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五十八章:借酒消愁,愁更愁

    顾挽澜对于所有的事情都浑然不觉,做了几个简单的菜色之后,满意的看着桌面,似乎觉得差了些什么。

    思前想后的,到卧室把一个小花瓶给当到了桌上,还有着一朵花,看的赏心悦目多了,看了看时间白愿也快回来了,她都已经迫不及待的等着白愿回来看到自己所布置的一切了。

    白愿在办公室里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很快就是到了他平时回家的时间了,但是他就是莫名的不想要回去面对。

    她瞒着自己偷偷的给白念送了礼物,而自己呢……

    厉盛刚刚进他的办公室就被一阵迎面飘来的烟味给呛到了,“咳咳咳!哇,你有病吧,抽这么多烟。”

    “走。”白愿把指缝里夹着的烟给掐灭,勾上了厉盛的肩膀就要带他往外面走。

    厉盛一头雾水,“干嘛?你不用回去了?”

    他可记得今天是他的生日啊,从大中午的就抱着手机跟个傻子似的在那笑个不停,怎么都到了时间了,他还在这抽烟,况且也没有要忙的啊。

    “喝酒去。”他现在就觉得心里烦闷的很,继续要喝杯酒发泄发泄一下心情。

    “等等。”厉盛立刻站住了脚,“你没发烧吧?”

    说着他就要伸手过去谈谈他的额头,一把被白愿拍开了,“你才发烧了。”

    “你这个时候喝什么酒,要喝回家跟你媳妇儿喝。”他最近不是差点就成了个老婆奴了吗?这么关键的日子不会去陪着顾挽澜跟他喝什么酒啊?

    “你不去?”白愿抱着肩膀眯起了眼,言语带着些许威胁的语气。

    厉盛挠了挠后脑勺,一阵为难,恍然大悟的问着,“你们不会是闹别扭了吧?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废话少说,你就说去不去。”他可是一点耐心都没有了的,总不会告诉他,他吃了自己弟弟的醋吧。

    “去,当然去。”白愿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怎么可能会不去呢。

    白愿阴沉着脸走到了前头,厉盛在身后连忙的给陈少华一并打了个电话,催促着他到盛宠开好房间候着。

    盛宠

    桌面上摆放了数都数不清的洋酒,全是烈的不行的,然而白愿就仿佛摆在那的是白开水一样,喝了一杯又一杯,任由着烈酒把他的胃部烧的火热火热的。

    “阿愿你这么个喝法,你也不怕酒精中毒啊,我可不想给你洗胃。”陈少华吃惊的睁大着双眼,但嘴上还是一路的在劝阻着。

    厉盛跟着喝了一口,叹了一声,“估计是跟顾挽澜吵架了。”

    “不是吧。”陈少华一张嘴长大的可以塞的下一只鸡蛋了,他都不敢相信白愿竟然还会跟顾挽澜吵架?

    “不然还能是干什么,白天都还好好的,我刚刚去办公室找他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一直在那抽烟,整个办公室都是烟雾弥漫了,也不知道抽了多少包了。”厉盛一脸的无奈。

    陈少华一听立刻拉住了白愿端起酒的手,“等等等等,大哥,你先别喝。”

    “干什么!放手,不是说来陪我喝酒的?”白愿一脸的戾气,仿佛谁要是阻止了他喝酒的话他就会跟谁没完了一样。

    “谁他妈跟你这么喝啊,你不要命我还要命呢!”陈少华说着就把他手里的那瓶酒给拿走,看了一眼站门口的陪酒小姐,“快快快,把这瓶,这几瓶,还有那边的几瓶,都给我弄下去。”

    白愿顺手就抓起了桌面上的一瓶酒狠狠的砸到了地面上,“哐当!”发出清脆的一声响声,随即玻璃碎裂的炸开四处,褐色的液体也是蔓延着各处,“啊!”几个陪酒的人吓的赶紧跳开了,生怕伤及到了自己。

    “我看谁敢!”白愿跟疯了一样,暴戾的怒红着眼在房间扫视了一遍,那抹凌厉的目光就好似是利刃一样往他们身上剐去,几个陪酒小姐愣是没人敢动一下了。

    陈少华没想到他的情绪会这么的激烈,但总不能看着他这么喝酒猝死吧,当然是死活不给他喝了,冲着厉盛撇了一个眼色,示意着他赶紧帮忙把部分的酒给弄下去。

    厉盛看了看白愿,迅速的抱起了几瓶酒就跑过去给那几个瑟缩在角落里的陪酒小姐,“快拿出去。”

    白愿似乎是喝的有些多了,脑袋恍惚了一下重新给跌坐到了沙发上。

    厉盛回过头看着他的这副颓废的模样,问着陈少华,“这怎么办?”

