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六十四章:你所谓的脸面,逼死了多少人!

    “嘘……”陈子华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着她不要出声。

    听着门外的脚步声,顾挽澜果然是乖巧的安定了下来,捂着自己的嘴,心跳快速的像是要涌出喉咙一样。

    “没看到?”是苏茉莉的声音。

    只听见刚刚那个大白褂的女人道,“没看见。”

    “会不会是在这个屋子里?”苏茉莉站在门前,想要把门给推开,但却是被锁住了的,更加加深的了怀疑的迹象。

    “不可能,或许是你多心了吧,我刚刚什么都没听见,而且这个房间的门是从来都打不开的。”要不然这么近的一个房间靠着楼梯口,她怎么还敢叫苏茉莉过来呢。

    “是这样吗?”说是这么说,但苏茉莉总感觉哪里不对。

    “下次咱们小心一些吧,我先回去了。”那个女人显然是放了心,也没有对房间产生任何的怀疑的迹象,在房间内的顾挽澜这才松了口气。

    没过多久,紧接着也听见了苏茉莉踩着高跟鞋离去了的声音。

    她全身像是瘫了一样,撇了一眼还紧紧抱着自己的男人,赶紧把他给推开,“你到底是谁?”

    就连刚刚那个女人都说这个房间是打不开的,他又是怎么进来的?

    “哇,你像个做贼似的偷看别人,我救了你啊,没有一声谢谢也别这个态度吧?”陈子华努着嘴嘟囔着。

    顾挽澜看了他一会儿,“谢谢,但你是谁?”

    “我就是个路过的,看见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就顺手给救了而已。”

    “你胡说!”刚刚那样的情况来看,他也根本就是在现场的,要不然不会有那么快的速度可以把自己给带到这个房间里。

    陈子华痞笑了一声,“那你觉得什么样的解释你才会觉得满意呢?”

    “不说就算了,我要走了。”时间快到了,等会陈少华要是找不到她估计该着急的给白愿通报了。

    “我叫陈子华。”

    顾挽澜开门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回过头冲着他道了一声,“顾挽澜。”

    陈子华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像是在深思熟虑些什么,最后摊出手,掌心里有着一把钥匙,自嘲的笑了笑,跟在她身后一起离开了。

    陈少华找了一大圈都没看见顾挽澜,正要焦急的问白愿什么情况,顾挽澜就推着轮椅出现了,他赶忙的松了口气,“大小姐你去哪里了。”

    “看你这么久没过来我就瞎转了一圈。”顾挽澜吐了吐舌头,随口的问了一声,“少华,我问你一件事情啊。”

    “什么?”陈少华一边问着,一边把她给带到了复健的房间里。

    “那边的楼梯转角,有个房间,为什么打不开啊?”

    陈少华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许多,“你去过了?”

    “嗯。”她几乎是小心翼翼的点的那一下头,因为他的脸真的突然转变的有些可怕,平日里的陈少华是不会表现出这种神情的。

    “以前那是我哥的办公室。”他解释着,“但是已经空置了很多年了。”

    “你哥?”顾挽澜诧异的出声,似乎想到了什么,刚刚的那个男人说他叫陈子华!而眼前的这个叫陈少华……

    看来那就是陈少华的哥哥了,但是为什么要弄的这么的神秘呢?

    “没事,你问这个干什么。”提起陈子华的时候,他的心里是有些抗拒的,表明着不想继续说下去了。

    顾挽澜只好作罢,又问,“可以把你们医院员工的资料给我看一下吗?”

    “你要看那个干什么?”陈少华不解的道,但还是没有拒绝她,“你等等,我去办公室给你拿。”

    过了一会儿,陈少华回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一本厚厚的档案,“医院里所有人的名单都在这了。”

    “我刚刚在楼梯那看见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她打了个哑谜,弄的陈少华跟着一块的心里痒痒,好奇的凑了上去跟她一起看着档案,“什么事?”

    “我看见苏茉莉了,还有一个应该是你们医院里的人,看到她给那个人塞了一包钱,然后那人给了苏茉莉什么东西,看着挺神秘的,想找出来让你帮我查查他们在交易什么东西。”说着,她的眼睛已经开始在各个人的档案上聚精会神的查看了起来。

    “有这种事?”陈少华心里一下子就提高了警惕。

    “找到了!”顾挽澜指着档案上面的那个女人,这个就是她刚刚在楼梯里遇到的那个人,“叫冯梅。”

    “冯梅……”陈少华接过档案的看了一下,“她不是妇产科的吗?苏茉莉又没怀孕,找妇产科的人干什么?”

