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五十九章: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顾挽澜看着几乎是醉的站都站不稳的白愿,微微的蹙着眉愣了一下,“怎么回事?”

    “今晚的应酬有点多,被灌醉了,你多担待些。”陈少华呵呵的笑了几声解释着。

    厉盛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做睁着眼睛说瞎话,但毕竟他也是不知道白愿为什么抽了疯,只能够附和着陈少华的话,“对,嫂子这么晚还没睡等困了吧?”

    “没事,麻烦你们了。”顾挽澜摇了摇头,感激的看了看他们。

    白愿意识还是有一些的,就是身子有些不顺人意而已,他把两人给松开,自己勉强的站住,“你们回去吧。”

    “你能行?”厉盛狐疑的问着。

    立刻遭来了一记锐利的视线,他立刻闭嘴了嘴,“那我们回去了,嫂子你照顾一下他。”

    陈少华跟厉盛走了之后,顾挽澜不禁幽怨的道着,“怎么喝这么多?”

    白愿直直的站在门口,也不说话,没有要进去的意思,弄的她一头雾水,“怎么了?”

    “给我脱鞋。”白愿靠在墙上,直接的就抬起了一只脚来。

    顾挽澜脸上明显的闪过了一抹不悦,但是想了想,毕竟他喝醉了,要是不顺着他的意思,也不知道他酒品怎么样,等会他撒了酒疯自己可控制不住。

    帮他把鞋子给拖下来以后,顾挽澜还和气的问了一声,“好了吗?我的大少爷?”

    白愿站的摇摇欲坠的模样,一脸的不快,“不好。”

    “那你还想干嘛?”顾挽澜不明白他的意思。

    “不干嘛。”

    “不干嘛你还不进来,在门口过年?”

    “老婆。”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幽怨,“你到底还要对白念念念不忘到什么时候?”

    “你说什么?”顾挽澜觉得莫名其妙,他好好的怎么提起白念了。

    他唇边露出一抹自嘲的笑意,“你今天是不是去了商场了?”

    “你怎么知道?”顾挽澜诧异了好一会儿,正要解释,白愿立刻疾步到了她的跟前,扼制住了她的下巴,两根手指捏的力气很重,让她又那么一瞬间觉得那下巴都不是自己的了,“疼……”

    “疼?”白愿紧接着嗤笑了几声,“你又知不知道我比你更疼!疼的是这里!”

    他拿着顾挽澜的手覆上了自己的胸前,“我疼的是心啊!”

    “白愿你干什么!”顾挽澜用力的把手给抽了回来,一脸恐慌的看着他,推着轮椅连连后退着。

    白愿哪里会让她有逃脱的机会,就算是酒意冲昏了脑袋,但是也可以轻而易举的重新到了她前面,白愿按住了她轮椅上的轮椅,让她根本就没办法动弹。

    “干什么,我倒是要问问你想干什么,顾挽澜,我掏心掏肺,你对我怎么样?”

    “我不想跟你说话,等你酒醒了再说!”顾挽澜把脸给别开了,她就觉得自己不管说什么他都是听不进去的。

    “你知道不知道白念跟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有多么气愤吗?”他一昧的咄咄逼人着,“但是我又有多无力,因为我根本就找不到可以反驳的话。”

    “白念到底跟你说了什么!”顾挽澜是真的不明白他一直在说着的是什么事情,他知道自己去了商场,然后呢,那为什么打电话的时候他还故意的问自己在哪里?

    “说什么,你倒不如先说说,你做了什么吧?”

    “我做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也根本不明白你在发什么疯!”他明明白天的时候都还不是这个态度,为什么突然一下子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跟白天的时候截然不同。

    “一直深爱着你的顾小姐……祝你生日快乐,呵呵,顾挽澜,你到底是有多光明正大啊,你现在是我的老婆啊,你就敢这么理直气壮的给他送礼物。”白愿越说就越觉得难受。

    顾挽澜听着他的话这才知道是白念的生日,如果不是他这个时候提醒,自己根本就已经忘记了,“我是以前把他的生日记得一清二楚的,但是我现在根本就不记得了啊,你不说我根本就想不起来,所以这跟白念有什么关系?”

    她都没有跟白念联系过,到底白念说了些什么,让他可以转变成这个模样?

    “别装了!”如果只是有白念凭空的说,他当然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但是卡在她的身上,刷卡的人也是她,记录根本就骗不了人,“你就对白念这么死心塌地吗?你又知不知道,今天也是我生日啊!”

