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六十六章:自作孽,不可活

    “警察先生,请问是有什么事情吗?”白念扯了一抹笑意迎了上去,客套的说着。

    苏茉莉有些害怕的躲到了他的身后,死死抓住他的衣服,唤了一声白念的名字,试图找到一点安全感,“阿念。”

    带头的警察扶了扶帽子,“你是苏茉莉什么人?”

    “我是她丈夫,她就是苏茉莉。”白念正色的回着。

    顾挽澜跟白愿四目相对看了看,也没明白过来到底怎么回事,但知道那一定不是好事。

    “你就是苏茉莉啊,你好,你疑似涉嫌了非法买卖,请跟我们回警局配合一下调查吧。”说着,就已经要上去把苏茉莉给拉过来。

    苏茉莉立刻咋呼了起来,“你们干什么,凭什么抓我!”

    “你们误会了吧,我老婆怎么可能会做什么非法买卖啊?”白念跟着紧张了起来,死死的抓住苏茉莉的手臂,愣是跟警察一起僵持了起来。

    苏茉莉哭的满脸的泪痕,“阿念,一定是他们冤枉我的,你不可以让我跟他们走的!”

    今天生日会上来的人那么多,白展宏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我想问一下,你们确定是没有抓错人吗?”

    “放心,我们不是乱抓无辜的,我们今天抓到了几个非法购买婴儿胎盘回去食用的人,他们把苏茉莉也一并供了出来,并且指定她就是主谋,所以我们很有必要把她带回去接受调查以及审问。”警察回答的一丝不苟。

    但是他的话立刻就在大厅里炸开了锅,“婴儿胎盘?我的天,怎么这种丧心病狂的人都有啊!”

    “可不是吗,这种也就只敢在电视里听听,真没想到还真有人吃这些东西啊……”

    “你们胡说,我没有!”什么主谋,那些个婆娘是疯了吗,明明什么主意都是他们出的,自己只不过是付钱的那一个!她们凭什么说自己是主谋啊!

    白念抓住她手臂的手,瞬间就冰冷了起来,随后慢慢无力的落了下去,苏茉莉急了眼了,“老公,连你也不信我吗?我真的没有做出这种事情啊,都是他们冤枉我的!”

    顾挽澜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苏茉莉出了岔子,看来是他们正好挑了今天去医院,让陈少华来了个人赃并获了。

    “有什么事情,回了警局再说吧。”警察看着她闹腾,脸上也闪过了一抹不耐烦。

    她眼神瞬间就狠戾了起来,伸出手指就直直的指向了顾挽澜,“一定是你对不对,怕我今天把你的风头都给抢光了,你就故意派人来陷害我!”

    “你有病吧,我为什么要陷害你,你要是真的没有做的话,何必怕警察呢?”顾挽澜冷笑了一声,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她一个人就开始像个疯狗一样的开始乱咬人了。

    “苏小姐,麻烦你了。”警察的语气已经是尽量的到了很客气的地步了。

    然而她的手却还是紧紧的攥住白念,满脸的无助,仿佛是要向他求救一样。

    白念狠了狠心,把她的攥住自己的手指给一个个的掰开了,扯出了一抹干笑安慰着她,“没事的,你过去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就好了。”

    “不行!那个地方这么脏,我不要!”苏茉莉拼命的抗拒着,很显然警察已经不想继续耗下去了,干脆一把就把她给按住,两个人就在后面按着她往前走,苏茉莉觉得,这辈子就再没有这么丢人的事情了,“你们放开我!”

    “白老,这警察说的是真的吗?”有个人问了出声。

    白展宏脸色又是铁青了几分,冰冷的回应一声,“真假也好,都是自作孽,不可活。”

    白念处境更加的难堪,自己的老婆被当众这么押着走,纵使脸上多么的丢人,也得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爸,妈,我也跟过去看看,你们都不用担心,我相信茉莉。”

    说完人已经跟着跑了出去了,白展宏忧郁的眼神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尽是哀叹。

    他早就说过苏茉莉不是什么好人,嫁进白家只会给白家抹黑,也就只有他这么蠢,才会在这个时候都还想要去关心她。

    “爸,您没事吧?”顾挽澜看这他不好的脸色,有些担忧。

    这个时候的顾挽澜,瞬间在白展宏的心里,显得没有那么的厌恶了,怎么说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或许,都是他错了,如果不是自己一手造就他们一起结婚了的话,也不会有今天这种场景。

