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六十五章:论辈分,你要叫我大嫂!

    “没事吧?”陈少华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后背,随即接了一杯温水给她递了过去。

    她漱了漱口,这才觉得好受得多,“没事,就是觉得有点丧心病狂。”

    “过阵子就是叔叔的生日了,到时候一定会摆宴席的,你打算怎么办?”陈少华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她。

    “放心吧,我感觉爸去了一趟外公那,似乎对我的偏见也没那么的大了。”她脸上挂了一抹天真的笑意,弄的陈少华也不好去打断她的想法。

    “最近引进了一批医疗器械,感觉对你很好用。”陈少华冲着她挑了挑眉。

    果然,顾挽澜立刻就喜出望外的,“那给我试试。”

    她最近一直在做复健,腿部已经是开始逐渐的有了知觉了,虽然还是不能够走路,起码知道了痛意,证明是很有可能很快就可以重新站起来了。

    “别着急,明天再试,今天还在安装。”看着她猴急的样子,陈少华笑了笑道。

    “陈少华,你真厉害。”之前给她动手术的主治医生都说是没有机会了,但是他却可以让自己恢复痛觉,这证明了他的医术比其他人要厉害上多多少。

    “你这么夸我,可别让白愿那个醋坛给知道。”

    “什么不能让我知道?”话音刚落,他的身后就传来了白愿低沉的声音,陈少华的身子立刻就僵硬住了,机械性的把身子转了过去,“那个……你怎么神出鬼没的啊,像个鬼一样。”

    “什么叫我神出鬼没的,是你们自己讨论的太入迷了,我进来这么大的动静都没听见。”

    “嘁,我们俩能有什么讨论的事情啊。”陈少华一脸的嫌弃,“对了,你老婆现在的腿虽然有点知觉了,但是你也得有点节制啊,要是太累了可是会影响到复健的。”他可没看错今天顾挽澜做复健的时候大腿都是有些打颤的,这足以说明了昨晚他是怎么对待了顾挽澜的。

    “难道累的不是我?”白愿一脸无辜的道,顾挽澜是又羞又恼,只好把他的嘴给堵住,“回去了,再多说一句话睡客厅!”

    “唔唔唔……”白愿还想说什么,顾挽澜更加的用力捂住,狠狠的瞪着他,他这才消停。

    “白愿,你以后要是再这么说话没有半点分寸,我就跟你没完了!”他是在国外长大脑子被灌输的有多开放啊,就不觉得这些话在别人面前说出来有很大的问题吗?

    “遵命,我的好老婆。”白愿嬉皮笑脸的回应着。

    “对了,爸过几天就生日了,我们送什么好呢?”说着,顾挽澜就皱起了小脸,惆怅了起来。

    “别想了,我早就准备好了。”

    “嗯。”虽然她觉得两个人一起挑比较好,但是如果说白愿都已经准备好了,那就让他准备好了。

    终究是到了白展宏生日的这一天,这也是跟以往一样,弄的浩浩荡荡的,铺张的很大,前来祝寿的人也是不少。

    顾挽澜跟白愿早早的就到了现场,生怕晚到会惹来他的不高兴以及更加不好的印象,而沈懿却说身子骨有些累了,就不来了,让他们代替的说一声就好。

    苏茉莉跟白念当然也是必不可少的,在大门口遇见的时候,顾挽澜也只是莞尔的点了点头,愣是一句话没说,看见了白念就仿佛是看到了一个陌生的人一样,置之不理。

    第一次受到顾挽澜的冷落,莫名的觉得有些心气不顺,“顾挽澜,你难道不会问我一声吗?”

    “是吗?按照辈分,我是你大嫂,不是理应你问候我的吗?”他当自己是什么,还以为她是以前只会跟在他身边那个唯命是从的顾挽澜?

    天真,她不是傻子,不会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冷嘲热讽以后还可以对着他笑脸迎人的,既然他都爱答不理,自己又何必热脸贴冷屁股呢?

    “痴人说梦!”白念冷哼了一声,白愿附和着,“挽澜是你们大嫂,你们就是这么说话的?”

