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五十七章:她的心是冰,化了依然是冷的

    “我没瞎!”白愿这句话说出来仿佛怨念很重,吓得厉盛赶紧把他手机给捡了起来塞回他手上,“是是是,我不知道您在思考,打扰您了,您继续,继续……”

    其实平日里厉盛是直呼白愿的名字的,但是在下属的面前,他都会尊称一声来表示着自己对他的尊敬,不然以免有的人效仿。

    他清了清嗓子,也知道是自己走了神,但是现在的他根本就无心管辖这些琐事,直接的就站起了身来,“我有个重要的电话要打,厉盛你来做个总结吧。”

    厉盛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支支吾吾了半天,看着他一副执意的模样,只好答应,“好吧好吧。”

    重要的电话,刚刚看的他笑的一脸淫.荡,多半就是给他媳妇儿回电话的,突然他也莫名其妙的有了想要结婚的念头。

    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以后,白愿直接的就把门给反锁住不让任何人进来打扰到他,电话拨通出去的那一瞬间,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心脏就好想是快要跳出来了一样,真是想不到自己都已经这个年纪了,还有这种感觉,但是貌似也不错。

    顾挽澜是出了商场以后才接的电话,正一边打着车一边接着电话,“怎么了?”

    但是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马路上熙熙攘攘的,她自己出来买礼物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当然不可以让他听的出来,刚刚问完话的下一秒她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被突然挂断了电话的白愿一头的雾水,使劲的回拨了好几个回去都没人人接听,赶紧移动着轮椅重新进了商场的一个安静的角落里,这才平稳了一下心神,自动自觉的拨了电话回去。

    “怎么刚才挂了?”白愿不解的问着。

    顾挽澜呵呵的笑了几声,“我刚刚……在上厕所。”

    “你在哪里?”白愿试探性的问了一声。

    顾挽澜极力的掩饰着,“我当然是在家啊,怎么了吗?”

    这一听就是在撒谎,他刚刚接收到的短信才没几分钟,她就算是长了翅膀都不可能可以那么快的回到的,突然想到昨晚自己还特地的跟她提醒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听进去了没有,但心里还是有些期待的,这么说来,她是把自己的话给听进去了,还想特地的给自己一个惊喜?

    “没事,我就是问问,有没有好好的吃饭?”既然她想给自己留个惊喜,那他当然也是不会戳破的,毕竟她傻的都不知道刷卡有信息提醒这回事,他有何必去自己说出来呢。

    “刚刚吃了,你吃了没?”顾挽澜尴尬的回着他。

    “没吃,刚刚才开完会,正饿着。”

    “啊,那你还不去吃点东西,不能饿肚子的,会对胃不好。”她脸上立刻染上了一抹浓浓的担忧。

    他有些无奈的道,“没有想吃的东西。”

    “那你想吃什么啊?”她寻思着可以让厉盛帮他买个饭,或者给他点个外卖也好啊。

    记得上一次去了公司那的时候厉盛说害怕有时候会联系不上白愿,就把她的号码给留下了。

    “我想吃什么就可以吃得到?”

    天真的顾挽澜当然没有听的出来他意味深明的意思,乖巧的点了点头,“对啊,别看我不在你身边,但是你想吃点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还是可以办得到的。”

    “我想吃你。”顾挽澜的话音刚落,白愿就回应了起来。

    她拿着手机,整个身子几乎是僵住了半响,再转瞬,脸上已经是因为他那些流氓的话给涨红了整张脸,“瞎说什么。”

    “难道不是你自己说的我想吃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一定可以满足我的吗?”他就像是故意的挑着刺一样,弄的顾挽澜想找点下台阶的余地都没有。

    “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问你的胃想吃什么!”她气的差点连话都有些哆嗦,不清不楚的了。

    “是啊,我的胃想吃你。”白愿就仿佛是上瘾了一样,一直在逗着她,顾挽澜的两边脸颊越来越红,越来越热了,最后只是气呼呼的说了一声,“你赶紧去吃饭吧,我不管你了。”

    啪嗒的一下,她就把电话给挂断了,握着手机回想了一下他方才所说的话,立刻就不好意思的捂着脸抑制不住的开心了起来。

    她觉得自己是不是显得陷得越来越深了,因为他几句玩笑话就可以开心成这个模样,就连她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白愿有些担心,连忙叫了几个人去顾挽澜所在的商场,看到她想拦截出租车的时候,立刻开了上去,服务周到的让顾挽澜以为遇到了天大的好人了。

