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五十五章:今晚回去就收拾你

    “松开!”

    “你说你腿残废了,要是我让你手也残废了的话,会怎么样呢?”她一脸的天真,也不知道是在开着玩笑,还是说着真的一样,但是毋庸置疑的,让顾挽澜的心里寒了一下,觉得她太可怕了,竟然可以做到面不改色的说着这么残忍的话。

    这双腿,当初也都是拜她所赐才变成了这样,现在,她竟然还存在着要把自己的手也给一起废了的心思。

    “你敢?!”她敢发誓,如果她真的做了,自己就算是化成厉鬼,这辈子,下辈子都不会放过她!

    “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在这跟我说敢不敢!”

    “苏茉莉,你记住了!”她似乎是在用尽着自己的力气,“我不会放过你,我会一点点把你从我身边夺走的,统统拿回来!我要让你一无所有!”

    “好啊!我就尽管看看一个废物要怎么对付我!”她半眯起眼,充满了无尽的讥讽。

    突然的,房间的门给推了一下,苏茉莉把脚给抬开,视线转移到了门上,“咚咚咚。”门被敲击了好几下,等不到有人开门,就继续传来了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

    苏茉莉眉心一簇,“咔嚓。”被解开锁头了的门轻而易举的就被人给推开了,陈少华看着端坐在轮椅上的顾挽澜以及苏茉莉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就将苏茉莉视而不见,冲着顾挽澜抱怨了一声,“怎么在里面也不应一声?”

    顾挽澜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没什么。”

    “医生,我过来拿个检查报告。”苏茉莉一副讨好的模样凑近着陈少华。

    “拿去。”白展宏的检查报告本来就事先准备好了的,还以为是别人过来拿,没想到偏偏来了个苏茉莉,他们俩刚刚在一个屋子里,也不知道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转念一想,顾挽澜的表情这么淡定,应该是还没来得及发生什么事情自己就出现了,想了想,觉得自己出现的还挺是时候的。

    “谢谢医生。”苏茉莉把报告给接过,回眸冲着顾挽澜浅浅的笑了笑,“那么大嫂我们改天再聚。”

    “……”顾挽澜放置在轮椅后面的手还在疼的微微的轻颤,脸上维持着一抹笑意,什么都没有说。

    苏茉莉整个人就若无其事的离开了,仿佛刚刚在检查室里发生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她没怎么着你吧?”陈少华立刻紧张兮兮的问着。

    “没事。”她摇了摇头,但是自己都没有发现出来她开口的声音都是带着轻颤的。

    陈少华收紧着眉头,上下的审视了她一遍,见她的手一直放在身后,不容多想,立刻把她的手臂给抓住,握住了她的手掌。

    “啊!”

    顾挽澜一下子就疼的喊出了声音来,额头上渐渐的流着冷汗,就连脸色也是苍白了许多。

    看着她都变得青紫的手,一个大大的高跟鞋印记显赫在上面,知道自己弄到了她的痛处,陈少华连忙松开了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死死的抿着唇,摇了摇头,“没事。”

    陈少华又小心翼翼的把她的手给拿起来端详了好一会儿,“苏茉莉弄的?”

    “嗯,别告诉阿愿了。”她点了点头,但是固执的不想要让白愿知道。

    陈少华立刻就拒绝了她的想法,“这么明显,你要怎么瞒着他?”

    “不行,我要把那个女人给找回来!”说着他就作势真的要一副去找苏茉莉算账的模样,顾挽澜立刻把他给拽住,“算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现在不是浪费这些时间给她的时候。”

    他脸上闪过了一抹为难之色,“我先给你处理一下。”

    “真的没事的。”她反而安慰起陈少华来,“苏茉莉是个疯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我刚刚真不应该让你一个人在这的,要是被阿愿知道我让你被苏茉莉这么欺负了去,他还不得弄死我啊。”陈少华一脸的惆怅,也真是不明白顾挽澜为什么还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得了,人都走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手受了伤,本来腿都没力气,现在连手都没力气了,一只手也根本就支撑不起来整个人,今天的复健也只好作罢。

    顾挽澜一直在医院里等着白愿忙完以后赶过来,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她突然感觉眼眶有些湿湿的,心里的酸楚就像是泛滥了一样,不源源不断的在心底蔓延了起来,她赶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让他看出异样。

    白愿看她眼睛红红的,“怎么了?眼睛痒?”

    “嗯。”她点了点头,“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手怎么了?”看着她的手被包扎的严严实实的,白愿狐疑的视线就投放到了一遍的陈少华身上,“怎么回事?”

