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六十一章:就问你刺不刺激?

    白念敲响了门,他也没想明白为什么白愿好好的会说要见他,站在他办公室门口听见了他的声音这才把门给推开。

    这不进来还不要紧,瞬间就让白愿有点怒火中烧,看着他脖子上挂着的领带的时候,白愿还真是恨不得立刻就上去把它给扯了下来。

    但理智还是战胜了他的行为,愣是一动不动的唤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白念也没察觉到不对劲,轻声的唤了一声,“哥。”

    “坐吧。”他的视线撇到自己桌前的另外一张椅子上,白念拉开就坐了下去,“到底什么事,这么着急把我叫过来。”

    “我还想问问你呢,昨天特地的告诉我说我老婆给你送礼物了,是什么意思呢。”白愿在抽屉里拿了一根烟出来,递过去,白念摇了摇头,拒绝了,他也不强求,自顾自的点上了。

    白念一脸的无奈,“还不是让你别犯傻。”

    “但是我老婆昨天压根就没出门,我觉得这就有必要好好的谈谈了,全世界姓顾的人那么多是吧,你又喜欢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为什么就说是我老婆呢,我觉得你很有必要还她一个清白啊,别用你那肮脏的思想来质疑她。”

    “我……”白念原本想要反驳一下,但是突然的觉得白愿这么的费尽心思,是不是自己真的冤枉错了人了,毕竟他只是单凭这一张纸条,就断定了是顾挽澜感觉有些不道德,可是也不好意思承认是自己的不对,“那你说不是她还有谁?”

    “我不管是谁,总而言之不是顾挽澜,你想要看什么样的证据都有。”他深深的吐了一口烟,眼神一直是有意无意的撇着他的领带。

    白念瞬间就是哑口无言了,还没等他吭声,一份资料就摆放到了他的面前,“而且据我所知,你昨天所收到的领带,可是你自己老婆买的。”

    白念翻看了一下,是视频截图,清楚的记录了下来苏茉莉拿着现金买好了领带以后让别人给自己寄了快件。

    这怎么会这样,他有些不敢置信的模样,“你说你老婆这是要干什么?想要借你的手来试探我们夫妻的感情你还是试探你对我老婆有没有意思?”

    “茉莉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他拿着照片喃喃自语着,但是事实摆在了眼前,说出来的话却又是那么的无力。

    “这个我觉得你需要问问她才行,跟我说没用的啊。”白愿夹在指缝里的烟头已经是蓄势待发了的状态,故意的一边说着一遍走到了他的身后,双手按住了他的肩膀,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我倒是觉得你要提防提防你老婆,她哪有你想的那么天真啊。”

    烟头已经是悄无声息的被他给顺势按到了领带上,白愿微微的眯起眼逐渐的看着那领带给烟头烫出了一个洞,逐渐的深入进去。

    白念微微的蹙了蹙眉,用鼻子嗅了嗅,“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是吗?什么味道?”白愿装着傻的环绕了一下,突地把手从他的肩膀上给拿了下来,“我不小心把你领带给烫着了。”

    白念迅速的就用手把领带给三两下的扯了下来,似乎是生怕晚了一秒就会把他给烫到了一样,解下后看着领带上面的烟洞,“算了。”

    本来他今天会突然带了的原因还是因为苏茉莉夸赞的好看了,他才会带上,没想到就这么没了。

    “来,我正好买了一条新的,送你吧。”说着,白愿就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条崭新的领带给他递了过去。

    他从来都不是会亏钱别人的,既然毁了他一条,那么就会还他一条。

    白念愣了一下,但还是接了过去,“大哥,茉莉的事情,我会查清楚的。”

    “不着急,你慢慢查。”他也并不是非要挑事情,要不然早就把苏茉莉那些破事儿全部的一个劲给他看完了。

    白念带着满心的怀疑,离开了ss。

    他的前脚刚走,白愿立刻把他留下来了的那条领带给烧成了灰烬,更加吩咐了自己的助理,去把所有这个牌子的同款都给买回来烧光,一件都不能剩,差点没把助理吓了个够。

    对他来说,顾挽澜好不容易给她送的东西,当然是要独一无二的,别人都不可以拥有!

    苏茉莉去公司里扑了个空,心里已经是按捺不住的连连给白念拨出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显示无人接听的状态。

    正要从他的办公室离开,白念就一把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见到了她在这,眼底闪过了一抹惊讶,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你怎么来了?”

