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五十四章:是不是觉得快要死了一样

    听见门口传来密码按下的声音,顾挽澜脸上一阵喜色,连忙从沙发上用手支撑了起来,想要重新挪到轮椅上,却是手上一滑,整个人往前倾了下去,正好的撞到了脑门,“嘶!”疼的她呲牙咧嘴的,更加是弄的一身的狼狈。

    白愿进门见不到人,微微蹙起了眉来环顾了一下,正走到沙发前把脱下的西装外套放下,看到顾挽澜在茶几前面挣扎着起身,立刻把衣服都给丢开了,把她给重新扶坐到沙发上,“怎么这么不小心?”

    看到她被磕红了的额头,别说有多难受了。

    “我找点药酒给你揉揉。”说着就转了个身,在茶几的下方搬出了一个急救箱,里面什么东西都是应有尽有的。

    顾挽澜摇了摇头,“没事,也没多疼。”

    “都淤青了,还这么倔。”白愿把药酒给倒出来,在掌心里摩擦发热才给揉到了她的额前,“徐妈呢?她怎么不在?”

    “我想着你很快就回来了,就叫她提前回去了,我只是想坐轮椅上去门口接你的。”但是偏偏她现在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办法做得到。

    “我有什么好接的,乖乖的等我就好。”他虽然是带着指责的语气,但是也是挺暖的。

    “我看到新闻了。”顾挽澜努了努嘴,“你没公布出来是苏茉莉。”

    “嗯,你会不开心吗?”

    “不会啊。”想了想,这么快就揭穿了苏茉莉的所有面目的话,或许白念也不会那么的相信,以他对他们的偏见以及无条件信任苏茉莉来看,他绝对是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策划好了的,“凡事都需要循序渐进,急不来的。”

    “对。”他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让苏茉莉一蹶不振的,她所欠顾挽澜的,迟早是要一点一点的还回来。

    至少现在白念没有以前的那么信任她了,算是一个好的开始,反正他手里有苏茉莉的丑事多了去了,随时都可以翻出一样来丢到白念面前让他们相互狗咬狗,就看自己心情罢了。

    “对了,今天陈少华通知我明天去一件复检一下,看看现在适不适合做复健。”顾挽澜脸上洋溢着的神采是平日里鲜少见到的,白愿心情也是跟着大好了起来,“那我明天陪你去吧。”

    “不用了,你送我去到地方就行,然后呢,你就给我回公司处理好你的事情再去医院接我,我可不希望当个红颜祸水,让你这个君王都不上朝了。”她甜甜的笑了笑。

    白愿若有所思的点着头,“也是哈,老板娘都开口了,那我当然是不敢不从啊。”

    “谁是老板娘。”她羞红着一张脸怯怯的低下。

    “你是我老婆,不是老板娘是什么。”他嘴角咧开的弧度更大,仿佛是遇到了很让他开心的事情一样。

    “我爸妈公司最近都还好的吧?”说起来,她也已经很久没有去顾氏了,顾永成又害怕她担心,自己每次问的时候他都是挺好的,可是没有知道一个准确的回答的话,她的心总是不安的。

    他思量了一下,“应该还是不错的吧,我还听他说要开发什么新项目。”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要知道以前顾氏都没能够接到一个项目的,现在证明是有起色了的。

    知道顾氏也没什么事了,她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下来,仿佛肩头上的重担一并给卸了下来。

    “我先去洗澡,抱你先回去睡。”说着,就把她小心翼翼的给抱回了床上。

    白愿冲澡的很快,一下子的就钻进了被窝将顾挽澜给抱在了怀中,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诧异了一下,“你用了新的沐浴露了?”

    “对啊,不好闻吗?”她问着。

    白愿浅浅的笑了一声,“很好闻,而且还很撩人心扉。”

    “净胡说。”虽然听了无数次他的甜言蜜语,但怎么也习惯不了的脸红了起来。

    “还疼吗?”他蹭了蹭,大手已经往下探索了起来。

    顾挽澜心底一紧,连忙把他的手给握住,“疼!”

    “怎么都过这么多天了,还疼?”说着还喃喃自语了一声,“难道少华的药没用?”

    “不是,睡觉吧,我很累了。”一想到那个晚上的事情,她的心脏都控制不住的狂乱跳动着。

    白愿在黑暗中狐疑的视线似乎要将她整个人给看透,“你不会是,在骗我?”

