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六十三章:撞见苏茉莉的秘密

    这是继白展宏以后,顾挽澜听过最严厉的叱问,从未有过的难堪在心头蔓延着。

    “外公!”白愿觉得有些过分了,正要阻止,沈懿冲着他做了一个安心的眼神,只能又重新坐了下去。

    顾挽澜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您是对我有偏见,但是这也并不是可以成为你们攻击我的理由,我唯一的勇气,那就是白愿给我的,只要他一天不说让我走,我就是死皮赖脸也会跟在他身边,哪怕我真的一辈子是个残废,我是个结过婚的,我就不走!”

    “哈哈哈...”顾挽澜义正言辞的说了一大堆,惹来沈懿的一声爽朗的笑意。

    让觉得场面一度尴尬了起来,只听见他道,“果然是个有气魄的小丫头,阿愿,听见了没有,我孙媳妇儿说了她留在你身边的勇气都是你给的,你可不能够让她失望。”

    “外公?”顾挽澜一下子就愣住了,他刚才不还是一副质问着自己的样子吗,怎么这一下子就像个没事儿人一样了,就好像自己说的话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傻丫头,我像是那么封建的人吗?怎么说我都是在国外呆了这么多年的,你又没重婚,怕什么?”

    “看吧,我就说外公不是那种人。”白愿让她大可的放宽心来。

    顾挽澜心里一番动容,“外公,谢谢您。”

    “都做好饭了吧,老李。”沈懿最不喜欢这种场面了,赶忙的问着。

    管家毕恭毕敬的回答着,“好了,老爷,少爷夫人请用餐吧。”

    这一顿饭吃下来,顾挽澜像是很久没吃的这么的轻松了,感觉得到了他外公的同意,心里就像是落下了好大的一块石头一样。

    “这么晚了,今晚就在这住下吧。”沈懿挽留着,“这么大的一个屋子,就我一个人,怪空虚的。”

    “好啊。”顾挽澜说完看了看白愿,直到他点了头,脸上的笑意这才笑开,“但是衣服怎么办?”

    “没事,家里有衣服。”白愿一点都不担心的模样。

    顾挽澜原本还有些不明白,她在这哪里来的衣服,但是等进了房间以后,她才真的相信了白愿的话,别说只是衣服了,根本就是衣柜都给塞的满满当当的,不仅如此,桌面上还摆放着昂贵的护肤品,以及各种生活用品,当她拉开抽屉查看的时候,满脸通红的把抽屉给重新的关上了。

    他竟然连避孕.套都给买好了?还摆在这么显眼的位置,要是有人上来收拾房间的话发现了怎么办?

    白愿看着她一下子就受到了惊吓的模样,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音来,“怎么了?”

    “你有病啊,怎么在老宅也备着这些东西!”她先前跟白愿说过,现在自己还不可以走路,所以不想这那么快怀孕,不然肯定会影响到复健的,所以他们一直都是在做着避孕措施,但是她不是只在这住一晚上的吗?他什么时候就准备好了这么多东西也不告诉她一声的?

    “难道回老宅住我就不可以了?”白愿说完就跑过去把她给抱了起来,“想让我吃素?”

    “但是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啊?”她岂不是要钻进老鼠洞里面去了?

    “那就发现啊,这有什么好担惊受怕的。”他们可是夫妻啊,这些事情不都是人之常情的吗?

    “我不跟你说,不可理喻。”她是在白愿的怀里的,就算是把脑袋给别开了,白愿都可以轻而易举的看的清楚她神情是怎样的。

    “害羞了?”

    “你外公,人挺好。”顾挽澜眨了眨眼,道着。

    白愿用额头去蹭了蹭她,“傻瓜,那也是你外公啊。”

    “嗯。”沈懿是唯一一个目前为止不反对他们的一个人,哪怕是她的父母,其实对于自己是白念的前妻都是有着顾虑的,这也是威慑么她一直不太想回去的原因。

    “赶紧把澡洗了。”白愿说着就要去扒她的衣服,顾挽澜迅速的护住了胸前,“外公都还在家呢,你这么放肆?”

    “不怕,老宅虽然房子老,但是隔音还是很好的。”他漫不经心的回答着,手已经开始把她护住胸前的手扯下,不紧不慢的解着扣子了。

    “你等会儿。”

    “等不及了!”