    “挽澜姐……”苏茉莉刚刚张口,顾挽澜就回击了过去,“打住,其实按照年纪,你比我大几个月才对,别一口一个挽澜姐,我没那么老,要真想让我显老一些,就叫大嫂。”

    “!!!”苏茉莉瞬间就收紧了拳头,暗自的咬了咬牙,面上还是维持着一抹笑意,“大嫂。”

    “乖,等回头我们得空摆了喜酒了,就给你个红包。”顾挽澜笑的眯了眯眼,让苏茉莉的胸腔的怒火更盛。

    “我们过去给爸祝寿吧。”她可不要把这些时间给浪费到他们这些人身上。

    他们过去的时候,白展宏跟白母正跟别的人有说有笑的,顾挽澜跟白愿刚刚过去,立刻脸上的笑意就停止住了,但是也没有先前那样直接让她走人的,或许是因为今天的宾客有些多,“爸,祝你生日快乐。”

    顾挽澜跟白愿都还没来得及先开口,苏茉莉跟白念就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在了身后,抢先了一步说了出来。

    看到苏茉莉出现的那一刻,白展宏脸上的神色更加的阴沉了,但是碍于在外人的面前不好发作,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苏茉莉从百年的手中把礼物拿过,“爸,这是我跟阿念精心给你挑选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白展宏拆开了包装看了一下,里面是一个用金打造出来了的一个金寿桃,格外的亮眼。

    “你看你小儿子跟小儿媳多用心啊,还特地叫人定做了这么大个寿桃。”旁边有个合作伙伴夸赞了起来,苏茉莉一听脸上的神情更加的骄傲了,脸上笑意挂的更深了。

    白念给给她投掷了一个赞赏的神情。

    白愿嗤笑了一声,心里暗叹了一声,庸俗,他们难道不知道白展宏向来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金玉其表的东西吗?

    苏茉莉不知道也就算了,白念竟然也跟着瞎起哄,白展宏拿着那个金寿桃立刻就把盒子关上,直接的塞给了白母,一点都没有想要的意思,苏茉莉跟白念脸上的笑意顿时就尴尬的挂在脸上,愣是不知所措了起来。

    “爸。”白愿缓缓的唤了一声,把从进来就拿着的一个长形的锦盒给打开,“听说你喜欢王蒙所做的画,所以我特地托人把这副《秋山萧寺图》给买了下来,您看看喜不喜欢?”

    “王蒙的?!”白展宏原本冰冷的脸,一下子就有了一些的动容,更加可以说是激动,脸颊上的肌肉都跟着微微的颤抖了起来,不仅如此,就连在旁边听到了的人都立刻震惊了起来,“秋山箫寺画,听说是以一个多亿被人拍下的啊,这要是从别人的手中买下的话,可得多少钱啊。”

    “快给我看看。”白展宏独爱王蒙的画,但是无奈总是无缘错过,自己怎么也没想到期盼了已久的一张名画,竟然现在就拱手的送到了他手上。

    顾挽澜也是被白愿送出的礼物给震慑到了,虽然知道那个礼物很贵重,但是她从来都不知道是有这么的贵重的。

    白展宏把名画摊到桌面上,小心翼翼的轻抚了一下,用的力气极轻,像是会随时被自己给弄坏了一样,单单是看着这副模样,就可以知道他对这幅画的爱惜程度是有多少。

    “爸,其实还是挽澜告诉我能喜欢王蒙的画的。”白愿看了一眼顾挽澜,提醒了一下正沉浸在名画的喜悦当中的白展宏。

    白展宏刚刚阴沉的神色早就已经烟消云散了,看待顾挽澜的眼神,也并没有那么的高冷了,顾挽澜感激的看了一眼白愿。

    很想要谢谢他,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还把一半的功劳分到了她的头上。

    “看来今天白老是做梦也会跟着笑醒了啊。”

    “可不是吗,要是我有这么名贵的一幅画啊,我估计不仅仅是做梦,想到都会笑掉牙的。”

    白念跟苏茉莉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本以为送个贵重的礼物给白展宏就行,没想到白愿还有这么狠的一招,不禁贵重的很,更加投了老头子的喜好,现在所有人的关注都在顾挽澜跟白愿身上了,比起来,他们送的东西俗不可耐极了。

    “爸,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顾挽澜露出了一抹温婉又不失礼貌的笑意。

    “嗯。”白展宏脸上明显温和了许多,还点了点头。

    “白老真是有福了,这么孝顺的儿媳,让我都忍不住羡慕死了。”

    “可不是吗。”接踵而来的夸奖,让白展宏脸上的神情越来越放松了下来,顾挽澜接着道,“还有外公也让我跟您说声生日快乐。”

    “好,帮我谢谢他老人家。”说到了沈懿,白展宏脸上闪过了一抹无奈的神情。

    “好的,外公是有些累了,才没有亲自来的。”顾挽澜解释着。

    白愿执起她的手,“好了,爸会理解的。嗯?”

    脸上的笑意还没有挂多久,大门一下子就被几个警察给推开,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径直的在大厅喊了一声,“谁是苏茉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