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六十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我那是被醋意冲昏了脑袋。”他格外无辜的眨了眨眼。

    顾挽澜不由的吐槽了一声,“还醋意呢,你当你是醋缸啊!”

    “老婆,咱不生气了,你等那么久也困了吧,快进房间睡觉去。”

    “我还没吃饭。”她的眼睛不经意的撇了一眼餐厅过去,那都是她辛辛苦苦做了一下午的,就这么给浪费了。

    白愿站起身看了一眼,才注意到桌面上摆放着好几个菜,但是都已经经过多次的加热有些不能看了,心中的愧疚更加是添加多了几分,“那一起吃饭。”

    刚刚走出去一步,他几乎一个踉跄差点就摔了个狗吃屎,幸好正在边上的顾挽澜扶了一下这才没摔在地上。

    “你看看你,喝那么多酒走个路走走不稳!”

    “以后都不喝了。”他站在那,神情极其的认真,似乎只要她一句话,他这辈子都会滴酒不沾一样。

    顾挽澜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哼哼的声音,“那不行!”

    “为什么?”

    “难道你摆酒席的时候,也不打算喝酒吗?”说着,她莫名觉得脸颊燥热了几分。

    白愿顿时醒悟过来,笑的像个孩子似的,附和着她拼命的点头,“对,以后你在的时候我才喝。”

    “我真的饿了,不管,给我把饭菜都热一下。”话音刚落,肚子里就发出了一阵肚子抗议的声音,“咕……”

    他也是毫无怨言的把桌面上的所有菜都给热了一遍,顾挽澜早就是饿的饥肠辘辘的了,还没等全部菜热完自行就开始吃了起来。

    等到白愿坐到餐桌上的时候,顾挽澜把饭碗给放下,郑重其事的看着他道,“生日快乐。”

    “都过了。”说是过生日,但是都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也不算是生日了。

    顾挽澜吐着舌头,“对我来说还没到白天都不是第二天,现在就是你生日!”

    “嗯,你说什么都是对的。”白愿随着她浅浅的笑了笑,似乎感觉也不错。

    饱饭过后,顾挽澜就被白愿给哄回房间了,白愿还在客厅坐着,看着那条领带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突然回过神来联系了一下厉盛,“帮我调查一下谁在一家店买过领带,那条领带我等会给你发照片过去。”

    “和好了?”厉盛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

    他点了点头,“差不多吧。”

    虽然顾挽澜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他是知道的,她心里还是决定有些委屈的,因为自己第一时间不是选择了相信她,如果她不解释,或许自己就真的会继续误解她。

    “多大点事,没有什么事是不可以在床上解决的。”

    “粗俗!”白愿吐槽了一声,“太晚了,明天再去查。”

    挂断电话后,回到房间的时候顾挽澜似乎已经是累坏了,早早的就睡着了,只能够听见她酣甜的睡声。

    苏茉莉昨晚给白念庆祝了一下生日,瞬间就觉得感情升温了不少,不禁一整天的心情都是大好的,这不正好有几个富太太的一块约她出去喝茶,她早早的就到了。

    “白太太。”远远的苏茉莉就听见了别人在冲着自己打招呼。

    她露出了一抹莞尔的笑意也跟着那两个人点了点头,“坐吧。”

    “白太太这是到了很久了?”许太太跟陈太太都分别不好意思的把包包给放下,坐在了身侧,嘴里还一直道着歉,“路上有些塞车,来晚了。”

    “没事,我也是刚刚才到的。”苏茉莉是什么人,当然是不会生气了,一如既往的那样温柔贤淑。

    那两个人立刻的就点了饮料开始谈天说地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先挑起的话题,“我们女人啊,就是不禁老,这才多大年纪啊,鱼尾纹啊,抬头纹啊什么都跑出来了。”

    苏茉莉下意识的覆上了自己的脸,尴尬的笑了笑,也不知道作何回答。

    “白太太不用紧张,你还这么年轻,我们才是要担心的,尤其是要把老公给管住才行。”陈太太不禁抱怨着。

    苏茉莉眯了眯眼,“我相信我老公不会的。”

    “话别说的太早了,你们这是刚结婚当然是如漆似胶的,不像我们都结婚十几年了,总是会腻的,真的要好好保养一下才行了。”

    “对了,我最近用一个护肤品很好用,介绍一下给你们?”苏茉莉一说到这个神色焕发了起来。

    原本以为可以在两个富太太面前炫耀一番,但是还没等自己继续开口,就遭到了否决,“这张脸啊,恐怕是用再贵再好的护肤品都好不起来了。”

    “白太太,你老公还年轻,你们之间夫妻.生活次数一定很多吧,但是还是有一点要提醒你一下,还是适可而止的好,不然以后有的你后悔的,女人啊,那个地方很脆弱的,没多久就会让男人没兴趣了的,所以你知道那么多人喜欢去外面找女人就是这个原因了,没有了新鲜感了。”

    总感觉她们的话越说就越有深意,苏茉莉也不是个傻子这个时候还听不出什么来,“所以呢?”