    “我骗你干嘛,我真的累了,明天不是还要去做复健的吗?”她嘟囔了一声,但是白愿已经看破了她的心思,欺身而上,“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我们现在说的是今晚的事情。”

    “唔。”她挣扎了几下,最后所有的抗议声都淹没在喉咙里,半天没能够吐出来,只能够束手无策,半推半就的随了他的意思。

    清晨柔弱的微光从落地窗洒了进来,照在大床上,顾挽澜直接的就枕在白愿的手臂上,一副睡的正香的模样。

    “宝贝儿,醒醒。”白愿轻轻的推了一下顾挽澜,试图着把她给唤醒。

    她紧了紧眉头,眼睛都睁不开的抗议了几声,就又没了声音了。

    看着她赖床的样子,白愿捏了捏她脸颊上的肉,“再不起床,我就要把你给亲到醒为止了。”

    下一秒,原本还是迷迷糊糊的一双眼,顿时就惊醒了过来,眼睛睁的大大的等着白愿,“你敢!”

    “醒了?那就起来吧,我送你去医院。”要真是顾挽澜没醒的话,他是绝对会实施自己所说出去的话的。

    医院门口,白愿还特地的让把顾挽澜给送了上去这才舍得离开。

    也许是这几天她都太过于的的依赖白愿了,导致于他一不在自己的身边,心里就有些落差,总觉得怪怪的。

    她在检查室里等着陈少华开完会过来给她做体检,门突然的被打开,她还以为是陈少华,但是正好回过头的时候,却是遇到了一个自己根本就不想看到的人,“你怎么会在这?”

    苏茉莉没有预料到顾挽澜会出现在这里,几乎是诧异了半秒,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手上压着门把的手,一下子就松开了,径直的把门就给关上,只剩下她们俩在检查室内。

    顾挽澜心里已经是升起了一抹不详的预感了,双手放在了轮椅上,“你想干什么?”

    苏茉莉掩着嘴笑了笑,“我不想干什么啊,只不过是觉得这么久没看见你,想跟你叙叙旧。”

    “滚出去!”顾挽澜喝令了一声,但是苏茉莉却仿佛是毫无在意的样子,“你倒是教教我,要怎么滚呢?”

    “我跟你没什么旧好叙的。”她把脸给别开,冰冷的回应着。

    苏茉莉温柔的眼神立刻就变的阴鸷可怕了起来,“是吗?但是可是有大把的账要跟你好好的算算呢!”

    本来她来检查室是为了拿白展宏的检查报告的,但是真没想到有一直小白兔早早的就在这候着了。

    “算你欠了我多少吗?”她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他们之间,难不成她还欠了苏茉莉了的?

    “昨天白愿那个混蛋竟然摆了我一步,今天就让我撞见你了,你说是不是缘分呢?”说时迟那时快,苏茉莉的手顿时就扼住上了她的脖颈,死死的掐住。

    “额!”顾挽澜脸色开始涨的通红,用手用力地去想要把她手指一个个的掰开来,反而她捏着的力度加重的更加厉害,让她浑身就跟软了一样,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嘭!”苏茉莉看着她渐渐变得涣散了的眼神,用力的甩开,让顾挽澜连人带着轮椅一块的摔在了地上,“咳咳咳!”

    “是不是感觉很绝望?快要死了一样?”苏茉莉就像是一个精神病人一样,蹲在她的面前用着怜悯的目光盯着她。

    顾挽澜用力的握紧了拳头,手背上的青筋冒起的极其的明显,一双眼就像是充了血一样的,血红血红的瞪着她。

    苏茉莉看着她愤怒却又拿自己无可奈何的样子咯咯的笑的轻快,“我昨天也是这样的,被白念口口声声的质问着是不是我给他大哥下了药的时候,我也是这么的绝望的。”

    “那都是你咎由自取!你不做,又怎么会害怕别人知道!”再说了,她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白愿也不过是为了要澄清自己的清白才公布了这个视频出去,连她的脸都是给了马赛克的,她还想要怎么样,难道还不够仁至义尽的吗?

    苏茉莉今天穿的高跟鞋格外的尖细,站起了身来居高临下的望着趴在地上没有办法自己爬起来的顾挽澜,笑声里充满了嘲讽,“那你呢,一个废人躺在这,你连爬都爬不起来!”

    她咬着牙龈,抬起那穿着高跟鞋的脚用力的碾压了下去,“给我叫!让我听听你那悲惨的叫声!”

    “你疯了你!”踩的那一下几乎疼的让她窒息,一下子整个手掌青紫青紫的,疼的微微颤抖。

    “我疯了还不都是你们给逼的!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好不容易才爬到了这个位置!你们都统统想要让我掉回原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