    “撕拉……”的一声,单薄的衣服已经被白愿给扯开了,没过一会儿就被他被扒了个精光。

    浴室里的水蒸气一下子就淹没了视线,美曰其名是在给她洗澡,但却是硬生生的被他折腾了一遍又一遍,虚脱的躺到了水里,只能够靠着他的力气才能不沉下水里。

    白愿在她的额前轻轻的落下了一吻,最后还细心的给她清洗干净了才把她给抱出了浴室,小心翼翼放置在床上。

    顾挽澜已经累的抬不起一根手指头的力气,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顾挽澜早早的就起来了,生怕会被沈懿说她太懒,连同着把白愿也给推醒了,“唔?”

    白愿还有些睡意惺忪的模样揉了揉眼睛,顾挽澜催促着,“快起床了。”

    “再睡会儿?”白愿不情愿的把她给抱到了怀里,她死命的挣扎着,“不行,得赶紧起来了。”

    最后在不情愿的情况下白愿还是起了床,等收拾好了以后两个人都到了楼下,看到沈懿早就已经做在餐桌上准备用早餐了,看着他们已经起来了,脸上挂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怎么起这么早,不多睡会儿?”

    “还不是你外孙媳妇儿怕你说她太懒,当然是要给你一个好印象了。”白愿喝了一口粥挑着眉道。

    “没事,我不是会拘泥于小节的人,毕竟外曾孙才是最重要的。”说完,他又是笑眯眯的看了一眼顾挽澜。

    这话不说还不要紧,一说出来顾挽澜的脸唰的一下子就涨红得到了耳根处,愣是一句话不敢说,只能够埋着头的吃着早餐。

    临走之前,沈懿还恋恋不舍的问着,“晚上你们还回来的吧?”

    听着顾挽澜心里一阵泛酸,笑着回应了他,“当然了。”

    “那好,晚上我让厨师做你们爱吃的菜等你们回来。”沈懿应该是很久没有一家人这么团圆的吃饭了,听到顾挽澜答应了下来,一脸的欣喜。

    车上,白愿正要启动车子,被顾挽澜一下子按住了手,“等一下,给我一个解释。”

    他装着傻的问,“怎么了吗?”

    “你分明告诉我!”说了一半,她放轻了一下语调,怒瞪着他道,“你明明告诉我隔音很好的。”

    “是很好啊。”回答这句话的时候,白愿明显的眼神闪躲了一下,立刻被捕捉到了,“你在骗我!”

    “我没有啊。”

    “骗子!晚上休想碰我!”她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没事,外公很通情达理的。”见她还是没有反应,白愿干脆把她的手给拉到了自己的脸颊上,“那要不给你打几巴掌消消气?”

    顾挽澜一听立刻把手给抽了回去,“去医院!”

    “心疼了?”白愿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一样,顾挽澜又是在他大腿上用力的掐了一下,“你到底去不去。”

    “去,当然去!”那一掐差点让他没忍住就喊出来了,疼的是呲牙咧嘴的。

    顾挽澜被抱下车的时候,放置到轮椅上,白愿还特地的来了以及深吻来作为告别吻,“你耍流氓呢你!”

    这可是在大街上啊,他也不怕被记者给拍到上头条啊。

    “放心,我就只会你耍流氓而已。”白愿唇边一抹得瑟的笑意。

    顾挽澜是自己上的电梯,刚刚出了楼梯,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微微的紧蹙了一下眉头,还是跟了上去,轮椅唯一的一个好处就是,发不出声音,到了一个楼梯的转角,苏茉莉停了下来。

    她靠在墙角处,偷偷的撇了一眼,有一个中年的女人跟她低头议论着什么,随后苏茉莉给她递过了一沓钱,那个女人还害怕被人看见一样,赶紧的收到了自己的大白褂里,满意的点了点头最后才把手里便当盒给递了过去。

    苏茉莉抱着那个便当盒就彷如是抱着宝贝一样不放。

    便当盒里装的到底是什么,竟然让她这么宝贝?花那么大的价钱去买过来。

    不由自己思考的太多,眼看着他们就要讨论完了,顾挽澜正要走,但是轮椅终究还是没有自己走路来的方便,轮子一下子就撞到了旁边的门上,发出了一阵声响。

    “谁!”苏茉莉的警惕一下子就提高了起来,连同着那个穿着大白褂的女人立刻在周围搜寻了起来。

    “快找找!”苏茉莉当然不可以被别人发现自己在做什么,立刻对着那个女人一同的呵斥了一声。

    “是。”那个女人脸色苍白了一下,也赶紧在楼梯口翻找了了起来,让别人发现了,自己连医生都当不下去了。

    她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车子被谁给拉住,立刻躲进了一个房间内,她到现在的呼吸都还是急促的,恐慌的看着眼前的陌生男子,“你是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