    以往的他从来都是不在乎这些日子的,但是一想到她给白念都买了生日礼物,自己就像是打翻了醋坛子一样,酸的很,非要置气的拼出个你死我活来。

    “今天是你生日?”顾挽澜突然的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他这么大的气了,但是现在的他,绝对是误会了什么。

    他刚刚所说的自己给白念送了什么生日礼物,她根本就没有啊,到底是谁把这种罪名被扣到自己的头上。

    “算了。”白愿发泄了一番,这才觉得好受得多。

    “对不起,你回去休息吧,我睡客房。”他是知道自己的怨气大了一些,她的心里一直有着白念这不是他允许了的事情吗,他最多就忍,他不信一辈子的时间那么长,她还忘不掉,要是真的忘不掉,就这样吧,只要她在自己身边就好。

    “你给我说明白,到底什么礼物。”她被莫名其妙的撒了一顿火,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罢休。

    白愿被她晃了一下,酒的后劲涌了上来,脑袋昏沉的要命,只觉得胃部一酸,立刻跑到了垃圾桶里抱着垃圾桶就是疯狂的呕吐了一番。

    顾挽澜怎么说都还是担心他的,去接了一杯热水才到了他旁边,不情愿的递了过去。

    白愿看了看她,还是接过的漱了口,“谢谢。”

    “你生日为什么不告诉我?”顾挽澜见他这样样子,再大的气一下子都消散而去。

    白愿沉默了一会儿,“你去买了领带了。”

    “对啊。”她确实是买了领带了,“然后呢。”

    “你刷卡了,我就会收到信息。”他说了一半又停顿了一下。

    顾挽澜脸上明显的闪过了一抹不耐烦,“所以你是不是男人,说话这么婆婆妈妈的。”

    “然后我就知道你买了一条领带,我以为是送给我的,像个傻子似的屁颠屁颠的给你打了电话。”说着,他的眼底闪过了一抹落寞,“后来我才知道,你所买的那条领带是送给白念的。”

    “白念说的?”顾挽澜一双好看的眉拧的紧紧的。

    白愿点了点头,无辜的看着顾挽澜,“心疼,很疼。”

    “你有病!”顾挽澜气的不行,这种谎话他竟然也敢信,她要真的是对白念念念不忘的话,会傻的直接写纸条说一直深爱着你的顾小姐吗?她是傻子才这么干吧。

    “对,就是有病。”白愿也没否认,本来就是有病,明明生气的很,但是斥责了一番看着她的样子,莫名的也跟着后悔对她发了脾气了。

    “我没给他送礼物,也不知道他的生日,你信吗?”顾挽澜一脸慎重的看着他,正色道。

    白愿迟疑了一会儿,最后就鬼使神差了一样的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你跟白念是同一天生日,可是很巧,我真的买了领带,但那不是送给白念的。”

    白愿不解的看着她,“所以?”

    “所以白念的领带我就不知道是谁送的,但是我买了的礼物,在那。”她指了指一直显眼的摆放在茶几上的一个包装盒。

    他顺着她手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一颗心刹那间就像是停滞住了一样,嘴唇激动的微微轻颤,“我的?”

    顾挽澜点了点头,“我特地去给你买的,但是你浪费了我的心思。”

    她连饭菜都给做了,还等了那么久,那么满怀期待的等着他回来,结果,他对着自己就是一通冷淡的呵斥,她也很委屈啊。

    白愿拆开的看了看,还真的是领带!

    拿在手上的时候,脑袋轰然的就像是炸开了一样,方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真是恨不得拿东西把自己的脑袋给撬开,怎么就对顾挽澜说出了那么重的话来了。

    “我生气了,白愿。”她抿着唇,一脸的委屈。

    白愿把领带给放下,一副孩子做错了事情一样,扑通的一下就跪在了顾挽澜的身前,“老婆……”

    “你干嘛?”顾挽澜显然是没有预料到他会突然对自己下跪了的。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白愿可怜兮兮的看着顾挽澜,喝醉酒过后的他眼前有些朦胧,这让顾挽澜看着他有些无辜的模样。

    但心里就是气不过,他这么傻,直接就相信了别人都不先问她一下。

    “以后谨遵老婆的教诲,不会相信外人。”说着,他做出了一个发誓的手势。

    “那你早干嘛去了!”顾挽澜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但是这个时候又只能够忍住,“你都看看现在几点,我等了你多久,满心的期待,就这样都给你毁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