    苏茉莉立刻换上了一副笑意,“老公,我特地过来陪你吃饭的。”

    “你还没吃饭吗?”她一向是有胃病的,少吃一顿都会胃疼,心里立刻担忧了起来。

    她嘟着嘴点了点头,“当然啦,我想等你一块吃。”

    “傻,我可能会很忙的,你怎么不先吃,怎么样,胃疼不疼?”说着他的温暖的大掌已经探近了衣襟里,摸了摸她的胃部询问着。

    “没事,偶尔晚吃一点不会疼的。”刚刚说完,她的一张小脸立刻皱成了苦瓜的模样,“唔。”

    “我说会疼吧,先吃两颗胃药,等会我让助理去给你买份粥回来。”

    “好。”看着白念若无其事的模样,苏茉莉的心里有些没底,她不知道白念刚刚是去了哪里,也不知道白愿到底有没有找他说了什么,一切都是只能够靠着自己摸索打探。

    白念看着她难受的模样,只觉得心如刀割一样,她这么善良,怎么可能会背着他做出那些事情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他扶着苏茉莉,突然问了一声,“茉莉,你昨天有去百盛商场吗?”

    她的心顿时就咯噔了一下,脸上很快的就笑开了来,“没有啊,怎么了吗?我昨天陪着许太太他们去喝茶了,要是不信,你可以问问她们。”

    “没事。”白念立刻摇了摇头,“我就是问问。”

    不是她就好,只要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他无条件的相信。

    她眼底闪过了一抹不易让人察觉到的狠毒,看来白愿确实是跟白念说了,至于说了多少,她还全然不知,现在就只能够走一步,算一步了。

    “老公,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我怎么觉得你怪怪的啊?”苏茉莉担忧的问着。

    白念扯出了干笑,“我能出什么事情,别想多了,什么都没有。”

    “叮咚。”苏茉莉正要继续问什么,手机又是传来了一条简讯,她呆滞了一下,“没事就行,我先出去上个厕所。”

    白念看着她出去的背影,什么也没说,径直的在饮水机上倒了一杯温的水放置在桌面上,等着她回来的时候吃药。

    苏茉莉刚出办公室就把手机给掏了出来,上面是白愿给她传来的短信,“刺不刺激?”

    她捏紧着拳头,很快的就回复了一条短信回去,“你跟白念说了什么?”

    过了一会儿没有得到回复,她又是发了一条过去,“说话。”

    白愿看着接踵而来的短信嗤笑了一声,最后拉到了黑名单里置之不理。

    过了几日,许太太重新联系上了苏茉莉,这次约的可不是咖啡厅,直接把她给约到了自己的家里头,神秘的让苏茉莉都觉得心生胆颤的。

    她刚刚进门许太太跟那个叫陈太太的一块迎了上来,“白太太,你看这……”

    苏茉莉从包里拿出了早就已经包好了的钱递了过去,“我懂得。”

    许太太立刻欣喜的把钱给接过,这才真正的让她进了客厅里,许太太还特地的把所有的佣人都给撤退了,不让他们留在家里。

    “怎么感觉很神秘啊?”苏茉莉自言自语了一声。

    “当然了,这种东西还是越少人知道的越好啊!”

    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样啊。”

    只见许太太在厨房里端出了一盆看着血淋淋的东西,她走近一看,捂着胸口后退了几步,“这……”

    “怕什么,这都是那些怀了孕要打掉孩子的人的,不是什么违法的,反正他们丢了也是浪费。”许太太解释着。

    那一坨东西看的有些恶心,她刚刚看到的那一瞬间就差点吐了,“这……真的可以吃吗?”

    “当然了,来,这一份是你的。”说着,许太太就把手里的那一碟给她递了过去,苏茉莉慢吞吞的接过,咽了咽口水,看着他们都已经直接的就吃了起来了,生吃?

    虽然是有些恶心,但是或许是真的有用呢,想了想,还是咬了咬牙,跟着他们一块的吃了起来,很腥,浓重的血腥味在鼻腔里面蔓延了起来,她强忍着没吐,愣是给吞了下去了。

    其实除了有点恶心,其他的都还好,许太太还告诉她,要是坚持的吃一个星期,就必然会立竿见影。

    最后又是给出去了一笔钱,也没有问这些东西的来历,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吃的东西是什么。

    客厅里都感觉弥漫了一阵血腥味,苏茉莉刚刚离开出去上了车就赶紧往自己的嘴里喷了无数的口气清新剂,这才觉得好受得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