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五十六章:一直深爱着你的顾小姐

    顾挽澜顺着他的意思,双手抓住他腰间的衣服整个身子都往前倾了过去。

    “这只是利息!”白愿舔了舔刚刚湿润过后的唇瓣,一副不知餍足的模样,让顾挽澜立刻就把他给松开了,连忙转过身死死的看着车窗外,“什么利息,我不明白,我又没欠你的钱,赶紧开车回去了。”

    “你是没欠钱,你欠的是别的罢了。”白愿说的意味深长,但还是听着她的话把车子给启动了。

    顾挽澜一只手支撑在窗户上,脸红耳赤的,都不敢回过头去看他。

    等回到公寓以后,白愿径直的把车门打开就下去,还没等到顾挽澜自己开车门他就已经帮她打开了车门,一把将她给抱下了车,顾挽澜一脸的茫然,“车呢?”

    “要什么车,难道你会认为我抱不动?”他挑了挑眉,话音刚落已经用后背把门给关了上去,抱着她就往电梯走了过去。

    顾挽澜抗议了几声,“你这样别人看见了多不好意思啊?”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是我老婆又不是别人家的老婆,我怕什么。”白愿理直气壮的回应着。

    顾挽澜知道白愿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是这样,拿他没辙,只好把脸给死死的埋到了他胸前,“要是有人笑我你就完蛋了。”

    “不会。”他痴痴的看着她的模样轻笑了两声。

    到了中途有人进了电梯,顾挽澜的一颗心都给提到了嗓子眼上,生怕别人会议论自己什么。

    白愿倒是不以为然,反而把她给抛高了一下,重新给抱的更加的稳当,弄的顾挽澜是从头到尾都不敢把头抬起来。

    桌面上有佣人刚刚做好的反而,热乎的很,两个人刚到家就开始填饱肚子起来,事情远远的没有顾挽澜想象的那么简单,只看见佣人前脚刚走,白愿就把她给抱进房间里去了,自顾自的解着她衣服的扣子。

    “你给我解衣服干什么?”顾挽澜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让他不得以的停下动作,随后听见他淡淡的回应了一声,“洗澡。”

    “那给我自己脱就可以了啊。”这几天明明都是她自己洗的,他今天到底是又抽了哪门子的风。

    “你以为那点利息就可以让我消火?”他的言下之意很明显的是在说着今天她瞒着苏茉莉欺负了她的事情,他至今都还是窝火的,“再说,你这手伤成这样,我不信你一只手可以洗得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她今天才知道男人也是可以小气的很要命的。

    “不管怎么样,你都休想逃!”他的声音就如同是魔咒一样,一直环绕在她的心头上,占据着全身心。

    还在洗澡的期间,她就被白愿给吃了个一干二净的,她真不应该相信他只是单纯的给自己洗澡的。

    临睡前耳边听见白愿呢喃了一声,“明天是我……”

    但是她的眼皮子已经招架不住了,渐渐的,后面的话都还没有听完,她就已经熟睡了过去。

    等到顾挽澜醒过来的时候,自己身上的痕迹已经被清理过了,还被套上了一件浅色的睡裙,原本混乱的床上此时也是整洁的很,但是白愿已经不在家里了,她寻思着应该是他怕佣人过来的时候看到这个惨状,她一定会想要挖个洞钻进去的,所以才特地的整理了一下,想到这里还是心中一暖。

    “叩叩。”房门正好的被人给敲了敲,是佣人的声音,“白太太,可以起床吃早餐了。”

    “好,把车推进来给我。”顾挽澜冲着门口应了一声。

    得到她的允许,佣人才把门给推开了来,顾挽澜这个时候正想到轮椅昨晚在白愿的车上都没搬上来,但是下一秒就看到了佣人连带着轮椅都给推了进来,她傻了傻眼,“车怎么在家?”