    “没事,我今天有些累了,招待客人的事情,就留给你们吧。”说着,他扶了扶额头,眼里说不出的疲惫。

    “好,阿愿,你快送爸回房间休息吧,我跟妈在这看这就好了。”顾挽澜扯了扯白愿的衣角。

    “我知道了。”白愿顺从着她点了点头,但是把白展宏送了回去自己就立刻出来了,在硕大的大厅里找着顾挽澜的身影。

    看见她正在跟白母说着什么,但是有些远,听不清楚。

    白母苦口婆心的道,“澜澜,阿念跟你的事情,其实我一直都是想找你说说的,确实是阿念对不起的你,你爸啊就是太看重脸面了,所以才会排斥你,等以后好了,就没事了。”

    毕竟白念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怎么会不知道白念根本不喜欢顾挽澜呢。

    “我知道。”她都懂,不然的话怎么一如既往的对他那么好呢。

    “那个茉莉也真是什么都干的出来,希望这一次啊,阿念可以看清一下她的为人了。”

    “阿姨。”白愿突然在她的身后吱了声,她微微的点了点头,“我就希望你们好好的就好。”

    “我们会的。”她握住了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往后的抬着头看着白愿,眼底尽是温情。

    宴会没有了主人,自然很快就散了,顾挽澜跟白愿回去的时候,他迟迟都没有开车,就一直看着她,仿佛要用那炙热的眼神在她的身上灼出一个洞一样。

    “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顾挽澜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苏茉莉的事情,你没有告诉我?”他看的很清楚,当警察说苏茉莉的事情的时候,所有人脸上都震惊了,除了她。

    她眼神躲闪了一下,最后轻轻的嘟囔着,“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今天会有警察过来的。”

    “那她跟别人买胎盘的事情,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就前几天,我那个时候也不确定啊,叫少华去查了,然后后面就忘了这事了,就没跟你说。”她小心翼翼的用余光看了一眼后视镜上的白愿,“你生气了?”

    “没生气,忘了就算了吧。”他也并不是那么小气的男人。

    “你说,苏茉莉要真的是被人指证是主谋的话,会怎么样?”顾挽澜多心的问了一下。

    “那就是她的事情了,跟我们没关系。”别人是死是活,他从来都不理会。

    白展宏说的话很对,自作孽,不可活。

    警察局内,白愿只能够在外头等候,不可以进去听警察是如何盘问的苏茉莉。

    苏茉莉刚刚进了审讯室,就看到了许太太跟陈太太已经在那了,一看到她就立刻指了过去,“就是她指使的。”

    苏茉莉胸腔里的火焰立刻就不打一处来,“你们胡说什么!”

    “安静!”负责审讯的警察,脸上一阵阴沉。

    她的手死死的攥成了拳头,巴不得扑上去咬掉他们的皮肉一样,弄的两个人坐立不安,但是很快,警察就冲着他们道,“你们两个先出去。”

    说完,他们压根就没有半点犹豫的就起了身,赶紧往外面走去,迎面就撞上了在审讯室外面的等候着的白念,紧跟着把头给低了下去,佯装作没看到一样。

    “站住!”白念呵斥住了他们,“到底怎么回事?”

    “白少,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都是白太太说你冷落了她,嫌她那个……所以她自己提出要去买婴儿的胎盘,听说很补,所以就给了我们很多钱……”

    “茉莉根本就不可能做的出这种事情!”白念阴鸷的眼神死死的看着他们,虽然得罪白家很可怕,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当然是要一条心的了,不然死的更惨。

    “这些话你们跟我说也没用。”许太太跟陈太太在警察的拥护下,到了隔壁的另外一个房间里。

    “苏小姐,请你解释一下在18号中午12点左右,你在什么地方?”警察看了一下手里的资料,慢条斯理的问着。

    18号……

    苏茉莉愣了一下,心里开始惶恐不安了起来,原本在桌面上的手开始往桌下伸下去,开始在下面相互磨磋了起来,“十八号中午我在家啊。”

    “那你有什么证人吗?”警察撇了她一眼,又问。

    “哪里来的证人,家里就两个人,我老公去公司了,我一个人在家睡觉怎么可能还会有人在?”她别开了一下眼睛,极力的避免着跟他对视。

    “你撒谎!”警察的语调一下子提高了不少,让她浑身一怔,几乎是咬死了牙关的回着,“我哪里说谎了?你最好是有证据,不能单凭那几个疯子胡言乱语你们就可以污蔑我!”
Back to Top