    “这个就得看你的了,院长大人。”顾挽澜一副我对你很有信心的模样。

    “我知道了,查出了什么我就告诉你。”

    到了晚上,顾挽澜躺在白愿的臂弯里,“白愿,陈少华是不是还有个哥哥啊?”

    “怎么问起这件事情?”白愿听到这个名字也是愣了一下,但还是回答了,“但确实是有一个哥哥,但我没见过,只是听说他哥哥跟他相处的并不好。”

    “我今天看见他哥哥了。”顾挽澜转悠了一下大眼睛,坦白的告诉了他。

    “怎么可能。”白愿立刻就否决了她的话,“陈子华已经消失三年了。”

    “那没事了。”顾挽澜摇着头,若有所思的道。

    这么听起来,陈子华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已经回安城了,那她也没必要说的太多了,毕竟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情,自己也不该掺和的。

    但是做了一天的复健,顾挽澜早就是累的不行了,等再次睁眼都已经是第二天了。

    白愿已经不在房间内,她微微的喊了一声,很快的就有人过来,“少奶奶,少爷跟老爷他们都在楼下。”

    “哦好。”她自己点了点头,在那个佣人的帮助下才下了楼,看到客厅里坐着的人的时候,顾挽澜诺诺的叫了一声,“爸。”

    白展宏鼻腔里发出一阵冷哼,“竟然连老头这也被收买了。”

    沈懿听着他的冷嘲热讽,“所以你来我这就是为了想赶走我外孙媳妇儿的?”

    “老爷子,我不是不喜欢她,但是你得知道要是被别人知道她之前还嫁给过阿愿的弟弟的话,那么白家的脸面往哪里放啊?”

    “我可不是白家的人,我怕什么!”沈懿只觉得他说的话可笑之极。

    白愿过去把顾挽澜小心翼翼的推到身旁,“爸,你是太闲了吗,吃饱了撑的就过来逼我们离婚。”

    “你住口!”白展宏怒瞪了他一眼,“你就是这么跟我说话的吗?”

    “白家的脸面?”沈懿突地就笑出了声音来,“当年你就是为了白家的脸面,活生生的把歌儿给逼死了!不要跟我说什么脸面!”

    说到沈思歌,白展宏瞬间就不吭声了,“思歌的事情,那是我的错。”

    “我今天让你进这个门,已经是给了你莫大的脸面,你没资格来我这再把我外孙媳妇儿逼走!”

    “爸,你果真要保了她?”白展宏很严肃的看着他问。

    “当然!”

    “好,既然你保了,我就不说什么了。”白展宏一下子像是很无奈的模样,看了看顾挽澜,她一下子紧张的握住了白愿的手。

    “不要做出让白家丢人的事情。”白展宏说完这句话,就起身离开了。

    这一大早的,就给她来了这么大的一个刺激,差点心脏就没承受过来。

    “不用管这个老顽固!”沈懿看着脸色有些不大好的顾挽澜,安慰了起来。

    她连忙摆着手说,“外公,我没事的。”

    她被白展宏这么排挤,也不是今天而已了,或许早就习惯了。

    “我老了,什么也不想管,我只希望你可以跟阿愿好好的,生个大胖小子,让我还能看上一眼。”

    “好。”她红着脸应了应。

    惹的沈懿心情大好的笑了好几声,白愿看了看她,只是把手给握的更紧了。

    在医院里,顾挽澜刚刚做完复健,满身的大汗,陈少华坐到了她旁边,“你昨天说的那件事情,我查到了一些眉目。”

    “嗯,你说。”她喝了一口水,紧张的看着他。

    “苏茉莉正在花大价钱的买胎盘。”

    “胎盘?”顾挽澜狐疑的问着,“要什么胎盘?”

    “婴儿的。”陈少华的话,让顾挽澜吃了好大一口惊,“婴儿?她要胎盘干什么!疯了吗?”

    “吃啊,她们一群疯婆娘以为胎盘是美容养颜,缩.阴,所以就都疯了一样的找人买,这不,找到我医院里来了。”

    “那……那这算犯法的吗?”

    “当然算,所以苏茉莉又找了一条死路往里撞,还偏偏跑来我这了。”陈少华津津有味的道着,“我估摸着她还会来的,到时候来个人赃并获!”

    “太可怕了,简直就是疯子!”顾挽澜喃喃自语了起来,她不敢想象,一个人肚子里面的养育着的孩子,竟然被他们当成祭品一样疯狂的购买,甚至还吃进肚子里,她单单是想象一下都几乎差点吐了出来,“呕……”

    刚刚联想到那一团团血淋淋的东西,她已经捂着胸口往旁边的垃圾桶吐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