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五十三章:你们都想害我!

    白愿怔了怔身体,仿佛没有预料到这一点,但是眼底的慌乱也就是一闪而过,好似没发生一样,“如果这属于犯法的话,我无话可说。”

    “白先生当时被下了药了,那为什么有个人投怀送抱还能够坐怀不乱?”

    “因为我是已婚啊,我忠于自己的妻子。”他说的坦坦荡荡的,竟然让人找不出可以反驳的话语。

    “那这么说,白先生还是一个痴情的人,铤而走险也不愿意跟别的女人有关系。”

    “我今天也不是为了别的,我只是想说网络上的那些言论攻击到了我的妻子,我就不会坐视不管。”

    “对,我也支持我大哥的看法。”白念久久才吱了一声。

    “所以视频上面的那个人,是谁呢?”这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知道的。

    白愿笑了笑,苏茉莉的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上,“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这个的话,保密!”白愿的话,让苏茉莉陡然就松了一口气下来,但是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竟然事情已经都澄清了,我也该回去陪陪老婆了。”他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记者还想问点什么,厉盛出面了,“不好意思,今天的记者会到此结束。”

    白念跟上了白愿的身后,苏茉莉的心纠缠了半天,还是一同跟在了身后。

    白愿知道他们在后面,直接走进了一个一楼的会议室里,“说吧,我听着。”

    他随便的就拉开了一张椅子坐了下去,从容自得。

    白念看了一眼苏茉莉,“茉莉,你告诉我,刚刚视频里在停车场里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苏茉莉直晃着脑袋,“老公,你不信我?”

    “不是我不信。”而是没有办法信,整个安城除了她,还会有谁拿着那个包?

    “一定是大哥跟大嫂处心积虑的冤枉我的!”她立刻就哭出了声音来,死死的抓住了白念的手臂,“全世界的人可以不信我,但是你不能啊!”

    看着她哭的歇斯底里的模样,白念心里还是一软,“大哥,视频的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你们问问她好了。”白愿耸了耸肩,将视线撇到了会议室里还有一个隔门,听见他的话,隔门里出来了一个女人,是刘晴。

    苏茉莉的双眼立刻瞪大了来,“你怎么在这!”

    “你真的认识她?”白念狐疑的视线再次投放到了她的身上,苏茉莉下意识的知道自己暴露了什么,还在极力的想要掩饰着,“我不认识。”

    “茉莉姐。”刘晴身上早就没有了那天那副狐媚子的架子了,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诺诺的。

    “我不认识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她一脸的慌张,否认着。

    刘晴走近了她的身边,“茉莉姐,你不要翻脸不认人,明明是你给钱我去勾.引你大哥的。”

    “我没有,你胡说!”苏茉莉怒吼了一声,求助的眼神看着白念,“老公,我真的没有,一定是他们都串通好了的,他们就是要逼我离开你身边啊。”

    “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什么都能够瞎说的出来啊。”白愿嗤笑了几声,“难不成还真要我给你们放出没有马赛克的视频才甘心?”

    “大哥,就算是我之前插足了挽澜姐跟阿念的婚姻,你也不可以为了挽澜姐设了这么大的一个局陷害我啊!”

    “嗯,坏的也能被你说成好的,黑的也能被你说成白的。”他拍了拍手掌。

    “我这还有你给的钱啊。”刘晴拿着出了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不少的钱。

    苏茉莉一下子就拍的掉落在地上,“你们都想害我!”

    “茉莉,你不要激动。”看着她情绪都那么的不稳定,白念连忙给按住。

    “那你信不信我。”她眼里噙着眼泪的问着他,仿佛白念只要一说出她不想听到的话,就会立刻爆发一样。

    白念抿了抿唇,半天不说话,刘晴继续说着,“茉莉姐,听说你昨晚还去盛宠找我了,所以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

    她在那个视频发布出来的第二天,就已经被白愿的人给带走了,当然ss这么大的集团,她一个小人物怎么敢跟他们作对,肯定是知无不言的,就像是此时此刻,她把所有听到的看到的都全数的说了出来。

    “我没有!”一听到盛宠,她的脸色更加的惨白,就连身体都是哆嗦的。

    “有没有,去查一下不就知道了,总不能盛宠里的所有人都是说谎的吧?”