    “顾挽澜不是在家吗?他们还能吵什么架?”关于这点他就真的是想不通了。

    还没等厉盛开始说话,白愿突地重新坐直了身子,一双眼就像是掺杂了许多的怨念一样看着他们俩,吓得他们一个激灵,谁都不敢说话了。

    “酒呢?”他打了个酒嗝,脑子都觉得开始昏昏沉沉的了。

    “还喝,我们送你回去吧。”陈少华说着就要过去扶他,白愿闪了一下,绊到了自己的脚往后倒了下去,幸好又是躺回了沙发上,没摔到。

    “给我叫个人上来,跟你们喝没意思!”白愿眼睛都有些沉重的嘟囔着。

    陈少华愣了愣,狐疑的问着,“你确定?”

    “我像是在开玩笑?”

    陈少华不怒反笑,立刻乐呵呵的坐到他旁边,“早说啊,要是有妹子肯定比陪着你一个怨夫喝酒要来的强啊!”

    话音刚落,他按了按服务的按钮,很快的就有了几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上来了,刘晴看到白愿的时候愣了愣,多半是没有想到他还会在这出现,但脸上的诧异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看来上次所装出来的清高都是为了掩人耳目的,男人说到底都是一个样的,没有不偷腥的。

    “白先生今天怎么这么有空来盛宠啊?”刘晴也是个聪明的人,这里面也就属白愿是有有钱有本事的了,她当然是第一个的就凑了过去。

    浓重的香水味蔓延在鼻腔里,白愿闭着眼睛都微微的蹙起了眉来,但一想到白念就像是置了气一样,一把将刘晴给揽到了怀中,“你叫什么名字?”

    刘晴嘟了嘟嘴,“白先生这是贵人多忘事吗?我们先前见过的,我叫晴晴。”

    白愿半眯着眼打量了她一下,“是你?”

    陈少华欢喜的已经抱着几个女人一快喝了起来,厉盛一脸的惆怅拍了拍陈少华,“你觉得这样真的靠谱?要是被顾挽澜知道了,他们岂不是闹的更厉害了?”

    陈少华摆了摆手,“就是喝个酒而已,又没什么,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她怎么会知道啊?瞎操心,他喜欢喝就先让他喝个够再把他给搬回去就好了。”

    厉盛无奈地看着两个人,最后只好作罢,陈少华说的对,现在白愿是怎么也不肯回去,只好让他先喝醉了到时候再说吧。

    刘晴嗤笑了一声,“看来白先生还记得我。”

    见白愿回应了她,刘晴整个人就像是八爪鱼一样攀了上去,“白先生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

    “这跟你有关系?”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旁人问自己的事情。

    刘晴见他神色不对劲了,赶紧摇了摇头,“不是不是,人家就是随便问问的,来喝酒喝酒。”

    白愿又是顺着她的意思连连的喝了好几杯酒,胃部翻涌的厉害让他眉心不由的紧蹙了起来,再加上让他不喜欢的香水味一直在鼻尖环绕着,想到顾挽澜从来都不会喷香水,她的身上只有好闻的沐浴露味道,他每次都觉得闻得很舒服。

    “啊!”一声尖叫让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了过去。

    只看见刘晴有些狼狈的跌落到地面上,白愿居高临下的站着,手里拿着她刚刚第过来的那瓶酒,从她的头顶上浇下,将刘晴给淋了个遍。

    “我要回去了。”白愿抿着唇,醉意浓浓的道了一声。

    厉盛脸上一抹欣喜,赶忙的过去把环绕在陈少华身上的女人都给推开,“走开走开,回去了。”

    陈少华本来就没喝多,一直都是在跟那些个女人玩乐而已,撇了一眼白愿,妥协着道,依依不舍的冲着她们喊,“下次等我再过来喝啊。”

    刘晴一脸的难堪,怨恨的看了一眼离去的三人,但也是无可奈何的咬了咬牙。

    白愿走路都是踉踉跄跄的,一直都是厉盛跟陈少华两个人合伙一块的弄到车上的。

    顾挽澜看着桌面上的饭菜,再看看手表已经是六点的时间等到了凌晨两点了,电话她也打了无数个,都是没有人接听的,她一遍又一遍的安慰着自己,也有可能是白愿太忙了,所以才会没来得及回应她。

    她叹了一声,又过去把饭菜都热了一遍,都数不清这些菜热了多少次了,青菜都从原本绿油油的颜色变的焉黄焉黄的。

    “叮咚。”突然门铃响了一下,她赶忙的把手上正准备拿去热的菜给重新的放回到桌面上,推着轮椅到了门前打开,她下意识的以为是白愿,抱怨了一声,“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嫂子。”陈少华跟厉盛两个人肩膀上都搭着醉醺醺的白愿的手,尴尬的冲着她笑了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