    许太太忽然的就压低了声音,示意着她们两个紧凑到旁边聆听,“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但是你们可不准说出去啊。”

    苏茉莉点着头,“好。”

    另外一个也是答应着不说,许太太这才神神秘秘的开了口,“我有认识一个朋友在医院上班的,她告诉我,胎盘是很补的。”

    “什么?”苏茉莉一下子就惊呼出了声音来,但很快就在其他两个人的视线下,立刻把嘴巴给捂得严严实实的,但依旧是掩盖不住瞳孔里的震惊,她还有些不确定的试探了一下,“是羊的胎盘?”

    许太太一副不争气的样子看着她,“当然是人的啊!这个可不仅仅只是可以让你容光焕发那么简单的。”

    说着,她一脸的神秘,凑到了苏茉莉的耳旁嘟囔了一声,“吃了这玩意儿可以缩.阴,保证你老公跟你回到初恋的时候。”

    苏茉莉毕竟是没跟别人议论过这种事情,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但是却又是按耐不住好奇之心,“这是犯法的吧?”

    话音刚落,就被他们给瞪了一眼,“我们把你约出来是信得过你,白太太你不会是这么不会做人吧?”

    苏茉莉放在桌子下的手纠缠了好久,似乎很纠结的样子,再看看他们一脸的凝重,竟然跟着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当然不是,你们这么关心我,我怎么会不识趣呢。”

    “但是这个东西可不便宜啊,白太太。”

    这下苏茉莉是听明白了,他们是看上了自己有钱啊,不然这种私密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告诉她呢,但是也不得不说,他们所说的东西是有多么的对自己的胃口,她当然不会相信爱情会长久,说不定白念今天对她如痴如醉的,明天就卧倒别人的温柔乡里去了。

    “钱无所谓,只要你们可以弄得到东西。”

    她的话无疑是让那两个人心中立刻放下了心头大石,他们可不像苏茉莉那么好,白念对她从来都是大大方的,他们要钱都是得看着丈夫的脸色,自然是掏不出大价钱的。

    告别了两个人以后,苏茉莉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这种事情她也只是看电视上出现过,没有想到竟然在现实生活中自己也会经历到。

    还在车上盘算是要去公司呢,还是直接回家,但还没等做好决定,手机就收到了几条短信,她漫不经心的点开查看了一下。

    霎那间,脸色惨白的就像是在冰窖了刚刚出来的模样,“这是什么!”

    短信里不少关于她的事情,她毫不犹豫的就回拨了电话回去,“喂!”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白愿阴冷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苏茉莉用力的握紧着手机,恨得直咬牙,“你干什么非要这么针对我!”

    “那我也想要问问,你为什么非要针对我老婆呢?”厉盛那已经得到了消息了,那家店的监控里分明就是看到她尾随在顾挽澜的身后进去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领带,还冒充着顾挽澜的名义把它给送出去了,差一点就弄的他们夫妻关系闹僵,她还说为什么针对她?这不死在搞笑吗?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苏茉莉眼神躲闪了一下,按照着惯例的装傻到底。

    “不明白?”他的笑意又是阴森了几分,“那你也不需要明白,我之前跟你说过了,我要弄你,就是光明真大的弄的!这只是给你一个预告,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把话说清楚!”苏茉莉冲着电话吼了一声,但是白愿已经是快了一步的把电话给挂断,“白愿!”

    不等想的太多,苏茉莉赶紧的启动了车子迅速的往着公司的方向去,要是白愿趁着自己不在的时候给白念看了一些什么,那就完了,她必须要在他还没有做出行动之前把白念带出公司!

    可是苏茉莉根本就不知道,有一招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白愿已经约好了白念,这个时候怕是已经到了ss的公司楼下了。

    “叩叩……”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白愿脸上的笑意更深,不紧不慢的道了一声,“请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