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六十二章:一个二婚,凭什么配得上他

    顾挽澜的手好了以后,连着去医院做了好几天的复健,当陈少华冲着她说会有机会恢复走路的时候,她别提是有多激动了。

    她刚刚歇下没多久,白愿就到了医院接她,还特地的说让她去换个衣服,弄的她一头的雾水,“我们是要去哪里?”

    白愿闷不做声的给她收拾着东西,“没事,就是带你见个人。”

    “啊?见谁啊?”他还有什么朋友在安城吗?

    “我外公今天也回来了,他说想见见你。”他说的风轻云淡的,好像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一样。

    但是对于顾挽澜来说,却就是晴天霹雳了,下意识的就不知所措了起来,说话都开始舌头打结了,“你,你你你外公?”

    “对啊,他人很好的你不用怕。”语毕,他已经把顾挽澜今天带来医院的东西全给装好了,作势就要把她带走。

    顾挽澜死死的按住了轮椅,“等等等等,这么大件事情,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这哪里是什么大事情,就回去陪他老人家吃顿饭而已,你紧张什么?”白愿看着她一脸的慌乱,低低的笑了一声。

    陈少华立刻紧凑了过来,“你们家老爷子回来了?”

    “有问题?”白愿挑了挑眉,他立即就摇了摇头,“没有,就是觉得奇怪,我还以为他要一直在国外生活了呢。”

    “这听说我结婚了,当然是着急回来看看外孙媳妇儿长什么样。”他可没忘记当自己跟沈懿说自己登记了的时候他那震惊的语气,立刻就火急火燎的说要赶最快的一班飞机回来了。

    “那我怎么办?”顾挽澜恐慌的问着。

    “都说了没事,跟你回去洗个澡再换一套衣服过去。”

    “不行不行,这样太草率了。”鉴于他爸爸的那个态度,顾挽澜是真的害怕他爷爷也会不会那样,要是被他知道了自己之前是白愿弟弟的老婆的话,恐怕脸都一定会气黑了的。

    “我说行就行,我们先走了。”白愿半点不理会她的意愿就推着轮椅把她带走了。

    陈少华冲着他喊了一声,“记得向我跟老爷子问个好。”

    白愿抬起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就顺其自然的出了医院,顾挽澜还一直在前边询问着,“白愿,你外公有没有什么喜好啊?我要不要买个礼物,买什么好呢?”

    “丑媳妇都总是要见公婆的,你到底怕什么。”白愿看着她纠结的脸都愁的跟苦瓜似的,差点也没跟着愁闷了起来。

    “我不想经历一次,被你家人指责的叫我滚,离开你的身边这些话语了。”久久,顾挽澜真挚的抬着眼眸看着他道。

    白愿那漆黑的双眸,对视了上去,“相信我不会的,嗯?”

    “滴滴!”顾挽澜刚刚要张口,他们站在医院的大门口前方,一辆加长的高档汽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停在了那冲着他们按了按喇叭。

    两个人的视线都紧跟着的看了过去,车窗被缓缓的摇下,一张苍老的面孔探出车窗冲着他们笑了笑,很快的自己把车门给打开。

    顾挽澜整个人都还处于呆愣的状态,可以看的出来这个老人并不简单,虽然脸上因为岁月的原因,尽是沧桑,但这丝毫都影响不到他浑身散发出来的霸气,只是站在那,就可以让旁人感受得到一阵被压抑的感觉,整个感觉很熟悉,是她刚刚认识白念的时候,他身上所发出来的。

    “外公。”顾挽澜都没来得及分析,只看见白愿原本蹲在她身前的身子已经站了起来,冲着走下车的老人唤了一声。

    “外公?”她狐疑的跟着唤了起来。

    沈懿冲着她眯起了双眼,刚刚那浑然霸气的感觉一下子就消散了一样,“这就是我的外孙媳妇儿?”

    顾挽澜觉得再没有比这个更加要尴尬的事情了,刚刚做完复健的她此时过半都还是一身的汗味,第一次见到白愿最尊敬的人,自己就是这个狼狈的模样。

    “挽澜,这就是外公。”白愿倒是没有半点担惊受怕的样子,直接的就介绍起人来了。

    “外公好。”

    沈懿点了点头,“都先回家再说。”

    说实话,顾挽澜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看着白愿把自己给抱了起来,然后沈懿带来的那些人给她收拾着轮椅的时候,自卑感油然而生了起来。

    沈懿倒是一点都没有难说话的迹象,从头到尾给她表现出来的都是一副慈祥的模样。

    顾挽澜坐在车厢内,就觉得坐如针毡一样,解释着,“外公,我没想到你会来医院接我,这……我都没来得及买个礼物给你。”