    “早上先生给搬上来的。”佣人如实的回答了一声,顾挽澜明了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在佣人的帮助下,她才算是可以坐到了上面,浴室里为了配合着她坐轮椅的高度而做了一个矮小的洗手台,让她方便的洗漱。

    现在想想,白愿还真是体贴入微,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会被一个男人这样的细心呵护,跟白念相比,白愿真的是太好太好了。

    现在听着白念对她的冷嘲热讽都根本毫不在意了,不会再像以前一样难过的不行,也许她之前对白念的根本就不是爱,只是一个从小到大被灌输的一个念头,导致着她一心一意的只想着要嫁给白念,将嫁给他为一个梦想,现在想想简直就是天真的很。

    把手拍到了脸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总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她的衣服不再是单调的白色,脸色也是不再像以前一样,死气沉沉的,就像是焕然一新一样。

    她觉得,或许是因为选对了人,才会如此吧。

    吃过早餐后,她跟佣人说了一声,“我出去一下,你可以先回去了。”

    “可是。”佣人脸上有些为难的模样,顾挽澜突然的正色了起来,“没关系的,你回去吧,顺便下去帮我叫辆车。”

    “那好吧。”佣人为难再三,最后都还是答应了,送顾挽澜下去打了一辆车,也不知道她是要去哪里。

    到了商场,司机很好心的把轮椅给她搬了下去,顾挽澜道了一声谢,就进了商场里。

    她想过了,觉得亏钱了白愿一些什么,干脆给他送条领带讨好讨好他。

    这还是她自从出了车祸以来,自己一个人鼓起勇气出的门,她之前总是会害怕有人议论她什么,但是现在想来,这个世界上议论她的人太多了,先前在网络上还把她给指责的一无是处,她不都觉得没事吗?现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进了一家店内,她观赏了一圈,挑中了一条深蓝色的领带立刻就合了眼缘,“帮我包扎一下这条领带吧。”

    “好的小姐请稍等。”销售员立刻的接过看了看,拿出了一个崭新的盒子递过去给她看了看,“这是新的,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就给你包装起来了。”

    “好的,没问题了。”她大概的过目了一下,也就没问题了,她把白愿留下给她的一张卡递了过去,“刷卡,没有密码的。”

    越是想着那条领带就是越加的赏心悦目,想到自己把领带递给他,他一脸懵比的模样,就一定是很好笑的,不自觉的,她的唇角都自己已经翘起的老高了。

    今天是白念的生日,苏茉莉当然是要好好的给他挑一个礼物了,好给他一个惊喜,说来也巧,在大门口看到顾挽澜一脸温情的想着什么的时候,她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赶紧走近了正对面的一家店里,看着她心满意足的拿着一条领带离开了以后,踱步到了她刚刚所逗留的那家男装店问,“刚刚坐着轮椅的那个女人买了什么?”

    销售员莞尔一笑的回应了一声,“那位小姐买了一条领带,小姐您是想要什么吗?”

    苏茉莉愣了愣,突然脑子一个灵光闪过,眼底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意,笑了笑道,“那可以也给我拿一条一模一样的领带吗?”

    “这当然是可以的。”

    “那就麻烦你了。”苏茉莉眯了眯眼,感激的道着。

    销售员说着就点了点头,“没事,我这就给你拿过来包扎一下。”

    “对了,顺便帮我快递一下。”说完,她径直的在前台上拿起了一支笔唰唰唰的就写下了一串地址以及电话号码。

    “可以的,请问需要备注一下是谁送的吗?”销售员问清楚着流程,一面漏了什么。

    苏茉莉思量了一下,“里面给我再写个卡片,一直深爱着你的顾小姐,祝你生日快乐。”

    “那小姐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没有。”苏茉莉摇了摇头,恍然大悟道,“我付现。”

    “付现?”销售员突然的就怔住了,这么大一笔钱,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付现的。

    苏茉莉眯了眯眼,委屈的看着他,“难道不可以付现吗?”

    “不是,当然不是。”销售员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的改了改口,“既然小姐喜欢,那就付现吧。”

    苏茉莉爽快的在包里把现金给点算了一遍,这才交了出去。

    “谢谢小哥哥。”一切的事情做完了以后,苏茉莉甜甜的冲着那销售员笑了笑。

    弄的他都很不好意思了起来,苏茉莉出了店门口,一抹不自觉的笑意挂上脸庞。

    “叮咚。”白愿原本在开着会,突然的手机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购买了一条领带消费的信息,看着手机他一下子就忘记了自己是在开会的,眉眼里带着浅浅的笑意,瞬间忽略了身旁的所有人,沉浸在自我的喜悦当中。

    “总裁?”厉盛见他不对劲,赶紧叫了一声,他没回应,厉盛有些为难的看着正等着他说出这次策划的毛病的员工们,又是大声的喊了一下,“总裁!”

    白愿被他给惊吓到了一跳,手机都给掉落到了地上,霎那间,厉盛觉得自己的身上似乎是被白愿那炙热的目光给灼烧出了好几个洞来,生疼生疼的,但还是硬着头皮的指了指那些个等着他做决判的人,“总裁……开会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