    “大哥,这件事情就当是我欠你一个人情,谢谢你没有跟媒体说是茉莉做的。”白念也不完全是个傻子,到了这个时候了,当然是明白了过来什么。

    “老公,我说了我没有。”苏茉莉抵死不认,就好像真的是全世界都在合谋陷害她一样。

    白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桌面,那一下下,都像是在她心上敲击着一样。

    随后,他的唇角勾勒出一抹迷人的笑意,“我说过,我会一点一点的,把你眼睛上面蒙住了视线的屎给抠干净,这,只是刚开始。”

    要说的话说完了以后,他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好了,我要回家陪老婆了。”

    他可不愿意浪费那么多的时间在他们的身上,白念点了点头,就算是知道了。

    白念走后,会议室里一片寂静,甚至可以听得见一根针掉落在地面的声音,刘晴察觉到了不对劲的气氛,还想说些什么,白念却已经阻止了,“你给我滚出去!”

    刘晴咬了咬牙,愤然离去。

    苏茉莉抱着白念的手,“老公,你怎么可以跟他们一起冤枉我?”

    “你还记得刚才视频上面那个女人手里拿着的包吗?”白念有些心灰意冷的问。

    她愣了愣,“当然,那是你送我的,你说,安城里只有我一个人拥有,你要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我。”

    “对啊,所以你该怎么解释那个包去了哪里了?”

    苏茉莉呆滞了一下,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白念用这样不信任的眼光看着她,让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有了慌乱的感觉,“我不知道啊,那个包我很久都没有拿了。”

    “那要我问问那天去了宴会的人有没有见过你拿那个包吗?”白念说的每一句话,都仿佛要把她的退路给堵死了。

    “对!是我!”苏茉莉说的时候嘴唇都是微微颤抖的。

    白念满眼的失望看着她,“真的是你。”

    只要她多说几句话,多否认几次,他真的就差点相信了不会是她做的,在他心里苏茉莉是个那么单纯的人,怎么可能会做的出下药这种事情呢?一定是白愿他们所有人想要让苏茉莉离开自己才这么做的。

    但是听着她亲口承认的时候,他是真的才不得不相信,就是她做的。

    “对啊,挽澜姐害我滚下楼梯,我不是圣人,我做不到可以那么干脆的原谅,你知道那天在宴会里,大哥跟我说了什么吗?”

    “说了什么?”

    “他说,他调查过我的资料,知道我曾经在夜总会待过,说我不配在你身边,我充其量就是一个婊.子!”她越说越委屈,声音都哽咽了起来。

    “大哥真的这么说?”白念半信半疑的模样。

    苏茉莉哭着哭着又自嘲的笑了笑,“对,你们都是一家人,你当然不信我,我是出去卖过,但这难道不是你爸妈逼的吗?你不知道他们连同挽澜姐一起,把我爸爸的公司弄的倒闭,我欠下了一大笔债,我除了做这个拿钱快,我还能怎么办?但是这也不可以成为大哥可以肆意侮辱我的把柄啊!”

    她用力的咬着牙,白念原来不是没听她哭过,也不是没听她诉苦过,但是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的绝望无助,“所以我很,我只不过是制造了一丁点的绯闻而已,我伤到人了吗?如果你也恨我的话,那我们离婚吧。”

    “不准!”白念心下一慌,立刻把她给抱在了怀里,“我不答应,离什么婚,你这辈子都是我白念的老婆!”

    “但是我真的做了啊,我真的是陷害了大哥啊。”她哭的声嘶力竭的,但是手却是死死地抱住了白念不放。

    “我知道,我知道,都是因为我,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我都不知道。”白念本来心里就对她是存在着眷恋的,她这么一解释,他立刻就缴械投降了,无条件的。

    “我没有脸面在你身边待下去了,我变坏了,变的很可恶,我都憎恨这样的自己。”她一边哭一边摇着头,哭的白念的心也都跟着化了一样,心中的自责无限的加深了许多。

    “刚刚是我错了,我不该说你,不可以离婚,我就只爱你一个。”他情深款款的看着苏茉莉。

    “你真的不恨我?”她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毕竟我害的是你大哥。”

    “就算真的是你错了,那都是那些人逼的,是我没有保护好那个纯真的你。”他把手触碰了一下苏茉莉额前的头发,“以后记住什么事情都要跟我商量,我不希望你的手,会变的肮脏起来,我只要你做我心里最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