    “没事,我想要的礼物只有一个,不需要买。”沈懿见她总算是说话了,心情跟着好了一些。

    “外公想要什么礼物?”她立刻问了起来。

    白愿在旁边已经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了,可以看的出来顾挽澜现在正被沈懿一步步的带进圈套里去了。

    “当然是外曾孙啊!”沈懿毫不犹豫的就回答了她。

    顾挽澜脸上刹那间就涨红了起来,白愿翻了个白眼,不用说他都知道沈懿要说的是这句话,“外公,挽澜脸皮有些薄,你要是这样别说外曾孙了,我今晚床都上不去。”

    “没有的事。”顾挽澜干笑了几声把手伸到他大腿上就是掐了一下,还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示意着他不要说话添乱了。

    她现在都快要紧张死了,他还一直开玩笑。

    “看你们小两口这么恩爱,我就放心了。”沈懿把这些小动作都当成了是他们之间的打情骂俏,脸上的笑意别提有多欢了。

    “澜澜,我在国外认识一个医生,治疗你的腿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沈懿看着她一直紧紧放在腿上的手,道着。

    下意识的,她的手收紧了几分,正开口,白愿抢先一步的拒绝了,“外公,你想把我老婆拐去哪,我相信少华可以做的很好的。”

    说起陈少华,白愿又继续道,“对了,他还让我跟你问个好。”

    “那个小子还算是有点良心。”沈懿也就满意的点了点头。

    车子驶进了一个老宅里,顾挽澜看了看,总感觉这个老宅有些庄重的感觉,就连客厅里摆放着的东西都是一丝不苟的,可以看的出来主人是有多么的讲究。

    沈懿先坐在了沙发上,白愿才跟着坐了下去,“外公,不是说好你先回老宅我晚点再带挽澜过来的吗?”

    “我自己的外孙媳妇儿当然是我自己去接了,等你带过来我黄花菜都凉了。”

    “你这样很吓人的好吧。”没瞧见他媳妇儿都不敢说话吗。

    顾挽澜连连摆着手,“没有。”

    沈懿看了看管家,很快管家就走开了,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拿着一个锦盒,从锦盒来看,就可以知道里面的东西有多么贵重。

    “澜澜,这个呢是你外婆留下来的,我现在给你。”那是一个血玉手镯,无论是颜色还是光泽,那都是数一数二的。

    她觉得有些受宠若惊,“外公,这个太贵重了。”

    “有什么贵重的,我就你一个外孙媳妇儿,不给你给谁,快收下。”说完,他已经是牵过顾挽澜的手把手镯给套了进去,像是给她量身定做的一样,带上去正好,显得她白皙的皮肤更加的光亮了,她一脸为难的看了看白愿。

    他冲着顾挽澜点了点头,“外公送的就收下吧。”

    看到就连白愿都同意了,顾挽澜微微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的道着谢,“谢谢外公。”

    “真没想到这个臭小子刚回国就结了个婚,以前我在国外拼命的想给他找个女孩子他都没有理会过我,我都给愁死了。”

    “现在不用愁了,这么大的一个外孙媳妇儿在这,跑不了。”白愿开玩笑的说着。

    顾挽澜抿了抿唇,眼眶毫无警惕的就蓄满了眼泪,不停的在眼眶里打转,像是随时都会落下一样。

    “外公,要是你知道我并没有那么好,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她不可以瞒着一个对自己这么好的人。

    “顾挽澜。”白愿微微把眉给蹙了起来,似乎是预料到了些什么。

    她拼命的摇着头,“我虽然害怕外公会不喜欢我,但是我们更不应该瞒着他。”

    “什么?”沈懿听着他们两个人的议论,听的是一头的雾水。

    她无视掉了白愿的神色,鼓足着勇气,“外公,我结过婚的,不仅仅如此,我曾经嫁的,还是白愿的弟弟,白念。”

    白愿知道自己已经是阻止不了她了,坐的离她很近,紧紧的握着她已经开始微微轻颤的手,试图着给她传输着一些安全感。

    沈懿似乎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给震惊到了一样,一双眉蹙成了一个川字,看的顾挽澜的心都给提了起来,剩下满心的担忧。

    “所以,你现在是二婚?”他狐疑的问着。

    顾挽澜的手心都已经出了汗,微微颔首。

    他的神情顿时就严肃了起来,刚刚的慈祥早已经不复存在,“二婚,那你自认为,还配得上阿愿?你哪里来的这么大勇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