    “没事,今天做复健的时候不小心摔伤了,恐怕最近都做不了复健了。”

    “这么不小心。”他眼底流露出担忧的神情,但是看向陈少华的时候又是一阵埋怨,“怎么连个人也看不好。”

    陈少华也没有反驳,比起这个借口,让他知道是苏茉莉给造成的这样,他现在还不被剁了。

    “以后我会注意点的。”

    “回家。”他脸色有些阴沉,推着顾挽澜就越过了陈少华。

    刚刚进入电梯,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正巧的就遇见了白念跟苏茉莉。

    苏茉莉挽着白念的手热烈的打着招呼,“大哥,挽澜姐好。”

    白愿并冷着脸,也不打算回应他们,白念觉得有些尴尬,再加上之前苏茉莉对他下过药,想了想,还是问了一下,“哥,你是过来看爸的?”

    “不是。”他回答的也是不咸不淡的。

    纵使白念心里窝着火也只能往肚子里咽,“爸很快就可以出院了,虽然他嘴上不说,但是我知道他是念着你的。”

    “对啊。”苏茉莉在一旁帮着腔道。

    “别用你那阴阳怪气的语气跟我说话,恶心!”白愿眼底迸射出一抹寒光扫射了过去,让她立刻就住了嘴,往白念的身后躲了过去,眼神有意无意的看了过去,“哎呀,挽澜姐你的手怎么受伤了啊?”

    顾挽澜的手下意识的往回缩了一下,“没事。”

    “是吗?没事就好。”她眯了眯眼,关切的问着。

    “叮咚……”电梯的门开了,白愿推着顾挽澜头都不回的离开医院,把她给安稳的抱到了车上以后。

    白愿神情突地变得很凝重,“手上的伤,真的是做复健的时候摔上了的吗?”

    “当然啦。”她尴尬的笑了笑,“要不然你可以问问少华啊。”

    “不是苏茉莉做的吗?”苏茉莉特地的有意无意的提起她手的事情,肯定是别有用心,不可能是那么简单的摔伤。

    “真的不是,你太多心了。”顾挽澜还在极力的掩饰着。

    白愿一点都不相信,直接的就把她的手给拉过,“你干什么啊!”

    顾挽澜想要用力的把手给伸回去,但是白愿一点都不给她机会,死死的就给按住了,已经开始解着她受伤的绷带了。

    “我说了没有,你没听见吗!”她挣脱着,但都是无事于补。

    绷带被全数的拆开了以后,白愿一张脸已经是铁青的可怕了,“这是摔的?”

    趁着他手上一松,顾挽澜立刻收了回去,“我没事,你干嘛大惊小怪的。”

    “顾挽澜!”白愿声调提高了许多,让她的心脏都跟着颤抖了一下,“你连被欺负了都不敢告诉我,试问我在你心里,是什么地位?”

    “当然是老公。”就是因为重要,才不想要他为自己担心,怪就怪她现在什么也干不了,一个残废,她拿什么跟苏茉莉斗?

    “所以你就对我这么的不自信?”

    “我没有,你误会了什么?”他怎么突然莫名其妙了起来了。

    “今天苏茉莉能趁着我不在对你这样,那以后呢?我每次不陪着你做复健的话,你要怎么办?”

    顾挽澜愣了愣,她没想那么多,就是想着苏茉莉今天弄了她的手的事情,只要隐忍一次,以后就没事了,但是她忽略了,苏茉莉会经常陪着白念一块到医院的,然而她最近也都会做复健,如果自己一声不吭的,只会让她变本加厉。

    “我没想那么多。”她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扯了扯白愿的衣角,“那你帮我教训回去好了。”

    “你真是让我拿你怎么办。”白愿叹了一声,说恼但是又恼不起来,看着她那青紫的手,哪里还能生的起气来,只有满满的心疼。

    顾挽澜吐了吐舌头,“那你以后要保护好我,不可以让我受伤了。”

    白愿看着她的手,手指在青紫的周围摩桬着,问,“疼吗?”

    “刚被踩的时候,很疼,之后少华给我上了药以后,就不疼了。”

    “陈少华!”白愿咬紧着牙关的嘟囔了一声他的名字,陈少华坐在办公室里忽然觉得后背一凉,打了一个喷嚏,“谁在背后说我坏话。”

    “这么大件事情,他竟然也瞒着我。”拳头被白愿给捏的咯吱作响。

    “是我不让他告诉你的,你不可以怪他的!”顾挽澜说着就抗议了起来。

    白愿冷不丁的看了看她,“今晚回去必须要收拾你!”

    “收拾我?”她有些迷糊,没明白过来。

    白愿唇角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意,把她拉进了自己的身前,堵住了她的粉.唇,长舌撬开她的唇齿,狂野的侵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