    “小姐,我看你腿脚不方便,我送你到电梯吧。”

    “不用这么麻烦了,你帮我把轮椅弄好就行。”顾挽澜觉得这个人这么的好心,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提防的,就没答应,要是让她知道是白愿叫来的人,只怕她也不会那么大的戒心了。

    这个世态炎凉,让她都有些害怕起好人来。

    告别了司机,一路回去都是没有阶梯的,她很顺利的就回到了公寓,赶紧把买好的领带给藏好来,就去忙活着厨房的事情了,想要亲手的给他做一顿饭,准备到时候给白愿一个惊喜。

    白念在公司收到了一个快件,包装的很精致,想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收到了礼物也是情有可原,还以为是苏茉莉跟他玩的花样,满怀着期待的给拆开了。

    是跟顾挽澜所买的那条领带一模一样的,白念端详了一下,刚刚拿起领带就有一张卡片一并的掉到了地面上,他捡起来看了看,上面赫然的写着几个娟娟秀气的字,一直深爱着你的顾小姐,祝你生日快乐。

    顾挽澜?

    白念的脑子下意识的就浮现出来这个名字,眉头皱的紧紧的,把领带一下子就给丢进了垃圾桶里,置之不理。

    开着电脑办公了一下,眼神似有似无的瞥向了那垃圾桶里的领带,摸着下巴思量了一下,重新站起身来把领带给捡了起来,神情凝重的很。

    真没想到顾挽澜竟然还记得他的生日,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寄了个快件过来,看来她真的是跟茉莉所说的一样,嫁给白愿都全然是为了气他,不行,他必须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白愿,不能够让他继续的蒙在鼓里了,他这么傻不拉几的为顾挽澜付出都是没有用的。

    说干就干,他的一通电话打破了白愿此时正愉悦的心情,“哥,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说。”他才没有那么多的闲心思听他跟自己聊家常。

    白念听着他平淡的语气,更加是不爽了,对顾挽澜记恨多了一些,一定是顾挽澜成天对着白愿吹枕边风,这才让他们兄弟之间的原本就薄弱的感情变得如履薄冰,处处针锋相对的。

    上次苏茉莉的事情来看,他还是相信白愿心里记着他们的有点兄弟之情才会故意没公开出去的,自己也当然很有必要提醒他顾挽澜的恶行。

    “顾挽澜这头跟你在人前恩恩爱爱的,虽然很难听,但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声,她心里没你,你对她再好,为了她做的再多,也都是没有用的,这不,今天我生日,她都敢明目张胆的给我送来一条领带了,你还对她那么好,值得吗?”

    “什么领带。”白愿的心底咯噔了一下,想到今天受到的刷卡信息。

    “卡片上还写着,‘一直深爱着你的顾小姐,祝你生日快乐。’你说这不是顾挽澜是谁,你别那么天真了。”白念苦口婆心的叙述着随后还很无奈的说了一声,“反正你别让顾挽澜再对我献殷勤了,我是不会跟她有什么的,我也不会跟她有什么,别对我抱着希望”

    后面白念还说了什么白愿根本就已经听不进去了,他只觉得胸腔就犹如有着一团怒火在疯狂的乱窜着,拿捏着手机的手用力的想要把手机给生生的捏碎,手背上的青筋暴起,看起来煞是瘆人。

    顾挽澜清楚的记得白念的生日,却不知道,今天也是他的生日,他昨晚还故意有意无意的提醒了一下,当在会议室里收到了一条购买信息的时候,他从未觉得这么的开心过,因为顾挽澜对他是上了心的,证明着她是在慢慢的对自己敞开心扉了。

    他特地的打了个电话过去调侃,听着她娇嗔的声音,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给酥化了,隐忍着不那么快的回家,让她从商场赶回去了自己再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但是白念的一通电话,打破了他所有的幻灭,她记得的是白念的生日,买的也是白念的礼物,他还自以为是的以为那是送给他的。

    可笑,太可笑了。

    白愿一直觉得,自己是可以容忍她心里想着别的人,因为不管她的心是石头做的,还是钢铁做的,是要自己是用了心的,总是能捂热的,但是现在他明白了,她的心不是石头也不是铁,而是冰,即便自己捂热的融化了,那也还是冷的。

    他几乎是毫无保留的对她好,而她心里一直想着的,从始至终,都是他那个好弟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