受一样。

    白念心下一慌,“没事吧?”

    “对啊,没事吧,我这有安城最有名的心脏医生,需要帮你看看有什么毛病吗?”白愿在他们进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带着陈少华上来就是一顿冷嘲热讽的。

    他就知道如果苏茉莉知道这是他开的记者会的话,她当然是想要费尽心思的逃脱的,没那么简单。

    白念看了一眼陈少华,“我认得你。”

    他前一阵子去探望白展宏得知陈少华就是那的院长,所以这一眼就认了出来,“要不你还是给她看看吧,她突然就说心脏疼了。”

    “不需要了。”苏茉莉冷着脸,“我可以撑一下的。”

    “那好啊,什么时候撑不住了,记得说一声。”白愿甩了一句话便已经过去就坐了,冲着他们俩挑了挑眉,示意着他们也一块过去。

    苏茉莉被迫的跟着白念一块走了过去,记者在看到他们的时候一脸不解,“白先生传言都说白氏里的白总是你的弟弟,今天他也过来了,就证明了他真的是你弟弟是吗?”

    那天在ss晚宴就已经有人说过了,叫白愿应该叫做白先生,白念,叫白总,以后就不会在同一个地方采访的时候尴尬了,没想到今天就给遇上了。

    “对啊。”白愿坦荡的就承认了,“我这弟弟什么都好,就是太爱操心,所以今天也跟着过来了。”

    “那那天火爆了一时的视频,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毕竟是老练的记者就已经顺势开始发问了起来。

    “那当然是有人陷害我的啊。”他努了努嘴,特地的回过头看了一眼白念,“弟弟,你觉得呢?”

    白念本来还在生气他威胁苏茉莉的事情,但是现在面对着的是记者,要是自己不回答的话,指不定还会有什么兄弟不和的传闻弄出。

    “对啊,我相信我大哥。”他在桌子下拉着苏茉莉的手,示意着让她淡定下来。

    “所以只是相信的话,恐怕不能让人信服啊,不知道白先生有什么证据吗?”

    白愿把手朝后,站在他身后的陈少华立刻将一份资料给递了过去,“我已经让人调查过,我那天去参加那个宴会的时候,喝了一杯酒,其中一杯那就是被下了药的,这是化验报告。”

    几个记者相互看了一眼,随后拿过翻阅了一遍,“但是这也不能够证明,这个化验出来的就是你那天所喝的那杯酒啊。”

    “是吗?我也调查过了那天停车场的监控器,但是很遗憾,早早的就被人给弄坏了。”他一脸的惆怅。

    苏茉莉心里一喜,幸好她早猜到了他会调查,所以提前的叫人把监视器给弄坏了,要不然,现在被指征的人就是她了。

    “但是下了药的那个人,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他还故意的停顿了一下,一抹寒光撇向了苏茉莉,让她立刻挺直了背板,直视着前方,当作没看见他一样,白愿笑了笑,继续道,“她最愚蠢的就是选在了停车场,难道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行车记录仪吗?”

    霎那间,苏茉莉的脸就就像是唰了一层粉一样,惨白惨白的,在桌子底下,双手的手指死死的纠缠着,辗转不安。

    “感觉越来越有意思了呢。”顾挽澜在沙发上坐着,电视屏幕上显现出白愿那自信的神情,让她也不由自主的期待了起来他想干些什么。

    “这是我车上的记录仪,大家先看一下。”白愿把一个u盘给递交过去给厉盛,他插.进电脑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放到了荧幕上。

    屏幕上面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一个就正正的是网上视频上的那个女主角,然而另外一个脸上被打了马赛克,看不清楚脸,但是看他们交头接耳的模样,就可以知道他们一定是事先就串通好了的,还没看到后面,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发展性了。

    苏茉莉一直将手收缩成拳头,攥的死死的,指甲都抠进了自己的手心里,却是丝毫察觉不到疼意一样。

    果不其然,被打了马赛克的那个人躲到了一个转角处,一直在等着白愿的出现,最后录制好视频。

    然而最后的视频也可以看的出来白愿是什么都没有做就开着车离开了的。

    “原来还真是有人策划了的啊。”记者开始默契的讨论了起来。

    白念同样是铁青着了一张脸,被打了马赛克的那个女人手里拎着的包,他太清楚了,是他给苏茉莉特地买的生日礼物,是一个限量版,整个安城就仅此一个,不可能会有人同样的。

    “你这件事情就算是澄清了,但是白先生,您当时是被下了药的,但是你还坚持着驾驶了车子,就不会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吗?我想知道,你这是属于犯法的吗?”犀利的记者,当然不会放过这么重要的一点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